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驯悍记:绝情庄主别太狂

更新时间:2020-05-22 10:00:48

驯悍记:绝情庄主别太狂 已完结

驯悍记:绝情庄主别太狂

来源:袋鼠书城 作者:殇梦 分类:言情 主角:王爷白皙 人气:

火爆新书《驯悍记:绝情庄主别太狂》是殇梦所创作的一本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王爷白皙,书中主要讲述了:红烛泪,窗影寒。他将那方染有她落红的锦帕冷漠地放在龙凤烛上点燃,看着那方丝帕一点一点烧毁。为了迎娶他心爱的女子,无情地将她堂堂郡主从庄主夫人变成了最卑贱的丫鬟。为了救他心爱的女子,他不惜牺牲她的腹中骨肉,只为她十月产子好取那婴孩的心血,当冰冷的长剑狠狠地贯穿她的腹部时,他看到了她的狠戾与决绝。当他发现自己的心竟然在不知不觉中遗失在那个被他视若蛇蝎的女子身上时,她竟然只要他的人,而不愿做他的妻……。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二章 魂归碧水

一直握着水天心的手,那个被唤做琪瑶的贵妇突然觉得女儿冰凉的手指似乎动了一下,那种感觉很快,快得让人怀疑它是不是存在过,却又很真实。

“心儿,你醒了?”水天心的母亲惊喜又诧异地叫了一声爱女的名字。

“琪瑶,你别这样,心儿她已经死了!”老王爷的拉起妻子,担心她受到女儿离世的打击而精神崩溃。

“没有,没有,心儿没有死!”王妃的情绪十分激动,说话也有些语无伦次。“我……我感觉到她的手指动了,心儿她……”

“琪瑶。”老王爷看着爱妻激动的模样,心疼的无以复加,将她整个人拥进怀里,一双强有力的臂膀紧紧的抱着爱妻柔声安慰。“心儿她已经没有一丝气息了,那么多的大夫都说了她已经死了,我们就让她好好入土为安吧!”

“水谦古!”听到丈夫的话,王妃用尽力气猛的推开他,气愤地叫着丈夫的名字。“心儿没有死,你为什么就是不相信我的话?”

她的心儿,想到她可爱的女儿,为了那道赐婚的圣旨,做出自我了断的傻事,心里的悲伤犹如开闸的水一般滚滚而来。

“琪瑶!”水谦古被妻子的无理取闹惹得有些生气,但是看到爱妻悲伤的表情,什么责备的话都说不出口来,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放柔了声音,还是要好好的劝慰。“我知道心儿的死,让你很难过,但是你现在这样,让心儿知道了,她会伤心的!”

女儿的死,他也很难过,但是他不能在妻子的面前表露出来,他是王府的支柱,如果他也受不了打击,那么他的爱妻怎么办?他只能强撑着不让自己倒下去。

“王爷,你相信我,心儿她真的没死,我真的感觉到她的手动了。”王妃上前拉住水谦古的胳膊,急切的解释着。“虽然那感觉一闪即逝,但是我真的感觉到了!”

“你们两过来!”水谦古对着旁边的两名婢女招了招手,“你们送王妃回去,好好伺候,再去请李太医过府为王妃诊治。”

水谦古觉得爱妻是悲伤过度而产生了幻觉。

“王妃,我们走吧!”两名婢女分左右搀扶着女主人的手臂。

“放开我!”王妃甩开那两名婢女的手,指着水谦古,大声呵斥:“水谦古,说到底你就是不相信我,你认定了我精神失常是吗?好,我现在证明给你看!”说着拔下头上发簪朝着心口狠狠刺去。

“咚!”手中发簪被人大力打落在地,发出一声清脆的声响。

“沈琪瑶!”水谦古怒气冲冲地朝着爱妻大声吼道:“你闹够了没有?女儿尸骨未寒,你就寻死觅活的,你怎么能如此待我?”

“我……我……我不是……不是故……故意的!”沈琪瑶看着丈夫手上的伤口正在滴着猩红,吓得捂住嘴呜咽着。

一屋子人都因为王爷受伤而手忙脚乱,谁也没有注意到躺在床上的人手指轻微地动了几下,胸口也在缓缓的起伏。

“娘蛋!吵成这样,你们还让不让人死了?”一道清冷的声音蕴含一丝怒气的传入众人耳中。

清冷空灵的声音在这间满室白纱轻舞,榻上美人闭目的闺房之内显得是那么的阴森恐怖。

“什么人在此装神弄鬼,给本王滚出来!”水谦古将身旁的娇妻揽在身后,一脸警惕地环视着四周。

屋中的婢女奴仆也都颤颤巍巍地一个紧挨着一个,深怕从身后或者别的什么地方突然冒出来一个不明物取了自己小命。

屋内极为安静,静到都能清楚的听到身旁的人呼气的声音,也能听到自己宛如擂鼓一样的心跳声。

“诈……诈……诈尸了……郡主……郡主……诈尸了……”突然间,一名婢女双眼圆瞪,眼珠外凸,颤抖着手指着前方,惊恐地说道。

众人疑惑地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望去,差点吓得三魂去掉两魂半,全都瞪着双眼,长大嘴巴看着床榻上已经被御医诊断无救的女子缓缓地坐了起来。

“心儿……我的心儿……”沈琪瑶颤抖着声音哽咽的叫着榻上坐着的女孩的名字,一步步缓缓向她走去。

“琪瑶,不要过去!”水谦古一把拽住爱妻的手臂,阻止她继续走向床榻。

“王爷,心儿活了……你看到了吗?心儿没死……”沈琪瑶反过身双手拽住丈夫的手臂,情绪失控地哭笑着说道。

“琪瑶!”水谦古能够理解娇妻痛失爱女的悲切心情,可是现在是什么情况都不知道,让他如何能够放心地让妻子走过去?

十三名御医已经确诊女儿死亡了,何以才过了短短几个时辰便又活了过来?这能是正常的事吗?在没有确认那个人是否会对妻子做出伤害的事情之前,他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松开妻子的手的。

失去女儿对他的打击确实很大;榻上的人的容貌也确实是水天心,但是他并不会因为这样儿放松警惕,他可不会这样就忘记女儿已经死去的事实。

“你是谁?”水谦古将妻子交到身后丫鬟的手中,示意她们照顾好沈琪瑶,不要让她跑到床榻之前,而后才转身冷冷地看着床榻上女儿的‘尸身’。

“水天心。”慵懒地抬了抬眼皮,看着水天心的父亲,冷无心开口答道。

她本想说她不是水天心,但是……一想到刚才的事她就一肚子的火气,娘蛋!水天心,你还真他妈的阴险啊!我XXXXXXXX

好吧!冷无心承认她很带衰,好不容易可以休息一天不用执行任务,打算开车出去好好的Shopping,谁知道竟然遇到车子抛锚,这都不是个事,打电话叫人来拖车去维修业就是了,娘蛋啊!电话没信号……她不过就是埋怨了一句老天爷,他老人家倒好,一个不高兴,天降神雷将她送来这个不知道是什么朝代的朝代。

尼玛!死就死吧,反正她是个孤儿,师傅收养她不过是为了帮她赚钱而已,生死她早已经看淡了,谁知道……谁知道……她带衰的运气似乎还很眷顾她,让她遇到水天心那个天杀的阴险女人。

呜……谁能告诉她,这到底是在演哪出啊?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