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嫡女之重生归来

更新时间:2021-04-22 09:08:12

嫡女之重生归来 已完结

嫡女之重生归来

来源:落初 作者:l执笔写人生 分类:言情 主角:白闵慕承炀 人气:

主角是白闵慕承炀的小说《嫡女之重生归来》此文是l执笔写人生原创的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上一世为了心爱之人坐上皇位,她落得满门抄斩的下场!重生一世,看她如何扭转乾坤!*庶妹算计找茬?她将计就计,回了她渣女一切!五皇子为了她父亲的权势,虚心假意靠近她?她便将五皇子设计的被贬为庶民,失去一切!某太傅靠近她,似乎对她感兴趣?可是,为什么她用尽一切办法,还是斗不过这个男人?!*月黑风高,她遭遇暗杀,男人如天神降临救下她。男人长身玉立,气息凉薄,“我救了你。”她挑眉,“然后呢?”男人道,“我要你以身相许。”她冷嘲反击,“做梦!”*大戎王朝都在传,镇北侯府嫡长女不知从何时变了。&nb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她抬头便看到一个带着黑巾的男人,目光撞进那双深沉清冷的眸子。

“本太傅又救了你一命,考虑的如何?”沉冷的语气泛着一丝清冷,带着她再次飞了起来,旋即落在地上。

白闵月身躯陡然一震,她没想到救她的人竟是凉译榕。

“你是谁?”一名黑依人戒备的看着凉译榕,“我们要杀的人是她,与你无关!”

凉译榕轻笑,笑声寒凉,他一手拉着白闵月的胳膊,一手执剑,垂眸再次轻语,“本太傅说过不救无用之人,这是最后一次!”

在白闵月还未反应之际,胳膊上的大手骤然一松,她看到眼前黑影徘徊间,黑衣人早已倒地,一刀致命!

白闵月震在原地,好强的武功!

她从未想过,这个男人的武功竟有这般出神入化。

今晚的事情,如果没有他,她深知自己可能真的要命丧黄泉了。

凉译榕丢下手里的利剑,眸光清冷凝着白闵月,“今晚之事只是一个开始。”

他的话白闵月清楚。

她不知道这次刺客是谁的人,但她明白,这样的刺杀还会来。

而凉译榕救了她这一次,不会再救她第二次。

她心里亦是清楚,这个男人在等她的答案。

今夜之事她更不想再上演,她无力对付这些人,尤其是在侯府,她独步难行。

如若做了凉译榕的人,至少在这京城之内,她性命无忧。

她抬眸看向对面的男人,对上他深沉清冷的眸光,她低声道,“臣女答应太傅。”

凉译榕丢掉手里的利剑,负手而立,语气清冷透着一抹肃杀,“白闵月,做了决定便由不得你反悔,他日你若背叛本太傅,本太傅定然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即便没有和这个男人接触过,她也知道这个男人比慕承炀还要深不可测。

她低声道,“臣女知道怎么做。”

“这里会有人来处理。”丢下一句,凉译榕身影便离开碧落阁。

整个院落空荡死寂,冰冷的风击打在面容上,刺骨的冷,却比不上心里的痛恨和沉重。

一夜之间所有都变了,原本势必不和所有人有牵扯,但现在却深陷泥潭。

唇角泛起一丝苦笑,无视院落的死尸,她转身走进屋内。

白闵月坐在软塌上,手中捏着杯盏,外面响起一丝异动,她只是微微蹙眉却并未理会。

她知道,是凉译榕的人来了,在收拾院落的死尸。

月色清冷,直到外面寂静无声,她才起身走向窗棂处,看着外面恢复如初,心底有些微颤。

凉译榕让她成为她的人到底有什么企图。

他们处理的到真干净。

只是,今夜刺客是谁的人?

慕承炀定然不会出手,自她重生后他们几乎从未有过交集,而这些黑衣人更不会是凉译榕的人,那个男人不屑于用这样的手段逼迫她。

唯有可能的只有——大夫人!

唇角泛起冷笑,她没想到大夫人竟然会这么快沉不住气。

夜沉如水,寂静的书房内,男人负手而立站在窗杵前,目光清冷的凝着远处。

离風恭敬站在一旁,眸底泛着疑惑,犹豫了半晌方才出声,“二爷为何两次出手救下白闵月,让她成为二爷的人?”

那个女子他有所耳闻,沉默懦弱,在侯府内时常受到大夫人和白瑾夕的刁难。

深沉的眸子泛着一抹淡嘲,他抬手,指尖若有无敲击着窗棂,“凡事不可只看表面。”

薄唇微勾,他冷淡出声,“那日在明乐湖,若非本太傅出手,白闵月只会被慕承炀所救,她是镇北侯府的嫡长女,亦是镇北侯最宠爱的女儿。”

离風眸色一震,只一瞬便瞬间明了。

白闵月是镇北侯最宠爱的女儿,不论如何,只要白闵月倾向哪边,镇北侯为了白闵月必然会脱离太子,导向另一边。

慕承炀是皇上最宠爱的皇子,如若白闵月倾向五皇子,那镇北侯和五皇子联手,朝野之上,只会对二爷不利。

他恭敬垂眸,“属下明白。”

凉译榕转身坐在软塌上,端起杯盏轻抿,薄唇淡淡轻启,“离風,你说一个人在一夜之间彻底变化,是她之前伪装的太好,或是真的被逼到极限?”

离風垂眸立在一侧,他知道二爷说的是谁。

他亦知道二爷心里早已有了答案。

*

离父亲回朝还有五天有余,自那晚她答应了凉译榕后,那个男人再未来找她,她也落得清闲。

白闵月坐在软榻上,指尖旋转着杯盏,外面传来脚步声,只片刻便恭敬的立在她身侧,“大小姐,奴婢刚去看了,二小姐和杨氏一早便出去了,听下人说是去置办衣裳了。”

置办衣裳?

一个侯府大夫人和嫡次女会亲自去府外置办衣裳?

这几日太过清净,杨氏也并未再来找她麻烦,太过安静让她有些心里悬空。

她放下杯盏,走到窗棂处,心里豁然开朗。

怪不得杨氏她们这几日那般清净,甚至亲自出府置办衣裳。

明日是皇后生辰,举天同庆,而每年皇后生辰,每个府邸便要去两人。

前世她因身体有恙,是杨氏和白瑾夕而去,只怕那时,慕承炀和白瑾夕已经芳心暗许!

眸色轻敛,她冷笑出声,正要转身离去,外面陡然响起脚步声。

她蹙眉看去,待看到来人时身躯一震,慕承炀!

他来作何?

莫非是为了明日的寿宴?

她转身坐在软椅上,眸色冰冷的看着缓步而来的慕承炀,清欢恭敬跪在地上,“奴婢参见五皇子。”

慕承炀只是淡淡一声,“免礼”便走到白闵月的对面坐下,眸色温润的看着她,“本王不请自来,白小姐不会介意吧?”

介意!

她如何不介意!

放下手里的杯盏,她冷眸看着慕承炀温润的笑意,冷声道,“五皇子有事?”

慕承炀看着她冰冷的神色,眸色微敛,不知她为何对他有这般大的敌意。

他淡笑,“明日是皇后寿宴,镇北侯还未回朝,镇北侯府要去两人,本王便来提前说一声,明日本王来接你。”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