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开元情诗与剑榜大结局无弹窗章节列表】主角小姑娘柳绘

【开元情诗与剑榜大结局无弹窗章节列表】主角小姑娘柳绘

时间:2021-07-22 03:51:49编辑:天空男 作者:长庆二年 人气:

长庆二年新书《开元情诗与剑榜》由长庆二年所编写的历史风格的小说,主角小姑娘柳绘,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进门还要作诗?嗯,怕文盲进去了,胡喝彩,瞎捣乱。作诗的话……作什么诗?拦门的人随手指了指四周:“你看到什么就写什么好了!”看到什

《开元情诗与剑榜》 第65章 谢朓楼前,作诗难!难!(第二更) 免费试读

进门还要作诗?

嗯,怕文盲进去了,胡喝彩,瞎捣乱。

作诗的话……

作什么诗?

拦门的人随手指了指四周:“你看到什么就写什么好了!”

看到什么写什么……

不就是人挤人么,花花草草么,有什么好写的……

小陈昨晚的确没怎么睡好,仍然头脑乱糟糟,没啥头绪。

当然,山景,的确是寻常的山景。

楼阁,也的确是寻常的楼阁。

但是在有些人的眼里就大不一样了。

这是什么楼?

谢朓楼呀!

谢朓是谁?

“蓬莱文章建安骨,中间小谢又清发”——谢朓是也!

李白最崇拜的诗人是谁?今人是孟浩然,古人谢朓是也!

“解道澄江静如练,令人长忆谢玄晖”;

“三山怀谢眺,水澹望长安“;

“我吟谢朓诗上语,朔风飒飒吹飞雨”,

还有上面出自《宣州谢眺楼饯别校书叔云》这一句。

李白逸兴飞扬,才华千古,都要对“小谢”推崇备至,谢朓自然是有两把刷子的。

首先人家身份就十分高贵,高祖谢据是谢安的哥哥,祖父谢述吴兴太守,祖母为后汉书范晔之姐,父亲谢纬官至散骑侍郎,母亲为宋文帝之女长城公主,五言山水诗始祖,李白另一个崇拜的对象,山水诗集大成者“大谢”谢灵运也是他的同族先祖。

有身份不算什么,后人更看重的自然还是他的诗文了,谢朓诗风清新秀丽,圆美流转,善于发端,时有佳句,像什么“江南佳丽地,金陵帝王州”啊,““馀霞散成绮,澄江静如练”啊等等。

他与与沈约等共创的“永明体”,平仄协调,对偶工整,算是近体诗“律诗绝句”的鼻祖了,《沧浪诗话》的严羽甚至直接说“谢朓之诗,已有全篇似唐人者”。

谢眺曾于南齐明帝建武年间出任宣城太守,就在这城关陵阳山顶建造一室取名曰“高斋”,写了不少传世诗文,也得了“谢宣城”的名号。

到了本朝,宣城人为怀念谢眺,在“高斋”旧址,新建一楼,就是眼前这座“谢朓楼”了。

既然是谢朓楼,上面列举的光李白的诗文那么多,随便抄一首就是了……

但不好意思,上面那些小陈都不会!

小陈只会背一首,那就是《宣州谢眺楼饯别校书叔云》……

甚至还是小时候看电视剧《包青天》,听片尾曲《新鸳鸯蝴蝶梦》而记得的……

“昨日像那东流水,离我远去不可留,今日乱我心多烦忧……”

不好意思,又唱出来了。

陈成基本上可以确定这首暂时李白还没有写出来,可这首诗实在太牛掰了,上来就放大招的话,那今天的诗会也不用再进行了——

直接给小陈颁奖好了!

杀鸡焉用牛刀,小陈我的诗还多着呢!

原本正琢磨篡改哪位大牛的诗,把别处改成此处——

忽然又心思一动,笑容浮现在脸上,背过手去,就要吟诵——

“谁有功夫听你念啊,写下来!”

陈成:“……”

本地诗会的举办者们真是太没有礼貌了!

就算不让朗诵,让我写——

也不说给准备一下笔墨纸砚啊!

还让我自助!

小陈很不高兴,从江森手中接过笔,在纸上写道:“

登谢公楼

澄江静似练,霞彩舞如绸。

夜觅宣城路,晨登谢朓楼。

江南烟雨尽,王谢风流收。

众鸟高飞远,陵阳山上愁。”

五言八句,最为通行的格式,当个通行证,肯定没有问题!

呈给拦门者看。

哪知道……

“写得什么狗屁不通的玩意!”看门人比张愿家的门房还要嚣张,险些把小陈的稿子直接砸在他脸上!

若是搁在别的时候,小陈肯定早就火冒三丈要骂人了!

可现在,不是自己的主场,还得低调行事。

“敢问阁下,我的‘诗’,有什么问题吗?”小陈忍气吞声,尽量平和地问。

对方眉一挑,眼一瞪,敲打着诗稿“王谢风流收”的“风”道:

“这里!犯三平!看不出来吗?”

“你都不会写诗呢,到这里来凑什么热闹啊!”拦门者冷冷道。

小陈这还是第一次被人指出“根本不会作诗”呢!

所谓“犯三平”,或者“尾三平”“三平调”“三平脚”,都是指诗句中末尾三字都为平声。

在近体诗中,倘若五言仄起平收,即“仄仄仄平平”,句式的第三个字,本来应该是“仄声”,却用了“平声”,使得末尾三个字都是平声,就违反了平仄规则,句子也没那么好听,属于作者应该尽量避免的“低级失误”。

唐人格律诗中三平尾颇为罕见,因为大家都习惯了,不会去犯这种错。

偏偏小陈对于声律不大敏感,任由他瞎改的话,很容易就改错了,以前就多次犯过。

这几年过来,已经进步了不少,可有时候仍然会疏忽大意。

狂汗之下,陈成闹了一个大脸红,也不顾形象了,上去用黑笔直接把“风流”二字给涂抹了,歪歪扭扭地改了两个字:“改!我改!改成‘飒风’——”

改了之后,不仅“三连平”解决了,还能跟前面的“烟雨”给对上,一举两得。

“改了也没用啊!”对方仍然冷笑,不屑一顾:“你这颔联也不对仗啊!‘宣州’二字,能对‘谢——’嗯,能对谢公吗?”

“还有,谢公的名讳,也是你小小年纪可以直呼的吗?”

陈成更加大汗,努力解释道:“那个那个,谢——谢公不也有‘谢宣城’之称吗,我寻思着,这就算是个‘宽对’,不那么严谨,问题不大吧……”

“问题不大,问题不大——”对方重复着他的话,翻翻白眼,格外轻蔑:“我看问题很大!”

“回去多读几年书吧!这里不是你能来的地方!”

陈成还能容忍,江森已经火冒三丈了!

天下奇闻!天下奇闻!

九岁便以神童之名闻名天下,得圣人赏识的“诗神”二公子,什么风浪没经历过!

今日竟然在宣城,被一个无名之辈指责“不会作诗”!

你别得意,小爷我喂你吃几拳,你就知道二公子他——

会作诗还是不会作诗了!

陈成仍然将江森拦住,口中讪笑道:“改!我改!”

宣城作为文豪故地,又是格律诗发源的地方,人家看重规则也很正常。

为什么以前小陈吟诗犯了毛病,别人也不责怪他?

因为那些都是诗歌大家,只看诗好不好,形式什么的不会特别计较。

越是“半坛子醋”的人才越要在你面前显示他的能耐。

“您看,我这句,前面改‘南宣’,后面改‘北望’,可好?”

夜觅南宣路,晨登北望楼……

对,起码是对上了……

“还是不对啊!”对方又跳脚:“这才中午呢,你这第一句什么什么‘霞’,什么什么‘绸’,写得都是什么跟什么!”

“诗名‘登谢公楼’,你还没上去呢,登了个什么登啊?”

“还有,我们今天在这里举行诗会,你这又是‘尽’啊,又是‘愁’啊,又是‘风流收’啊——究竟是何险恶用心呐!”

这下连陈成自己都要火冒三丈了!

我靠!

老子怎么了你了!

你就要这么挑我毛病!

有完没完啊你!

我就想问问你,小陈我抄过无数次诗,无数次得到旁人的赞赏!

不乏当世国手,开山宗师!

凭什么!

这首诗在你面前!

就过不去!!

开元情诗与剑榜

开元情诗与剑榜

作者:长庆二年 类型:历史 状态:连载中

《开元情诗与剑榜》是很细腻的一本好书,风趣幽默,剧情曲折。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