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娇女谋案

更新时间:2020-05-26 16:43:11

娇女谋案 连载中

娇女谋案

来源:落初 作者:双木杉 分类:言情 主角:李四步履 人气:

新书《娇女谋案》全文在线阅读,作者双木杉,主角李四步履,是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嘉禾郡主阮叶蓁,娇软可人,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却是天意弄人,接二连三被卷入复杂离奇杀人案中。罕见怪病竟成破案神器?且看一介深闺娇女,如何为死者谋求案情真相......已有完结文《何以致金环》《这个女主不一样》书友群‘杉叶子’:556918726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铁柱媳妇一听,瞬间哭闹的更厉害了:

“你这个没心肝的,儿子死了你倒是怪我没顾好了!现在还嫌我丢人!你还有没有良心了!我怎么就嫁了你这么一个男人!我打死你这个没心肝的!”

铁根媳妇说着,抬手就往李铁柱的脸上招呼。

“哎呦媳妇我错了,别打,别打了!”李铁根连忙护住了脑袋求饶。

李铁柱想要上前帮忙,左看右看,却不知道该如何帮忙。一时之间,站着那里很是为难。

自始自终,铁柱媳妇和她身后的小女孩皆是垂头沉默着。也不知是已经麻木了,还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

“好了!这都什么时候了!你们两个当我这个娘是死了吗!”

还是铁柱娘的一声厉喝,才让铁根媳妇住了手。

警告的瞪了铁根媳妇一眼,铁柱娘再次看向墨砚,语气十分的不客气:

“不管怎么样,民妇是不会同意验尸的!要是县太爷因为这个就不管了,那民妇也不怕丢人,直接到大街上喊冤去!”

墨砚也不生气,依旧是一副笑眯眯的模样:“大娘,你怕是不太了解我家大人。我家大人可从来不在意别人是怎么说他的,只要是他决定了的事情,就不会有更改的可能。”

铁柱娘闻言,瞬间一噎。

往常遇上事儿,她只要一撒泼耍赖,引来了不知情的人看热闹,那些主人家怕丢人,无奈之下都会如了她的意。

“县太爷要是不管,那我们就去找知府大人!”见自家婆婆被说得没声了,铁根媳妇瞬间嚷嚷了起来。

墨砚一副很好说话的样子:“几位只管去就是了。届时还请几位替我家大人向知府大人问安。”

铁根媳妇也瞬间哑了声。

铁柱娘又一次狠狠的瞪了一眼铁根媳妇:这婆娘,就会给她丢人!

而后,她有些迟疑的看着墨砚:“那你先跟我说说,你们仵作验尸,是个怎么验法?”

铁根媳妇立马大喊了一声:“娘!”

铁柱娘瞬间不满的瞪着她:“怎么着?这个家我这个当娘的现在是做不了主了?”

铁根媳妇瞬间蔫了,低声呐呐:“当然,当然是您说了算。”

铁柱娘冷哼一声,随即再次回身看向墨砚。

墨砚笑了笑,道:“就是检查死者身上有没有伤痕,是被什么东西所伤之类的。大娘尽可放心,我们一定会把你的孙儿原原本本还给你的。”

铁柱娘怀疑的看着墨砚:“我听人说,验尸都是要开膛破肚的。难道不是这么一回事儿?”

墨砚轻轻摇了摇头:“大娘你从哪儿听来的这些?你说的那种情况,不到万不得已,仵作是不会那么做的。身体发肤受之于父母,就算情况特殊,也必须你同意才行啊。”

墨砚说的话,铁柱娘虽然有一两句没有听懂,但也明白了他的意思。

知道自家孙儿不会被人开膛破肚,她也就放心了……

与铁柱娘说定了之后,墨砚返身回到谢瑾澜的身边,笑着说道:“大人,事情已经办妥。那位大娘同意让仵作验尸了。”

谢瑾澜微微颔首,而后挑眉看向陈主簿:“陈主簿,事情这不是解决了吗?”

陈主簿嘴唇翕动,却不知道此情此景,自己该说些什么。

谢瑾澜本也没想听到他的回答,紧接着又十分随意的问了一句:“这个案子,陈主簿还有什么无从下手的地方吗?”

陈主簿缓缓的摇了摇头,而后朝谢瑾澜微一躬身:“回大人,下官并无其他疑问。”

谢瑾澜表示明了,抬眼看了看天色,随即有些不雅的伸了个懒腰:“时辰也不早了。墨砚,我们就先打道回府吧。这里就交给陈主簿全权做主了。”

话落,也不待陈主簿说些什么,直接抬脚离开。

走时,他还十分不满的说一句:“今儿个我就不该出门,瞧瞧我这靴子,才第一次穿,就溅得全是泥污,怪可惜的。”

陈主簿有心想要说些什么,但想到自家大人的德性,瞬间就把话咽回了肚子。

……

天色难得放晴,谢瑾澜就让墨砚把藤摇椅搬到院子里,而后躺靠其中,很是享受的微眯着双眼。

半响过后,谢瑾澜听到一阵颇为急促的脚步声朝此处靠近,而后一停。紧接着,就是墨砚离去时放轻的脚步声。

墨砚去而复返,又站回了原处,一脸欲言又止的模样。

谢瑾澜虽是没有睁眼,但他却好似猜到了墨砚的心思,漫不经心的问了一句:“说吧,何人何事?”

墨砚微松了一口气,随即笑嘻嘻的开了口:“大人,陈主簿来了。他此时正在拱门外候着,说是有要事禀告。”

谢瑾澜有些不耐的睁开了双眼,眉心微拧:“陈主簿今日,倒是有些烦人了。”

随即又道:“罢了罢了,此人颇为死心眼,如若我拒不相见,他怕是不会离开的。”

说着,就从藤摇椅上坐起了身:“墨砚,去让陈主簿过来吧。”

墨砚笑着应下:“是!”

而后快步离去。

同时,他心中不由得有些幸灾乐祸的想着:吵醒了大人,陈主簿今日怕是要吃些苦头了。

随即他又有些忧心:只希望大人不要迁怒与他这个无辜之人。

很快,墨砚就领着陈主簿,穿过拱门而来。

“陈主簿,可是为那李家村的命案而来?”

陈主簿朝谢瑾澜行了个礼,刚要开口,就被谢瑾澜漫不经心的话语打断了。

陈主簿收起心中的不满,恭敬的开口:“是的,大人。经过搜查,案发处并无发现异样,但林仵作那边却有不少收获。”

谢瑾澜轻瞥了陈主簿一眼:“本官不是说过,此事交由陈主簿全权处理吗?陈主簿可是忘了?”

陈主簿朝谢瑾澜躬了躬身,道:“大人吩咐,下官自不敢忘!”

随即直起了身子:“只是,此事事关重大。下官以为,大人就算不参与其中,也理应知晓个中缘由。”

谢瑾澜不可置否,面上看不出喜怒:“哦?陈主簿是这么想的?”

“是的!大人!”

陈主簿直视着谢瑾澜的双眼,回答的铿锵有力。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