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冷面总裁的宠妻:偷心娇妻萌萌哒

更新时间:2021-05-15 03:08:59

冷面总裁的宠妻:偷心娇妻萌萌哒 已完结

冷面总裁的宠妻:偷心娇妻萌萌哒

来源:落初 作者:渝城莎莎 分类:言情 主角:白菲菲程哲 人气:

《冷面总裁的宠妻:偷心娇妻萌萌哒》由网络作家渝城莎莎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白菲菲程哲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前任婚礼上,她飞快地举着蛋糕扔向新娘。仓惶逃离时,误入了男厕所,还看到了别人的老二。出于同情和可怜,宫天泽收留她在自己家做保姆。哪里知道宫家从此总丢东西,不是古董花瓶,就是名贵书画,甚至连宫天泽的名牌内内......都偷。媒体访问:听说李雪晴到你们家后,常丢东西?甚至连你的名牌底裤都偷?宫天泽:她已经偷到了最好的东西,还用得着去偷那些廉价货吗?媒体:什么最好的东西?宫天泽:本少的心。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华灯初上,夜色迷离而朦胧。

李雪晴望着眼前黑洞般的小屋子,没有开灯,揉着酸胀的眼角走了进去。

她没有开灯,直接走到窗子前,依窗蜷缩席地而坐。

放眼望去,万家灯火通明,透出温馨的味道。

而她,却只能孤单单一个人。

她明眸里,目光微敛,秀眉间,蹙起几分倦怠感。

明明是四月天,李雪晴却觉得有几分冷。

随手抓起程哲送给她的毛绒娃娃,抱在怀里,心里又袭来一阵酸楚。

她起身走向冰箱,拿出好几罐啤酒,再次坐回窗边。

拉开拉环,一口气一罐。

没几下,那酒全部进了她的肚子,只剩下空罐子东倒西歪杂乱扔在脚边。

她抱着头放声痛哭,心里不知道人到底为什么会这么绝情。

这才几天时间,竟然连婚礼都举行了。

也许是哭累了,她抽噎着靠在窗边呆望着窗外的夜景。

整个人无精打采,眼神空洞,眼底浮起淡淡的落寞。

四下寂静无声,李雪晴双手抱膝慢慢睡了过去。

醒来,天已大亮,浑身一股子馊味儿,很难闻。

她半闭着眼,又爬回床继续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咔’

门突然打开了,叶琴皱着眉头,望着眼前凌乱不堪。

她寒着一张脸,摇着头走向睡熟的李雪晴,没好气地推搡了她两下:“喂,李雪晴,快起床了。”

“唔~~让我再睡一会儿。”李雪晴打开拉她的手,继续抱着毛绒玩具睡去。

叶琴叉着腰,满头黑线,很生气地望着眼前像是烂白菜般挂在床上的李雪晴。

她踩着高跟鞋,气匆匆地走进卫生间,端起一杯水径直走了回来。

‘哗~~’

熟睡中的李雪晴打了一个激灵,猛地睁开眼,恼怒地望着眼前的叶琴:“师姐,你干嘛呀?”

她抹了一把脸上的水,瞪着一双带着血丝的眼,望着姿态骄傲的叶琴大吼。

“你还睡得着啊,出大事儿了。”叶琴一双黑眸亮得有些吓人,直愣愣地瞪着她,并没有想要解释,眉眼里全是厌恶。

李雪晴神色漠然而悲伤,黯然失神地望着眼前的叶琴:“是啊,出大事儿了。程哲都结婚了。”

那眼神也许太过悲恸,让叶琴不敢对视,她有几分心虚地移开视线。

“不过就是一个负心汉而已,你还是先顾着你自己吧。”她沉静淡漠地眼瞳里微微颤动,像是一汪让人看不清的迷雾深潭:“师傅让我来接你出去避避风头,快收拾一下离开这里吧。”

“什么?劈腿的可是程哲,我干嘛要去避风头?”李雪晴被眼前叶琴的话给震惊了,她迷惑地望着师姐。

猛地,她想起了昨天搞砸白菲菲婚礼的事情。

难道那女人查到是她做的了,要来这里找她算帐?

“喂,我说你是不是整个心里都只有程哲这个臭男人啊。你都不看新闻,不开电视的吗?”叶琴没好气地望向头发凌乱,眼睛红肿的李雪晴。

她真不明白,这个女人都不替师傅赚钱。

也拒绝了正式当师傅徒弟的她,怎么师傅还要让她来救她。

“什么新闻?”李雪晴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明白眼前的师姐在讲什么。

叶琴像是看到滑稽般小丑一般,冷冷地瞪了她一眼,走向电视‘啪’地打开。

电视画面上,正播放着本城的时事新闻。

“据传闻,此女身份迷离,好像不是本城名媛千金......”

只一眼,李雪晴觉得浑身泛起一阵冷气,她揉揉眼睛想要看一个仔细。

没错。

那新闻背景里的照片,竟然是宫天泽抱着她的照片......

“嗯,大家都很好奇,这个女孩子到底是谁,怎么会引起堂堂潼城首富之子宫天泽的爱慕......”

李雪晴水眸圆瞪,显然是被电视上的画面吓得不转。

她眉头紧皱,指着那电视:“这个怎么回事?”

叶琴听着她的话,勾起嘴角冷笑:“我也想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呢?你怎么勾引那男人的,竟然让潼城的首富之子抱你在怀。”

“首富之子?”李雪晴只感觉心惊肉跳,好半天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

她上新闻这还是头一回呢,李雪晴也不由傻眼儿了。

李雪晴没有理会眼前的叶琴,满脸痛苦地哀叫着倒回床上,满脑子里一团空白。

“呵,你是真不知道还是装不知道啊?赶紧起来收拾东西,走吧。”叶琴抱着胸,倨傲得不可一世俯身望向眼前的李雪晴:“这些媒体可不是吃素的,大家都想挖你的真实身份呢。难道你想害师傅受牵连?”

李雪晴突然想起厕所门口蹲守的那个记者,还有那围追堵截的媒体们。

这一切不过都是因为那个叫宫天泽的家伙而已,他们怎么可能对自己这样一个平凡的女孩子感兴趣?

“过几天也许就好了,你没看到那些热度的新闻都是短暂的火吗?”李雪晴觉得浑身乏力,也许昨天太过伤心欲绝,整个身子都软绵绵像是一团棉花。

“喂,李雪晴,我可没时间跟你瞎BB,赶紧收拾跟我离开。”叶琴皱着眉头,耐Xing尽失,她上前很不淑女的推搡了几下李雪晴。

“我哪也不去,你放心,绝对不会牵连到你师傅的。”李雪晴像一头死猪一样,双手双脚夹抱着一只毛绒公仔,不管叶琴怎么拉扯。

她。

都稳睡若泰山。

一动不动。

“魂淡,要是你敢把我们给坑害了,我第一个就不会放过你!别忘记了这房子都是用师傅的名字给你买的!”叶琴恼怒地瞪着眼前的李雪琴,最终放弃了继续跟她瞎扯。

她踩着轻盈的步子,装着满腔怒火,消失在李雪琴的家门口。

李雪晴把窗帘全部拉上,整个屋子里顿时漆黑一片。

关了电视,抱着毛绒玩具继续睡了起来。

世界瞬间安静了下来了。

她只想睡觉,也许睡着了,就什么都不用去想了。

那些伤心的,难过的。

一切从此都烟消云散......

就这样不分黑白,也不知道睡了多久。

“咚咚咚!”

门外传一阵拍门声,动作之猛,似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

李雪晴瞪着晶亮的眸子,有些害怕。

她住的地方,除了叶琴跟师傅。

就只有程哲知道了,难道是他带着那女人,上门来兴师问罪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