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仙君育妻记

更新时间:2020-05-22 09:50:21

仙君育妻记 连载中

仙君育妻记

来源:落初 作者:笔名好难想 分类:言情 主角:霍菀霍家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笔名好难想原创的言情小说《仙君育妻记》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霍菀霍家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她无故穿越,却意外丧母。  他,是风华绝代,俯视众生的上神。  她,却只是人间,平庸无奇的稚童。  一道母亲费尽生机所开启的破劫契,将她托付于他。六年养育,她倾尽所有不惜魂飞魄散,只求伴他左右。  可笑!那高高在上的神明又怎识得人间情障?  她舍身成魔,是为报复?还是,只为君一流盼?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是啊!都过去了,”容筱微微一叹,“再后来啊,有一伙叛军杀到你外祖家门口。口口声声要娶渂溪城容家的嫡女!说许我一世荣华,我怕他们伤及家人不敢拒绝。你外祖就说了,我容家堂堂百年世家的姑娘何时沦落到这般委屈的地步了!你若不愿,回绝了便是!”

“娘亲,他们为什么一定要娶容家的嫡女啊?”

“因为容家嫡女出来不少皇后,呵,他们只不过想明正言顺的谋反罢了!”

“外祖威武……”霍菀捏着拳头,暗自为素未谋面的外祖喝彩。

“你外祖母怕他们硬抢,就连夜打点好了行装让人带着娘逃了出来!那天夜里,你几个三大五粗的舅舅趴在墙头看着娘亲只掉眼泪。一声声的小妹唤的人心头发酸!”

“娘亲,舅舅们一定是很好,很好的人!”

“是啊,”容筱轻轻一叹,突然似想到了什么。“菀儿啊!那时你还没出世,你舅舅们在娘院里的杏花树下埋了一坛上好的女儿红。待你嫁人了,一定要记得挖出来!”

“恩,一定!”霍菀附和着,却总觉哪里有点不对。

“菀儿!当年你出生,娘亲在上淮河畔大病了一场。没钱医治,你昙姨为了娘亲,用自己换了六百两银钱。为娘亲治病,如今下落不明,若有机会,若有机会定要替娘亲找到她!那时娘亲欠她的!欠她的……”

感受到母亲的颤抖,霍菀心头酸楚。“会的!菀儿一定会找到昙姨!一定会的!”

“娘亲,我们不说了好不好?我们不说了!菀儿好困!陪菀儿睡会儿好不好!”

容筱的情绪渐渐平静了下来,搂着女儿,长长的眼睫低低的垂着,藏去眼中的不舍与愧疚。苦笑道:“好!娘亲不说了!不说了!”

连日的Cao劳所带来的疲惫,使霍菀很快就在母亲的怀中沉沉睡去。

霍菀是在一股有人的饭菜香中给饿醒的。当迷迷糊糊中发现身边的被褥早已冰凉,她一个激淋清醒过来。近乎连滚带爬的赤着脚向屋外跑去。

才掀开竹帘,就看见院中。红翎树下的跪做在大青石上笑盈盈的女子。

如墨的青丝用几根根红线绾上,穿着一套霍菀从未见过的正红色长裙,精致的绣工将一幅栩栩如生的五尾云雉凌天图,自胸前越肩一直迤逦至裙尾。宽大的袖摆,亦有着反复的牡丹刺绣。华美的衣裙因为多年的陈放而有些暗沉,但也无损当年的美丽与绚目。

“娘,娘亲?”霍菀呆呆的看着那个,恍若凌天的绝代佳人。第一次明白,那个温婉柔弱的霍家娘子为何总是与这一切格格不入了!也是,这般绝代的风姿,雍容到极致的美又怎会是一个小小的村落所能容得下的!

“菀儿——”容筱微微蹙额“你怎么这般就跑了出来!”

霍菀低头看了看赤着脚的自己,讪讪一笑,慌忙回屋去穿鞋去。

“娘亲,外头风大你怎么就跑出来了!”

打理好自己,霍菀抱怨着想扶母亲进屋却被容筱止住,她指了指伙房笑的温柔。

“菀儿,娘就做一会儿!娘给你做了些吃食,快去趁热吃了吧!”

“娘亲先回屋去!”

容筱揉了揉女儿的小脑袋,笑道:“好了!娘在屋里闷得慌,就坐一会儿!菀儿快去吃饭!”看着女儿一步三回头的蹭进伙房,唇角的笑意更浓了。

霍菀看母亲态度强硬,也没有办法。霍菀看着气色格外好的娘亲,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却也说不上来!

在伙房里,大口大口的啃着熟悉的饭菜。她几乎眼泪都要掉下来了,自穿越以来,整整八年了。在娘亲的宠爱下,她除了会熬粥,其他的可是什么都不会!从娘亲病重这大半年,她喝粥都快喝到反胃了!

一脸幸福的啃着自家娘亲做的饭菜的霍菀,却不知道。

屋外的大青石上,容筱怔怔的看着自己的左手。

掌心被割开的伤口,还在不停的往外流血。却被放在掌心的一根玉簪快速吸收,不停被吸收的鲜血映着她越来越惨白的脸色,白玉兰花簪慢慢的变成了妖异的血红色。

突然,她低低一笑。自顾自的说道:

“信女死不足惜,只是唯有一愿未了!”

“我儿不过八岁,自幼丧父。我若去了她便孤苦无依——”

“常道神仙岁月无计,上仙大人不会介意区区凡尘数年吧!”

“我儿本该是高高在上的世家娇娇,却因战祸沦落于此!我怎甘心!”

“只求上仙大人将我儿养大Cheng人,嫁得如意郎君!”

“我相信堂堂上仙大人,定不会让我儿受委屈吧!”

“我那孩儿,我想上仙大人必不会让她输于区区凡间贵女吧!”

“咳咳……”抬手抹去唇角的血迹,容筱侧耳似乎听到了一个满意的答复。微微一笑,格外的灿烂。“如,如此便好……”

掌中的玉簪,不知何时已经停止了吸血。鲜血顺着指缝渐渐溢了出去,滴在地上。无力的靠在红翎树干上,她感受到渐渐模糊的视线,轻轻呢喃“费尽生机所求的,但愿、不要让我失望……”

“娘亲——”刚走出伙房的霍菀,就看见倚靠在树干上的娘亲,无力的向一侧摔去。霍菀飞奔过去接住娘亲,才发现,她刚才还神采奕奕的脸上似乎蒙上了一层灰白。

她努力的睁大着眼想最后再看一眼,自己疼到骨子里的女儿。涣散的瞳孔却怎么也看不清了,用尽全身的力气才使自己对女儿笑了一下。“菀,菀儿……”

似乎感受到女儿的惊恐,她努力睁大了眼睛,挣扎着想安慰她,青白的嘴唇一张一合努力想要发出声音,很低,断断续续的似乎要被风吹散了。

“菀儿,别、别怕……”

霍菀紧紧的搂着母亲,努力的抬着头不让,眼泪掉下去。却似乎,再怎么努力也止不住。

“娘亲我不怕的……我不怕……一点都不怕的……”

“娘亲……你说过不会丢下菀儿的!”

“娘亲……”

“娘亲……”一声声呢喃,无助而凄凉,天边绚丽的火烧云就像杜鹃泣血,染红了天地。

其实,娘亲病了那么久,她早就有所准备了不是吗?在大夫说回天乏术时,她已经在等这一天了不是吗?今天气色格外好的娘亲,她不是就隐约猜到了吗?不是说死过一次的人,可以坦然面对生死了吗?

为什么?为什么还会这么绝望?她只觉得像被世间最苦涩的海水所淹没,生生要将她溺毙……

绝望的呜咽声中,那双含笑的凤眸永远的黯了下去。染血的玉簪无力的跌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撞击声。

风中摇曳的落花洒满了肩头,格外的触目惊心。

沉浸在悲痛中的霍菀不会知道,在那无尽的虚空之中,一位无欲无情的神明,玄色鎏金的广袖华服光华流转,衣袂临风翻飞。漠然的俯视着脚下庸庸碌碌的蝼蚁……

带着一种极致的从容优雅,似乎时光流转,人间苍桑,灰飞烟灭,也都不过是他弹指之间,罢了……

云端的白雾被风卷起,将他的身形映的若隐若现。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