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开元情诗与剑榜》主角小姑娘柳绘全文试读精彩试读章节目录

《开元情诗与剑榜》主角小姑娘柳绘全文试读精彩试读章节目录

时间:2021-07-22 03:51:50编辑:耳轮 作者:长庆二年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开元情诗与剑榜》是长庆二年最新写的一本历史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小姑娘柳绘,书中主要讲述了: 小陈的怒气槽上涨、不断上涨!就要爆表了!现在江森都要期待少爷匹夫一怒,血撒五步——或者亮出自己颍川神童陈十一郎的身份,让现场没见

《开元情诗与剑榜》 第66章 还是要“陈老总”来救我!(第一更) 免费试读

小陈的怒气槽上涨、不断上涨!

就要爆表了!

现在江森都要期待少爷匹夫一怒,血撒五步——

或者亮出自己颍川神童陈十一郎的身份,让现场没见过世面的乡野村夫们纳头便拜!

没想到,陈成忽然怒气一泄,扬起一张灿烂的笑脸,满是谄媚之色:“好哥哥!你就让我进去呗!”

“你要是觉得我这首诗确实不行,我给你重新换一首呗!”

都已经做好当打手准备的江森雷得不轻,险些跌倒。

……

陈成以前有一个朋友,自吹还是什么扑街网文作者,为人酸腐不堪,平时走到哪里还爱“拽文”、“尬诗”,活脱脱一个当代“孔乙己”,与现实格格不入。

平时一去哪里玩,明明没看出景色有什么出奇的,这人却不知从哪里来的许多感慨,一会儿怀念谢安谢玄,一会儿纪念李白杜甫,他们都死多少年了,跟你有半毛钱关系么?

所以每次一看到他发朋友圈,陈成少不了在他下面挤兑他。

你小子在诗上的天赋,恐怕还没有陈成我高呢!

这首诗便是他“作”的,陈成一看便嗤之以鼻:

“什么叫‘王谢飒风’?谁跟你说有这么个词么?胡编乱造!‘王谢风流’没听说?”

“你特么早上还在当涂李白坟呢,这才多大会儿,已经到宣城了?就算你真的到谢朓楼了,又跟‘敬亭山’有毛线关系?两个又不是在一座山!你这抄袭李白《独坐敬亭山》以为我看不出来?”

“而且你这不才中午呢,你这第一句什么什么‘霞’,什么什么‘绸’,写得都是什么跟什么!胡乱生搬硬套古人句子,丢人!”

……

每次小陈这么一说,总把对方弄得面红耳赤,难免分辨两句:“文人的事情,能叫生搬硬套吗?那叫——”

接下来就是一堆让人听不懂的词语,什么“巧妙化用”啊,什么“合辙押韵”啊,朋友圈评论区里一片欢乐快活的气氛……

小陈第一次到谢朓楼,进门的“通行证”也不想用太高深的诗,就把他记得的“长庆二年”的这首“诗”给套上了。

心想:“长庆乙己”的“诗”只要有他说的一半那么“凑合”,这关就过了。

谁知道,真实情况,真的是如此“凑合”啊!

拦门的人给“诗”的评价,简直和自己当初在朋友圈评论时的口吻一毛一样……

当然,也有自己自作聪明,有的地方没毛病硬要自己改出毛病来了……

顺便小陈还知道了自己当初闹地另一桩乌龙,度娘一查谢朓楼根本不在敬亭山,讽刺人家“地点乱窜”。

现在到这里一看,明白了——

谢朓楼对面就是敬亭山呢!

该楼建成时,因为谢朓所作《游敬亭山》,早已经扬名天下,比脚下的陵阳山更出名。

就因为登楼可眺望敬亭山,谢朓楼才又被称为“北望楼”……

……

对于陈成说要“再写一首”的说法,对方不置可否,陈成便假装他许可了,飞快地再次让江森取出笔墨,重新挥毫。

知道了敬亭山就在对面,那起码李白的名篇《独坐敬亭山》就可以抄了啊!

这一首据小陈观察,貌似还没有作出来:

众鸟高飞尽,孤云独去闲。

相看两不厌,只有敬亭山。

有时候诗的好坏并不在于长短,你看这首就非常短,可是足够流传千古了。

但和上一首一样,陈成依然不打算拿“杀手锏”,反而又打起了“陈老总”的主意。

在纸上写下:

敬亭山下橹声柔,雨洒江天似梦游。

小谢诗魂今在否?湖光照破万年愁。

陈老总在抗战初期的1939年5月初,曾率部队驻扎在宣城金宝圩刁家湾,直至5月底才悄然离开刁家湾,经狸桥过南湖开往苏北。

在小舟中,陈老总口占《由宣城泛湖东下》一首。

陈成想起来上次被人责难,自己曾用陈老总大作还击,此番故技重施,看是否能交好运。

“好哥哥,你帮小弟看看,这一篇,可也进得门不?”

“哼。”对方冷哼一声,将小陈的稿子拿过来,粗粗一扫——

早上确实下过一会儿小雨,但很快就停了。这在气候多变的山里也没什么稀奇的。

然后一看,又看到了诗尾那个刺眼的“愁”字,将要再次发作!

“你——”

陈成叉手,很恭敬的样子。

“这个——”拦门者挠了挠头:“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确实很厉害的样子。”

“算了,你进去吧!”

陈成微微一笑,叫上江森,进了楼。

“嘿,果然还是二公子厉害!咱们终于上来啦!”江森充满了自豪,仿佛一进到楼里,与外面看热闹的那些人就拉开了层次。

陈成心想:这不是很正常的么!

如果敢说陈老总的诗不过关……

那肯定是你的思想觉悟还不过关……

当然,想想也要为自己的迂腐朋友“叫屈”——

虽然事实证明,这小子所谓的“诗”,真的没有成名已久的大家的诗好用……

“咱俩啊,被人针对了!”陈成对江森小声道。

“针对?”江森不解:“为什么要针对我们?”

陈成往楼外一指:“你没看到,别人进来,根本没有咱俩那么麻烦吗?”

江森回头一看,再联想进楼前看到的情景,确实如二公子所说!

并不是每个人都被要求作诗!

而且即便被要求门前作诗的,基本上随便看看就放进来了!

不可能每个人的诗才都有二公子那么高吧?

而且他指责二公子的诗不行,有的地方批评得对,有的地方分明是鸡蛋里面挑骨头:

写诗“愁”“尽”“收”这些字眼都不能写,谁规定的?

江森正困惑着,陈成指了指自己:“因为——”

“咱俩是外地口音啊!”

江森恍然大悟!

终于明白了为什么!

也不是说对方针对陈成,而是针对所有外地人!

宣城本地人,或者临近的江左口音的人,都不会太阻难。

外地人,尤其是那种一听就带着千里之外口音的外地人——

不管你怎么写,人家都不想你进楼来!

为何?

因为谢朓楼上的人,怕输!

宣城四秀,很怕输给“孟浩然门人”!

可见他们对此人实力的忌惮!

他们已经做好了四秀会输的准备,所以最好这种消息不要传出去!

尤其不要被远道而来的人听了去,回到长安洛阳也添油加醋地大肆渲染!

到时候宣城很盛的文名,就要损伤很大了!

“假的孟老师徒弟,真的有这么厉害吗?让他们畏之如虎?”江森道:“早知道咱俩进来之前就不说话了,装本地人好了。”

陈成:“……”

指了指江森异于常人的肤色:

你这么黑,别说外地人了……

实打实的外国人啊!

谁特么看不出来!

开元情诗与剑榜

开元情诗与剑榜

作者:长庆二年 类型:历史 状态:连载中

《开元情诗与剑榜》内容精彩,情节跌宕起伏,人物形象生动,情节幽默搞笑,把主角胆小、狡诈,但不失善良,人物刻画得活灵活现。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