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傻妻有福

更新时间:2021-01-13 06:18:39

傻妻有福 连载中

傻妻有福

来源:落初 作者:何小D 分类:言情 主角:舒云孟回 人气:

《傻妻有福》为何小D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六岁丧母,她与姐姐寄居在父亲与另一个女人的家;  十一岁出嫁,相公是江州首富当家;  十五岁被休,她又该何去何从?  世人皆笑她痴傻,谁知傻人有傻福……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白璃芝看见孟回的样子,还以为是李杳杳的诗做的太好,让他回不过神。便拍掌笑道:“杳杳姐姐好厉害,作的诗都把阿回听呆了!”

孟回闻言回过神来朝着众人淡淡一笑,所有的都看得一呆。这时刚刚吟诗的周家公子向孟回一行人一揖说道:“这位夫人好才学,我们几位文友今日在此以莲为题行风骚之事,不知这位兄台可否赐教?”周围人一开始见到李杳杳才色兼备都动了心思,但细看她梳了已婚妇人发髻一双眼睛眨也不眨的望着孟回,心下也都明白几分,便也纷纷应道“兄台好福气,能娶到如此才貌双全的夫人。”孟回回以一礼:“赐教不敢当,孟某只是一介商人,舞墨吟诗之事实在是不懂啊!贱内班门弄斧还望各位不要见笑。”这时不知是谁在旁边插嘴道:“姓孟的商人?莫不是江州大贾孟回?”“正是区区在下,大贾之名是不敢当,各位如果看得起就叫孟某一声伯渊吧!”

原来这周公子就是城西以祖传菜粥闻名的餐饮巨鳄周同的小儿子。那周公子一听此言连忙说:“原来是孟大当家。小弟周逸才,家父时常在我面前提起您,说您经商有道,又不唯利而往,对其他商家多有提携帮助,咱们江州商会多亏有您领导才能如此繁荣啊!一会儿我在自家酒楼设酒宴客不如孟兄也来凑凑热闹吧。”璃芝一向不懂人情世故,故而听他们你来我往的说了一大通也不甚明白,只得拽了拽孟回的衣袖,对他只顾着文邹邹的说话而把自己遗忘进行抗议。孟回低头拍了拍她得肩膀示意她稍安勿躁,“周贤弟不必多礼,今日只是携内子出来游湖而已,改日必将登门拜访令尊。”周逸才这时才注意到了矮个子的白璃芝,又看看一旁的李杳杳,思及江州城关于孟回的感情传说,也就明白这三人的关系了。只是没想到他着一妻一妾皆是天姿国色,真是让人好生嫉妒啊!璃芝看他望向自己,有些害羞的躲到孟回身后。李杳杳见此情状心思一动说:“既然周公子相邀,爷也不要扫兴了。如果不去酒宴不如就在此与众人饮酒作诗,岂不悠哉?”说完不待孟回反应,转头向白璃芝问道:“妹妹,可有好诗?念出来给大家听听,千万不要藏着掖着啊!”

她这一番话夹枪带棒,更是擅自为孟回做主,不要说跟在后面的漫云都气得直哼哼,就连孟回都变了变脸色,可是白璃芝偏偏是个油盐不进的,歪着头打量了湖中莲花一眼,说道:“诗啊,我是不会作的。我只会念念书上现成的。不过,为什么要念诗啊?我听黄嫂说这莲花从头到脚都是宝贝,花叶根果皆能入药,还能做好多好多好吃的!要是让我以诗咏莲我不会,我一般都是以吃莲花酥来咏莲的,一大盘哦!”众人闻言一时间都愣住了,可是又见她一脸娇憨,满是天真,又觉得可爱无比,全都开怀笑了起来。璃芝见众人笑她也不觉有什么不妥,跟着呵呵笑的开心。李杳杳只觉一拳打在棉花上,自己使了全力人家不痛不痒,真是呕死人了。

孟回向李杳杳使了个眼色,对方不禁打了个冷战。他又向众人请辞了一番这才得以脱身。璃芝嚷嚷着喊饿,孟回看着她说道:“还不是你自己爱看热闹,人一多就非要过去看看,差点脱不了身。”璃芝吐了吐舌头与漫云交换了一下眼神,又是撒娇要吃点心。结果孟回带着她上了早早就让人租下布置好的游船。李杳杳刚要跟着上船,却听到花开在一旁冷冰冰的声音:“如夫人,爷他刚才吩咐了,您有身孕不宜在船上颠簸,请您先回府!”“什么?我不要!”李杳杳闻言气的脸色发青,知道定是刚才自己出言挤兑白璃芝的事情惹怒了孟回。珠翠见主子一脸铁青,只得硬着头皮在一旁劝道,“小姐,此时硬是跟上去只会让姑爷更生气啊!”李杳杳又怎么会不明白这道理只得跺跺脚转身离开!

白璃芝上船之后吃了些点心果腹,就闲得在船上东逛西逛。舒云和漫云跟在她身后,一会儿不让她弯腰去摘湖里的莲花,一会儿又拦着她趴在船舷上用手去触碰湖里的水,总而言之,是什么都不许她做。气得她嘟起嘴,气呼呼的坐在了孟回身边。

孟回笑着问她:“怎么不玩了?”“舒云和漫云太坏了,什么都不我做!阿回,你跟我玩好不好?”“那么你想玩什么呢?”白璃芝仰头看着孟回英俊的侧脸,今日他穿了一身青色常服,显得整个人丰神俊朗,岁月真是偏厚他,已过而立之年却丝毫沧桑老感都没有。“阿回,我刚刚连作诗都不会,是不是给你丢人了?我什么都不会,就只会吃和玩。”璃芝用手绞着半臂。孟回一挑眉,怎么?这小丫头也开始在意这些事儿了?“那要是璃芝想学的话,我给你请位先生好不好?”“不要不要!我不要学!我认得字就好,不要学作诗!”她连连摆手,又指向不远处一艘游船说道,“我要学那个!”原来那艘船上的人请了一名歌舞坊的乐伎,那名乐伎此时正端坐在船头边弹奏琵琶边唱着小曲儿。

“我说怎么突然这么乖巧了,原来是有所求啊!估计你也是一时新鲜罢了。”说着转过头对花落说道,“进舱内把那玉壶冰琴拿出来吧。也算是舒云有先见之明,非要带着它。”璃芝闻言拍手叫好。琴拿出摆好之后,二人端坐在前。“璃芝,琵琶我可不会,不过这瑶琴我倒是略懂一二,你听好了……”说罢就从宫、商、角、徵、羽、文、武,挑、勾、剔、打、摘、擘、托,一点点的教起来。璃芝虽然顽皮,但是学的也还算认真,不一会儿就能弹出些简单的小调儿。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