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卿本山河

更新时间:2021-03-02 12:12:15

卿本山河 已完结

卿本山河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渔小瑜 分类:言情 主角:宁王李 人气:

新书《卿本山河》全文在线阅读,作者渔小瑜,主角宁王李,是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年少初见,彼此倾心。 她记得他腰间的玉佩,他记得她秀丽的眉眼。 阴差阳错,却都认了他人为故知。 经年而后,兜兜转转,他们还是回到彼此身边。 然而都城巍巍、宫墙深重,何处置深情? “李柔嘉,本王要的,由始至终都是你。” “王妃,本王要与你共争这江山,你敢不敢?” “柔儿,朕,是皇帝,天下压在身上,万般无奈。” 最终的最终,山花烂漫处,她笑问:“你不是皇帝么?跟来做什么?” ”你才是我的山河。“...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起来吧”,太后的声音轻轻缓缓,“不是什么大事儿,让底下的丫头们进来收拾了。”

“是。”胡嬷嬷应了一声,便去招呼侍立在门口儿的苏姑姑和门外的丫头们。

顷刻间正殿内的人便多了起来,进进出出地好一通忙活,这才把地面清理干净了。

太后的宫裙溅上了几滴汤汁,又在胡嬷嬷的服侍下进寝殿去换了,出来时,方略略惊讶地道:“李家丫头怎么还拘着呢?快坐吧。”

“多谢太后赐坐。”李柔嘉微微笑着,无论是眼神还是声音,都没有一丝一毫地不满。

此时宁王早就不讲规矩地在一旁的椅子上坐着了,不用人请,守着小几上的一盘点心吃得欢。

李柔嘉度量位次,知道自己不宜离宁王太近、却也不能离太后太远,因而在于宁王隔着一张椅子一个小几的位子上坐下。斜牵着身子,耳观鼻鼻观心,太后不说话,她也不说。

太后出面救她父亲的事,她是不需要道谢的,若是着意道谢,反而失了分寸。

太后这么做是为了谁?自然不是为了她、也不是为了父亲,而是因为宁王所求。这是宁王和太后之间的人情,她若主动搀和进来,就太把自己当回事儿了。

过了好一会儿,太后在胡嬷嬷的服侍下又用了一碗汤,见李柔嘉一直未开口说她父亲的事,这才道:“俊儿和哀家说,你二人两情相悦……此事可是真的?”

李柔嘉看了下屋里所剩的人,除了她和宁王、太后之外,就只剩下胡嬷嬷与芷云姑姑,知道这两人都是太后的心腹,便道:“回太后,此事不是真的,我二人并非两情相悦。”

宁王斜着眼扫了李柔嘉一下,继续闲闲地吃点心,好像事不关己似的。

太后放下了手中的银箸,示意了胡嬷嬷一下,胡嬷嬷又将门外侍立的小宫女们叫进来。统共进来四个宫女,一人手里端着一个盛装小白帕子的金托盘、一人手里端着一个盛着青瓷茶杯的金托盘、一人端着泡着玫瑰花的金盆、最后那人端着的也是白帕子。

太后拭唇、漱口、净手完毕,胡嬷嬷又吩咐那些小宫女退下。片刻后,又有几人进来撤了饭桌,重新擦了地面。

太后在胡嬷嬷的搀扶下,于这屋子里的上首主位上坐下。许是因着饭后人困倦,微斜着身子靠在椅背上,待到屋内又只剩下他们五人,房门紧闭之时,才问道:“既如此,这其中的缘由,你与哀家说说?”

“是”,李柔嘉欠着身,平平缓缓地道,“臣女救父心切,宁王殿下仁爱清明,知臣女父亲冤枉,愿意相助臣女救父。但此事不易,宁王殿下想要个交换。”

太后的嘴角是微笑着的,看着李柔嘉,神色莫辨。半晌,问道:“京都城中这么多官家小姐,你知俊儿为什么偏偏想娶你?”

李柔嘉已经从宁王的口中知道了原因,但这原因,却是绝对不能在太后面前说出来。不管太后知与不知,她都不能说。

“若不是自己真心喜爱的女子,娶谁都是一样的,况且臣女的名声更好些。蝉女斗胆妄测,觉得这便是殿下想娶臣女的缘由。”

太后点点头,“嗯”了一声,又问道:“如此说来,你倾心于俊儿,这才甘愿嫁给他?”

“臣女……并无倾心之人。宁王殿下风姿无双,只是臣女常年固步闺阁、家教甚严,不敢擅自妄想婚姻之事。臣女愿意嫁给殿下,只因懂得知恩必报。”

“宁王的名声向来不好,想来你也早有耳闻。既然你本不倾心于他,那么答应嫁给宁王与答应嫁给太子,有何区别?你为何选择了宁王?”太后问。

李柔嘉的聪明果然名不虚传,小小年纪这般有胆色、这般能识辩,知道她想要听的是实话、知道以敷衍骗不过她,便诸般坦诚;知道她不愿提及俊儿与太子之间的风流纠葛,便闭口不提。如此聪慧,着实令人忌惮。

倘若她并非良善之人,让宁儿娶会家中是决计无益的。这一婚姻不成,李家、李柔嘉,也就绝对不能活着。不然养虎为患,有朝一日哭都来不及。

李柔嘉也知这其中的干系,知道自己在太后面前的应对,稍有不慎便会连累整个李家,父亲也就白从大理寺中走出来了。因而从入宫门到现在,她一直小心谨慎,每一句话都思量个前三后三,不敢轻言妄动。

但此时太后问到了太子与宁王,她即便是想破了头皮,怕也想不出一个万全的对策来。

两个都是太后的孙子,说哪一个的不是都是犯了太后大忌。但若不说出个所以然来,太后是绝不会就此放过她的,必定还有追问。

而且最主要的是,这其中涉及到两个相当敏感的字——夺嫡。

太子是储君无疑,但如今外戚蒋家当道,皇上对蒋家早有了铲除之心,这是但凡有心之人都能看出的事,所以太子这储君之位到底能不能保得住,还真是个迷。

纵观朝中,皇子中唯一能与太子抗衡的,莫过于宁王。

虽然宁王看起来整日无所事事,但他身份的显赫、皇上的宠爱,却依旧是实打实摆着的。宁王府是在前朝太子府的基础上扩建修葺而成、宁王是唯一一个被赐黄马褂的皇子、唯一一个七玉带王爷,母妃贵妃云氏年过三十仍宠冠后宫。

最主要的是,皇上心中对宁王还有一份愧疚在呢。

昔年迫于外戚蒋家的压力,皇上将年仅十一岁的宁王送去燕国为质子,害得宁王险些惨死途中。据说当年送质子赴燕的使团于熹、燕两国之界遇袭,除了宁王一人侥幸逃脱之外,使团无一生还。

宁王侥幸生还,为了两国的和平,并未逃回京都,而是只身前往燕都,使得两国免于战祸。

为质三年而归,昔年的孩童已长成翩翩少年,却恍似失了一身的抱负、丢了满腔的热血,只知每日享乐游玩,醉生梦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