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月溶潇湘之黛玉问情

更新时间:2021-05-04 03:37:54

月溶潇湘之黛玉问情 已完结

月溶潇湘之黛玉问情

来源:落初 作者:君幻凤 分类:言情 主角:小姑姑祖母 人气:

经典小说《月溶潇湘之黛玉问情》由君幻凤所编写的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小姑姑祖母,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他是皇帝,她是故人之女。他是日神转世,她是绛珠化身。他为她可以成为煞神,她为他可以灭亲。惊天动地的爱情,面对艰难的抉择,林黛玉向往月溶潇湘,只希望和他一生一世一双人。别样的红楼给你不一样的梦之旅!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哪里能呢。”她看着我,眼中是惊艳和羡慕,“小姑真是国色天香,可是”

“绮月今年便要满十三了,年家的女儿,自是要进宫备选的。恐怕,到时候,要劳累你了,才刚嫁进来,便要……”

“这本就是我的分内事。”她浅笑。

我试过各种方式,哭闹,哀求,绝食。终于,还是听从他的安排,乖乖进了宫。原来,他要的,只是一个纽带,一个能搭上权贵的纽带,这个纽带,便是年绮月。

我被指给四阿哥,在嫁入王府的前一夜,我提出单独见他一面。他应约。

“为什么,为什么是我,谁都可以是年绮月,为什么要挑上我?”

“因为,你是个美人胚子。你不想入宫,无非是不想陪那个老人家,现在,四阿哥人虽冷了些,却年轻有为,是个难得的,配他,你不亏。”他冷哼,眸子里是浓浓的不屑和疏离。

我认命,成了雍亲王的侧妃,后来,成了大清国的年贵妃。只是,我并不快乐,我试着去爱高高在上的皇帝,可是,徒劳无功。皇帝比他,更阴,更狠。

突然有一天,他主动到我的宫里,却是为了个宫女,他交给我一枚棋子,要我转交。我随手交给一个宫女,要她丢掉。他在大婚之日失去了新娘,擅闯**的他,扼住我,为了一个木讷的宫女,他竟然……

“要不是为了大事,我容不得你。”

他不知道,几乎每个深宫里的女人,都不过,行尸走肉,连自己是谁都不知。

淡淡的氤氲,清清的风丝,三生石上那一点淡淡的凝露慢慢凝聚成一股清流,滑落而下。

承受这点点清流的,是一株小草,草为七叶,似乎孕育着淡淡的一些韵晕,七叶中间的茎上,结着一颗碧绿如翠玉的果子,散发着淡淡的清香。

朝霞出,迷雾散,第一缕阳光照在这小草上,小草带露的叶子微微一抖,顷刻间,果子发出一阵清淡的烟雾,一个碧纱仙幔的女子飘然而出。

双眉如柳,似蹙非蹙,双目如水,流光茔转,脸颊含粉,朱唇如樱,翩跹的身姿天上人间只她一人。

“恭喜绛珠妹妹终于能够修得正果。”一阵清脆的祝贺,只见一女出现,面如桃樱,胜似三分。

绛珠微微叹了口气:“警幻姐姐说差了,我经历千年,原应该修成正果,但是如今却似乎有什么东西牵绊了我,使我无法飞升,该说这七情六欲似乎缠绕了我,使我有化不开的愁绪,还有说不出的牵挂。”

警幻仙子轻声一笑,眼中全然是了然之色:“傻妹妹,你且来看这里的景色。”只见警幻仙子手一翻,手中出现通天宝镜。

绛珠上前,只见镜中出现的是一女子,斜卧软榻,双目微蹙,眉间尽是愁绪,不知为何,绛珠一见此女,竟然有一种骨肉相连的感觉:“她是谁?”

警幻仙子笑了起来:“她是姑苏林如海之女林黛玉,如今父母具已不在人世,她孤身寄人篱下,因是孤女,受尽人间冷暖,看尽人间亲情淡薄。”

“为何我却又一种骨肉相连的感觉?”绛珠有一丝淡淡迷惑。

“妹妹为何不看她的真身。”警幻一旁提醒。

绛珠看了一眼警幻,然后仔细一看,竟然发现躺在床上的竟然是一颗翠如珠玉的果子,跟自己的绛珠果竟然同出一辙。

“绛珠果。”绛珠一愣。

“是的绛珠果,妹妹的绛珠草当年接下两朵绛珠花,只是这三生石能提供的只有一朵花的营养,若是两朵花同在茎上,绛珠草反而不得生存,凑巧当日明月世尊经过,他以柔和的月光法将绛珠花摘下,又因自己要去历世修炼,也就顺便带入凡尘了,如此也就成了林家的女儿,只是她到底不曾得到全然的修炼,因此愁根深重,又加上当日神瑛侍者有三滴的灌溉之恩,因此让她愁绪纠结心头,如今,她被欺惊魂,若是将养不好,只怕将魂归恨天。”警幻诉说了一切的由来。

绛珠听了微微皱眉:“我虽无意红尘,但是这到底也是我自己,如今她有难,等于我有难,我如何能不管。”

警幻笑了起来:“正巧她如今正睡着,我已经让人将她带来太虚幻境,妹妹可以和她合体,只有你们合二为一,经历红尘世俗一切后,妹妹心中的愁绪自然也就消失,如此也就能真正脱离红尘飞升了。”

绛珠略微沉吟片刻,然后才欣然答应道:“好,一切就由姐姐做主吧。”

外面嘈杂的声音让原本浅眠的黛玉根本无法安枕,她微微皱眉,轻轻咳嗽一声:“紫鹃,外面什么事情这般嘈杂?”声音显得有气无力。

外屋的紫鹃一听黛玉声音,忙进来道:“姑娘,没什么,只不过是园子似乎进了小贼了,因此二NaiNai带了各房嬷嬷在找呢,姑娘身体不好,只自己休息就好,很不必管外面的事情。”

黛玉再度咳嗽一声:“我原就是浅眠,这会子又睡过一会,此刻也怕是睡不了了。”

紫鹃听后,随手拿来了一床薄被给黛玉垫上,轻笑道:“姑娘只是心中事情多,要我说,姑娘将什么事情都放下了,就什么病情都没了。”

黛玉蹙眉无奈,双目泛起淡淡的莹光,无限愁绪犯涌上心头。

“这里怎么会有男子的鞋。”外面叫嚣的声音传了过来。

黛玉一愣:“紫鹃这是在做什么,不是说在找贼吗?”为何却似乎在搜查什么东西?

紫鹃无奈苦涩一笑,道:“姑娘别往心里去,原这捉贼是假的,不过是园子内一些不正经丫头传了些情诗什么的,让太太们知道了,所以才来找找,我们这潇湘馆中干干净净的,有什么让他们找的。那鞋子也不过是给宝玉做的,因此不打紧。”

“我说什么,你也真是个不识货的额,这宝玉三日两头来这里,给宝玉做上一双两双鞋子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好了,都没别的话,都出去吧,别惊扰了林姑娘休息了。”凤姐的声音依旧干练果断。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