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家有悍妻怎么破

更新时间:2022-04-22 05:13:34

家有悍妻怎么破 连载中

家有悍妻怎么破

来源:落初 作者:六月浩雪 分类:言情 主角:老太太清舒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六月浩雪的原创小说《家有悍妻怎么破》,主角老太太清舒,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前世,渣夫杀妻害女,她手刃渣夫却死在白莲花之手。重回小时候,她精心筹谋步步为营,摆脱极品家人手撕白莲花,顺道再报个恩。“喂,你别误会,我只是报你上辈子的救命之恩。”“救命之恩,当以身相报。”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清舒看向林老太太,问道:“祖母,明日我能回县城吗?”

林老太太点点头道:“你若是乖乖喝药,明日就让你婶娘送你去县城。”

她祖母什么时候变得这般好说话了。虽很有些疑惑,但清舒不敢表现出来,怕又惹了老太太的怀疑。

接了药碗,大口大口地喝。

药苦得让她又想吐,清舒忍着恶心将大半碗药喝完了。

喝完药没多会,就止了吐。

折腾了一天众人都筋疲力尽,林老太太年岁大了更受不住。见清舒不再肚子疼,她就由齐婆子扶着回了屋。

张氏也是哈欠连天,摸着清舒的头说道:“好孩子,咱们也赶紧睡!”

清舒这会非常激动哪有睡意,不过还是乖巧地点头应道:“好。”

躺在床上胡思乱想了好久,一直到鸡打鸣了清舒才眯上了眼。

日上三竿,清舒才醒来。

张氏端来一碗粥过来,可清舒不吃:“我要去县城找我娘。”

林老太太说道:“等你痊愈后再去。”

老太太会出尔反尔,清舒也不意外。想着老太太竟然的妥协,她脑子一转,故意气呼呼地将张氏手里的饭菜打落,大声叫道:“我要娘。”

林老太太最容不得儿孙忤逆她了,谁敢不听话不是打就是被骂。她上辈子没少被打骂,有时候还被关进柴房饿上一天。可现在,清舒却是不怕了。打骂又如何,她现在急切地想见到亲娘。

林老太太沉着脸道:“看看都被宠成什么样了?巧娘我们出去,由着她。”

看着林老太太的背影,清舒眼睛闪了闪,就刚才她做的事,按照她祖母的性子早一巴掌呼过来。可现在不仅没打,连骂都没有,这事透着古怪。

不吃饭,连药跟水清舒也不喝。挨到中午她脸惨白得让人看了都害怕。

林老太太也怕红豆出事,只得让张氏送她去县城了。要不然,清舒真饿出个好歹顾家那老太婆怕是会撕了她。

清见林老太太妥协,心里疑惑起来。老太太是在顾忌她娘,可林家的人不是说外祖家是破落户,她娘命好才嫁给林承钰。

带着这个疑惑,清舒被张氏抱出了屋。

林家村山清水秀,距离县城也只有二十多里路。坐马车的话到县城需两刻多钟,可若是坐船只需一刻多钟。

清舒坐在船上看着河两边郁郁葱葱延伸到山脚下的桑田,心情豁地好了起来。有娘的孩子是块宝,没娘的孩子是根草。不管如何,娘还活着,这比什么都强。

张氏看着清舒露出的笑容,小心翼翼地问道:“红豆,我们吃点东西好不好?”也不知道这孩子像谁,脾气这般大,连老太太都敢顶撞。

这么大半天没吃东西清舒早饿了,只是之前强忍着。如今得偿所愿,她自然也不再犟着饿自己了。

张氏笑了下,从食盒里取端出一碗肉沫豆腐跟一碟清炒土豆丝。

清舒吃东西时不仅没发出半点的声音,姿态也很优雅。

张氏看了不由说道:“红豆,你吃饭的模样真好看,下次你能不能教下如蝶跟乐玮?”张氏进门四年生了一儿一女,女儿如蝶儿子林乐玮。这两个孩子吃饭时不仅狼吞虎咽,还发出吧唧吧唧的声音。

清舒愣了下,点头说道:“好。”她十四岁被接去京城,继母崔氏请了教养嬷嬷教导了她一年。后嫁入忠勇侯府,侯府规矩多,时间长了潜移默化之下行为举止也有所改变。

不过张氏的话也给清舒敲响了警钟。之前不过是照着镜子摸了下脸就被老太太怀疑妖邪附身,要再有什么出格的举动还不知道老太太要怎么折腾她。

正想着,肚子又翻江倒海似的难受起来。清舒没忍住,又将吃的都给吐了。

张氏大急:“大金叔、大金叔你快点,红豆又吐了。”

正在划船的大金叔加快了速度,没多会就到了县城。

大金叔扬声道:“承志媳妇,马上靠近码头,你们做好下船的准备。”

太丰县河流众多,走水路比陆路更方便。所以物资基本都是用船运到县城,像现在码头停靠的三艘船上装的就是瓜果蔬菜等物。

码头上有脚夫车夫的吆喝声,有小贩的叫卖声,还有儿童嬉笑声,非常的热闹。

这一幕,让红豆熟悉又陌生。上辈子她跟老太太来过县城三次,每次都能看到这样的场景。可去了京城,这些就成了回忆。

张氏抱着清舒上了一辆马车,朝着车夫说道:“去三元街。”

这里以前不叫这名,是后来居住在这的大才子许文昌连中三元才改叫三元街。说起来红豆与许文昌还有血缘关系,红豆的曾祖母是许文昌的孙女。

关系其实算很远了,但林老太爷却以此为荣,时常念叨此事。

下了马车拐了一道弯,两人来到一栋红砖青瓦的房子前。

清舒对这宅子并不陌生,上辈子她二叔林承仲一家就住在这里。她跟着老太太来县城的三次,两次就是去的林承仲家。

敲了下门,很快里面有人扬声问道:“谁呀?”

“陈妈妈,是我。”

穿着褐色细布衣裳发髻上插着一根银簪的陈妈妈开了门,笑着道:“三奶……”

话没说完,看到脸白得跟一张纸似的清舒,陈妈妈脸上的笑就僵住了:“姑娘,姑娘你这是怎么了?”

张氏解释道:“红豆烧了两天,今日刚好一些我就赶紧送回来了。”

陈妈妈朝着外面大声叫道:“建木,姑娘身体不舒服,快去请贺大夫来。”

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应了一声,撒腿跑出胡同。

陈妈妈从张氏手里接过清舒,疾步往里走去。

一进院子,入眼的就是葡萄架跟搭在上面的秋千。葡萄架下,有一张樟木小圆桌与两张藤椅。圆桌上,放着一只青花缠枝莲茶杯,看起来,特别的雅致。

上辈子这院子被她二婶种满了菜,跟如今比起来一个天一个地。

清舒忍不住起了怀疑,她娘若真是破落户应该跟她二婶一样精打细算过活,怎么这院子会布置得这般清新雅致。

进了屋,清舒的怀疑就得到印证了。就见这屋子整套的家具全都是用的酸枝木;多宝格上陈列了瓷器跟玉器都很精美;梳妆台上放着一个红木首饰匣子,匣子旁边放着嵌宝石衔珠凤簪、金镶珠翠软镯两样首饰。

清舒脸色变了又变。上辈子堂妹如彤嘲讽说她外祖家是破落户,林家的人什么都没说,后来她又见到穿着寒酸的舅舅一家也就信以为真。可这屋子的摆设以及梳妆台上的首饰让她知道,她被骗了。她外祖家不仅不是破落户,反而非常有钱。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