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雏雀:贵门少女

更新时间:2021-10-14 03:27:25

雏雀:贵门少女 已完结

雏雀:贵门少女

来源:落初 作者:淑泉 分类:言情 主角:小九岗苑 人气:

《雏雀:贵门少女》作者:淑泉,言情类型小说,主角:小九岗苑,本小说主要讲述了:一位聪颖少女。在她看似纯洁,美好,幸福的世界里,混沌的存在于爱情,亲情及个人梦想所编织的一张华丽金丝网下的高贵生活!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小姐小的时候生过幼儿哮喘症?那就是说,小姐从一出生就在医院里了。那么,医院应该有小姐出生治疗的全部资料。只要知道资料的内容就可以知道我想知道的了。”依黎想到要怎样得到自己想要的了,她要继续利用玛哑才行。现在只有利用玛哑才可以从小姐的嘴里问出她的婴儿出生记录放在那里。

“玛哑,你知道吗!我刚刚去见了花Chun管事。我啊!从她那里得到了一个重要情报,你想知道是什么吗?”依黎神秘的向玛哑眨眼睛。

“你有话就说,别和我玩神秘。”玛哑正在忙,那有时间和依黎闹着玩啊。

“呀!我说的是真的,不过能得到这个情报你也是有功劳的,你……就不好奇吗!”

“和我有关?我怎么了?”玛哑一脸的费解,依黎的话听得她一头雾水。

“是啊!你终于好奇拉!这件事的确和你有关,就是啊!你知不知道小姐她以前有得过哮喘病呢!”

“什么!?你……你说什么,小姐以前得过哮喘症。这……这怎么可能啊,小姐还这么小,不会啊?”

“什么不会啊!是真的!小姐是从出生的时候就被检查出来得了这个病了。再说,你昨晚不是跟我说……”

“什么啊!你把我昨晚跟你说的和别人说拉!我……我不是跟你说过,不要和别人说的吗?你怎么还……”

“哎呀!人家也是关心小姐啊!怎么,你生气拉!对不起嘛,我又不是成心的。不过,你也不用这么担心的,因为我并没有和谁乱说的,我是把你跟我说的只和花Chun管事说了。真的!我发誓!”

“那,花Chun管事有没有说什么?”玛哑紧张的握住依黎的手小心的问。因为她知道,自己犯了大错。因为在竹夏家有明确的规定,下人是不可以探询主人的事的。

“是说了,不过,你不用害怕,管事没说别的。只是说让你以后好好看着小姐呢!她把我们都调去她那一部了。”

“真的?她真没说什么!”玛哑怀疑的看着依黎。

“真的!你就放心吧,我还会骗你?要是花Chun管事真的说了什么,我还会和你,我们两个好好的站在这儿,说话吗?”

“呼!……那就好。”玛哑长长的呼了一可气。“还好花Chun管事心好,要不然我就要被你害死了。”玛哑埋怨的说。

“是,是,是我对不起你。我郑重向你道歉,请你原谅我,好吗?”

“好,原谅你!”两人相拥而笑。

“玛哑,你知道吗!其实我早就预料到我们会没是的。”

“为什么?你是怎么知道的?”

“你想啊!花Chun管事是小姐的Ru母,她自然关心小姐的状况拉,她看我这么及时的向她汇报小姐的异常状况,这就等于是救了小姐一命啊!她怎么会责备我们呢?如果这种情况她还要按规定处理的话,那么以后还有谁感说实话啊!”

“这到是,不过还是太冒险了。不过,没想到小姐还吃过这么多的苦啊!真是太可怜了!”

“是啊,所以花Chun管事让我们好好照顾小姐啊就是不希望小姐再吃苦了啊。”

“是啊,我们要好好照顾小姐啊,要好好照顾她……”玛哑在心里默念,在心中祈祷……

这已经是依黎和玛哑调来卧房部的第二周了,一切都如依黎想的那样进行的十分顺利。两周的时间依黎把管事笼络得与她已经是亲密无间了。两周的时间玛哑已经得到了小姐全部的信任。两周的时间依黎就利用玛哑的到了小姐的出生记录。记录上写着竹夏洋子的出生日期,出生地,写了她的病症。只是没有记录她的血型和降生时的具体时间。也没有出生后第一时间的医生评断记录。任何一个孩子在降生后的第一时间都会由接生他的医生给予一个整体评断的,即使是一个有残缺的孩子也是应该有这样一个评断的。然而,竹夏洋子却没有。虽说竹夏洋子一出生的时候就得了哮喘,但幼儿的哮喘病一般是要在新生儿出生至少几周后才会被医生察觉的。不会一出生就被发现的。因此,竹夏洋子为什么会没有医生的评断,就很可疑了。而且,竹夏洋子的血型到底是什么呢?如果她的血型和夫人或是老爷的相同的话,为什么不写在出生记录上呢?除非是,老爷和夫人想要掩盖住什么,他们不想让洋子知道什么?那究竟是不是指……?

同一时间,季步夫人手中也拿到了一份有关竹夏洋子的报告。报告中写到:竹夏洋子。女,四岁,患有小儿哮喘症,救治地是伊藤综合医院血型为RH阴XingAB型血

“血型!?是RH阴Xing……AB型啊!”季步夫人在嘴里碎碎念着这个血型。

“你们有查竹夏夫妇的资料吗?”

“夫人,您可真会开玩笑,我们为您搜集竹夏洋子的资料就已经很冒风险了。那儿还敢去查那个商业巨头的私人资料啊!您还是饶了我们吧!”

“一群废物!连这点小事都办不好!你们到底还能干什么!”

“母亲!您还是别生气了,这样的调查的确也不容易,您就别为难他们了。”一位翩翩少年此时从内室走了出来,饶过设在厅中的花坛笑盈盈的向他的母亲走来。他就是上一次在竹夏家出现过的——季步风。

“风!你来拉,”季步夫人也微笑着和儿子说着话。在她的眼睛里,她的儿子要不知比竹夏家那傲慢的小子好多少呢!无论是什么方面都好!

“母亲!”季步风站在母亲的身旁对那两个人说“这次的事情,辛苦你们了!你们拿来的资料对我们很有用。我会好好谢谢你们的。你们先下去吧!”

“谢谢少爷,是的。”

“你还褒奖那两个废物?你真是……”

“母亲,我们该去竹夏家做客了!”风,很认真的和母亲说。

“有些事,他们是做不了的。我们要自己把想要知道的找出来。”

“你是说……好!我们这就去给竹夏夫人问好去!”

“夫人!季步夫人来拜访您了。”

“请客人去花厅,我就来!”

“是的,夫人。”

“洋子,家里有客人来了。妈妈去见客人了,你一个人在琴房要好好练琴,可不许偷懒啊。这个时间你可不许去和你的小雀鸟玩!听见了吗?”

“是的妈妈,我会好好练琴的。妈妈,家里来的客人是不是上次的那位阿姨啊!”洋子一脸担忧的问妈妈。

“是的,洋子你好好练琴。别担心啊!”竹夏夫人轻轻的抚摸着洋子的小脸。竹夏夫人看着女儿有些担心,因为她感到上次的事在洋子心中产生了影响。她不知道,他们这次来又想怎样。

“恩,好。”

竹夏夫人离开了琴房,来到花厅。

“您好啊!季步夫人。”

“您好!竹夏夫人,真是不好意思,没有事先说明就贸然造访。给您增添了不少烦恼吧!”

“您,这是哪儿的话啊,您能再来家里做客真是我的荣幸呢!”

“您好!竹夏夫人。”

“哦!是小风啊,你也和你母亲一起来拉,真是欢迎啊!”

“谢谢您,夫人。”

“去把凝翼叫来,就说是季步风少爷来了。”百代子对身后的女佣吩咐道。

“啊,不用了,凝翼少爷应该很忙的。就不必去打扰他了,”

“这怎么行,在说他能忙什么啊!“

“夫人,少爷刚刚被老爷派来的车接去公司了。”

“呀!怎么这么不巧啊,风少爷,真是对不起啊!”

“那里,是我冒失的错。请您原谅!”

“风少爷,真是他客气了。这样吧,我让管事领着你去花园里走走吧!竹夏夫人转过头对管事说:“你带风少爷去花园了走走吧!

“是的夫人,风少爷。请!”管事恭敬的说。

“那怎么好意思呢,真是太麻烦了。要不是这孩子非要今天来,向凝翼少爷请教有关我们两家共同合作的那个项目的事。也不会给您添这么多不便。”

“怎么会呢!您多虑了,季步夫人。风已经接手公司的事拉!”

“只是和父亲刚刚开始学习,那能和凝翼少爷比呢!听说凝翼少爷从十岁起就开始学习经营管理公司了。我很佩服他呢!”

“他有什么好佩服的,你也会做的很好的。”

“谢谢,那我就先去花园了,母亲!”

“去吧!”季步夫人给儿子递了个眼色,季步风了然的离开了。

“竹夏夫人啊,你知道吗?我也很想加入你创办的那个……”

竹夏家的“樱花苑”果然是名不虚传啊!果然是全国少有的顶级私人花园,这儿的花鸟鱼虫样样是名品精品。花园的布置格局大方得体韵律深厚,堪称一绝!走着走着忽然一段优美的大提琴声打破了季步风欣赏花园美景的兴致。这是谁在拉琴啊,好奇心使他踏步走上台阶,走进了琴房……

在他的面前是一位白净的女孩正在轻盈的拉着手中“硕大“的琴,神情是那么的专著。

“真好听啊!原来,你会拉琴啊!”听着洋子拉着一首练习曲,季步风情不自禁的声音已经从喉腔发了出去。

风的声音惊动了洋子,琴声戛然而止。动作停止在了最后的音符上。洋子错愕的看着站在门口的少年。

“怎么?是不是我吓着你了,真是对不起,因为你拉的琴声很好听。所以……”

“你……你是?你是上次的那个人!”

“哈!你还记得我啊,还真是我的荣幸啊。我叫季步风,你好洋子小姐!很高兴能再次见到你。”

“啊!恩。哦……你好”洋子还没从错愕中醒来。

“……哦,谢谢你的夸奖。”明白了是怎么会事,洋子放下手中的琴走到少年面前。

“你,怎么在这儿!”

“我是在欣赏你家花园的时候,听见了这儿传出的美妙琴声就不自觉的进来了。看来我是打搅你了,对不起。”

“没事,反正我也不想拉了。”

“哦?是吗,那你可以陪我参观你家的花园吗?”

“好啊!”洋子脸上洋溢着喜悦的笑容。

“洋子,你家的花园真的很漂亮啊!你喜欢这花园吧!”

“当然,我最喜欢这里了,在过不久就是我的生日了。我还要在这儿举办派队呢!”

“是吗?你的生日快到了,那我可要提前祝贺你生日快乐啊。对了,你的生日是哪天啊?”

“你不知道?你没受到邀请吗?”

“是,我还没受到邀请呢!你愿意请我来参加你的生日宴吗?”

“当然,你会来吗?”

“会啊,我受到了小主人的邀请嘛。不过我还不知道你的生日是?”

“我的生日是下周末。”

“好的,我知道了,到时候我一定来!我觉得你和你哥哥Xing格完全不同。你哥哥崇尚个人主义,做事总是我行我素的。应该是和你父亲很相象吧,而你则给我清新温柔的感觉就和竹夏夫人给我的感觉是一样的。我猜你们两个一定是分别和父母同血型吧?”

“个人主义?是什么!血型?又是什么啊!”洋子完全听不懂他的话。

“我是说……你哥哥的血型是B型吧!”季步风试探的问。

“我哥哥……”洋子不解的喃喃低语。

“想不到,季步少爷对我的私事这么感兴趣啊!”竹夏凝翼那冰冷的声音带有威胁Xing的在季步风的身后响起。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