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就让我再伤一次

更新时间:2021-03-02 18:42:01

就让我再伤一次 已完结

就让我再伤一次

来源:落初 作者:朴兮鸟 分类:言情 主角:袁枫张爱玲 人气:

《就让我再伤一次》由网络作家朴兮鸟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袁枫张爱玲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幸福有多远?幸福又有多久?花子桃拥有过,可她伤了。再度相遇,他还是依旧如出。当她获知当年真相之时却是不知所措,而他,一度逃避,在爱与不爱之间痛苦徘徊。最后,心里憔悴的二人该如何为他们的爱情买单?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许是被花子桃的手电筒刺痛眼睛,苏腾禹突然醒了。

花子桃看着他那张睡眼惺忪的脸,心里悲喜交加。她很清楚那不是袁枫,袁枫永远不会来到这里,可是她的心又是那么的不可抗拒地希望会发生所谓的奇迹。所以就在那一刻,她似乎看到袁枫还在那个寒冷的夜里固执地等着她。

回到屋里,苏腾禹坐在沙发上,手里握着花子桃递来的一杯热气腾腾的水。花子桃就斜靠在电视柜前,不解地看着他。她的心里有很多的问号,只是还不知道从何说起。

“你怎么在外面睡着?”

“你怎么还没睡?”

沉默片刻后,两人同时问起对方。

“我出去吃饭,忘记没有钥匙进门,就坐在楼梯上等你。”苏腾禹抬头看了眼花子桃,不以为然地说道,“结果一不小心就睡着了,连你什么时候回来都没发现。”

“那你怎么不打我电话?”花子桃嘴上不说,心里直骂他是个猪头。

“小姐,我又没有你的电话。”苏腾禹高声强调到。

“那你怎么不住宾馆?”花子桃想起刚骂他猪头,恰恰骂的就是她自己,窘了窘,又没头没脑地问了句。

“我没钱啊。”苏腾禹如实说道,说完怕花子桃不信,又加了句,“真的。”

“那你出去吃的什么饭?”

“肚子到现在还是空的。找不到一家正宗的炸酱面。”苏腾禹可惜地叹口气。

“你是宁缺毋滥啊!”花子桃呵呵笑了两声,讽刺到。

“那是。”苏腾禹不害臊地回答,像是又想起什么,笑容突然变得坏坏的,“对了,你怎么还不睡?”

花子桃心里一阵慌乱,生怕他知道自己是担心他才没睡的,她略有些结巴地说:“我,我码字呢。”

苏腾禹没有再说话,依旧坏坏地看她。

“我给你做炸酱面吧。”想要掩饰自己的慌乱,结果让自己更加慌乱,此言一出,花子桃愣住了。

苏腾禹也楞住了。

说起做饭,花子桃别的不会,就炸酱面最拿手。以前,袁枫最爱吃的就是她做的炸酱面。每次,袁伯母应他的要求为他做好炸酱面,他只是端着碗深深地闻一闻就开始大喊,妈,妈,不是这个味啦。肯定没有子桃做的好吃!害的袁伯母那么大年纪了,还得像个学生一样向花子桃虚心地请教。好在没过多久,袁伯母做的炸酱面的味道和花子桃做的味道简直是如出一辙。花子桃不用整天听袁枫叨叨,等你嫁给我了,你天天做炸酱面给我吃。因为别人做的味道都不如你做的好吃啊之类的话。

自从袁枫走了以后,花子桃就再也没有做过炸酱面了。今天莫名其妙想一显身手,手艺却是变得些许生疏。唯唯诺诺地把面端给苏腾禹,心里头还真是有些七上八下。倒是苏腾禹心无旁骛,一筷子一筷子地吃着面,惹得花子桃心里头忍不住骂着这个人还挺矫情,肚子都饿了一天了,吃起饭来还是那么细嚼慢咽。说实话,她对他的吃相很是不屑。要是袁枫,早就如饿狼扑食一般,狼香虎咽了。

终于,等苏腾禹吃饱喝足,放下筷子,花子桃才满怀期待地问:“味道怎么样?”

“奇怪,这味道好熟悉。”苏腾禹若有所思地答道。

“我做的炸酱面可是独一无二的。别拿我的味道和饭店里的味道相提并论。”花子桃以为苏腾禹所谓的熟悉是指和饭店里的味道一样,微微有些不悦。

苏腾禹正想着这味道在哪吃过,被花子桃莫名其妙的情绪一打扰,也不去再想。管它呢,最重要的是今天即使饿了一天,现在,值了。

“我要去睡觉了。”见苏腾禹不做应答,花子桃有些赌气地朝卧室走去。

“谢谢你的面,很好吃。”苏腾禹起身站起来,对着花子桃的背影喊道。

花子桃暗暗有些窃喜,转过身来,说:“你很幸运,我的手艺从不露给陌生人。”

“我们不陌生吧?我们已经是同居关系了。”苏腾禹又恢复了先前的痞劲,坏笑地注视着花子桃。

花子桃白了他一眼,心里头早把他设想成布娃娃,肆意抽打着。

“还有,今天早上的事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

苏腾禹瞬间变得有些愧疚,有些真诚,让花子桃对他的愧疚也在升级。

“我也有不对的地方。”

“那,那我们赶紧去睡觉吧,再不睡天就要亮了。”苏腾禹看了看手腕上的表,提醒到。

花子桃不说话,瞪着个眼,咬牙切齿地看着他。

“不是,我的意思是你睡你的房间,我睡我的房间。没别的意思啊。”意识到自己的话略有不妥,苏腾禹赶紧笑呵呵地纠正到。

花子桃这才罢休。转身回房。

苏腾禹也忍不住笑笑,转身回房。

李鸽电话打来的时候,花子桃还暖暖地在被窝里酣睡着。迷迷糊糊接了电话,李鸽气恼的声音像是一枚Zha弹一样砸过来:“大小姐,你不会还睡着吧,人家娄总已经在酒店等了你半个小时了!”

“什么娄总?”花子桃闭着眼睛,怎么也想不起这个娄总是何许人物。

“你个猪头!北方传媒公司的娄总,传媒公司的,有印象吗?”李鸽扯着嗓子朝她大喊。

“传媒公司?”花子桃努力想了一下,突然一个激灵爬起来,穿上鞋,一边手忙脚乱地拉开衣柜找衣服,一边连连对着电话大喊:“糟了,糟了。”

“说你属猪,你还不信,这回信了吧?”电话那头,李鸽恨铁不成钢地骂道。

“别光顾着骂我,你说这可怎么办啊?”约好下午3点的,没想到现在都3点半了。花子桃跺着脚,现在真是哭天抹泪都不行了。

“我早替你给娄总解释了。好在人家今天时间有富余。晚上8点的飞机回北京。人家约你五点半见面,还是老地方。”略微心平气和地说完,李鸽忍不住又揶揄道,“怎么样?急的上窜下跳了吧。”

“你早说不就得了,害我白紧张一场。”花子桃长长吐了口气,拿出衣服,砰地一声拉住衣柜,对李鸽扔个烟雾弹很是不满。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