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孽权

更新时间:2021-04-22 09:05:06

孽权 连载中

孽权

来源:落初 作者:景却 分类:言情 主角:顾林夕颜 人气:

新书《孽权》全文在线阅读,作者景却,主角顾林夕颜,是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深受君宠的弋静深对皇帝说:用血腥天下换她一条清白鲜活的生命,有何不可。皇帝不信邪,而后倒台做了太上皇。顾落却:做皇后,我不开心!弋静深:那我放你走。流落民间的顾落却整日守着自己的小客栈,望着太阳望着月亮望着星星,惆怅了:问情为何物,只教自由情何以堪。……权,毒人心,生孽债,最后谁承受,谁偿还。这是一个灰色天下,海阔天空或坐拥天下,哪个才得真自在?他们无一不是以身献世,寻找答案。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种感情,只有一份。我给不了江王感情,他看起来好复杂,恐怕也无法给我感情,提亲,不过是为了拉拢您扩大他自己的权利而已。所以女儿求父亲,不要答应这桩注定不会幸福的亲事!!!”

“……”他倒退两步,不可置信地看着把头利落磕红的他唯一的女儿。

“爹,您是忠臣,也是重臣,我相信明君,不会舍得失去你的。爹,您也要相信自己……”

顾林夕再也听不下去,低吼:“够了!”

天真不可怕,可怕的是看透时局还敢天真,可怕的是五观被风月所蒙蔽,可怕的是蠢不知蠢!

他一把勾起她的下巴,知道症结在谁的头上:“女儿……我若不答应,你要怎样,与他颜霊私奔还是殉情!”

“我……”

他怎么会让她把寒他心的答案说出口,紧声接道:“或者,你真的以为你死了,他颜霊就会以着未亡人的身份,为你守一生么。”

“你别忘了,他是个男人,他有他的责任。殉情不可能!死不可能!为你守更不可能!”

“虽然,他家底是薄了一点,但是凭他把你迷得五迷三道的能力,想要什么样的女人,估计不辛苦……”

这样的话从父亲大人的嘴里说出来,顾落却的心,好像被人持刀深深地凌迟了。

“他不是那样的人……”她无力。

顾林夕挑眉:“他不是,但男子生来就肩负着传宗接代的责任,你忘了么。”

“……”

好像,突然间,她跟颜霊,就到了寸步难行的地步。

之前,在一起的道儿,怎么想都很顺,他们彼此都坚信,不会有任何怀疑,对方一定会是自己的另一半。

之前的坚信,现在,顾落却同样的迷茫,好像被父亲那么一说,她跟颜霊,真的就已经无路可走了一样。

而宅邸之外,马车过道穿行,滚动的车轮,在万籁俱寂的深夜中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

马车内的黑袍男子,坐姿岿然不动,眉目安静地垂目阅书。

仿佛外面发生了什么,都是另一个世界的事情了。

天生过目不忘的异秉,令他将全书的最后一点看完,便毫不留念地将之放下了,撩开帘子,他带点慵懒地想起了那双与夜一样沉静的双眼。

呵,夜是真的沉静,可女子就是女子,短暂的沉静之后,就忍不住向他开了战。

“三王爷,我已有心上人了。”

“知道还要娶?!”

啧,不仅知道她已有心上人,他还知道她会因为他的来到吃不下饭,所以特地选了个饭后的点儿去呢。

好像忘了告诉她,他的名字了……江王爷突然跳跃到这一点上,有点头疼地按了按眉,这样太不利于人对他的记忆了啊……不过他的名字肯定比她情郎的名字好听,嗯,毕竟他是弋、静、深。

淡若君子,静水流深。

不过在她的心里,他恐怕只是一个卑鄙的强盗。好像是第一次做坏人似的,江王爷难得的起了点意思。

月色清凉。

窗沿前,薛饮老老实实地站在弋静深身后,在听到他的主子倚窗而立喃喃自语了一句:“她跟我想象的不太一样……”时,他忍不住好奇:“王爷,“她”是顾姑娘吗?其实属下有句话想说……”

弋静深微懒,开口:“我什么时候不让你说话了?!”

薛饮一笑,立刻说:“顾姑娘跟平常的姑娘,一个样儿啊,属下感觉,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怎么王爷独独看上了她呢?!而且,娶一个对您没有心思的女子,甚至,以后会仇恨你的女子,她能做的好,皇后之位么?!”

这就是主子太包容下属的缺点了啊,关键时候字字往你心口上钻。

弋静深听着,“说完了?”

薛饮闭嘴,从喉咙里忐忑地挤出了一个嗯字,再也不敢开口了似的。

弋静深薄唇一掀:“除却亲情跟爱情,她可以做到完全的没有杂念。她是一个没有杂念的人。而且,她是一个温柔的人。”

不爱他,又温柔,没有杂念,这样的女子臣服于他做他的皇后……管理六宫,他需要。

“……”就不那么复杂是吧?!那么和主子完全是鲜明对比……

这……薛饮暗中挑了下眉头。

“除夕之夜,宫宴,顾相把自己最疼爱的女儿带进了宫里,享受美味佳肴。本王……看见她了。”弋静深,颔首凝着黑暗中的某一点,深沉莫测,“她一笑,我就决定要了。”

……霸气!

“后来吩咐人查了她,但是,似乎查的不准。她好像……虚有其表。”

薛饮:“……虚有其表?!”

“一个温柔的女子,却还有一双凌厉坚定的眼神,那就不太好办了啊……”

薛饮突然听懂了,王爷不过是想要一个傀儡罢了。

他问:“既然如此,为何王爷还要娶?!”

——知道还要娶?!

想到她也满脑袋浆糊,弋静深嘴角一勾:“可是身为一个皇后,若只是温柔没有气势,也不太好啊……!”

薛饮不想说话了。

为什么?

因为这个傲娇王爷他就是不承认,他对人家姑娘一见钟情了!

不然怎么会,越看越收不回手呢?!

不然怎么会,越看越觉得合适呢?!

顾落却一夜未眠,在次日的早上,装束好自己去了江王府。

被奴从江王府邸外接进去,顾落却经过一条清澈的湖边,路过凉亭,说:“我就在这里等你们王爷下朝回来。”

“好。”这里的人不多说一句话,仿佛无心管你行踪。

一个个淡漠地犹如无魂之人。

顾落却身处这样的环境,来不及难受,已满腹愁丝。

这一次,她再也不敢轻易地去找颜霊。

她知道他也解决不了了。

说好的今天一早,他的聘礼就会到的,可是,只怕他在来的路上,就应该对今昨晚的事有所听闻了罢……他会回头,还是一往无前?!

……

而顾相府邸,颜霊来了,只不过扑了个空。

顾落却早留下了新兰在这里接应他。

新兰望着这个男子挺直腰杆,仍不后退,让人把一件一件聘礼往府里送,心里只觉一哀。

她为他侍茶,言:“老爷去上朝了。”

“我等他。”

颜霊眉目不怨不恨,依然清雅如斯。

新兰忍不住为他一笑:“好。小姐去了王爷府,去求王爷收回成命。”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