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总裁请小心:娇妻难训

更新时间:2021-01-24 06:25:04

总裁请小心:娇妻难训 已完结

总裁请小心:娇妻难训

来源:落初 作者:台之梦 分类:言情 主角:白秋妍顾顷泽 人气:

主角叫白秋妍顾顷泽的小说是《总裁请小心:娇妻难训》,它的作者是台之梦最新写的一本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白秋妍盯着顾顷泽眼睛一眨也不眨,突然她指着顾顷泽身后,惊呼,“后面,你看!”看着他不为所动的人,她气结,“顾顷泽你怎么没有好奇心呢?”偷亲计划失败,看来只能强吻了!白秋妍扯过顾顷泽的衣领就凑了过来……可是时隔五年,物事全非。眼前这个英俊冷漠的男人,早就不是那个会任她为所欲为的人了。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周彦庭倒是没有什么意见,笑道:“论资历,徐小姐是我的前辈,到时候还请多多指教。”

这句话徐丽颖很受用,举起举杯说,“什么前辈不前辈的,这次跟彦庭你合作,我可是占了不少便宜,你就叫我丽颖吧。祝我们合作愉快,当然还要感谢顾总。”

她这么一说,顾顷泽也端起了酒杯,三人碰了碰,各自喝下了。

“顾总,我有一个不情之请。”周彦庭看了白秋妍一眼,然后对顾顷泽继续说,“上次贵公司派来协助我拍宣传片的人十分尽职,我跟她们也相处的不错,如果她们没有其他安排,我希望这次还能请她们来帮我。”

周彦庭这番话说的十分客套,把白秋妍她们夸了一通,除了白秋妍另外两个人都露出窃喜的笑容,而她一直安静的低头。

“哦?”顾顷泽挑了一下眉,嘴角弯起一个弧度。

那笑容比恰到好处深了一份,是轻嘲。

顾顷泽的唇很艳,却也很薄。

薄唇代表薄情寡义。

他张了张口,问周彦庭,“照顾周先生是顾氏给她们安排的工作,至于她们这次能不能参与新的宣传片……”

听顾顷泽这句话,所有人都朝顾顷泽看了过去。跟其他人的欣喜不同,白秋妍心里慌得厉害。刚才顾顷泽那句话听在所有人耳里都是首肯了她们的工作,可白秋妍能听出来他的嘲讽。

所有人都在等顾顷泽接下来的话,他很随意的扫过所有人,在白秋妍那里故意停顿了一下,看见对方惊慌地别开视线,他嘴角的笑容越发讥讽。

“要看她们的调度,如果手头没有工作的,又愿意去的,当然可以了。”顾顷泽不紧不慢的说,“周先生你现在可以问问她们现在有没有工作。”

顾顷泽是顾氏的总裁不可能知道每个员工的工作安排,他这么说也无可厚非,周彦庭跟袁媛他们都没有多想。

袁媛手头还有一份很重要的企划案,所以失落的表示不能去。

吴黎刚好把所有工作做完了,上面还没来得及安排新工作,所以她很高兴自己能去。

最后只剩下白秋妍没说话了,周彦庭向她看去,他这么说最希望的还是白秋妍能去,“Bai小姐?”

白秋妍不知道顾顷泽这么做想要干什么,一时也摸不准他的想法所以不敢贸然开口,可是周彦庭已经问了,她必须给出一个答案。

“我也不能去了,我还有工作。”白秋妍婉拒。

顾顷泽是不可能让她离开他的,度假村离这里不算近,如果要跟周彦庭去了是要住在那里的,至少两个月的时间。

所以她赌顾顷泽不想她去!

周彦庭皱了一下眉,想了一会儿问,“不能交给其他人吗?”

他这么一说所有人都看了过来,周彦庭又从容加了一句,“我上次都是全靠Bai小姐照顾,如果换一个人可能又要适应了。”

可她是真不能去。

白秋妍又要拒绝,可是还没等她开口,顾顷泽却先发话了,别有意味的看着白秋妍,“工作的事情可以调给其他人,如果你想去的话。”

顾顷泽好整以暇的喝了一口,阳光渡在他手指上,好像渡了一层金光。

阳光那么暖,可是寒冷跟讥诮却藏在顾顷泽那双漆黑的眸子里,一点也没有被暖化。

能隐匿在阳光下的黑暗,才是最可怕的。

白秋妍垂下了眼睛,还是淡淡拒绝了,“我……不去了。”

顾顷泽不想她去,可是步步紧逼,其实就是想她当众得罪周彦庭。

白秋妍这话就有点不识抬举了,周彦庭请她去,顾顷泽也允许她把工作交给其他人,她还是拒绝了。

“如果你实在忙那就算了。”周彦庭笑,给他一个台阶,也给白秋妍一个台阶下,然后端起酒杯说,“刚才为难你了,我知道你不喝酒,我喝酒你喝茶,来!”

周彦庭这个人Xing格很好,白秋妍也知道他这么做的目的,刚去端酒顾顷泽又开口了,“Bai小姐什么戒酒了,我记得你酒量很好的。”

顾顷泽不冷不淡的口吻,让人也听不出来怠慢。

白秋妍手里握着茶杯,也不知道是喝还是换成酒。

她酒量是不错,可那是五年前的事情了,除了今天不小心沾了一点酒,她这五年不是都没有碰吗?

何苦,这么咄咄逼人呢?

手里的茶杯是暖的,可是白秋妍心里却冷的厉害。

白秋妍放下了茶杯,端起了之前喝了一口的酒,跟周彦庭碰了碰,然后一口喝光了。

周彦庭看着她,突然他觉得一点也不了解这个人了,虽然相处了三个月,可是他始终没有看透这个女孩。

去年拍摄完宣传片他们一起去庆祝,所有人都在喝酒只有她不肯喝,有人就开玩笑说不喝酒的就要浇冰块惩罚自己。

没想到白秋妍二话不说,把冰香槟的冰桶浇到了自己头上,见她这样所有人不好再劝了。

当时他也觉得错愕,看她浑身湿漉漉的,孤零零坐在角落,就拿毛巾给她,还问她为什么不喝酒。

白秋妍听到这句话怔了一下,昏暗的灯光下,那个女孩的笑容说不出的苦涩,她一半的侧脸融进黑暗里,另一半则在灯光处,她肩头十分消瘦,让人说不出来的心疼。

过了很久她才垂下头说,“我酒精过敏。”

当时周彦庭就觉得奇怪,真的是酒精过敏直接说出来就可以了。可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他也没有多问。

白秋妍放下酒杯的轻微声音,打破了之前那些画面,让她之前的容颜变得支离破碎起来,最后消失。

周彦庭回神,默默喝了一口自己杯子里的酒,总觉得有哪里奇怪,可是又说不上来。

白秋妍一直没有抬头,所以她没有看见顾顷泽眸子里一闪而过的凌厉。

好不容易结束这顿食不知味的午饭,白秋妍迫不及待逃脱这里,逃开有顾顷泽的地方,出去透气,再待下去她会窒息的。

顾顷泽不经意瞥过来的眼神,就像一只无形的大手,遏住她的咽喉。

这是一场不死不休的角逐,而获胜那方非顾顷泽莫属。

她输掉,只是时间的问题罢了。

周彦庭出来的时候,就看见了白秋妍。阳光让白秋妍的容貌虚化了几分,那人的眉眼上氤氲了一层淡淡的金光。

那不是属于年轻女孩的美好,反而有一种别样的沉静,不合符年纪的安静。

“是真的酒精过敏?”周彦庭走近白秋妍问她。

这话不是质问,他只是奇怪白秋妍的脸色十分不好,可是身上却没有出现其他过敏的症状,所以有些好奇。

白秋妍肩膀僵了一下,而后笑了笑,“过敏的是其他地方,比身体过敏还严重。”

她的口气很淡,嘴角上扬却是自嘲的。

心里过敏比身体过敏还可怕!

周彦庭还没来得及问她这是什么意思,白秋妍又开口,“很抱歉,我真的不能跟你去宣传片了。”

“没事。不过你觉得抱歉那就补偿一下好了,请我吃饭吧。”周彦庭偷椰似的看着白秋妍,“我很好打发的,只要你不让我暴露身份,地边摊都可以,所以你可不要说请不起我。”

周彦庭给人一种很正直的感觉,可是相处一段日子你就会发现有时候他很无赖,至少对白秋妍就很无赖。

白秋妍笑了笑,这次倒是真的开心,眼底都有笑意了。

见她这样,周彦庭也愉悦的上扬了一下嘴角,凑近白秋妍很亲密的点了点她的鼻尖,“那就这么说定了,你欠我一顿饭。”

他这个动作不是第一次做,时隔一年反而比以前更亲昵了。

不知道是周彦庭的动作太过自然了,还是白秋妍已经很久没有见到这样充满阳光温度的笑容,也没有推开他。

在黑暗的地方待久了,有谁不期待阳光照射呢?

可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人突然出现在白秋妍的视野里。

那人众星拱月的被人簇拥着。他的气质如玫瑰花绽放,即便人再多,也能第一眼看见那个雅致到妖冶的人。

顾顷泽看了过来,白秋妍全身的血液都在叫嚣,想也没有想就立刻推开了周彦庭,连忙后退几步,手都不自觉开始在抖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