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开元情诗与剑榜》主角小姑娘柳绘完整版大结局精彩章节

《开元情诗与剑榜》主角小姑娘柳绘完整版大结局精彩章节

时间:2021-07-22 03:51:52编辑:常宇 作者:长庆二年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开元情诗与剑榜》的小说,是作者长庆二年创作的历史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 “不准越界哈!”陈成还想再靠近点看看抚琴的小姐姐口红色号,被组织人员劝阻不得靠近——这才看到一条线划在地上,围观者到此便为止了。

《开元情诗与剑榜》 第68章 我觉得你的诗不行!(第一更) 免费试读

“不准越界哈!”

陈成还想再靠近点看看抚琴的小姐姐口红色号,被组织人员劝阻不得靠近——

这才看到一条线划在地上,围观者到此便为止了。

大唐果然是等级社会,到处都是“界限”和“壁垒”。

不让靠近就不靠近呗,小陈我接着弄我的发型,敷我提亮肤色的粉——

等这什么劳什子诗会结束了,我再去问小姐姐的的色号去!

小陈向来是最讨小姐姐们嗯欢心的。

今天这位,感觉她这个颜色,还蛮适合小陈我的肤色的。

不要诧异男人们的涂脂抹粉——

江左毕竟有魏晋南朝遗风,男人打扮得花枝招展还是很吃香的。

陈成平日对这些不甚在意,因为他的底子够好,小帅锅一枚,但今日气色着实不佳,遮遮瑕是应该的。

小陈一边抹着粉,一边听着“宣城四秀”的代表出来说话——

说话者年过三十,清癯长髯,似乎是“四秀”中最年长者:

“今日得蒙各江左名士赏脸降临北望楼,‘宣城四秀’至感光宠!”

“‘四秀’之名,原只是群英抬爱,我兄弟四人愧不敢当——”

“只是,”话事人话锋一转:“‘孟氏门人’绍生,眼高于顶,嚣张跋扈,先前与江左各地群豪,连斗数场,都是东道主谦逊,让他侥幸胜了。”

“不成想,绍生非常不感激,反而口出狂言!”

“辱我江左先贤,蔑我江左风流,视我江左文人如草芥,言语讥诮,屡有嘲讽!”

“是可忍,孰不可忍!”

“天下间,难道真的只有你孟浩然师徒二人,作得诗吗?”

此时,原本在一楼候着的本地群英已经都上来了,听完俱是义愤填膺:“狂妄!”

“此人可恨!”

“孟浩然空有大名,我原还对他有几分敬仰!今竟有此劣徒!想来,孟浩然本人的人品也不怎么样!”

“就是!所谓恬静淡泊,不过是追求名声罢了!——你看他孟浩然科举不中,想当官当不了,不就恼羞成怒,原形毕露了?”

“他这徒弟倒是看明白了,反其师之道而行之,但我等怎会让他得逞!”

江左文人们议论纷纷着。

陈成本来见他们同仇敌忾,还幸灾乐祸,但再听到众人侮辱先师,就有些不高兴了!

孟老师真是躺着也中刀!

不知道什么叫“逝者已矣”么?

你们这些事情查证过么,就在这里胡说八道!

只是小陈并没有跳脚出来,反而对江森道:“记下来!把这家伙现在说的话都记下来!”

“还真是拉得一手好仇恨——几句话一说,把江左这些人都拉到统一战线来了,获得了主场优势。”

“以后我们要办诗会,这些招数都用得上。”

小陈悄咪咪说着,想起他曾经要办、最终却没办成的“天下第一诗道会”,仍然怅恨不已。

看到众人发泄得也差不多了,“大秀”示意大家安静:

“诸君抬爱,愿推举我兄弟四人为宣城代表,否则事关宣城、乃至江左文名,我兄弟几个岂敢自专?”

众人纷纷道:“中流兄过谦矣!你四人乃众望所归!”

“今日兄弟齐心,各显山水,必挫此妄人也!”

看到自己几个人如此受到推崇,“宣城四秀”齐齐起身,向众人叉手行礼:

“敢负所托!必尽心竭力,不胜不休!”

“恭请各位望重之士,今儿个共同作个见证!”

众人纷纷说好,就是不知道这狂妄绍生,几时能到?

“无妨,”“大秀”看看窗外阴沉的天色:“前番有雨,现在又像要下雨的样子,山道湿滑,他迟来片刻,也是无妨。我与诸君在此静候便是了。”从人群中这个人看到那个人。

虽然他说“无妨”,可现场的人见绍生可能迟到,让自己这么多人等他一个人,不满情绪更甚:

“好生无礼!”

“早出门一时半刻,会死么?”

“我也与中流兄观点一致,我们作为东道,礼数足了,时候他输了也无话可说。”一人笑道:“就怕他知我宣城‘四秀’名高,吓得不敢来了!”

“哈哈哈哈!”

众人纷纷大笑。

“咱也不能干等着啊,寻点别的事做好了。”“大秀”王中流笑着,从案上抽了一张纸稿来,轻轻念到:“

敬亭山下橹声柔,雨洒江天似梦游。

小谢诗魂今在否?湖光照破万年愁!”

“不知这首诗,是在场哪位名士所作呀?”

陈成正用细粉涂抹着黑眼圈,听到对方忽然念到“陈老总”——嗯,他小陈的“诗”,十分诧异,莫名其妙:

我真是有主角光环吗,走哪都要被人特别关注?

我是来看你们跟绍生大乱斗的啊!

他原本的主意,是绍生和“四秀”斗得不可开交时,自己忽然跳脱出来,拿个十首八首千古绝唱,一波流带走战斗的——

我还没想这么早登场啊!

我妆还没化好呢!

可“大秀”发话,小陈只能顶着鸡窝似的乱发出列,拱了拱手:“是晚生拙作。”

“小兄弟自谦了!”王中流笑道:“此诗清逸流畅,颇有不俗!小兄弟看来齿龄不大,必是经过名师指导了!”

如果是别人的话肯定要自谦两句,但陈成很真实,点点头道:“是的。”

心道孟老师还不算有“名”的话那就没什么人够“名”了。

只是他还没打算这么早把自己孟浩然高足的身份亮出来,只说“是”,却不说究竟是拜在何人名下。

“大秀”显然没想到对方如此诚实,又笑了两声,也没去追问,继续聊家常似的:“小兄弟说的官话,不是本地人吧?”

陈成点点头:“从襄阳来的。”

一声“襄阳”让旁人纷纷侧目,小陈反应过来孟浩然就是襄阳的,不慌不忙地道:“之前在房州,家却在洛阳,祖籍是颍川的。”

什么地方都扯上,就不怕大家直把关注点都聚集在“襄阳”上了。

这时候,“四秀”中看起来年龄最小的一个站起来笑道:“家里的下人不懂事,先前对小兄弟和其他远道来的客人很不客气,多加阻拦,我已经狠狠地骂过他了——然后,也把所有人都请进楼来了,就算下雨了也不怕,但我们的待客之道确实很有问题,望各位贵客海涵。”

陈成点点头,表示自己不介意。

对方这么做也能理解,能交朋友尽量不要增加敌人嘛。

直接放人家进楼,人家不感激。

一开始说不能进,后面让了,众人都会觉得东道主还不错。

小伎俩而已,当我看不出。

“我们看了小兄弟的诗作,都觉得很好。”“四秀”中的第四秀道:“我一时技痒,和着小兄弟的韵,也作了一首诗,算是道歉,还请小兄弟和在场诸君斧正一二——”

陈成以前只被别人要求“和韵”,今天竟然有人要“和”他的韵,蛮有意思,叉手道:“愿闻其详!”

“四秀”面带微笑,丰神俊朗,吟道:“

风清岭翠雨声柔,拾级苍苔入画游。

小谢诗章千古在,旧愁去了起新愁。”

吟完,看着小陈道:“小兄弟,觉得我的和诗如何?”

“我觉得——”陈成继续叉手,老实道:“很不好。”

四秀:“……”

开元情诗与剑榜

开元情诗与剑榜

作者:长庆二年 类型:历史 状态:连载中

《开元情诗与剑榜》幽默風趣,故事情节生动一环扣一环,每一章都为后面的故事情节打下了伏筆,夏天的功夫雖然很誇張但正是這樣的功夫才让人繼續的看下去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