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狂傲女帝,太难撩

更新时间:2021-02-23 06:36:32

狂傲女帝,太难撩 连载中

狂傲女帝,太难撩

来源:落初 作者:攸聿 分类:言情 主角:倪女魔头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狂傲女帝,太难撩》的小说,是作者攸聿创作的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你们穿越重生都是啥?王妃农女太庸俗,本小姐一穿越就是女帝接班人。女帝是什么?女儿国你懂吧。  争男人?别逗了,这里只有男人争女人。  什么是花心?什么是专情?本王唯一的嗜好就是收集美男。  本王很专情但身体里有两颗灵魂。一颗灵魂只爱一个男人这叫花心还是专情呢?红月国第一腹黑美男司尔:“王爷,不是您说今晚让妾身来陪您吗?”  神月夜灵魂控制的身体:“……”本王何时说过此话?  一世妖魔冷妃颜子殿:“夜,不是说好今晚一起双修的么?”  夏以沫一巴掌甩过去:“活得不耐烦了吧!”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为什么我出生在红月国,好想做一次真正的男人!司尔心中难受,这女人真的是太恐怖了。

夏以沫连忙拿开自己的手,尴尬了。她只是想阻止这个男人,没想把人家的手折断啊。

这么帅的男人,断了只手不就残缺了吗!

“老实交代,你到底做了什么!”

“王爷饶命啊,司尔只是想把王爷服侍开心,别的什么都不敢做。”

“不说是吧。”夏以沫望着门外大叫,“边城,把他跟一群又老又丑的男人关一个屋子里,我倒要看看会不会发生什么有趣的化学反应!”

她就不信是他荷尔蒙爆棚了,她身体会无缘无故的失控。可是身体,真的还在失控中啊,她刚喊完话,身体就再次拥了上去,边吻手还向他的裤绳伸去。

边城在外面听到命令后,应声推门进来。

“谁叫你进来的,滚出去!”

边城半点抱怨都不敢有,连忙退出去关好门。

夏以沫心中抓狂,她根本就不想这么说的,可是身体怎么就不受控制啊。

这时,心底的那个声音又再次出现了:没用的东西,一巴掌拍死他不就得了!

到底是谁老是在身体里讲话,夏以沫受不了了,她真的不想跟一个不爱的男人乱搞。

“今晚你要是让本王睡了你,明天本王就杀了你!”她温热的湿气喷洒在司尔的脖颈,王者的霸气让人心悸。

这句话果然有用。司尔连忙主动退了下去。

“王爷饶命。”

夏以沫又把他抓了回来,直接扑倒在了床上,心中在做着难受的挣扎。

“说,你到底有什么目的。”

司尔躺在她下面,痴迷地看着这张魅惑了天下男人的脸。明明是个嬴荡的女人,这种时候装什么矜持呢。

“司尔说了,只是想把王爷服侍开心。”

“服侍开心了,又之后呢?”难道就是因为男人简单的欲望,就冒着不要命的风险?

“再不说,本王就真的丢你到男人堆里,看他们嗅了你身上的味道之后的化学反应!”夏以沫威胁。

司尔疑惑,什么是化学反应。虽然春心粉要有酒精来做催化,但是想象着到时候一群男人跟他待久了也会被春心粉迷惑,那下场不堪入目啊。

果然是女魔头,这么残酷的事情也想得到。

“王爷饶命,司尔只是想伺候王爷舒服后,乞求王爷帮忙救家父的性命,若是没有了家父,那便再无人能酿出刚才的琼浆玉液。”事到如今,美丽的幻想破灭,只能实话实说了。

“你脑子有病啊你,你要救你爹,这么害我我还会帮你忙吗!”

“可是天下都传,王爷嗜好男色,妾身实属无奈,才出此下策来搏王爷芳心……”

“放肆,本王也是你能算计的!”夏以沫还真是怒了,怒的是神月夜怎么这么臭,嗜好男色还天下皆知,神月夜太不要脸了。

“再不交出解药,本王马上一巴掌拍死你!”

还真是可怕的威胁,司尔脸色都白了,语气却异常平静。

“那王爷可不可以救妾身家父。”

“你还敢跟我谈条件!”夏以沫骑在他身上,很想揍他的脸,又怕一拳头控制不好把他头打爆了。

“我要你死!你就得马上死!本王府里那么多男人,还怕没有你来解决吗!”

这话说得她都羞耻,可是她现在似乎只对下面这个男人感兴趣。难道他下的药,还能指定对象?

司尔却平静地看着她,从容不迫地道:“这种药,妾身还没有制出解药来,但妾身可以确定,王爷此刻心中只有司尔。”

他做的药,世间只有他能解。

“你……”

“王爷要是杀了司尔,唯恐王爷也会心念成疾,随司尔而去。”透彻的咖啡色眸子,似乎一切早已预算好了似的,自信而肯定。

夏以沫长吐口气,难受得可以确定他的话没有骗自己。

“你要是敢让我睡了你,我不仅不救你父亲,还杀了你全家!”这句话还真有效果,吓得司尔脸色苍白。

“那司尔定当全力控制好,不跟王爷发生关系,还请王爷去救家父。”司尔推开她起身,跪在榻上乞求。

……

龙鳞马拉着的宁幽王府马车一路颠簸地朝着皇宫飞驰而去。龙鳞马是神月夜的代表性坐骑,龙鳞马是世上跑得最快的魔兽,而且珍罕少有,天性暴烈,难以驯服。

那是几年前神月夜听到民间消息有人在群山万壑见到过龙鳞马的踪影,她蹲守了一个月,终于又看到了它的踪影,抓了之后以更暴烈的性格驯服了这匹魔兽。

边城坐在外面驾车,宁静的夜晚空气被龙鳞马可怕的速度撕裂,凛冽地刮着她的皮肤。

马车里,司尔将家中的情形告诉了夏以沫。

原来,一个月前,神月夜的皇叔神月海既祁王,策划了十几年的密谋策反失败,将一切罪行都推到了宰相端木令身上。

端木令没想到从先帝开始就辅佐帮她争夺王位的女人为了自保而弃整个端木家的命于不顾。为了留条活路,端木令便将自己的儿子、红月国最美的男人——端木司尔,献给了神月夜,求她的庇佑。

神月夜收了端木司尔后,仗着女帝对自己的宠爱在朝堂上为端木一家求情,端木一家才得以保全性命。

端木家虽然被夺去了官爵,收回了封地,但一家老小的命还是保住了的。

但是司尔的父亲欧哥不甘心,想要抱负神月海,便写了一封有关神月海谋反罪行证据的书信呈递给女帝,却不料还没到皇宫就半途被神月海的人劫走。

后信中内容被改成了与敌国的通信,欧哥被抓入大牢正被严刑拷打地逼供。

听司尔一说,夏以沫的意识还真回忆起了这神月夜参与这件事的一些记忆。

虽说只靠司尔的说辞她无法相信欧哥是否真的通敌,但有两点她可以确定:一是除了那封信没有别的证据可以证明欧哥通敌叛国;二是那封信虽然笔迹与欧哥的一模一样但却是神月海呈递给女帝的,这中途大可以找一个会模仿笔迹的人陷害。

只要抓住了这两个点来做说辞,那么就没有人拦得了神月夜从牢中提人。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