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绝色嫡妃:不良小妻扑上瘾

更新时间:2021-07-22 03:43:53

绝色嫡妃:不良小妻扑上瘾 已完结

绝色嫡妃:不良小妻扑上瘾

来源:落初 作者:舒陌雪 分类:言情 主角:季舒薇黎千越 人气:

主角是季舒薇黎千越的小说《绝色嫡妃:不良小妻扑上瘾》此文是舒陌雪原创的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初见时,季舒薇是个买卖人。  “季姑娘做何买卖?”他问。  她答:“只要能赚钱的,都做,比如杀人,比如……救人。”  “价码?”  “公子如此绝色,以身相许就好。”  再见时,黎千越成了买卖人。  “玉佩还我。”她伸手要。  他眯眼:“季姑娘是买卖人,赔本的买卖会做?”  “黎千越,老娘救你就是最赔本的买卖。”  “季姑娘如今后悔已然晚了。”  *  明里,她是碧华庄大小姐,素衣清华;暗里,她是随心随性的毒医,身份成迷。  庙堂上,他是安王府世子,尊贵荣华;江湖远,他是神秘幽冥公子,一剑风华。  一笔买卖,他们相识;再遇买卖,于他们而言,是缘,还是劫?  *  季舒薇:老天爷终是厚待我的,为他倾心,此生无悔,得他深情,此生无憾。  黎千越:黎某的心很小,只许一人,只爱一回。  *  【一对一宠文,男女主互宠】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从绸缎庄翻墙离开,季舒薇穿过几条暗巷,翻墙进入一处宅子。这处宅子前面有个卖脂粉的铺面,后院放着制作胭脂水粉的工具,季舒薇进来时,院子里没人。

季舒薇站在院子里看了一会,提步走上台阶,来到门前,这时,屋里突然传出声音。

“姑娘总算来了,奴家还以为姑娘沉醉在越世子编织的温柔乡里不愿醒了呢!”

隔着门,女子柔媚入骨的抱怨声传入季舒薇耳朵,乍然听到这诱人又哀婉的抱怨,季姑娘忍不住怀疑自己是那骗了美人芳心又一走了之的薄幸男人。

季舒薇怔愣间,门开了,门口站着一位美人,举手投足间透着妖娆。

“姑娘这般模样,是不想见到幽若吗?”幽若拿出帕子抹眼泪,好不伤心。

季舒薇扶额,无语道:“以后不能再让你和青青呆一块,瞧这勾人的模样,受不了了。”

“姑娘嫌弃幽若了吗?”幽若眨巴着眼睛可怜兮兮望着季舒薇。

这般模样,若让男人看见了,定然忍不住怜惜安慰。可惜,她面前的是个女人,还是个冷心冷情的女人。

“少作。”季舒薇无视她,走进屋子,“不好好说话,我就让你去醉情阁陪青青。”

醉情阁,笙歌曼舞、红粉香浓之地也。

“姑娘惯会欺负人。”幽若嗔了她一眼,收起故作的柔媚,关上门走到季舒薇面前。去醉情阁陪青青,被某人知道了,她会被欺负死的,姑娘真是可恶,专掐人软肋下手。也不知姑娘何时能有软肋,能让人掐上一掐。

进屋后,季舒薇踢了鞋子爬上床,闭着眼睛嘟囔:“我先睡会,有事等我醒来再说,黎千越那个混蛋,都不让人好好睡觉,迟早有一天我要弄死他……”季舒薇的声音越来越低,呼吸变得轻浅,看样子是睡着了。

幽若弯腰拿过被子给她盖上,又把挂在两侧的帘子放下,这才退到外间守着。

季舒薇一觉睡到日头偏西,醒来时见屋子里有些昏暗才意识到已经不早了。幽若一直在外间守着,听见里面有动静,移步来到床前,一边挂起帘子一边询问:“姑娘可要在这里吃饭?”

季舒薇歪着头想了想,觉得不能便宜黎千越,“不吃了,赶紧说完事情我回安王府蹭黎千越的晚膳去,那人虽有万般不好,吃的东西却是极好,这几天都把我的嘴养刁了,能吃穷他最好不过。”

季舒薇这话带着几分赌气,幽若听的想笑。

“想笑就笑吧,我不罚你。”季舒薇也意识到自己的话有多幼稚,干脆破罐子破摔,不管了。

幽若听罢,忍不住扑在床上大笑,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季舒薇撇撇嘴,往边上挪了挪,顺势靠在床头上,等着幽若笑够。

幽若心知不能把某人惹毛,笑了一会就直起身子,伸手抹去眼角泪水,一本正经道:“如今坊间都在传闻越世子如何宠爱姑娘,按理说,姑娘不该怨念的。”这两天,她在铺子里听了不少流言,若不是了解季舒薇,都要信以为真了。

“少说风凉话。”季舒薇眼神微变,冷着脸道,“黎千越那人,早绝了情爱之心,看似翩然无双,实则冷情冷血,外面传的,不过是他想让人看到的,本姑娘还未傻,也不会犯傻。”

越世子之名,天下皆知。

紫衣潋华,尊贵荣华。

如此一人,如穿心毒,稍有不慎,便万劫不复。

季舒薇是惜命之人,自然不会沉迷黎千越编织的陷阱。季姑娘虽聪慧,却未经历过男女情爱之事,自然不知晓有句话叫“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也不知爱情能让人心甘情愿犯傻。

“姑娘既明白这个理,为何还会留在越世子身边?”幽若不解,同时亦想不明白季舒薇为何留在黎千越身边。在她的认知里,季姑娘随心随性,最厌恶与人逢场作戏,而留在黎千越身边,少不了与人做戏、与人逢迎。

“他美啊。”季舒薇顺口回答。

幽若闻言,脸色微变,从床上下来,跪在季舒薇脚下。

季舒薇眉梢上扬。

“一个月前,姑娘安排我们进京,约定月圆之日醉情阁相聚。到了约定之日,我们左等右等等不到姑娘,便猜想姑娘可能路上耽搁了。如此,我们又等了五日,期间去信姑娘却得不到任何消息,这般,我们便是再相信姑娘,也不免挂心。幽若说这些,姑娘可明白其中之意?”

季舒薇点头。

幽若又道:“若不是三日前坊间传出消息,越世子从云州带回一个姑娘,我们还不知道这些日子姑娘都跟在越世子身侧。姑娘既知越世子不好相与,为何还要以身犯险?姑娘是不相信我们,还是不把自己的命当回事?”幽若以为季舒薇留在黎千越身边是为了打听消息。

季舒薇安排人进京,自然是有目的的,而她的目的,正是二十年前西边小国进贡的一块奇石——凤凰石。

“我自然是信你们的,只是那日遇上黎千越,头脑一发昏救了他,不小心被他拿了我的玉佩。”季舒薇看着幽若郑重解释,“那块玉佩与我而言很重要,一定要拿回来,故不得不留在他身边。至于你说的不把自己的命当回事,这个锅我不背。要找凤凰石,虽难,却不至于毫无入手之处,我没必要为此惹上黎千越。”说到这里,季舒薇心里那个悔啊,要不是一时手欠招惹上黎千越,何至于受气至此。

“原来还有这事,这就难怪了。”幽若表示理解。

“凤凰石可有消息?”不想再说黎千越,季舒薇询问起凤凰石之事。

“青青那里还没传来消息。”

季舒薇皱眉,“告诉青青,凤凰石不急,可慢慢寻之,一切以自身安全为重。”

“姑娘有空担心青青,还不如多担心担心自个,越世子可不好对付。”

“以后,再也不救人了。”季舒薇翻个白眼,气呼呼发誓,抱怨过后,又道,“黎千越多心,没事不要联系我,我回去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