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重生之商家嫡女:我要翻身

更新时间:2021-01-24 06:29:53

重生之商家嫡女:我要翻身 已完结

重生之商家嫡女:我要翻身

来源:落初 作者:小小话梅 分类:言情 主角:慕容唐氏 人气:

经典小说《重生之商家嫡女:我要翻身》由小小话梅所编写的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慕容唐氏,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一觉醒来,白诗诗发现自己穿越到了唐代。白诗诗穿越到唐朝富商慕容家的嫡长女慕容诗身上,本以为适应了古代苦逼的生活,平平淡淡,随随便便安逸地过了这一辈子。然而老天和她说了句:你想得美!谁说你不犯人,人不犯你。偏心恶毒的老夫人、一肚子坏水的叔叔们、尖酸刻薄的姐妹……还有一个贪慕虚荣虚伪狠心的未婚夫……虽然当了慕容诗要接手一堆烂摊子,但还是有一个好处:有钱!她有用之不尽的银子!!一个从现代孤儿穿越到古代富婆身上,虐渣兼收获爱情的故事……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慕容蝶在气头上,自是不让慕容诗离开。

“我明明弹得比你好多了,为什么先生只罚我不罚你。”慕容蝶挡在慕容诗身前,阻止她继续前行。

“这你可要问先生。”慕容诗淡淡的说道,一点也不想搭理她。

“你别走,先生肯定是说错了。这誊抄你替我抄了。”慕容蝶脸色不变,一脸理所当然的样子。

还当她是以前的慕容诗?

慕容诗笑了起来,她脸上的笑意越发深刻,看得连慕容蝶感到一阵阴寒。

一旁的慕容敏咬着唇,眉头紧皱。她谨记唐氏之前和她们说的话,让她们这段时间要避着慕容诗点,千万不要激惹她。

此时慕容诗笑得一脸灿烂,但慕容敏却一点也感受不到一丝的温暖,反之是彻骨的阴冷。她也顾不上慕容蝶野蛮难缠,上前拉了拉她的袖子,在她耳边低声说道,“二姐姐,先生的话是对你说的。”

“我弹得也不差,她说我什么了?”慕容蝶剐了慕容敏一眼,声音也大了起来。慕容蝶只听到自己被罚,根本就没听清楚先前陈氏朝她说了什么。

“先生说……”对上慕容蝶怒怨十足的脸,慕容敏心里一个咯噔,本想说出来的话硬生生吞回了肚子里,生怕慕容蝶将怨气发到自己身上。

“先生说你厚颜无耻、狂妄自大、不知天高地厚。”慕容诗收敛起脸上的笑容淡然地朝慕容蝶说道,既然慕容敏不敢说,那就她开口好了。

慕容蝶愣在原地,一脸石化,随即她眼眶渐渐逼红,她脸色狰狞地瞪住慕容诗,“你等着,我要找祖母说去。”

滚吧滚吧,一个妾还能奈她何了?更何况她说的是事实。慕容诗耸耸肩,收拾好东西便离开了学堂。

**

晚膳过后,慕容诗换了一身轻服,打算朝花园走去消消食。

慕容府花了重金聘请了好些来自不同地方的厨子,先不说每天的菜色不一样,食材、味道多是上好的。因此慕容诗的最近的食量大了不少,她感觉自己手臂上的肉多了一层。虽说大唐的是以胖为美,但要自己胖成那样,她实则过不了自己的审美关。

“唐氏可否使人来?”沐浴过后的慕容诗静静地坐在梳妆台前,任由翠伊帮自己绞干发丝。

“回小姐,没有呢。”翠伊取了些精油抹在了慕容诗的发丝上,随即一股馨香的香气在空气中散开,扑鼻而来。

慕容诗点了点头,这是她意料之中的事情,自从上次警告了她一番,如今唐氏是不会轻易地惹她的。

“天色已晚,多半也不来了。”因为慕容诗调教的缘故,翠伊最近胆儿也大了些,倒是没先前那般胆怯,面对唐氏几人也愈发镇定。

和上辈子一样的容貌,这辈子却多了从容和淡定。看着翠伊眼眸间的坚毅,慕容诗点了点头,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我是小姐身边的大丫鬟,你算哪根葱,为什么拦着我,我要见小姐……”

“外面何事这么吵?”慕容诗躺在榻上看着书,院子外头一阵吵杂声,其中不难听出是翠翡的声音。

“多半是翠翡吧,奴婢出去瞧瞧。”

“是她的话,让她进来便是。”慕容诗眼眸也不抬,喊过翠伊。

这贱婢前段时间被她罚到洗衣房做差,没能向唐氏交差,如今怕是坐不住了。慕容诗冷笑,心里暗想。

“奴婢翠翡见过小姐。”来人确实是翠翡,她一来便直接朝慕容诗双膝跪下,还“咚咚”地朝她连续扣了三个响头。

叩头的声音颇大,但慕容诗连眼皮子也不抬,继续翻看着书籍,嘴上淡淡地说了一句话,“何事?”

“小姐,翠翡已经知错了,求小姐将我调回到您身边来伺候您。”翠翡哽咽着声音,继而哭喊了起来。

“自从被小姐调到洗衣房做活,奴婢每天晚上都梦魇,梦见鬼神说我不好好的伺候小姐,再不好好伺候您就要拉我下十八层地狱。奴婢每日在洗衣房想着小姐您的好,每日都责怪自己为什么要惹小姐不快,请小姐给翠翡一个机会,让我好好伺奉小姐,翠翡发誓一定会对小姐尽忠职守,上刀山下油锅都在所不辞,如有异心,翠翡一定会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天打雷劈,不得好死!还真不怕报应了。

慕容诗心里冷笑,这才抬起眼眸子,细细地打量跪在她身前的翠翡。

只见翠翡脸色苍白,眼睛通红,脸颊上流淌着两行清泪,让人见了倒是显得有点可怜,令人疼惜。

真是演技派呀,只是哭技再好,但好些东西想掩盖还是掩盖不住的。

慕容诗细细打量她的脸庞,尽管多抹了几层粉但也难掩盖住脸上的好气色。还有发髻上的那根流金珠钗、手上的金镶玉镯子,一般丫鬟哪能买上这样的首饰,这多半是唐氏赏的好处费。

对上慕容诗的审视,翠翡心里发麻,正想多掐自己一下,多下几分力向慕容蝶求情,然这时慕容诗开口了。

“好,明天你不用去洗衣房了。”

“就去前院伺奉。”

听到不用再去洗衣房,翠翡脸露喜色,可听到了后半句整个人傻楞住了。

前院哪能监视到慕容诗啊?

翠翡咬牙,不过也好比洗衣房,毕竟还是在同一个院子。

尽管心里却将慕容诗骂了个遍,但翠翡笑得一脸献媚地朝慕容诗叩谢。

看着翠翡远去的背影,慕容诗沉入了深思,经历了上一辈子,她本不想将翠翡这个祸害留在自己的身边,但后来想了想,这样也未免是一件坏事,毕竟引蛇出洞还是需要一个饵的,现在眼前正好就有一个。

……

翠翡离开没多久,翠菊便来了。

“小姐,二小姐去了五老爷的院子,半刻钟前离开。”

“嗯,我知道了。你下去吧,替我继续留意着她。”

慕容盛一家向来不受唐氏待见,慕容华没有自己的院子,都是和慕容盛住在同一个院子里。这大半夜的慕容蝶寻上慕容盛院子多半是找慕容华当写手罢了。

“翠伊,随我去五叔院里一趟。”

……

“五叔,五婶,大半夜的还要打扰你们。”看到慕容盛和张氏匆忙出来,衣衫有点不整,明显已经更衣了,慕容诗觉得自己也有点欠缺考虑,脸上露出真心的歉意。

对于庶出的五叔慕容盛一家,慕容诗的内心挺复杂的,上辈子的慕容诗和慕容盛一家并没有过多的来往。慕容华上辈子为了慕容诗被纨绔毁了清白而投河自尽断了气救不回来了,失去女儿的慕容盛和张氏并没有因此而责怪她,反倒还经常关心她,还替她寻了不少的大夫想治好她的癔症,只可惜病没治好就被陆钰害死了,而慕容盛一家对她的好上辈子的她更是没有看到。因此慕容诗对慕容盛一家既愧疚又感激。

“阿诗,咱们进屋坐吧。”

“四喜,快沏茶。”

慕容盛和张氏一个招呼她一个吩咐着下人。

“五叔五婶,不用了这么麻烦了,我是寻四妹妹的,也不知道四妹妹是否就寝了?”

“华华房里的灯还亮着,应该还没就寝,我这就去唤她。”

“不用了五叔五婶,我自个儿去就行了,这大晚上的还打扰你们,您们早些休息吧。”

“咱们也不需要说这些客套话,都是一家……”

张氏还没说完突然反应过来止住了话,同时慕容盛的眉头也皱了起来。

嫡庶有别,张氏垂下眼睑,脸上当即露出了羞愧懊恼。

虽然是慕容府里最遭人冷眼的庶出,但慕容盛一家的教养极好,慕容诗眼里闪过了钦佩。

“对对对,就如五叔五婶说的那样,咱们一家子不用客气,那我先寻四妹妹。您们也早点歇息。”

看着慕容诗远去的背影,慕容盛和张氏对视一眼,眼上皆露出惊喜之色。

“四妹妹,你在做什么?”

来到了慕容华的房间,满地都是零碎的纸张,慕容华披散着长发,趴在了木桌上,手里还握着一只毛笔。

“大姐姐。”听到慕容诗的声音,慕容华当即抬起头,一脸惺忪地看着慕容诗。

“怎么累成这样也不就寝?”慕容诗在她身边坐了下来,拿起桌上的其中一张纸上看了起来。

“大姐姐,我很困,可是,可是二姐姐她让我帮她誊抄先生罚她的功课。”

“还要我按着她的字迹抄,可我抄了好久也没几张像的。”说着说着,慕容华竟红了眼眶,一脸委屈地看着她。

慕容诗皱了皱眉,拿起桌上抄写好的纸张,“嘶”地一声当即撕成了碎纸。

“诶,这几张是我好不容易才抄好的。”看着自己努力了半天的成果一瞬间被撕成粉碎,慕容华眼眶便更红了,晶莹的泪水止不住地在眼眶里打转。

“傻丫头,你既然帮她抄一次,以后她便会更放肆,每一次都会找你抄,你愿意吗?”

慕容华想都没想,不停地摇头。

“那咱们就不用管她,以后她说什么你都拒绝便是。”

“可是……可是她……”

“怕她找你茬?”慕容华重重地点了点头。

“别怕,有我给你撑腰,她欺负不了你。”更何况她只是一个妾的孙女。

听了慕容诗的话,慕容华当即丢下了手中的毛笔,对着慕容诗点了点头。

可下一刻慕容华又转换成一副快哭的表情,继而传来一阵“咕噜”的奇怪声音。

“大姐姐,我肚子饿。”

对上慕容华可怜兮兮的模样,慕容诗忍不住“噗哧”的笑了出来,她怎么会有这么可爱的妹妹?

她伸手轻轻地掐了掐了慕容华肉嘟嘟的脸蛋,随后便吩咐下人去厨房准备夜宵。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