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开元情诗与剑榜完整版无弹窗精彩章节】主角小姑娘柳绘

【开元情诗与剑榜完整版无弹窗精彩章节】主角小姑娘柳绘

时间:2021-07-22 03:51:56编辑:张英俊 作者:长庆二年 人气:

主角叫小姑娘柳绘的小说是《开元情诗与剑榜》,它的作者是长庆二年最新写的一本历史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柳塘新绿却温柔,频倚阑干不可游……情知已被山遮断,晚日寒鸦一片愁……在场的人默念着这几句,内心很受冲击!陈成吟诵的这首诗,根源仍

《开元情诗与剑榜》 第71章 外地人小陈,此番败了!(第二更) 免费试读

柳塘新绿却温柔,频倚阑干不可游……

情知已被山遮断,晚日寒鸦一片愁……

在场的人默念着这几句,内心很受冲击!

陈成吟诵的这首诗,根源仍然是来自辛弃疾的词,也是名篇:

鹧鸪天·代人赋

晚日寒鸦一片愁。柳塘新绿却温柔。若教眼底无离恨,不信人间有白头。

肠已断,泪难收。相思重上小红楼。情知已被山遮断,频倚阑干不自由。

因为“若教眼底无离恨,不信人间有白头”这句可以用在爱情上的名句,小陈也是想不熟都难。

不过这阙词的好,不仅仅在这句会被人误以为是现代情歌歌词的“不信人间有白头”,写景却也写得极好。

“柳塘新绿”,这是初春,塘中春波涨绿,已够赏心悦目了,后面“温柔”何解?

自然相对于严冬,初春的水显得“温”,但说它“温柔”,却已经是包含了主人公的感情——

一塘春水,既倒映着天光云影和四周的垂柳,又浮游着对对鸳鸯或其他水禽自然可以联想到与意中人欢聚之时是何等的“温柔”了。

这才是真正的“通感”,因为温柔的可不是水,而是人嘛!

后一句说“频倚阑干不可游”让人困惑——

因为小陈不仅改动了两个字,还调整了辛弃疾词的语句顺序。

为什么不由自主地靠在栏杆上,一直凝望,却不出去走走呢?

下一句就给了答案:

因为男女主人公已经被山峦所阻隔。

没有你,我一个人出去也没有意思。

宁愿在栏杆这一直凝望,盼着你回来,而不能罢休。

这也就知道了,第一句写的美景,其实是对相逢时甜蜜的感触,并不是此刻的心境。

真到眼前呢?

“晚日寒鸦”!

落日的余辉染红天际,也染红长亭古道和目之所极的一切,这是空间。

夕阳愈来愈淡,夜幕即将降落,这是时间。

也暗示了主人公在这里一直停留的时间之久,内心自然是“一片愁苦”了!

因此,尽管没有用上“若教眼底无离恨,不信人间有白头”这两句新奇之句,光是“晚日寒鸦”与“柳塘新绿”就足够把后世八十集的狗血言情剧表达得一清二楚了!

什么叫大家手笔?

什么叫“羚羊挂角,无迹可寻”?

这就是!

小陈老实说,也只是即兴把这首烂熟于心的词随机重组了一下,谁知道依然如此清妙!

申诗树原本还想说明一下自己和诗的“新愁”“旧愁”是有所指的,见人家的成品比自己高到不知哪里去了,再做说明的话只能是自讨没趣,只能恨恨地憋着。

尽管小陈已经说了这首仍然不是他所作,可是在场的人还是被此诗的高妙惊愕了半晌无话,也很清楚以申诗树的才华,断是写不出这种句子来的。

猥琐发育了片刻,人群中又有人跳脚挑陈成的毛病道:“你既然说了,用的是高人的奇句,那自然不算是你自己的本事,便是抄抄组组,我有高人的诗,我也能做到!并不见得你的诗才就能高过申兄。”

“依我看,要想较出高低,还是得写自己的诗才行!”

该言论又引起在场诸人的纷纷附和,认为有理。

“他和的我的诗,感情我先前写的那首,就不算是我的诗了吗?”陈成笑道:“行!就依你们,要写什么题材,尽管放马过来好了,我都奉陪!”

这些人未免也太维护本地人了,硬是强词夺理,陈成甚至都要有点理解假师兄绍生为何那么张狂了!

不说点狠话,这些人是真的不把你当回事啊!

申诗树连续三次被陈成奚落,已然大怒,准备重新擦枪,与对方再来战过。

却不想脾气火爆的第三秀,王文卿一声暴喝:“我来会会你!”拍拍申诗树的肩膀道:“四弟且稍作休息,愚兄倒要教他一番做人道理!”

“好。”陈成微微笑,谁来都不怕。

“这是四秀的第三秀,王文卿——刚刚他在楼上大呼小叫,你也听到过了。”芜湖老哥不失时机地提醒陈成道,引起身边人对他怒目相视。

“多谢老哥介绍!”陈成还以为经过刚刚的事情,芜湖老哥已经要抛弃自己,投入本地团的怀抱了呢!

芜湖老哥无视家乡人的怒目,嘻嘻笑道:“我最喜欢的便是看热闹,越热闹才越好哩!——先前也说过了,王文卿与名字是相反的,他最喜欢的咏‘武’的。”也不知道怎么的,他第一次看到陈成就觉得很投缘,可能长得好看的人总是在这上面讨巧。

“咏‘武’?”陈成眨眨眼睛,宣城这地方,又不是什么边塞重镇,还能出一个“边塞诗人”不成?

这倒是有点好玩了。

而且有点好笑的是,“四秀”今天约战的是孟浩然“门人”,孟浩然只擅长山水诗,定然是不擅长边塞诗的——

那这三秀王文卿搞不好还是四秀用来对付绍生的“秘密武器”呢!

尽管陈成很想看“四秀”和绍生“狗咬狗”,可也很感兴趣王文卿在这山水优美之地,究竟能写出怎样的“边塞诗”或者说“战争诗”。

“开始写吧!”王文卿心情急躁,直接就抓笔在手,看小陈三不急、四不慌,很是不满:“你缺什么,尽管要!”

陈成微笑:“我就想先看看你写的什么!”

王文卿冷哼一声,挥毫泼墨,笔走龙蛇,光是气势便让在场宣城名士精神为之一振!

王文卿毕竟年长申诗树数岁,功力也比申诗树高了不少!

四秀中中气最足、最豪迈的一位!

写起诗来,也从来是文不加点,一字不删!

很快,一首七律写完,笔一扔,横眉挑衅陈成。

手下人连忙将他的诗吹干,举起来,给在场的人看——

陈成一看,诗题写的是“与大兄、二兄、四弟齐登宣州北望楼”:

越主江台分野地,

干邪立此意崔巍。

狂风与浪争熄日,

隼影同虬啸壑雷。

一瞬黄龙成暮老,

三朝吴帝事难为。

即战应复击楫业,

袭扣胡奴跨马归!

即便陈成抱着“江南文人难写行伍豪情”的态度,粗粗一读却不得不说,气势的确颇高!

王文卿见小陈讶异的样子,自得一笑,乜斜道:“你说怎样?”

陈成叹了口气,叉手道:“我不擅长写军旅题材的诗。”

四秀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齐声大笑,仿佛不出所料。

江左文人也都纷纷鼓掌,喝起彩来!

外地人,此番败了!

开元情诗与剑榜

开元情诗与剑榜

作者:长庆二年 类型:历史 状态:连载中

《开元情诗与剑榜》文笔流畅,剧情紧凑,内容有趣,总会有些段落看了不禁哑然一笑,让人看了就一直停不下来,非常好看的一本书,作者也努力,基本一天三更,可以推荐,就我个人喜欢而言给五分不算多!!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