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将门倾后

更新时间:2021-01-13 06:16:37

将门倾后 已完结

将门倾后

来源:落初 作者:花萝卜涛涛 分类:言情 主角:赵云赵宗镇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将门倾后》是花萝卜涛涛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赵云赵宗镇,书中主要讲述了:终于滴,眼看滴要完结了,下一本撒欢的小手还在酝酿中,敬请期待吧,亲们!  实则:是个对生活和美食有着极端要求的活宝姑娘和正统王爷相亲相爱的欢快故事,一个是懒得耍心眼,一个是懒得再挪窝,至于宅斗、宫斗、人斗什么的不过是人家相爱之路上的调味剂罢了···  男主:齐佑,女主:喜宝(赵云倾),配角:太多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等到张氏忙完了前院的事已是酉时了,张氏用过饭后便到喜宝的屋里去进行最后的嘱咐和安排。

这嫁妆已经全部妥当,陪嫁的人也全部选好,喜宝还特意询问了陪嫁的人意思,若是不愿意的便不强求,本身嘛,自己的陪嫁侍女嬷嬷到了王府里怕就是自己最近的人了,若是心里不愿意去的人自然不能成为好的帮扶,就这样选了打小陪在自己身边的莫嬷嬷和四个大丫鬟。

这莫嬷嬷是喜宝的教养嬷嬷,也是喜宝母亲张氏的陪嫁侍女,早些年死了丈夫育有一子,已经成年放在外院执事,莫嬷嬷真是把喜宝当自己女儿来疼,这次知道小小姐要嫁娶王府自是万分舍不得,所以主动禀了夫人陪小小姐进府,至少待在这孩子的身边能帮她做些贴心的事,也能让自己的小姐放下一些心。

另外四位侍女也是一直侍候在喜宝身边的人,文琴和文棋比喜宝大几岁,文书和文画与喜宝同岁,这四人明白这次选择意味着今后便和自家的小姐荣辱与共了。

张氏对这样的安排也是比较满意的,毕竟是女儿的左右手当然要选可靠的家生子,张氏对着这群人又是一阵嘱咐交代后便让她们退了出去,因为今天晚上有更重要的事教育自家的女儿,今晚就要告诉女儿为人妻该做的那些事,想罢便拿出一本《Chun宫秘戏图》很是认真的为喜宝讲了起来,啧啧,这图可真是清晰的很,一页一个姿势,饶是让已经偷偷读过不少爱情话本的喜宝羞红了小脸,实在是太过香艳了,这鼻血就快要出来了。

“娘,行了吧,女儿懂得了,您还是快把它拿走吧。”喜宝愤愤的说。

“这怎么行,你就要成为别人的妻子了,夫妻伦敦是在正常不过的事了,你学着点,将来也好少收点罪嘛,来来,接着看,这一式***色醉人”,你看他二人是在窗户边上······”张氏也觉得口燥的很,但是为了女儿好还是要继续的。

半个时辰的启蒙教育终于结束了,张氏也是红着一张脸说:“喜宝啊,娘就教导这些,那剩下的你接着看看哈,别太晚休息,明天得起早啊”说完顶着一张艳红的脸逃似的出了屋。

“哎,娘,你·····”喜宝看着调戏自己的亲娘很是无奈,娘和自己都一样都是顶着一张羞红的脸看着这图,偏她老人家还要装作很懂的样子。

张氏一走,喜宝便将这本图随意地扔在床上,赶紧叫了人准备水沐浴好灭灭好,“呼”这天怎么热了起来。

简单洗漱完毕,喜宝便上床歇息去了,说是歇息其实就是瞪着眼睛等天亮,明日就要离家了,谁还睡得着啊。看着头顶的纱帐,喜宝出神的想着,不知道雍王是个什么样的人,长得怎么样,脾Xing好吗。对于和一群女人分享一个男人的事喜宝是厌恶的,但是却也无能为力,普通百姓尚有三妻四妾更何况天家呢,算了,走一步看一步吧,想着想着眼皮子就觉得有些重了,喜宝睡了过去。

大概没睡多一会,喜宝就被侍女们喊醒了,这是要准备了。

沐浴更衣,换上樱红色的嫁衣,喜娘帮喜宝开了脸,微微的痛让喜宝精神了起来,然后画上新娘妆,梳了芙蓉抛家髻带上莲花喜冠,喜宝还特意别上了大哥送的白玉夕颜花簪子,戴上二哥给的东珠木兰纹的耳坠,装扮妥当,望着铜镜里惊艳的有些陌生的脸喜宝默默地看着,旁边侍候的丫鬟们知道自家小姐是个仙一般的漂亮人物,只是没想到这一上妆竟美得叫人晃眼。

“姑娘,快些吧,王府迎亲的人到了。”一个小丫鬟前来传话。

喜宝知道这就是要走了,披上樱红色的盖头叫人扶到正院去,今个父亲母亲是不能到自己屋里的,自己必须去磕个头的。

喜宝在侍女的搀扶下来到正院听着院内热闹沸腾的声音,喜宝明白这是真要走了,便对着堂上父母深深一拜。今日断是不能哭的,堂上喜宝的爹娘愣是强忍了眼泪将喜宝扶了起来,张氏已经说不出话来,赵老爹低声地说了一句话:“宝啊,别委屈了自己。”说罢便叫喜宝的大哥赵云帆背喜宝出门。

趴在自己大哥的背上,喜宝强忍眼泪,赵云帆安抚地捏了捏喜宝的腿低声嘱咐道:“妹妹,你且放心的去吧,一切有大哥和你二哥呢,我们断不会叫你委屈了去,莫要哭,妆花了就不好看了,恩。”

喜宝已然说不出话来,只能“嗯”出一声,终于将喜宝放在轿子里了,赵云帆抬头竟看见是雍王齐佑亲自来迎,看着雍王亲自与一众来贺喜的人打招呼,赵云帆便向齐佑行了礼,齐佑一看这红着眼的年轻人定是自己这位小王妃的哥哥,后面这位小一点的红眼郎应该是小王妃的二哥了,真是有意思,哥哥疼爱妹妹是常事,可没见过这么样的,像是自己抢了他们的宝贝似的,齐佑笑笑地喊他们起了身,便让人喊了起轿。

瞬时间鞭炮齐鸣,人声鼎沸,这一百一十抬嫁妆也排了好几条街,轿子在摇晃和祝福中稳稳地向雍王府走去,齐佑骑着马走在前头。

话说回来,本是侧妃之仪,雍王齐佑本不需要到赵府亲自相迎,但是这桩婚事是父皇亲赐的,而且婚前一天宫里又赏下来二十抬彩礼,这等恩赐,做儿子的自然会给足父皇面子····

在喜宝就要睡着的时候,轿子停了,这是到了,鞭炮声又再度响起震耳欲聋,喜娘掀了轿帘请出喜宝,把一边牵在雍王手里的喜绸塞到了喜宝手里,扶着喜宝过了一道道坎,拜完了堂,送进了洞房去。

喜宝被放坐在床上,听着院外宴席宾客的声音,难受地挪了挪,心细的文琴小声地问道:“姑娘可是有些饿了?”

喜宝自打清晨起来就没用过任何食物,这回早就饿狠了,但想着规矩也只能小声地说道:“没事,再忍忍。”

文琴到底心疼自家小姐,悄悄地递进来一块点心,喜宝赶紧吃了垫补了一下,之后又静静地等了。

终于门又被推开了,屋外热闹的声音一下子清晰起来,听着屋里请安是声音知道是雍王爷进来了,想必身后跟了不少人吧。

“爷,快点掀了新娘子的盖头吧,让我们看看是怎样一位妹妹呀”一声娇媚的声音促狭道。

“对,二哥,赶紧着,我们都等着看新娘子呢。”一位贵公子也调笑道。

“没看出来啦啊,咱二哥是要独享美人颜啊。”

成婚三日无大小,一众皇亲贵族的兄弟们了得开玩笑。

齐佑看看自家兄弟那副样子,真是又气又无奈,便接过喜婆递来的如意称掀开了喜宝的盖头。

“嘶”重见光线的喜宝只听见屋里人一声惊叹的声音后瞬时安静了下来,正疑惑着便抬头向上望去,正瞧见齐佑一副惊艳又疑惑的表情,喜宝瞬时又红了脸。瞧瞧啊在这烛火映照之下,小喜宝肌肤赛雪,隐隐透着光,双目犹似薄雾下的清泉,顾盼之际,自有一股轻灵之气,饶是见惯美女的皇子贵亲们,也不由的叹一声,好个美人。

这齐佑更是呆在了那,这跟宫里赐下来的画像哪像了,若不是自己亲自接的亲定是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的,这等绝色的美貌可是后院任何一个人都比不上的,竟叫自己收到了屋里,想着便是一阵心神荡漾。

喜宝顶着雍王齐佑炙热的眼神脸越来越红,实在撑不下去了才娇娇地喊了一声“爷”这一声爷都透着娇羞。

雍王齐佑被这一声娇呼唤回了神智,掩饰Xing的咳嗽了一声,便想着这礼还得继续,心下欢喜,顺手就去拉自己小王妃的手,喜宝哪见过这架势想躲却不敢躲,那如玉的娇手愣是让齐佑牵个正着,喜宝红着脸任由齐佑牵着她走到喜桌边喝了交杯酒吃了子孙饺,见她终于恢复了正常的脸色越看越欢喜,这含笑的眼似醉非醉,朦胧而勾人魂魄,一杯酒下去后更是媚态横生啊。想着外面还有一众宾客要打理,雍王爷齐佑万分舍不得手里的软玉,也只能俯身到喜宝耳畔悠悠地说了声“等着爷。”

喜宝被这样的亲昵又闹红了脸,谁知这情场老手的齐佑竟还在这傻姑娘的如玉的耳垂上咬了一口,喜宝更是羞愤得要死,这这这个男人调戏自己。

齐佑满心舒畅,便带着这一群观礼的人到外面喝酒去了,终于安静了下来,喜宝叫人帮自己卸妆梳洗,这就算是礼成了。

“恭喜侧妃娘娘,这是王爷嘱咐给娘娘备的膳食”说话间一位侍女带着食盒请了安。

终于可以吃东西了喜宝心想,但面上还是静静地,赏了来送膳的丫鬟便叫文琴她们摆了饭。

怕是饿过了,喜宝只用了一些便再也吃不下去了,累得很,便吩咐准备沐浴。好好地泡了个澡,喜宝换上了樱色的寝衣便又坐回到床上去了。

过了大约一个时辰,雍王齐佑便回来了,一进屋便看见喜宝倚在床头怕是要睡了,便起了玩心,悄声潜退屋里侍候的人。

喜宝的丫鬟们看着真是急在心里却不敢出声,只能安吩咐退了下去,齐佑慢慢移到喜宝身畔俯下身轻轻在她脸上香了一口,真是满嘴香甜啊。

这一下可惊坏了我们的小新娘,立马惊慌起身,这不起得太猛一下子又往前砸去,齐佑见状猿臂一伸竟是搂着喜宝的软腰抱了个香玉满怀。

喜宝看清眼前人又气又羞只能娇嗔喊了一声:“王爷,不带您这么欺负人的。”

真是气了,看小脸都鼓圆,齐佑乐呵呵地继续在喜宝耳边调戏道:“不是叫你等着爷嘛,恩,这么不听话,可是要受罚的。”

这无赖,饶是喜宝心态再好也是被气急了,准确的说是被羞急了。

看着自己怀里像是被踩了尾巴的小Nai猫,齐佑笑出声来,这小丫头真是有趣的很。

落初文学www.luochu.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落初文学原创!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