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域乱情迷:超时空恋爱

更新时间:2021-08-04 03:32:02

域乱情迷:超时空恋爱 已完结

域乱情迷:超时空恋爱

来源:落初 作者:烟雨崆峒 分类:言情 主角:唐辕王 人气:

《域乱情迷:超时空恋爱》是烟雨崆峒写的一本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域乱情迷:超时空恋爱》精彩章节节选:异域帝国曾经有个传说,当天极星日现时,国王的使者会打开魔域之门,拥有魔域的人会拥有一切。帝国破裂,狼烟四起,群雄逐鹿,江湖儿女卷入国恨家仇。一个为传说而生的懵懂少女,足及异域,赴一场腥风血雨宴,恰逢异域的王子,生命的轨迹从此改变。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摔开她的手,戎稚转身逃跑

“别跑,别跑,那边……”

她越喊,戎稚逃得越快,嗖嗖几下,窜出了密林,心里还不停在念叨:叫我跟你做朋友,人家阎王爷能同意吗?严重越权!再者本姑娘还没活够呢,怎好去陪你!你也别怪我惊了你,改日我多烧点纸钱,算是陪礼了!千万可不要缠我了!

边逃边安慰自己,丝毫没注意脚下的路有不对的地方。也不能怪她大意,只是后面追来的白影越来越近,她也是慌不择路,才冲进了禁地,双雁山的禁地!一个无人晓得的禁地。

脚下面坚实的土地突然间塌陷,翻起的泥浆和尘土,犹如恶魔的手一样,遮住了她的视线,拖着她进了地狱。在失去意识的刹那间,她好像看见半空中悬立着一位白衣仙子,她真美,美得让人窒息,可惜了。

湿热,黏乎乎的,还有点猩,谁在碰触她有脸!

太疼,骨头全散架了!丁点的力气都没有,半撑着身子起来,努力迫使自己睁开了眼睛,映入视线的是一双琥珀色闪着幽光的眸子,眼睛有些模糊,那种透着幽光的眸子,不是老婆婆口中地府才有么,自己已经死了么?到地府了?

她用力摇摇头,这才看清,眼前是一头浑身雪白的狼!一个激灵,清醒了不少,左右视之,天呀,不,不是一头,是一群!周身围着一群雪狼。

刚才是狼在舔她的脸?难道嫌她脸脏?舔干净了再动口?意识到自己马上要变Cheng人家的香艳茶点了,心头涌上些许酸涩,还不如跟鬼做朋友呢,好歹也是囫囵的。

不过等死可不是她的Xing格,暗自提气运功,调整出最佳防御状态,稍挪动一下麻木的腿脚,不成想狼群立刻有了反应,距离她最近的两头狼耳朵立起,背上的白毛也如银针般倒竖,凶光毕露,弓着背咆哮,一声比一声狂燥,她不动,它们则安静下来……

相持许久,戎稚手撑的发酸,目测了一下陷坑的高度,顺而斜睨到自己脚脖子处的弯刀尚在,心稍稍安定了,力气恢复后,逃出去是完全有可能的。

这时,群狼向两边分开,敛起刚才的凶恶,个个低眉顺目,夹起尾巴,一头身形高大的雪狼从后面山洞处缓步踱来,高昂着头,神态坚定,耳朵直立向前,王者一样。那种与生俱来的血Xing和傲气,让她高度紧张,她凝神盯着它的举动,不敢懈怠。

距离她有几步时,它腾空跃起,重重落在腹间,突如其来的重量压得她张大嘴巴,从狼嘴里喷出一股鲜血,窜进了她的喉头,双方停止了动作。滚热的鲜血顺着弯刀流到她手上,握刀的手更是抖个不停,腹中如江水怒腾,浓郁的血猩令她一阵阵干呕。

狼群个个昂首,朝着天空哀吼,传入她耳中如天魔琴音一般,脑子一阵阵抽痛,她用力敲打着自己头,却无济于事,渐渐,她听不到任何声音,也许,真的要死了!

秋雨绵绵几时休?

戎稚裹着被子静静地歪在窗前的软榻上,看着外面的萧条,这些天睡的有点分清时辰,而且会梦到些稀奇古怪的事情,有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伯伯总在她梦里伤心哭泣。

她同师父讲过好几次,可每次师父只是说她生病了,身体虚了就容易做梦。师叔说她病的很重,至于她如何得的病,如何治的,都闭口不谈,不说就算了,反正,也没缺了件数,病就病了吧,不用早起练功,睡到自已醒,也还不错。

唉,大概是病了很久,心里都长草了。

不知石遥师哥今冬是否还会回来!

正在思虑,一只白鸽在窗前扑愣,王府的鸽子!王府的鸽子是用来传递边防事务的,怎地会飞到双雁山?

心头一紧,扔掉被子,慌忙推开窗,鸽子飞了进来,解开系于鸽身上的竹筒,倒出一个纸卷,拆开来看,

“速至王府路上小心”

大师兄的笔迹。隐隐觉着可能是出事了,未敢担搁,即刻下山。

到王府时,天色已暗,早有侍卫在候,见她到,立刻带至北安王书房。

大师哥并未在书房,她坐立不安,不停在的书房徘徊,大约一盏茶的功夫,北安王从外面赶来,戎稚正欲行礼,却他伸手被拦下。屏退下人后,带她转入书房的屏峰后,轻轻转动搁在书架上的玉麒麟,一道石墙向两边退开,显出一条暗道,戎稚紧随其后,走入暗道。

暗室布置仿效奇门八卦,处处透着凌厉杀气,刚劲之中似乎带着些许阴柔。暗道九转回还,阵法应声而变,个中妙用,也只能说是布阵之人才能知晓,若不是大师哥在头前带路,想要安全进去,恐非易事。

奇门八卦之术,也就二师姐冷悦这般心细如发的女子才有心学习,那无处不在的刚劲杀气,应是出自大师兄之手,戎稚暗叹,他二人还真是天生夫妻。

走至尽头一面石墙处,戎稚怔怔站住脚,已是山穷水尽。唐辕习惯Xing的皱起眉头,轻轻拍手,三长两短,整个石墙随之上移,发出沉重的响声,进去之后,才发现石室内明如白昼,四角布有如婴孩拳头大的夜明珠,王府果然就是不同,暗室都布置的如此毫华。

“是师兄?”石室的珠帘内传来的声音,沙哑,无力。

戎稚似是被人点中Xue道,这苍白无力的声音,不正是石遥哥么?三年都未有消息,如今却在王府的暗室中。按捺不住那颗驿动的心,那种紧张真是无法言语。

见她止步,唐辕回过头,拉着她一起掀开珠帘。

室内的人面色惨白,骨瘦如柴,印堂发青,唇色却红的异常妖冶。戎稚怔怔地望着,心下早已翻江倒海,不知何味,眼眸里布满水雾,无数次的想过三师哥意气昂然地出现在她面前,可万没想到会是今日如此重逢。

“小师妹,相比那鱼干,师兄我是否有过之?”石遥清瘦苍白的上泛起一丝笑意,打趣道。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