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花王令

更新时间:2022-06-30 07:47:10

花王令 已完结

花王令

来源:落初 作者:紫色韶华 分类:言情 主角:云倾雪楚楚 人气:

完结小说《花王令》是紫色韶华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云倾雪楚楚,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一场刻骨背叛,她穿越时间空间到达一个神奇的大陆。两世为人,她求的不过只是一份岁月静好,现实安稳。各种明争暗斗,心机算计却将她推向了风口浪尖……罢!罢!罢!若这世间注定弱肉强食,那么,她绝不要再做那砧板上的鱼肉!魂兮归来,艳惊四座。牡丹盛放,绝代无双!  欢迎加入花王令,群号码:519727027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彤云又倨傲的看向浅黛。

“你还有什么要说的?”

浅黛垂首“奴婢没有什么要说的,只希望大长老为花王陛下做主!”

“哼!”彤云冷哼一声,道“浅黛!你是花王陛下的近侍,陛下无论是因何而伤,你都有失责之罪,你可认罚?”

“回大长老,未找到伤害花王陛下之人,奴婢心有不甘!”

浅黛抬头,毫无畏惧的直视彤云美貌的容颜。

“不服?”彤云弯腰,白皙纤细,涂着大红丹蔻的手捏住浅黛的下巴“你有不服气的资格吗?”

话落,彤云手微微用力,一道红光跟着从她的指尖飞出,浅黛被彤云射出的红光击中,整个人如麻袋一般向后飞跌,重重的撞在了大殿的墙壁之上,张嘴,一口鲜血吐了出来,可见彤云下手之重。

“坏人!”云倾雪突然瓮声瓮气的尖叫一声,疯了一般的冲过去将彤云推倒在地,伸手便如泼妇一般抓住了她的头发。

许是云倾雪的攻击太过忽然,亦或是跟着彤云来的,包括彤云本人都没有想到傻傻的花王陛下竟会忽然袭击人,所以,纵使有法术,惊愕之下众人也没想到要施展,彤云大长老仙气十足的发型顿时被云倾雪抓成了疯婆子,气质全无。

“臭傻子!你快放开大长老!”粉瑶反应过来,赶紧冲过来拽云倾雪,云倾雪就是抓着彤云的头发胡乱的揪着不肯放开。

“臭傻子!你赶紧给我松手!”粉瑶见无法拉开云倾雪,就开始用手掐她。

云倾雪吃痛松开了彤云,跟着彤云过来的婢女赶紧上前扶她。

而云倾雪松开彤云转而就面向粉瑶,在其他人七手八脚的扶起彤云之际,她抬手就快准狠的抽了粉瑶一个耳光。

“啪!”

声音干脆响亮。

粉瑶白皙的脸颊立马出现一片红痕,被云倾雪忽然推倒抓乱头发的彤云此时也在一众婢女的搀扶之下站了起来,只是那一脑袋被云倾雪抓的犹如鸡窝的发型实在是让她与刚刚那个清高孤傲的彤云长老判若两人。

“臭傻子你敢打我?!”粉瑶一双眼睛像是要吃人一般瞪着云倾雪,话音刚落,脸颊就又挨了一巴掌。

这次动手的不是云倾雪,而是被彤云打伤的浅黛。

“你是什么东西?居然敢无视花王陛下!”虽然受伤,但浅黛这话质问的底气十足。

被众人搀扶的彤云,垂在身侧的手,指尖有红光萦绕。

浅黛将云倾雪护在身后,无畏的直视被云倾雪突袭弄得狼狈不堪的彤云大长老,眉间英气不让须眉。

“大长老!花木一族从古至今都是尊卑有别,就算小主孩子心Xing,但她身体里流着的是高贵的星蓝牡丹一族的血脉,是花木族天生的王者,即使没有法力,也不是他人可以随意轻贱去的!”

彤云指尖萦绕的红光散去,眼神凌厉的看向粉瑶,这个蠢货白白的送了把柄到浅黛那个贱婢的手上,她可以在浅黛告状的时候明目张胆的偏袒粉瑶。

但是,刚刚这蠢货骂云倾雪的话可是所有人都听到的,即使她彤云现在暂代花王管理花木一族,但毕竟不是真正的花王,浅黛一句尊卑有别就立刻压制住了她,甚至细想,就连她刚刚对浅黛出手都是在以下犯上,因为无论云倾雪有无实权都是花王,而浅黛是花王近侍,常言道打狗也要看主人,而掌握花木一族大权已久的她刚刚显然是得意忘形了!

被一个自己眼中的傻子整得一身狼狈却又无可奈何,这让骄傲的彤云心头火光大盛,却偏偏碍着云倾雪花王的身份不能发作,因此看着粉瑶的眼神凌厉中又多了几分阴郁

粉瑶被彤云看的心尖一颤就跪了下去“大长老,奴婢是无心的!”

“哼!藐视花王陛下岂是你一句无心就可以唬弄过去的!”彤云冷喝,指尖再次红光萦绕,那些红光就如同有生命一般眨眼间就附上了粉瑶的身体。

粉瑶害怕的哭起来“大长老,奴婢对您忠心耿耿,求大长老饶了奴婢吧!啊~”

粉瑶痛苦的尖叫声响起。

“粉瑶以下犯上,费去百年修为以示惩戒!”彤云冷冰冰的说出了自己对粉瑶的惩罚,随即又看向云倾雪。

“不知道花王陛下对这样的处罚还满意吗?”

正在扮演傻子的云倾雪自然是不能开口发表意见的,只能装作听不懂彤云的话,伸手弱弱的拉拉还挡在她身前的浅黛的衣袖,委屈又可怜的小声念叨道“饿了,好饿!”

“陛下再忍一下,过会儿奴婢就去给您端些吃食过来。”浅黛软语安抚,就像哄孩子一般。

“既然花王陛下没有异议,那彤云就带人先行告退了!”

出师不利的彤云长老对着无视她的云倾雪敷衍的施了一礼,沉着脸带着一众婢女浩浩荡荡的离开了云倾雪的宫殿。

等到人都走了一会儿,挡在云倾雪身前的浅黛似乎才稍稍的放下一些戒备,张嘴,忍不住又吐出一口血。整个人也似站不稳一般摇晃两下。

云倾雪赶紧眼疾手快的扶住她,关切问道“你怎么样?”

浅黛不甚在意的一笑“奴婢无碍,过会儿用灵力调息一下就好了,陛下不用担心。”

“我扶你去那边。”云倾雪一指殿内的软榻。

“不必,陛下扶奴婢去那边的椅子上坐一会儿就好!”浅黛却是一指大殿边上的太师椅。

“你这状况还是赶紧躺下休息一下比较好。”云倾雪说着就扶浅黛向软榻那边走,浅黛却开始挣扎。

“奴婢不去,奴婢无碍!”

云倾雪停下脚步瞪着浅黛“你看你站都快要站不稳了,还说无碍?!”

“总之,奴婢不去!”浅黛皱眉。

“理由!”云倾雪一指软榻“是那软榻有什么问题吗?”

“不是。”浅黛摇头。

“那是为什么?你若是不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就必须过去躺下歇息!”

面对云倾雪强势的态度,浅黛低头道“因为那是花王陛下您的软榻,奴婢,奴婢没有资格。”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