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步生莲

更新时间:2021-06-24 04:00:50

步生莲 已完结

步生莲

来源:落初 作者:娴安 分类:言情 主角:唐虞林露儿 人气:

主角叫唐虞林露儿的小说是《步生莲》,它的作者是娴安最新写的一本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一舞倾人国,再舞倾人城。  可在南唐这乱世中,莲步再美又如何?还不是任人宰割,倾巢之下无完卵!  倒不如以她商业的天赋,借逸秀坊之力,打一场漂亮的扬名之战!  她年幼自诩聪慧无双,可泱泱乱世竟无容身之处?  金陵后宫的靡靡之音不过是亡国绝唱大宋的奢华莲池抵不过她纵身一跃  契丹呢?  那梦中常响起的哒哒马蹄声可是她魂归的呼唤?  步生莲,待到莲花开尽时,方见痴心人。群号:159491184欢迎加入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力尽不知热,但惜夏日长。可在唐虞看来,这个夏天实在是太冗长太糟糕了。一夜醒来变身婴儿不说,还莫名其妙穿到了史上出了名短命的南唐。

前世林露儿总爱开玩笑,说她这般古典美貌的女子,就该穿回古代倾国倾城谱曲惊天地泣鬼神的江山美人故事。当时她还没当回事,不料去一趟邙山,就这么穿了。

唉,早知道她就该挑个长命皇帝的陵墓去穿嘛。她历史不好,但也知道五代十国是史上有名的战乱四起时。如今是南唐保大七年,那离南唐灭亡,还是三十年不到的光景。

天啊,三十年不到!到时候国破哪还有家,老天让她这么穿过来,是要生生让她死于战乱吗?!

唐虞挺尸般躺在摇篮里,看着头顶那颗歪脖子的槐树,第十次叹气出声。

“咦,四妹妹这么小就会叹气了,果然是我凌君笙的妹妹,厉害!”八岁的凌君笙小大人是朝摇篮里的唐虞竖起了大拇指,一脸的沾沾自喜。

凌鸳儿正在不远处的木桩上学着女工,闻言抬头冷冷一笑:“厉害?依我看是个没福气的。平日就罢了,今日满月,爹爹却看都不过来看一眼,有什么好厉害的!”

“你!”说不过凌鸳儿,凌君笙气得一张俊秀小脸涨得通红通红,几乎要跳起来朝凌鸳儿揍过去。

“坐下!”年长凌君笙三岁的凌君鹤则少年老成,他正在一旁拿着当日战利品木剑有模有样比划着,听见弟妹吵架,便喝了声。

“爹爹正在书房看书,你们小心把他吵出来了!”说起严厉的爹爹,凌君鹤也是有些害怕的。他想起还没完成爹爹布置的诗文功课,突然再没了心情练剑。

凌君笙何尝不也是这样。唉,爹爹总让他和哥哥背那些难记的诗文,哪有什么用啊!又不能当饭吃。他不满,却不敢反抗,只能一次次装出天生愚笨的样子来迷惑爹爹。

摊上这两个志不在读书拼仕途的儿子,也难怪凌城恨铁不成钢。

看着一脸愁色的两个哥哥和那永远幸灾乐祸的姐姐,唐虞干脆闭起了眼睛眼不见为净。她自己是一身的烦恼,哪还有兴趣理会这些小屁孩们曲曲折折的心思。

此时破败的凌府四合院主屋里,三个女人正依序坐着。主坐上端庄的妇人,正是凌君笙的娘亲,凌城的正妻——陈氏。

陈氏自年幼便许配给了凌城,在凌家地位很高。如今公公突然暴毙,凌家家道中落,她一贯养尊处优的富态才出现了些裂痕。也就是这一年,她才惊慌地发现,自己已年过三十了。没有了更好的胭脂水粉来保养,她脸上的皱纹开始多了起来。

这让她有点惊慌失措。偏偏有人见不得她的好过————

“姐姐今日看起来真是精神,想来是昨夜无事早早歇下的缘故了。看来啊,妹妹也要多多跟姐姐学习才是啰。”说话的是个很年轻的女子,她那尖尖的瓜子脸十分娇媚。和陈氏一身粗布衣裳不同,她那小巧玲珑的身段上着着一锦缎流苏裙钗,虽不复凌府繁盛期的富贵照人,但也绝对和当下破败的凌府有些格格不入。

她正是凌君鹤和凌鸳儿的亲娘,凌城的二房察氏。此时她一方丝帕正捂着樱桃小嘴,吃吃笑着,似是而非地捧着主座上的陈氏。

在座三人皆知,昨晚凌城下宿的,可不正是她察氏的卧房。

可陈氏却好似没听到她的炫耀般,只点了点头淡淡道:“多谢妹妹有心了。”察氏讨了个没趣,轻轻一甩手哼了声便低头喝杯中的茶去了。

陈氏没再看她,倒朝最下座上的女子关切问道:“容妹妹呢?昨晚睡得可好?听辛婆婆说妹妹昨夜可是咳了好几回了?”

最下座的女子本来正含胸收肩听着她们两人的对话,不妨陈氏突然问话,赶紧慌张地站了起来连连道:“多谢姐姐关心,妹妹无碍。”可能是回得太急,她忍不住又连连咳了好一会儿才止住了。

“瞧瞧你。还竟愣着作甚,来人啊,还不快给三夫人找个大夫来!”陈氏转头朝一旁的下人喝道。

可还不容下人应声,察氏便喲地叫出声来:“姐姐,你又不是不知道容妹妹的身子,这咳可不是一天两天了。以前公公在时好药可是吃过了不少,可哪见过有好效的?如今府里的状况,哪还能再请得起那么的大夫呢。姐姐,你说是不是呀?”

陈氏不满地皱眉看了娇声出语的察氏,却终究没再提请大夫的事情。容氏想必也是知道陈氏心思,连忙施了个礼诺诺道:“多谢姐姐们关心,妹妹不过是天气燥热胸口有些闷罢了,等几日天凉下来想必也就全好了。”

陈氏听着满意地连连点头,“容妹妹就是懂事,也难怪老太太在世时最疼爱妹妹了。”说着,她突然想到什么似地:“对了,今日不是四小姐满月之日?”

“可不正是呢夫人。”陈氏贴心丫鬟六儿伶俐地应道。

“六儿,快快去我房里将那玉镯子拿过来。”陈氏边吩咐着边回身朝容氏为难道:“四小姐满月,按惯例至少也该摆上七桌茶酒庆生。可如今咱凌府的情况妹妹也是知道的,况且老爷他,他Cao心之事已够多了。姐姐实在惭愧,那玉镯子就当姐姐的赔罪之礼了,还望妹妹多多体谅才是。”

容氏本是个胆小娇弱之人,此时一听陈氏这番状似掏心窝话,当下感激得连连垂泪。她一直含胸垂首,显得身材更是瘦弱不堪。而苍白的脸色全无生气,木讷的性子更是无法让人讨喜。也难怪一直不曾受凌城宠爱,如今生了个女儿,凌城更是连看都未曾看过一眼。

这会儿她垂泪连连谢恩的躬卑模样,连一旁的丫鬟们都鄙视不已。她整个人浑身上下唯一可取的,也就只有那双细长而美丽的眼睛了。此时它经泪水一刷,显得越发幽亮。

她上前从陈氏手中接过那玉镯子时,对上那美眸时,陈氏微微走神。或许,当初也就是这一双美眸,夫君才会纳她为妾吧。

容氏并不知道陈氏所想,她拿着那玉镯子躬身告退之后,便赶紧朝院外走了出去。今日她匆忙过来请安,这会儿还没给女儿喂Nai呢。

她本以为女儿定会饿得哇哇大哭了,没想到来到槐树下,她的女儿却翻身背对着哥哥们小手捂着耳朵,倒似是睡着了。

“小娘。”凌君鹤和凌君笙有模有样行了个礼,倒是凌鸳儿像是没看见容氏般自顾自绣着她的丝帕。

容氏低头诺诺地喊了声大少爷二少爷不必多礼,然后伸手连着摇篮便将唐虞抱进了房间。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