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复仇记:抢亲冷王爷

更新时间:2020-05-22 10:09:27

复仇记:抢亲冷王爷 已完结

复仇记:抢亲冷王爷

来源:落初 作者:妖治天下 分类:言情 主角:太子妃凤鸾 人气:

《复仇记:抢亲冷王爷》作者:妖治天下,言情类型小说,主角:太子妃凤鸾,本小说主要讲述了:她本是一介民女,有着许配的好将军夫君,只能时候到了就成亲。岂料成婚当日,却被他强行抢亲,他是当朝王爷,后面有皇帝罩着,就这样她莫名奇妙成了她的王妃。本以为事情就这么结束了,岂料她的苦难生活才刚刚掀开它那神秘的面纱!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在到王府的时候我就向夫人保证过,一定会好好照顾王妃的,只是现在却看着王妃被这般折磨也无能为力!”

莺儿也知道风夜翎有意折磨水悠若,不免替水悠若叫屈。走到床边去,扶起水悠若。

“今天都怪莺儿没用,居然没有好好劝着王妃。以后莺儿定不会再让将军接近王妃,以后也不会叫王妃委屈。”

“莺儿你在说什么?”水悠若艰难地撑起身子,额上已经出了一阵虚汗,有些生气地看着莺儿,“纵然心里有一百个,一千个委屈,这是我自己决定的事情,怨不得谁。如果要恨要怨,在那次公堂之上断不会帮他,在决定那一刻开始就知道以后的路不好走;今天跟将军见面时也知道会遭受怎样的对待,只是如果让我再来一次,我还是会走相同的路。”

水悠若越说心里越委屈,越说心里越痛,泪水情不自禁地往下落,不住地咳着。

“王妃不要紧吧!都怪莺儿,莺儿乱说话了。”莺儿后悔不及,急忙抱住水悠若,拍着水悠若的后背。

水悠若好不容易喘过气来,只是身子更加的滚烫和无力了,她扶着莺儿起来,“快给我准备浴衣吧。”

莺儿抹了泪点点头。

憬亲王府的浴室独立占着一间宅子,有三个大浴池,装璜奢侈大气,从外到里,一层层的白色蝉纱帘,两边是寒梅屏风一道一道地展开着一条路,越走进去便越是雾气氤氲,白蒙蒙的一片。

水悠若被周遭的水气薰得小脸更加绯红,这热气和水气倒是让病怏怏的她挺和暖舒适的,只是头好像更加晕晕沉沉的,让她真想扑到地上睡一会。

穿过最后一对屏风和纱帘,一道身影立在热腾腾的水气里,背对着她。

他一身白长的浴袍,如黑玉般的长发直及腰间,听到声响他便微微侧过头。也许是这浴室里的水气烟雾让人和暖舒畅,平时霸气邪妄的他看似也收起了利爪,只见他睫毛慵懒地轻轻掀了掀,把身上的浴衣拉开,那精壮胸肌和上身在雾气里展露无遗。

王爷今天怎么特别妖娆魅惑啊!水悠若从没见过男人的**,一时间小脸涨得快要滴出血来,呼吸加速,心跳加速,再加上她现在病着,头脑比之前更为昏昏沉沉的,只感头重脚轻,直要晕过去。

风夜翎拉开自己的衣服原来是想看到她害羞窘迫的模样的,现在这个女人居然一点窘迫之意也没有,心里奇怪,又见她小脸绯红,再配上慵懒昏昏欲睡的眉眼,便是别有一翻妩眉风情,不禁看着有些心痒难耐。

水悠若脚步也不稳,眼前的人也东歪西倒的,迷迷糊糊地朝他走近,咳了两声,一福身,“王爷……妾身来了……”

刚直起身子,也许是地上滑,再加上她脚步不稳,居然以一个饿狼扑食般的姿态朝他扑了过去。

“你干嘛?!”风夜翎还没反应过来,便被她撞得倒,连同水悠若,哗啦一声摔到大浴池里。

“大胆水悠若,你想谋杀本王?!”从水里直起身子来,风夜翎抹去脸上的水,气恼地喝道。

“啊啊……呜呜,淹死了……淹死了……”水悠若居然不住地在水里挣扎着。

池里的水刚到风夜翎的腰间,可怜水悠若身材娇小,水便没过了她的前胸,再加上她儿时溺过水,从小到大,就算洗澡也只是到木盘里。现在她生病双腿无力,头脑昏昏沉沉的,在水里喝了几口水,便吓得乱叫乱抓。

“这又如何淹得死你!”他一边咒骂着一边走向她,一把将她拎了起来。吵吵吵,该死的女人!吵得他心神不宁!这是她来侍候他的,还是他来侍候她!。

“王爷——呜呜,王爷……你居然救我了……”水悠若吓得语无论次,把心里话都说了出来。他居然救她了!这个时候他应该一脚把她踩沉在水里淹死她的才对!

“大胆!你这是什么意思!”他暴怒地一瞪眼。直要把她丢回水里再一脚踩沉,让她就此淹死在水里!

可是水悠若一抓到风夜翎就像抓到救命稻草一样不放手,像落水小狗一样把滚烫柔软的身子磳到他身上。

风夜翎被她撕磨得浑身发麻发软的,难受极了,低下头只见她因为挣扎而衣衫半躺,大片Chun色关不住,平时见她娇小可人的模样,想不到她这么丰满!特别是那傲人的双峰白得像小白兔一样可爱,磳在他赤Luo的胸膛上又软又烫。

周遭烟雾氤氲,她那特有的淡淡的香味直缠绕着他的鼻息,害得他Chun心荡漾,神魂俱醉,身体涌起一股热浪,直窜下小腹,热的他全身发颤,那个真叫欲火焚身啊。

“咳咳……”水悠若好不容易稳定下来,她只感到头好晕,喝了好多水,虽然浸着热水,可是还是好冷好冷啊!又惊于如此深的浴池,身子不住地抖。呜呜,好怕水!好怕水啊!要上岸啊!水悠若双腿一经在池里站稳,便吓得不住地朝池边爬去。

“水悠若,你要去哪里?给本王回来!”风夜翎被她撕磨得正舒服迷醉,这个不识好歹的女人居然敢推开他就跑!从没人敢在他面前这般无礼!这让他心里极度的不舒服和气恼。

三两步就追上了她,她已经爬了上岸,一双白玉似的小脚,向着他,他伸出手抓住便又往池里拉。

“啊啊——怕啊——”她本就惊吓过度,现在他这般去碰触她,那种感觉无疑于侵犯。身子由于病弱和害怕不住地颤抖。

“过来!”

他用力一扯她便摔到水里,淹在水里咕噜噜地喝了好几口水,还以为自己要淹死了,又被他揪着后领拎了起来,头更是昏得不行,胃里不住地翻搞着。

“逃!居然敢逃!”他把她紧紧地抱在怀里,她这样贴在他身上让他无比舒畅。他得意而邪魅地笑着,手伸进她的半敞的衣衫里就是一阵狠狠的揉捏。

“恶——”再也经不起这般折腾,胃里一酸,来不及推开他她便“哇”地一声,把胃里的水和吃过的药全都吐到他身上。

风夜翎没想过水悠若会吐了自己一身脏水,心生厌恶和恼火,又惊醒自己居然受水悠若所动摇,便迁怒到她身上,一把将她推开,叱喝道:

“大胆水悠若,居然敢如此戏弄本王!来人,把这贱妇拖出去杖刑!”

“咳咳咳——”水悠若自顾自地咳着,小脸苍白异常,听他这么说差点就要晕过去了,要不是扶着浴池里的边边,怕地支持不了酸软无力的身子。

“王爷,王爷——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这个男人怎么可以这样!阴晴不定,一时对你热情,下一秒又要至人于死地!

几个太监和婢女从外面冲了进来,强把水悠若拉起来。

风夜翎已经没有心情沐浴了,披了衣服出去,只见裴逸之笑着迎上来道:

“王爷,莫要气坏了身子。明天可要入宫领皇上的赏赐,界时在宫中摆宴,五王爷、十一王爷,十六王爷和十八王爷,全都带着妃子出席。十九爷您如此这般……”

“哼,说这么多还是为那贱妇说情。”风夜翎眉宇间掠过阴冷的气息,嘲弄地看着裴逸之。“为什么要为她说情,给本王一个理由!说得好听,本王就绕了她,说得不好,本王就让人往死里打。”

裴逸之轻轻一笑,用半调侃的口气道:

“能有什么理由呢,都多少年了?你每每处罚下人还不是我出面的,要不这王府可要有多少冤魂啊!今天换成了她来,你就跟我急了。我便知道你特别不喜欢她,只是不要为了这么一个人而浮躁不安起来。”

风夜翎听着唇角那嘲弄的弧度划得更深,凤眸阴冷地半眯,用试探的口吻道:“逸之兄,你留在本王身边就这个用处了么?”

裴逸之听出风夜翎话中有话,怔了一下,正要说什么,只见风夜翎冷冷地一勾唇,说:

“罢了,也只是一个女人而已,何必因此伤了你我多年来的情谊。”

说完一挥袖便走开了。

昨日下了一天一夜的雨,今天一早大地居然一片晴明,阳光暖暖的,和风拂柳,真是个好天气。

风天王朝的王爷新婚第三天,便是接受皇上在宫中摆的宴席,最后便是领赏赐。

一大早,风夜翎和水悠若便梳洗好。风夜翎一身以赤红和金色为主的绸面华服,水悠若身着桃红色的华丽宫装,精心打扮下别人只觉得她越见娇美可人,却不想到她还拖着病弱的身子,只是硬撑着罢了。

莺儿一面给水悠若理妆,这个时候小安儿冒冒失失地跑进来催促道:

“王妃快上车吧,王爷等得不耐烦了。”

“安公公见了王妃也不懂得行礼了?!”莺儿气道。想起昨天晚上的事情便恼了。

“我的姑NaiNai,现在都什么时候了,王爷恼了你担待得起么?”说完居然转身就跑了出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