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你是我遇不到的温柔

更新时间:2021-03-01 16:34:31

你是我遇不到的温柔 已完结

你是我遇不到的温柔

来源:落初 作者:舞七 分类:言情 主角:邹芹杜城 人气:

完结小说《你是我遇不到的温柔》是舞七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邹芹杜城,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他是杜城,她是段念。那年她七岁,他忽然闯入她的生命,给了她年少时光的些许温暖。然而,杜南杀死了她最爱的父亲段云,而他,杜南的儿子竟然恬不知耻地分割了母亲对她的爱。一场杀戮,让他变成恶魔的孩子,让她对他恨之入骨。三年后杜城衣锦海归,摇身一变成了企业新秀,国际公司的CEO。她在豪门聚会上遇见了风度翩翩,光芒万丈的他。他款款向她走来,微笑着说:“念,我说过,我会回来的。”她忽然懵了。他和她有的只是新仇旧恨,有的只是冷言冷语,但为什么,她对他还会有想念,还会有牵挂,甚至是爱……--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想起来了,我害怕水的原因。

小的时候,记得有一次和邹芹去游泳馆。

我很喜欢那,那有很多小朋友,我在儿童区,腰上围着游泳圈,和其他小朋友一起玩水球。

邹芹在离我五米远的另一个男女混合的泳池,我时不时的得寻找她的踪影,看她在做什么,她总喜欢和不认识的男的交谈。

我生气了,我大喊着:“邹芹邹芹!”邹芹听到我的叫声,转过头来看我,又转过去和那男人讲话。

我真的要生气了,我气得直跺脚,我气得把泳圈摘下来扔到水里,吵吵闹闹间,我的脚“咯噔”一下,我滑到了,整个人向后倒。

“扑通”一声,所有人掉进水里都是同一种声音。

我溺水了。

奇怪的是,我在水里竟然做了一个梦,我梦到邹芹帮我洗头,她突然使劲把我的脸往水里按。

我快要窒息,快要死了。

与其说是被人救过来还不如说是被这个梦给吓醒了。

“你就是不想让我好过是不是?”邹芹两眼发红,却又很凶地瞪我。

从那以后,邹芹再也没有带我去过游泳馆,也是从那以后,我很怕水,我害怕到不敢再躺在浴缸里洗澡了。

可是,我却喜欢看水。我喜欢开着水龙头,看水哗哗地流。

我就是那么怪异的小孩。

然而乖戾的我也有亲密无间两肋插刀的闺蜜。

她就是米宝儿。

“小念,小念。”半夜里,宝儿唤醒我,“我刚在回来的路上,发现有人跟踪我。”

“啊?”我惊醒了,和宝儿住一起两年多,住的地方虽然不在市中心,但也不是街尾深巷,她上班的日子都是早上七点起床,晚上一点回家,风雨无阻,要么我迟了带点心给她吃,要么她迟了就从酒店的厨房打包些回来,然后我们双双坐在一起吃。从来都是平平安安的。

“你确定?”我问,“现在呢?”

“你,你出去看看?”她怯怯地说。

“你不是山东的吗?”那么大的块头。

“山东的怎么了?山东的就不怕死吗?”

我张大嘴巴,“你要我去送死啊?”

“没呐,那一起开门看看。”

我们贴在门边上,开了一点点缝隙。

走廊尽头真的有一个人影在那晃来晃去,来回走的样子,还挺高大的。

宝儿推推我,“你说,是人是鬼啊?”

“鬼你个头,哪有鬼是短头发的?”

“是个男的不行吗?”

我捏宝儿那肉肉可爱的脸,壮着胆子走出去。

刚迈出去几步路,那人也抬腿向我走来,我没有退缩,仍然迎上去。

然后,他站在离我一米远的地方。

“念,”他笑了,他为什么会对我笑?而且笑得那么温柔,他对我从来都是冷若冰霜。

“我不是说过,我会回来的吗。”他的声音略显成熟了。

他穿着卡其色的风衣,双手放在口袋里,搭配黑色的裤子和短靴。

走廊的灯有点暗,只看的清楚他半边的脸。

该死的杜城。

他来找我,他还敢来找我,他来找我做什么,显摆他现在的能耐有多大吗?

他以为我会理他,我会和他说话吗?

“之前在水池那没有看清楚呢,你的身材比五年前火辣多了!”

什么?身材?他是存心跟我提起那件事是吧,逼我跟他呛腔是吧,“看多了洋妞,对国产女人的身材还有兴趣吗?!”

“有啊。”他竟然勾勒出一副“饿狼”的“嘴脸”。变了,他真的变了。

他贴近我的耳朵,“怕了?”继而转为柔软的声音,“其实,我只是想看看你变了多少,因为从明天开始我会很忙,我怕没时间见你。”

不会变,我依旧恨他,讨厌他。我穿着夹脚拖鞋踢踏踢踏地回去了。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