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盛宠嫡女》主角顾畔小姐全文试读精彩章节免费阅读

《盛宠嫡女》主角顾畔小姐全文试读精彩章节免费阅读

时间:2020-03-26 21:13:15编辑:彩云追月 作者:公子小九 人气:

新书《盛宠嫡女》全文在线阅读,作者公子小九,主角顾畔小姐,是一本穿越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畔之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踩着那微斜的池底直接就向夏景容扑去,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不复还,还好,她直接扑到了人怀里,然后 以金

盛宠嫡女

推荐指数:10分

《盛宠嫡女》在线阅读

《盛宠嫡女》 你有病,得治 免费试读

畔之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踩着那微斜的池底直接就向夏景容扑去,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不复还,还好,她直接扑到了人怀里,然后...以金钗直刺他喉咙处,其力度足以在他那划个窟窿放血,但可惜她不是武林高手,只是个操手术刀的,所以,手腕被人捏在手心,那金钗...落在了别人手里被一折两段。   “想杀我?你还太嫩了。”   畔之紧咬着唇,恨不得咬下他两块肉来,冷哼一声道:“这般折辱我有意思吗?你喜欢看人临死的挣扎?喜欢将人玩弄在手心?离王,是不是离开权利中心太远了,所以你只能从中找乐?”   她这话太直白,似乎戳中他心底那阴暗的角落,他捏着她的手慢慢捏紧,力量之大让她似乎听到骨头咔嚓脆裂的声音,手腕极痛,她嘴角边的讽刺笑意却不减,终于夏景容放开了她,从容起身,随手捡起衣衫披上,赤脚在软塌之上坐下,一把拿起装着清酒的玉壶,仰头灌下大口烈酒。   畔之弄不清他的心思,抬眼看了看四周,墙围深深树影丛丛,脚下池底用鹅卵石铺就,池水温热似从外引入,四周静寂,仿佛天地之间便只剩下他与她两人,畔之眯眼细细打量着他。   这人性子凉薄手段狠绝,那股上位者的气息深入骨髓,擅掌控他人,看似行径潇洒放荡,眸眼却幽暗深邃,让人看不清其心思,此人极度危险,惹他的话,其下场会相当凄惨。   想到这,畔之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她不仅惹了,还动了杀心,下场又哪里是一个惨字了得?这池水虽温热,但这冷风一吹,寒气入骨的冷,只有将身子全浸在水里才好些,但总不能就这么泡一晚上吧?那皮还不得泡的起皮了?   一炷香的时间过去,夏景容在喝酒,顾畔之在水里泡着。   一个时辰过去,夏景容继续喝酒。顾畔之依旧在水底泡着。   啊切...啊切,顾畔之连打了好几个喷嚏,冷风嗖嗖吹过,她定眼看夏景容身下软塌上的红狐皮毛许久,除此之外,他身上该盖着一床极薄的被褥,皎洁月光之下隐约可见上似有光泽划过,身子越来越冷,这样下去不大病才怪呢,尊严重要还是小命重要?   顾畔之头重脚轻终于忍不住从水中起身赤脚向那软塌走去,从他手中抢走那玉壶,往嘴里灌了几口烈酒,然后将身子挤进那软塌之上,将那被褥抢过来一大半,身子依旧忍不住的哆嗦着。   藏于暗处的鬼影冷眼看着,想着稍后要毁尸灭迹,得挑个远一些的地方,坑得挖的深一些才好。   “认输了?” 这一句话差点让鬼影泄了气息,主...主人从不容忍人近身一丈之内,那女人喝了他的酒,还盖了他的被褥,不是该一剑封喉?然后他来毁尸灭迹?   月光之下,他那脸越发俊美勾人,墨发如绸缎般,前襟处开的较大,能看见那精致的锁骨与疤痕,他姿态慵懒,嘴角处的笑纹略显冷冽。 “认输?不,我这叫识时务者为俊杰,能让那木头人送我回去吗?”畔之哆哆嗦嗦磨牙道,身上衣物都湿了,就算用被褥裹着也没什么用,身子还抖的不成样子,应该将那湿衣服脱下来再泡个热水澡才好,奈何这是人家地盘,她只能忍着。   “恨本王吗?”他这么问,幽暗深邃的眼淡漠的扫了她一眼,凉薄之极,畔之忍着心火摇了摇头沉声道:“不,是我没用,怨不得你,若我不怕水,武功再高些也不至于这么狼狈。”   “你倒是有自知之明,没本事就得受着,还有,女人该乖巧些才好。”   畔之听他这么一说,身子一颤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他这意思是...他这么欺辱她,她就得毫无怨言的忍受着?这人是脑子有病还是自信心太过膨胀,导致于内分泌失调?   “就算欠你一个人情,也未必要忍受你的折磨吧,离王,你有何目的直说了便是。”   夏景容眉梢挑了挑,嗅着她身上那淡雅清香,盯着她苍白的侧脸看了几眼,伸手抚上了她的脸,畔之没摸清他诡异的脑回路,想要将他的手拂开,而轻触之下他很快便将手收回,恢复一贯的慵懒疏离,淡声道:“你是女人,本王不讨厌你,这就是你存在的价值。”   “.....”   鬼影紧咬着银牙才控制没嚎叫出声,主...主人不讨厌女人了?主人还能触碰女人了?一定要将这件事告诉幕僚中的几位大人,他们可为此愁白了头,这是史诗般的一夜!证明了他家主人是真男人的一夜!   畔之皱眉,好吧,她碰到了一个很强大的神经病,这人惯常目空一切,又习惯性的将旁人掌握在手,仅凭借着自己喜好行事,典型的沙文猪,顾畔之眼底划过锐利之色,抬眼看他之时眼神亮的惊人,那是她...解剖尸体之时才有的兴奋!   “离王,我知道你有病,而且病的很厉害。”   唰的一声,一把弯刀架在了她的脖子上,冰冷的刀刃贴着她的肌肤,微动一下脖子上便被划破了浅浅的口子,握刀的便是将她擒来的那人,全身上下一身黑,面瘫似的一张脸好像别人欠他钱似的。   “鬼影,把刀放下。”   刀在空中划过锐利的弧度被收回,那鬼影却依旧睁着他那双琥珀色眼盯着她,眼神麻木的就像是看个死人,顾畔之忍着那毛骨悚然之感,眼神看向了夏景容,神色严肃道:   “你杀人的时候,惯常用一剑封喉,从不在其他部位下刀,你只会喜欢一种颜色,只喝一种酒,并有严重的洁癖,不喜旁人触碰,对吗?”   夏景容手支着额头,饶有趣味的打量着她,轻声道:“继续。”   “不仅如此,房间内的摆设不允许有任何偏移,手下之人不能偏离你的掌控,看似潇洒肆意,实际长居高位之后,依旧习惯掌控他人,你心思细腻谋略无双,你享受这种布局下棋的优越感,所以看似闲云野鹤的离王,实际上依旧未脱离朝权半分。”   “你可知,当你说出这番话的时候,你已一脚踏入了阎王殿?”   他声音不轻不重,低沉中透着些许暗哑,却极具压迫感,顾畔之心一紧,却冷笑一声,继续道:“不,我刚刚说过,你有病,而我是救你的唯一良医,你不能杀我。”   “什么病?”   “严重的偏执症最后引起的精神分裂。”(简称:神经病)   “听来倒有趣,说说。”夏景容被勾起了几分兴致,她的猜测分毫不差,这女人审时度势极擅长观察,有点意思。   “比如说女人,你的洁癖已经让你接受不了与女人肌肤相亲,更严重一点可能会导致某种功能的退化。”说到这夏景容已危险的眯着眼,眼神在她脖间游离,这是他要出手的预兆,旁人从不知离王的剑在哪,等看到剑光之时,早已被一剑封喉了。   鬼影依旧板着那张面瘫脸,手掌握着的弯刀刀锋轻颤泄漏了他的情绪,主人对女人真的很厌恶,难道那方面的功能真的退化了?曾记得幕僚中的几位大人为主人惊心准备了美人,人都送到床上了,还下了极品催情药,他将自己在水中浸泡三天才挨了过去,而那堪称尤物的美人已化为白骨。   “再严重下去,你会觉得世界上的一切都极为肮脏,你受不了任何人的触碰,甚至每天沐浴好几次,还有你的偏执,失眠,对任何人产生不信任感,多疑,怀疑一切,慢慢的甚至会产生幻觉,暴怒,渐渐的失控最终...要么杀人要么自杀。”   顾畔之说完之后,又拿起一旁玉壶灌了一口,酒能壮胆,她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他要么恼羞成怒杀人灭口,要么以礼相待,嗯,这算一场豪赌,要么杀身成仁舍身取义,要么...他能成为她的靠山。   身为法医,心理学是必修学科,她与他接触三次,自然观察入微,他对人的靠近有着近乎本能的抵触,她解剖过那么多尸体经手过那么多案列,对这些症状自然了然于胸。   夏景容神色微变,眼神从她的脖子游离到了那张脸,手指摩挲着玉脂环处,幽声道:“你觉得本王会相信?”   “信也好,不信也罢,那是你的事情,”   寂静,死一般的寂静,畔之似乎能听到她的小心脏狂跳的声音,她看似冷静实际上还是很怕的好吧,讳疾忌医是上位者的通病,她还真没把握他会信,若非厌恶他这般折辱她的手段,她也不至于走这一步险棋。   “有点意思,好,本王信了,你以后负责治愈我,如若不然,本王会让你尸骨无存。”   “......”顾畔之又打了一个哆嗦,有必要这么恐吓人么?
盛宠嫡女

盛宠嫡女

作者:公子小九 类型:穿越 状态:连载中

《盛宠嫡女》这本书还是很合我口味的,不像现在大多数网文一样内容空洞、贫乏,千篇一律,还是很有自己的思想、格局的,猫腻的水平还是值得肯定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