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南朝风云(主角易安薛平)在线阅读在线试读精彩试读

南朝风云(主角易安薛平)在线阅读在线试读精彩试读

时间:2021-05-20 03:46:18编辑:珍怡 作者:千不会 人气:

主角叫易安薛平的小说是《南朝风云》,它的作者是千不会最新写的一本军事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书院的中心,一座很大的别院里,灯火通明,满头大汗仆人,手里端着各式各样的酒菜;唱曲的艺人涌涌桑桑的进出府邸。清曲声,交谈声,从外

南朝风云

推荐指数:10分

《南朝风云》在线阅读

《南朝风云》 十二 杀上门去 免费试读

书院的中心,一座很大的别院里,灯火通明,满头大汗仆人,手里端着各式各样的酒菜;唱曲的艺人涌涌桑桑的进出府邸。清曲声,交谈声,从外面就可以不绝于耳的听到。

借着夜色,易安在这个别院转了转,看来没有什么防卫,和老狗越过围墙,朝着最喧闹的地方前行。

姓白的楚国人清退了唱曲的,兴高采烈的说:“还是公孙兄有办法,那个易瘫子知道自己的家被咱们砸成这样,肯定会怒不可解的要和咱们决斗。”

公孙小剑放下酒杯,得意的说:“书院虽然禁止私斗,但是没有明文规定不允许抄家的行径,既然那个姓易的不给面子,我就稍微逼迫他一下。”

下面奉承的人开始说:

“不愧是公孙家的公子,智谋果真超群啊。”

“早就看那个易安不顺眼,碍于书院里的规矩,不好做些什么,这下他一定会来找公孙兄决斗。”

“是啊,公孙兄不愧是这个书院里的名人,那个易安根本是跳梁小丑,要是在外面,我早就要了他的狗命。”

公孙小剑有些担忧的问着公孙小剑:“白兄,这个易安真的会来跟你决斗吗?我怕他报告书院,书院的先生回来制止这件事情。”

姓白的楚国人用一种你才想到的神情看着他:“我早就打点好了,书院的人这次不会插手的。”

一旁的人恭维的说:“还是白兄想的周到,我等绝对想不到这些事情的。不过,易瘫子家的小媳妇挺碍事的,打扮的像个村姑,不然把她带过来,让大家乐呵乐呵,今夜那个易瘫子就得杀过来,然后拜倒在公孙兄的脚下。”

下面的人附和着说:“就是,我都等不及想看着那易安跪在地上求饶。不过,谢宇兄,你是真的不懂怜香惜玉,一下子就把那个村姑推到。”

谢宇意气风发的说:“谁叫那个村姑碍事,如果是个男的,我一定打断他的腿。”

另一个人****的笑着说:“我看那个村姑长得眉清目秀的,你们谁也别跟我抢。”

易安面无表情的看着里面谈话的人,心里早就有定论。那个对小花有想法的家伙,那个敢推小花的家伙,坐在中央,听着奉承的家伙,都已经到了易安的黑名单上。

老狗咬了一口易安,意思是上啊,现在就把那些杂碎干掉。

老狗的这一口不轻,易安蹲下,一边揉自己的小腿,一边对老狗小声说道:“谋而后动,等待他们喝的差不多了,咱们在送他们上路。

不要说那位六阶的公孙小剑,就是剩下的那群乌合之众,易安进去了也占不到便宜。不如等他们喝的大醉之后,战斗力骤降,这样,易安的把握更大,能教训他们更加深刻。

姓白的楚国人喝的有点大舌头,抓着公孙小剑的手,抱怨着:“这个地方不让带着仆人住进来。不然我早就把那个易瘫子打出书院。虽然那个易瘫子半废,但是我们这些兄弟也不是他的对手。幸好有公孙兄出手,了却我心里的不快。”

公孙小剑也喝得半醉,很礼节Xing的说:“有我在,我楚人不会受到欺负,我早晚带着咱们楚国的雄师,踏平天门关。”

“公孙兄威武!”

“公孙兄霸气!”

公孙小剑的家族在楚国不是什么大族,只是戍守在东的一个末等贵族。平日里被这些达官贵族的子弟驱使,没成想在书院里这些人对他俯首听耳,马首是瞻。公孙小剑很得意,有意的接近这些富贵子弟,为自己未来的道路打下基础。

而易安,只是他前进路上的垫脚石,一个半废之人,很容易成为他立威的开胃菜。

姓白的楚人虽然喝的大醉,但心里很清楚,对待这样的急功近利的枪,稍微给点甜头,他就会以为你在意他,从而像是一只狗一样在你身旁围绕。

姓白的楚国人有很多看不起公孙小剑的理由,最根本的理由是公孙小剑的家庭,一定走不出一名贵人。所以,姓白的虽然表面上和恭敬他,一旦他寻找到另一个心甘情愿为他卖命的书院人,就立即把这个家伙踢开。

姓白的举起杯子,大声的说:“来,公孙兄,我再敬你一杯。你要是能把易瘫子打死,我就真的把你当做兄弟看待,后事我来处理。”

“当真?”公孙小剑用迷离的眼神看着他,不敢相信。

西楚白家,那可是一个大家伙,可以左右朝局的庞然大物。这个人虽然不是最受宠的儿子,但也占着楚国白氏的名讳。

姓白的家伙很傲气的笑着:“当然,我白飞可不是说大话的人。”

突然传来一阵敲门的声音,打断了白飞的谈话,白飞皱着眉毛,骂着:“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奴才,这个时候打扰,想死吗!”

易安捏着嗓子,细声细气的说道:“公子,管家从镇子里的青楼请来头牌的姑娘,这让我送过来。”

一干人恍然大悟的说:“没想到白兄还有这样的节目,还不快些请进来。”

白飞脸色变了变,看了看周围都已经醉的一塌糊涂的人,大笑着说:“管家深知我心意,不过我有些内急,先到后院方便一下,各位兄弟随意。”

白飞紧忙从站起身,朝着四周使眼色,周围人都已经醉了,看着白飞挤眉弄眼,会错意的说道:“放心,我们一定会等你回来的。”

白飞急忙走向**,心里骂道:都是傻子,不知道我这别院没有管家吗,肯定是那个易安来寻仇的,一个个就长了一个猪脑袋,都喝成这样了,哪里是那个易安的对手。

坐在门口的人****的笑着:“快些进来,我看看南人的头牌和我们楚人的头牌谁水灵。”

看见门推开一道缝隙,易安手里的铁剑像是狩猎的蟒蛇,寒光一抹,刺透了那人的肩胛骨的缝隙,迅速的收剑,一脚踢开那人,闪了进去,连砍翻四人。

那四人只是受到了一点皮外伤,就倒在地上,假装重伤倒地。屋里的一群人大吃一惊,眼睁睁的看着易安砍翻四人,没有反应过来。

兵法有云:攻其不备出其不意。

易安等的就是这个时候,当他们放松警惕的时候攻入这里事半功倍。有些人现在连杯子都拿不稳,就这样摇摇晃晃的一窝蜂涌来。

易安虽然勉强着抵挡四面八方的拳头,但是眼神一直直勾勾的盯着公孙小剑和那个推到小花的人。

虽然易安手持铁剑,让周围的人有些畏首畏尾,但是依旧有人叫唤着:“大家都别害怕,他就一个人,我们这里人这么多人还怕他。”

“对,打死易瘫子。”

“上啊,他就是一个残废,怕他干什么!”

人们都盯着易安,丝毫没有看到老狗在他们脚下穿梭,易安告诉它,那人动了小花,所以它消无声息的到了那人身后,张开血盆大口。

本来在里面的那人突然躺在地上,捂着鲜血直流的大腿大骂着:“这只狗什么时候过来的,打死它,打死它!”

曾经被老狗咬过的人面带惧色,不敢上前,一些人不知道,叫嚣着冲到了老狗面前,挥舞着手里的板凳,嘴里说着:“你个怂蛋,一只狗把你吓成这样,看我不打死这狗,这么大的狗,正好打牙祭。”

老狗从来没有受到过伤,因为在易安认识人里,还没有能打过它的,易安看着身前的人少了许多,一套高明的秋水剑法,毫无顾忌的展开。

不打一会儿,房间里的打斗声渐渐消失,传出一阵阵痛苦的哀嚎。

易安身边的人都捂着伤口在地上打滚,假装自己不能起来,老狗身边的人被咬的地方都已经血肉模糊,昏过去了。易安半跪在地上,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正在流血,腹部一把精致的匕首,随着易安的呼吸摆动。

这些人大多数都是经常厮混斗殴的人,看到易安像是在拼命,都不敢过于出力,毕竟自己的命要比这个瘫子值钱多了,一不小心让他捅死,那多不值得。

公孙小剑咽了一口口水,看着凶狠的呲着牙的老狗,不敢动弹。他曾经被老狗咬过,但是今晚老狗格外的凶残,让他想起在野外见到的那只饥饿难耐的独狼。

易安站起来,身上的鲜血顺着手指流到铁剑上,一部分是别人的,剩下的全是自己身上沐沐流淌的血。

易安咬着牙,拔出插在自己腹部的匕首,狠狠地定在桌子上,腹腔的血喷了公孙小剑一脸,小剑颤抖的说:“易安,你不能杀人,书院里不允许杀人。你要杀了我你也会偿命的。”

易安冷酷的脸突然出现一抹笑意,问着:“你害怕了?高手。”

老狗看着易安鲜血直流的腹部,厌烦的将伤口的血舔干净,那个伤口不再流血,很快的结疤,易安没有在意,两眼直勾勾的看着这个整日叫嚣,现在却像只鹌鹑瑟瑟发抖的小剑。

公孙小剑虽然武道六级的家伙,但是自己的手上没有过鲜血,看着易安像是一个血修罗的站在自己面前,仿佛实质的杀气,扑鼻的血腥,地上哀嚎的人,让他不得不害怕。

他怕了,他怕自己躲不过易安那把带着杀意的剑,避不开那只满口鲜血的老狗。

易安未满十四岁的时候,悄悄地参加了清剿盗匪的队伍,那一次,七名盗匪成为易安枪下之魂,易安也因此被赏识,获得了进入灿星学院的机会。

门外传来一声喊叫:“就是这里,那个瘫子在这里杀人!”

易安听到了白飞的声音,裂开嘴,露出牙齿,舌头轻轻地舔着牙上的血迹。公孙小剑听到声音,知道白飞带着人来了,易安的注意力也转向门外,脑袋里不知道怎么想的,抄起桌子上的酒坛,砸在易安的头上。

酒坛破裂,鲜血顺着发髻,易安满脸是血,看着易安更加恐怖的脸,老狗弓起了身子,向着他威胁的吼叫,公孙小剑突然清醒了,跪在地上愁着自己耳光说:“我,我刚才猪油蒙了心,易公子,易爷爷,饶了我吧!”

易安擦了一下眼睛处,看着老狗说:“狗爷,你看着办吧。”

老狗早就忍不住将公孙小剑扑倒在地,公孙小剑看着像是狼一样的老狗扑过来,忘掉了所有的招式,忘掉了自己武道六阶,本能的推搡着老狗的身体,让老狗勃然大怒。

听着小剑的嘶嚎和老狗的怒吠,易安平静的走出门,看着一个中年的习教指着易安的鼻子大喝:“宵小之徒,怎敢在书院行凶。秩序同僚,随我抓住这个无法无天的家伙。”

南朝风云

南朝风云

作者:千不会 类型:军事 状态:连载中

一直都很喜欢南朝风云的书,情节文笔都很不错的,喜欢设定的主角人物性格,每本书都很棒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