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凤鸣天下之魏无音

更新时间:2021-01-27 06:42:49

凤鸣天下之魏无音 连载中

凤鸣天下之魏无音

来源:落初 作者:醉如意 分类:言情 主角:小姐沈府 人气:

醉如意新书《凤鸣天下之魏无音》由醉如意所编写的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小姐沈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十年幽魂,一朝重生;往日恩怨,如何相忘?前世的魏无音,因着公主的血统身份继任国师之位,受天机反噬,早衰体弱;一场祈雨,竟被最亲的人暗害……古镜藏冤魂,归来问人心;软弱痴情的知府千金,换了芯还能乖乖嫁人吗?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淮州是大周国的交通要道,南来北往,大多要经淮州歇一歇,靠着地理优势,淮州从百年前的小镇发展到如今人口密集的大城,成为大周国南部一颗璀璨的明珠。

付家是做粮食生意起家,如今生意更是涉及了茶油、布匹、票号等,但是鲜有人知,便是青楼酒馆的生意付家也有所涉猎。

比如,淮州的醉仙楼,近两年新开的销金屋。

听闻那儿的姑娘各有千秋,技艺非凡,不论你喜欢何种类型,都能在此找到令你心仪的那位,前提是你有银子。

能进醉仙楼玩乐的人,自然不会差了银钱,那楼里的姑娘也被养的如同大家小姐,眼界儿可高的很,一般的才子富商都入不了眼。

醉仙楼北面有一处偏避的小楼,花翠环绕,半遮半掩,时而能听见鸟儿欢快的鸣叫。

花魁惜云端坐在三楼正厅,她素手轻抬,琴音轻快愉悦,瑞麟香自金色的鸟状香炉中萦萦绕绕散出,一时满室生香。

惜云面若朝霞,凝望着榻上闭目休憩的锦衣公子,不觉手下曲子也缠绵起来,带着丝丝情意。

锦衣公子敲打拍子的手指顿住,一双俊眉微蹙,叹息道:“惜云,下去吧。”

“公子。”惜云变了脸色,不知哪里惹得公子不快,跪俯在地,行动间,红纱轻起,如一朵飘忽柔软的云。

“无事,我想歇息下,你自去吧。”锦衣公子柔声道,声音带着说不出的魅惑,如一只小猫儿在心间挠啊挠……

惜云黯然,只得称是。

公子好不容易来一趟,她一曲尚未奏完便被赶出,不知要被姐妹们怎样笑话了。

恰有一少年模样的小厮敲门入内,见惜云幽怨模样暗自发笑,这是本月第几个拜倒在他家公子锦袍下的姑娘呢?呃,要不要算上入城门遇到的那位,虽是个公的,也是拜倒在……

“六子,让你查的事情如何了?”锦衣公子慵懒的开口,打断了小厮的沉思。

“少爷,那丫头被卖到乡下庄子上,小人费了好大力气才找到她,我去,沈大人为官清正,对待家奴倒是舍得下狠手,那小丫头被毒哑了愣是说不出话……”六子眉飞色舞正待讲一个长长的故事。

“说重点。”锦衣公子摇头,他这小厮什么都好,就是有一点不好—话痨。

“少夫人和她表哥私奔,被抓了回来,她悬梁以死明志,又被救活,如今正在家中和清平观的玄真道姑学习道法,修身养性。”六子正色道,作为少爷身边最得力的小厮,他还是很懂得看少爷脸色的。

“哦?悬梁都没死?”锦衣公子面露遗憾。

“是啊,少夫人福大命大,玄真道姑称与她有缘,主动留下的,如今外面的人都说少夫人大病一场,否极泰来,惹得仙姑垂青,仙姑还说少夫人是有大智慧大福缘的人……”

六子还在喋喋不休,锦衣公子只觉得脑仁儿突突的疼。

“六子啊,你家少爷我还没娶亲吧?”他的贴身小厮,这一口一个少夫人怎么回事?

“没呀,不过老夫人说了,今年差不多便要和沈家交换庚帖置办彩礼,年前便让你把亲事办了。”六子摇头晃脑,一脸无辜。

这锦衣公子正是付家大房唯一的孙子,付家如今的当家人—付子陵。

“你什么时候成了老夫人的贴身小厮?”付子陵戏谑道。

我去,老夫人的小厮,还贴身?!少爷越来越会打趣人了,六子苦着脸,求饶道:“少爷,主子们订下的婚事,可别殃及我这池鱼啊!”

付子陵暗笑他滑稽模样,却绷着脸道:“你这条鱼若是不好用,我便扔油锅里炸了,祖母想来也不会介意。”

六子吓得噗通跪在地上:“苍天可鉴,我这心里只有少爷一人啊,少爷交代的事,六子粉身碎骨也要替少爷完成!少爷就是想要天上的星星,六子也要试着去摘一摘……”六子越说越顺溜,直觉后面的话怎地如此耳熟?

“小公子,跟了大爷我吧,大爷一定好好宠你,便是那天上的星星,你若想要,大爷也要试着去摘一摘!”

那个入城门时满脸胡子的傻大个!不是吧!六子狠狠的甩了自己一巴掌。

完了,少爷都气的不说话了!

“很好,如今你越发长进了,今晚的饭六爷便不必吃了,雪球来这运城有些水土不服,你今晚便好好照顾她吧。”付子陵笑的畅快,六子却知自己触了楣头。

“喵~”一只雪白的大猫从水墨屏风后优雅走来,猫眼儿湛蓝,她好像听到主人在叫她的名字。

六子连连后退,他才不想伺候这个祖宗!

薛媛在四平客栈守了几日,茶水都快喝不起了,也未能见到付子陵的身影,气得她回家摔了好些器物杯盏,又被薛夫人一顿训斥,登时便病了。

她怎么也想不到这位家教极严、名声甚好的富贵公子,自踏入淮州便去了城中的烟花柳巷。

沈迟坐在书桌前,连连打了几个哈欠,不知何人如此惦念她?

自她身子转好,每日除了与玄真修行,便是暗中查探。

她一度担心如今她死而复生,若是那些旧人却不在人世该是多么遗憾苦闷,幸好,距离她的死,不过十年,而当今的天子仍是她的父皇—宣帝。

这十年,于她不过是黄粱一梦。

她真想马上回去见见那些人,姐姐和……姐夫是否安好?父皇的心里可曾有过悔恨?是不是在他心里,帝位是最重要的!还有卫左思,她最想不明白的人。

素白的手指轻敲桌几,她突然想起一件被忽略的事,沈迟为何和薛言私奔,沈正秋为何不同意沈迟与薛言的婚事,便是因为原身在娘胎里便被沈老太爷订下了一门娃娃亲,对方便是付氏商号的继承人。

付氏商号,是大周闻名的商贾之家,根基便在都城。

都城啊,那可是她如今最想去的地方了。

当年告老归乡的沈太爷路中救了落难的付老太爷,付老太爷感念沈太爷大恩,得知对方儿媳正怀着身孕,便与酒醉后的沈老太爷订了这门亲事,若是男子便结为异性兄弟,若是女子便结为儿女亲家,这付老太爷老谋深算,想着法的和官家搭上线,自家孙子的终身便这样被拿来交换了,沈老爷和老太爷只晓得守诺重义,他们怎么不想想自己救了别人,还送人家一个媳妇,多亏啊!

不过这婚约对于如今的她倒是好事,她有了光明正大进入都城的理由。

在此之前,有个人还需要解决一下。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