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凰权天下

更新时间:2021-09-15 03:35:32

凰权天下 连载中

凰权天下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汤川 分类:言情 主角:洛长歌师姐 人气:

汤川新书《凰权天下》由汤川所编写的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洛长歌师姐,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洛长歌是含着明珠出生的一国公主,五岁被弃,十五岁被父绑回,无端被扔了个储君之位。皇帝驾崩,储君继位,无上权力面前她的选择竟是一个字,逃! 红衣如血,如妖魅惑人心,她失忆错认,交出了真情,他拒她千里,留一纸书信:“我万万不能辜负她。” 他是邪教头子,专干杀人放火、烧杀抢掠的勾当,人人得而诛之。他亦是她幼时玩伴,他如今一切,皆是拜她所赐。临死前,他留下八字:“爱也长歌,恨也长歌。”...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南宫彻的尸体已在三日前运入皇陵,与先后合葬。后事一切从简,迎合着他生前不喜奢侈浪费的作风。

这期间发生了一个小插曲——兰妃抱着南宫彻的棺木死活不放,险些误了时辰,直至哭晕了过去。至于是虚情,是假意,也只有当事人自己清楚。

这几日宫里所有人都忙里忙外,为洛长歌这西凉首位女皇准备登基大典,以至身为主角的她被看得紧紧的,拴得闹闹的,寸步难行。她也深切的体会到了什么叫“起得比鸡早,睡得比狗晚”。

登基之时,天还未明,洛长歌便已安坐在梳妆台前任阿枫为她描眉绾发。见她两眼下方的乌青便知她没有睡好,阿枫有些心疼:“殿下,时辰还早,倚在奴婢的身上小憩会儿吧,奴婢定把妆容给你画得美美的。”

洛长歌双眼仍旧定定的瞧着前方,没有应她。

“哎。”阿枫轻叹了口气,扶着洛长歌的头轻轻靠在她的小腹上。

洛长歌此刻正全心全意的想着逃宫之事,阿枫的话根本未听进耳里。

这深宫大院处处布有暗哨,敌在暗我在明,这局势对我百害而无一利,说不定还未等我潜出皇宫,便已被当做刺客杀死。我武艺虽有小成,但毕竟不精,皇宫高手如云,若是硬碰硬那无疑是自寻死路。宫中又无能助我一臂之力之人,况且即便是有,我也未必敢用。

如此看来,出宫无望。

“吱呀”一声房门开启,宫女们恭敬的朝来人行礼,那人一摆手,她们都会意的退到门外甚至贴心的带好房门。

“想什么想得这么入神?”

干净的男声从耳际传来,洛长歌回过神来,扭头对上了商汤幽深似海的眸子。男子微微勾起唇角,如同久寒冬日里的阳光,虽暖虽亮,暖意却未达心底。

淡漠的语气中听不出丝毫情绪:“原来是你。”

“除了我还能有谁?”

商汤说得理所当然,洛长歌无言以对。也是,宫中男女老少千千万,她认识的却只有阿枫与商汤二人。

“脚好些了么?”

他也知道!

洛长歌掩饰着眼里的吃惊:“好全了,不劳挂心。”

两人陷入了沉默,半晌,商汤开口:“在想着如何逃跑么?”语气平淡,倒像是在说一件无关紧要的事。

洛长歌没有正面回答:“商公子,不知有没有人告诉你,胡乱猜想可不是个好习惯。”

“我本以为你无心江山社稷之事。如今看来,似是猜错了。”

“你这是何意?”洛长歌修眉一挑,“想要帮我?”

商汤没有半点犹豫:“自然。”

能坐在南宫彻身边,想来此人不简单,如有他相助,别说离宫,怕是卖国都不是什么难事。

如是想着,洛长歌眼中闪过一抹亮光,但很快便又黯淡下来。她细细打量商汤,似是想要瞧出什么端倪,脸上尽是戒备的表情:“这么做,你有什么好处?”

“好处自多了去了,要我一一说与你听么?”虽被怀疑,商汤却并无怒气,笑容温和如初,“只是等我说完的时候,怕是龙椅已经坐热乎了。若我什么都不说,那你是否愿意信我?”

“自然。”声音软软糯糯,十分入耳,“大表哥又怎会害我?”

商汤眸色一滞,但很快便恢复如常。

来到乐央宫大殿时,阿枫正指挥着太监宫女将东西搬到商洁宫去:“都给我小心谨慎些,这都是些价值连城的物件,若是磕坏了磨花了可是会丢了小命的。”

洛长歌轻声唤了句:“阿枫。”

“殿下有什么事么?”

洛长歌用目光扫了扫碍眼的太监宫女,沉声命令到:“你们都下去。”

“是。”

脚步声渐行渐远,偌大的宫殿只剩下洛长歌与阿枫二人。阿枫只觉气氛有些诡异,却又不敢贸然开口,半晌后,洛长歌出声打破了这死一般的沉寂。

“阿枫,你可愿意同我走?”

“走?”阿枫眯起了眼,脸上写满了迷惑,“殿下要去哪里?”

“去到不被束缚自由之处。”

“那西凉百姓怎么办?”

“与我何干?”

“那……殿下为什么会想要带上阿枫?”

“我只是觉得,在这深宫,会活得很累。”

阿枫沉默着久久没有再开口,洛长歌眼里的期待尽数转化成了失望。就在她决定放弃的那一刻,耳畔传来一声坚定的“好……”

阿枫明亮的眼里闪烁着泪花,不知是感动亦或是别的什么,一时间晃了洛长歌的眼。

若单单是洛长歌与商汤,半天就能到青鸾,无奈带了个不会武功的阿枫,脚程自然慢些,三人全速前行一天一夜才到。说来也真巧,恰好在山脚碰上了下山历练的洛离、洛云裳和暮兰城三人。

洛离与暮兰城老远便瞧见了她,因担忧悬着的心总算落了回去。洛云裳走在二人前面,也不知有什么烦心事,两步一瘪嘴三步一叹气。

洛长歌勾起唇角,伸手正欲与她打声招呼,谁知她却是与她擦肩而过,笑容顿时僵在了脸上:“洛云裳,这才几日未见你怎的就失了明?我这么大个活人都看不到?”

洛长歌失踪了几日,洛云裳就差把青鸾给翻过来找了,可终究是一无所获。烦闷全数积压心头,如今有人自己往枪口上撞她自是不会放过,毫无顾虑的发泄怒气:“你以为你是谁,姑奶奶凭什么将你放在眼里?”

话音刚落,洛云裳便意识到了不对,不由的脚步一顿。这声音,好像是长歌。

希望之火于洛云裳眼中熊熊燃烧着,使得她的双眸瞧上去格外明亮。她一扭头就见洛长歌将手搭在胸口处,作出一脸受伤的表情望着她:“姑奶奶,又是谁招惹你了,居然说出这么让人心寒的话?”

话音刚落,洛长歌只觉眼前一花,还没来得及看清发生了什么,两只手臂就如藤蔓一般紧紧的缠绕在她身上,那力道勒得她几乎喘不过气来。

洛长歌嫌弃的推着狗皮膏药般黏在她身上的洛云裳:“姑奶奶,如此热情确是不适合你,快松松手,让我缓缓。”

洛云裳根本未搭理她,手臂不停收紧,似是想要将她勒进身体里。她比洛长歌矮上些许,便将头放在她的锁骨位置,豆大的泪珠子掉得欢快,她索性将眼泪鼻涕全都蹭在了洛长歌的衣服上。

“洛长歌你这没良心的,怎么说没就没了,我知不知道我都快急疯了?”

说没就没了?

洛长歌身子一颤:“我这不活得好好的么。”

“你知不知道我找了多久?知不知道我找了多少地方?可是不论我怎么找都找不到你,我好怕,我好怕你回西凉做你的西凉公主,我好怕你再也不回来了。我不敢睡觉,不敢离开青鸾半步,我怕不能在第一时间得知你的安危。我爹根本就不明白我的心情,他逼着我下山历练……”说到这里,洛云裳咧嘴笑了,笑得很美,却令人心碎,“我爹说……他说……你不会再回来了。”

洛长歌心头一阵酸楚,想来我失踪的这些时日,把这丫头吓坏了。

洛长歌占便宜的摸了摸洛云裳的头,哄小孩子一般安慰着:“云裳乖,不哭了,你即便是拿扫帚赶我,我也不会走了。”

话音落下,洛云裳却是松开了她。洛长歌抬手欲为她拂掉挂在脸颊上的泪珠,却被洛云裳一拳打在了肩头,那力道委实不小,直痛得她呲牙咧嘴。

洛云裳豪迈的一把抹掉眼泪和鼻涕,一脸严肃:“没大没小,叫姑奶奶。”

洛长歌揉了揉肩,没骨气的应着:“是,姑奶奶。”

洛云裳双眼红肿,活像只兔子:“这还差不多。”

“那请问姑奶奶,你们为什么突然要下山历练啊?”

“我爹好像是说了要做什么……”洛云裳挠了挠脑袋,半天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对着洛长歌的肩膀又招呼了一拳,“姑奶奶的心思都跟着你这没良心的飘走了,哪里能听得进去他说了什么?都怪你!”

洛长歌立马离她远远的,偏头看向暮兰城:“大师兄你总该知道吧?”

“我还以为我和小师弟得一直做透明人呢。”男子两眼一弯,笑得极其温暖,丝毫没有责怪的意味,“约莫一年,武林大会在西凉召开,师傅让我们几人成队游历四国积累经验,似是想让我们也去试试。其他师兄弟已行了几日,你师姐心情不佳,所以我们三人才留待今日。”

“武林大会?”洛长歌起了兴致,“师傅不是向来不在意这些虚名的么?”

洛凌天的清心寡欲是整个武林中出了名的,江湖中的事儿他向来不大上心,如今却又是为了什么?还恰好是她失踪之后,这两件事间莫不是有什么联系?

“眼见不一定为实。”洛云裳将脸皱成了包子,“指不定他骨子里比谁都贪!”

这白眼狼!

“谁把你拉扯到这么大的?”洛长歌忍不住为师傅打抱不平,“有你这么说自个儿爹的么?”

洛云裳别扭的哼一声:“我这是就事论事,大义灭亲!”

洛长歌忍不住翻一个白眼,这丫头又乱用成语!

洛云裳是什么人?青鸾山的小霸王是也!

跟她扯那些有的没的,就是活该找罪受,就算有理最后也会变成没理。吃了十年的亏,洛长歌也学乖了,坚决不与她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下去。

洛长歌拍了拍洛云裳的肩膀,打算迎合她来句:“其实我也早觉得令尊是这样的人,洛大小姐看人的眼光果然犀利!”

却觉后背热热的,下意识回头望去,恰好撞上了洛离的灼灼视线。这小子也不知闪躲,定定的看着她,直瞧得洛长歌老脸通红。

空气似乎都冒着热气,这暧昧的气氛着实恼人,洛长歌出声打破这沉默:“小师弟,你莫不是也想去混一个天下第一当当?”

“我是去找你。”

洛长歌嫣然一笑:“好师弟,师姐没白疼你。”

暮兰城笑容温和,友好的看向商汤与阿枫二人:“小师妹,不介绍介绍么?”

“这我倒是忘了。”洛长歌一拍脑袋,分别指向商汤和阿枫,“这是我大表哥,姓商名汤。这是……”

该怎么介绍阿枫呢?

朋友?还不算……

丫鬟?不行不行!

洛长歌脑袋飞速运转,却终究没有得出个所以然来,情不自禁露出了一脸苦恼的表情。

“奴婢名唤阿枫,是殿下的丫鬟。”

暮兰城朝二人点头以示问候,这阿枫虽说是奴婢,却是大方得体,她称小师妹做“殿下”,想来是宫女,且位份不低。

只是不明白,小师妹的脸为何猛然冷了下来?

“好漂亮!”

闻声,众人偏头望去,只见洛云裳用亮晶晶的眼睛巴巴的瞧着商汤,将“惊艳”二字都写在了脸上:“大表哥,我叫洛云裳,是长歌的师姐。”

商汤笑容得体:“洛小姐好。”

洛云裳嘿嘿笑了几声,傻乎乎的模样惹得洛长歌不由得笑出声来:“瞧你那经不住美色诱惑的样子,口水都快滴到地上了。记住了,那可是我大表哥!”

这话听上去倒像是正妻在向小妾宣誓自己的主权。

商汤无奈的笑笑,不语。

这画面洛离瞧上去却是莫名的刺眼,他眸色沉了沉,语气似有不悦:“这山顶的冷风吹着这么舒服么?有话回去再说。”

洛长歌有点儿懵:“回哪里去?”

“当然是回青鸾。”洛离的话中带着莫名的怒气,“不然你想回哪儿去?回你的西凉皇宫?”

“为什么要回去?”

“我下山是为了找你,既然你已经回来了,我还游历四国做什么?”

“这样啊……”

“不然你以为?”

“你吃炸药了?”洛长歌心上不爽,小师弟今日怎么怪怪的,“别上山了,你们带着我一同去历练不就行了?”

师傅是什么人?若是没有他的默许,御林军别说将我带走了,就是出现在青鸾都要颇费一些周折。

我如今,真的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表情来面对他。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