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少侠,我们江湖再见!

更新时间:2021-02-23 06:34:32

少侠,我们江湖再见! 已完结

少侠,我们江湖再见!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京墨 分类:言情 主角:凌烟阁高阁 人气:

经典小说《少侠,我们江湖再见!》由京墨所编写的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凌烟阁高阁,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有的人一生逐鹿,叱咤风云,睥睨纵横。 有的人毕生容安,泼墨吹蜡,琴瑟年华。 只是多数人不及前者,难成后者,最终是情愫难斩,困于江湖。 世人都道,凌烟阁的清和姑娘,虽为刺客,却抚得一手好琴。 她每日阁顶抚琴,却从不言唱,不知等的是谁,又念的是谁呢?...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世说的江湖险恶,人心难测。我在尚未步入凡尘之时,便已有所领悟。也听闻这江湖大抵算是男人的江湖。

既身为女子,便不该有所介入。

然而我却偏有着异样命数。

都城的确繁华,不论是来往车马、行人,还是满城红墙绿瓦。靡丽街装,奢华人装,长此以往。

凌烟阁在都城早是盛了名气的。四座高阁,三方长苑,坐落在城西。倒不似大户府邸的华丽,素砖素瓦,清新雅致,亦是别有一番韵意。

我名唤清和,入这座高阁,怕已有十二三年之久。算是这里的歌女,却又不算。

我为客抚琴,从不言唱。因为向一群已绝气之人梵唱,太过无趣。

是了,凌烟阁从不曾真正的为音律育人。

这里走出的,只是同我一般,在暗处取人性命的杀手。

杀人并没有一回生二回熟之说,而是因人而异。有人一辈子习惯不了鲜血,而我,打从第一个人倒在我的剑下后,便无从言罢手。

我完成阁主布下的任务,未曾失手。闲下之时,便在顶阁抚琴消磨光阴。

每个人的生命长短不一,只是这短短数十年,于我而言,已久似数场生命。

恍披满头银丝,于不动岁月里。

入了冬,纷纷雪掩去尘嚣。长廊檐上,无不披霞皑霜,远视尤为苍茫。

都城的冬季向来是寒的。

我与主上相对而坐,她沏了一壶茶,为我斟上。

青妆迤逦,不知者只谓之一幅素雅倾君颜。不想竟是哪般的一颗心,配这花想之容。

她淡然问我:“清和,可还记得,当年为何领你入我凌烟阁。”

我并未木讷,抿了口茶,摇头否认。

她笑,隐约有些轻蔑:“清和啊,大仇不报,怎能活得安生?”

大仇?我细细寻思,想她所指。

若是指多年之前被害家破人亡的仇……如今,我怕是没了资格去报的。我未曾数清害的多少人同我一般家破,也不知他们是否也选了与我同一条的路。

也许有人如我一般选择遗忘;但定也有人会记着一生,迟早寻来。

然而我乏,乏这样心逐角斗,乏这样恩怨成结,股股死扣。

主上笑意不减,睨眸望向阁外城垣:“你这性情,我倒也懂,只是今时这人,不仅是你的仇人,更是我凌烟阁的。”

我不明,也不求明了:“你何需同我而言这些?明知即便无意,我却也是会从你的命。”

“从我的命?不,我并不想杀他。”她渐敛了笑,眸中似漾有寒冰:“我只想他,活着体会比死更可怕的绝望。”

她说,既然他自恃一生孤高傲岸,我便要看着他于我眼前堕下深渊,万劫不复。

曾有佳人作一支曲,名为《梨花叹》。曲意悠长,韵味蜒远。道是一首离别诉衷情,表天涯肠断之曲,极尽悲情,抚琴者低眉拭泪,闻曲者拂袖唏吁。

只可惜,我并没有做戏子的天赋,即便曲子的韵意到了,泪,却也是流不出的。

“这支曲也算盛行一时,在下曾听多人奏过,虽是无一人琴技胜的过姑娘,但论情感拿捏,姑娘还是逊了一筹的。”

座下男子,一手把玩着手中杯盏,一手支于矮桌之上,撑着半个脑袋,姿态散漫,神色慵懒。满头青丝只合了绦玉带,衿前两丛墨竹环过前衫,坠了大半青衣。

他明眸浅笑,宛若星辰皓月。星虚是那三分顽劣,皎洁是余下七分俊秀朗然。

“寄情于曲又有何用?”我抬眸与他相视:“无处去的情,本便无需生。”

他含笑望我,良久间相对无言。从他神色读不出他所想,我知他只面上桀傲不羁,内里反是心性缜密的。

终于,他移开目光,拿过一盏空杯挽袖满上:“姑娘所言甚是,只不知这世间有几人能为此。”

“公子不正是吗?”我拿捏陈腔,如是反问。

我确实未在以寻仇的姿态与之相交,只到底还是好奇,今时的洒脱萧然如何配得他当年的徒手血腥。

不知他是否读懂了我话中蕴意,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只是再度满了杯,而后拂手端起,递至我面前。

“若我确是,可还算与姑娘投缘?”

我抬手接过,纵然饮尽,算作回答。

他眉眼如画,笑容明亮,恍如初春斜朝缱绻着我一生的明媚。

他说:“清和姑娘,在下君怀靳,既道是,君无戏言。”

想来已是许久之后,我才悟得,他此言并非寻常话之,谓是这一生,与我不曾半句戏言。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