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一品妙探,翩翩书生入瓮来

更新时间:2021-09-19 04:18:54

一品妙探,翩翩书生入瓮来 已完结

一品妙探,翩翩书生入瓮来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舞慕执樱 分类:言情 主角:阮筠琦沈 人气:

火爆新书《一品妙探,翩翩书生入瓮来》是舞慕执樱所创作的一本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阮筠琦沈,书中主要讲述了:世有妙探阮筠琦,在一场命案中,她竟牵出数十年前的阴谋。入密室、战群儒、断奇案、破诡计。每一步险象环生,从千丝万缕中理出幕后主谋,从此名声大噪,坐实准君齐书生之位。但她真正想做的,是反客为主,让她那腹黑的师傅轩辕陆笙成为自己裙下之臣!他要查案……她忙前忙后,屁颠屁颠。他要捉凶……她以身犯险,扮猪吃虎。他要娶妻……她仰着小脸凑过去,“师傅,你看……我行吗?”本以为这是场呕心沥血的追师戏码,没想到最后却演变成郎情妾意的甜蜜追逐。只因,他早就看上她了,大概早到……上辈子。...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寂静的夜,过了宵禁,街上却还是出现了一行人。

“公子,这我们深夜带着猎犬,是要找什么呢?”一行有九个捕快和一个沈捕头,以及走在中间的阮筠琦。

夜里比白天冷了些许,月光不似平时的皎洁,还不时因为云朵而暗淡。静悄悄的一条街上,十一个人带着六条黑色大猎犬,若是不注意看,这背影就足够吓住别人。

“杀手能够轻易到李家等杀人,必然是因为很了解。但如果我们的假设,主谋凶手和杀手只是萍水相逢达成的协议成立,那么真正了解相原的就一定是主谋。”筠琦走在中间,也是为了安全。

可猛地低头一看,月光映照下,那一条条猎犬,凶面獠牙的,不时耷拉在外面的舌头,好似对什么垂涎欲滴一般。这总会让她不经意联想到,那些死者死前都被狼群撕咬过。

陡然间,身子一颤,连连后退之际,撞上了身后的许温。

也是这么一走神,忘记了适才所言讲到了哪里。

沈捕头见她好像有些害怕这猎犬,不禁掩住了笑意,接着她的话往下说:“公子的意思是,从第一个案子后,全城戒严,他未必逃的出去。

那么就很有可能,还会出现。”

话虽如此,筠琦却担心,如果存在那样的地下密室暗道,这个人足够聪明的话,肯定就已经逃走了。

“那我们需要从哪里开始调查?”一时间,狂风一阵,更加显得这里阴森森的。猎犬那闪烁着渴望的目光,更加耐人寻味。

“你们九个分三组,再带他们其中五个,留一个给我和沈捕头。第一组绕着衙门走一圈,第二组和第三组绕杨家,反向,一圈后在距离衙门较近的地方汇合。”

众人也只是听着,仔细研究了一番,并未觉得有什么疑惑要问,得令均很快离去。

唯有留下来的沈捕头,紧紧的牵着绳子,看着猎犬,仿佛感知了筠琦此前的预示。

“若说相原还有地下军事暗道,这个人会这么愚蠢的等我们来抓么?”溜着猎犬的两人,开始按着大致方位,从衙门出发。

“这我不能肯定,主要还是找到这个地下有无暗道更为重要。

我承认我现在的调查方向很乱,一会是什么平启的男子,一会是这边的暗道,一会还要了解死因,一会又……”

筠琦一面和沈捕头交流,一边也很认真的勘察地面、墙壁,甚至是木桩。

然而这一番过于诚恳的话,对于沈捕头而言,这也是他很想提醒的事情。

“那,既然公子了解自己的思路很乱,为何不先想清楚再行动?虽然我们并不介意被差去调查,可如果浪费太多时间,是不利于你断案的。”沈捕头这一番话已经是很温柔了,如果真是一个男的站在他面前大言不惭,他定是不会饶过。

筠琦想了一二,又敲了敲面前的地,脸上除了聚精会神,却是没有抱歉的意思:“我呢,有我的习惯。

我明白,如果发生案件,一旦排除自杀和意外,就要确定死因和嫌疑人,顺着和死者周围发生的事情列出嫌疑人后,再去确定谁最有动机和时间杀人,再然后就是找到证据定罪。

但,我也想举个例子给你听听。不知沈捕头可还记得之前奉仙发生的一系列杀人案?”

筠琦不必提及详细的内容,光是奉仙二字就足够听见的人心有余悸而惶恐不已。

她停下来,看了看沈捕头那微微发白的脸,便晓得,即便没有亲身经历人都尚且如此,她居然可以挺过那段日子,不容易。彼时还不忘在心里默默的,夸赞了自己一把。

“墨国嘉禹十五年,那桩惨无人寰的案子,历时三年之久,前后涉及二十余人。最后,虽然案子破了,凶手也被抓捕,可奉仙从此便在地域图上消失了。

当我和师兄初到那里,毫无头绪,所有死者资料不全,尚有大半的人迁离奉仙,还因一个下令封城的狗官,甚至还毁了大半有用的线索。

沈捕头以为,这样的案子,我们是如何侦破的?”

早有坊间传闻,这案子历时三年未解,主要是因为昏官封城,不许透露消息外出。可当轩辕陆笙抵达的那日,便抓获了凶手入网。

但还有一种说法,这案子是君齐书生的两个徒弟解决的。

可唯独没有流传任何关于凶手如何犯案、他们又是如何推断的过程。

“恕我无知,这件事虽然传的是人心惶惶,却连史官都追问不到过程如何。”沈捕头扯住绳子,险些因为失神将猎犬放开。

筠琦清楚,对于这些人而言,这案子他们很感兴趣,即便畏惧。

“那,作为交换,你能给我什么?”曾有人这么问她,如今她也这么问人了。

沈捕头着实一惊,交换这事他还未曾想过,不过也是应当的。奉仙的案子出奇还很有学习的必要,但等价值的东西,这怎么可能会有?

“这,我……好像给不了。”沈捕头的眼里都是痴痴的,仿佛是渴望却又觉得无望。彼时竟也垂下了头,大失所望的可怜。

筠琦“噗嗤”一声,笑的很欢心,险些没有扶住墙面,而又立马站正:“沈捕头,你这装可怜可真不像。”

“哎呀……”一手按住的,是一个墙角边的一块砖。她倒不是因为这个吓了一跳,而是她按住的时候,沈捕头居然掉了下去。连着绳子,把猎犬一并拽了下去。

她手一松,不想那机关竟又关上。

触发机关的那块砖,没有什么特殊的花纹或是刻字,唯一就是按照身长来看,是她正常伸臂的高度。

一晃神,又想起掉下去的沈捕头,连忙走了过去:“沈捕头?你还好么?”

唤了两声,并没有人回应,或者是底下很深。想到这个,她忽然惊慌失措起来。常年地下,如果曾经的入口因为战火而堵死,那里面的空气等于是毒气啊!不怕万一,只怕一万!

可他掉下去的地方,如同周围的土地无二,敲打和站立都没有任何反应。

无奈,连忙去按下适才那砖块,又极快的跑过去站着仍然没有反应。心中暗叫不好,这是一个需要连续触动的机关,难怪这么有恃无恐的建在了街上而无人发觉。

事不宜迟,她拔下发钗轻轻丢在沈捕头掉下去的地方,连忙跑开,去找其他人前来。

一炷香后,她带着几个衙门值班的人回来了。

“快,浸着药的布一定好好掩住口鼻,看好身上的绳子也千万不能断了。

火折子备着,拿着火把站在我发钗那个地方!”刻不容缓,她连丝毫犹豫的时机都没有。

而那些人也都是同样的担心着掉下去的沈捕头,一心看着发钗的地方,眉头紧锁。

只待她按下机关,站在上面的一个便径直掉落下去。然而很快,和沈捕头之前的情形一样,另一个机关启动,却在人入内后,迅速合上。

甚至没有一点反应的时间,就关上了。

然而也许是速度快,又或者是材质的问题,绳子居然在入口处关闭的时候直接断了。

“喂!你怎么样?”筠琦再一次跑了过去,和众人一起呼喊。

“王洋,怎么样啊!”

“洋子,应一声啊!”

筠琦不禁疑惑,这是什么机关?一次两个人合作只能一个人通过,这算什么军事暗道?“刚才有没有人注意到底下的情况?”彼时再喊也是无济于事,只好另想办法。

几个人是你看看我,我看看地,都摇了头:“刚才是始料未及,我等什么都没有看见。”

这确实不能怪人家啊,可她刚才又不在旁边,一点判断都没有。

焦急之间,筠琦忽然想起适才派出去的那些捕快:“快,我之前派了三组人带着五只猎犬出去了,就在衙门和杨家周围。

赶紧去和他们碰头,找找有没有其他好入的入口或者是出口。绝不会只存在这一个入口的。”

听闻后,几个人连忙撒腿就跑,生怕错过了把人救上来的时机。只留了一个刚进衙门的,保护筠琦。

第一次的时候,她很快就松开了,她以为是她松开太快导致机关合上。但第二次,她一直按着,可那个人还是立马掉下去后机关也立马合上。

所以这机关就两步,第一步触发第二步,第二步一旦触发,就和第一步无关,触发结束立即关闭。

周围还不算是闹市地段,而按照地域图上标注,附近的住户人家,也绝不是什么有钱人家。所以这确实不会是私人私造,很可能就是以前留下来的暗道。

如果这种机关设计只是这一个,也就罢了。如果都是这种,也就是其中未必不会存在陷阱。那么,沈捕头他们掉进去的究竟是暗道,还是陷阱呢?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