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闲妻良母

更新时间:2021-01-13 06:16:24

闲妻良母 已完结

闲妻良母

来源:落初 作者:然爷 分类:言情 主角:岑晗玉小女子 人气:

主角叫岑晗玉小女子的小说是《闲妻良母》,它的作者是然爷最新写的一本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她一生都在为他奋力打拼,却最终死于他与那贱人设下的阴谋之下。一朝穿越,她摇身一变,成为了上京富家岑府中最卑微的嫡女!再次醒来,眼中懦弱尽散,寒光连连。整恶妾,惩庶女,戏贱男,打恶奴,叛家族!风光正盛之时,却孤身带着腹中的孩子,决然离去!--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李氏见事已至此,便摊开说道:“老爷,你也看到了,这小……晗玉她不是好好的吗?连她腹中那孽……孩子也好好的活着,也就证明,即使是加量的打胎药,都打不下这孩子,所以我们也没有错不是?”

在她开口期间,岑晗玉一直用毒蛇,盯住猎物的眼神注视着她,使她不敢再多说一句侮辱的话,心中憋屈不已。

“强词夺理,如若不是娘亲在我小时候,给我吃过一些稀有的补品,今日我早已化成一杯黄土了。”

“晗玉,爹……对不起你!”就在李氏还要说什么的时候,岑于德却开口了。

岑晗玉冷冷一笑:“别,我从小便没有爹,请不要乱认亲戚。”

岑于德听到这话也不生气,而是有些讨好的道:“晗玉,让爹弥补弥补你吧!这些年苦了你了。”

“弥补?你弥补不起,岑于德,你听好,从今日起,我岑晗玉再也不是岑府之人。你的弥补,还是给你其他几个如花般的女儿吧!”岑晗玉说完,便向门外走去。

“晗玉,你要去哪?”岑于德快步走向岑晗玉,拉住她的胳膊问道。

岑晗玉轻轻挣脱,含笑道:“天大地大,岂能没我岑晗玉容身之所?名字是娘亲亲自为我所取,所以,我不会改名,但也不代表我还是你岑于德的闺女。”

留下最后一句,岑晗玉不在多说,朝府外走去。

出了大门,青鸾悄声无息的跟随在后,向岑晗玉递来一顶纱帽,岑晗玉接过带上,轻道:“银凤可曾失贞给那岑于德?”

“主子放心,银凤常年隐身在青楼,她懂得如何保护自己。”青鸾轻声回道。

岑晗玉点头,这么美好的姑娘如若失贞给了岑于德,她都会舍不得。

“带我去凝烟阁。”

“主子,请随属下来。”青鸾上前一步,与岑晗玉并排而走,朝皇城最热闹的街市走去。

一座楼阁之上,一道黑色的身影伫立窗前,忽然瞥见一抹清丽优雅的身影,黝黑的冰眸微微收缩,俊美如俦的脸上也出现一抹讶异。

那道身影……

“洛王好兴致,这处地方确实雅静,只是不知这繁华的街市上,有什么如此吸引洛王的关注。以至于在下进入此处都未曾惊动洛王?”就在这时,一道慵懒的调笑声,自身后响起,并还向窗外看了看,发现并无什么奇特,便往席子坐下,自顾饮起酒来。

司徒衍心里也是一惊,自己竟如此大意,好在来人是他至交多年的好友。如若来人是杀手,岂不是诸多破绽暴露于前?

黝黑的冰眸宛若深潭一般,让人查探不到一丝波动,内敛且透着高贵。

高大伟岸的躯体被包裹在一袭黑袍之中,领子袖口皆用银色丝线,绣制着云纹,高贵优雅的气质,宛若天人,这便是洛王司徒衍。

景琛则与司徒衍有着不一样的风格,玩世不恭的脸上,永远噙着一抹痞性的坏笑,一双勾人的桃花眼,加上那慵懒的气息,常年不变的月牙白长袍。

腰间由一封银白相间的腰带束着,一头乌发一半被丝带松松束着,披散于脑后,此时正慵懒坐在席上,手持一杯酒与唇前,风情无限。

“如何?”即便面对好友,这冰冷的语气却丝毫不减。

景琛放下手中的杯子,正色道:“却如你所料,三月前蛊惑那人对你下杀手的,确实是冷知文那个老匹夫。”

黝黑冰寒的眸,更加幽冷,许久,司徒衍才道:“查他!”

“我已经让手下的情报组织查那老匹夫了,为了以防万一,还出资让赤月楼查那老匹夫的暗中势力。”

“嗯,好。”

“我说,衍,你这三个月总有时候会走神,那晚到底是谁帮你解毒的?”景琛将正事办妥后,又开始八卦起来。

“跟你没关系。”司徒衍微皱眉头,冰冷道。

景琛翻翻白眼,每次都是这么一句,让手下人去查那夜之事,也是一无所获。

结果便只有一个,那就是眼前的好友,将那些踪迹抹去了,也就是说,他想保护那人。

难道……

心中一动,就跟三姑六婆一般的与司徒衍闲聊道:“衍,你这三个月不在上京,你可知上京岑府出了一则丑闻?”

对方丝毫不为所动,自顾饮酒。

景琛没有放弃,再接再厉道:“听闻,岑府那不受待见的丑颜大小姐,在成亲前三日,被发现已经身怀六甲。不仅当天就被拒婚,还改娶她的庶妹,再有半月,便要来迎娶了。哎,真是个可怜的丫头,本身因长得丑就不受待见,现在还被人搞大了肚子,听说那丫头胆小如鼠,怎么就敢跟人私通怀孕呢?”

司徒衍听到这里,手微颤,那日离开之际,他也是看了那府邸的名字,便是那岑府。

难道好友所说的人,便是那夜以身相救的女子吗?

有了身孕?

“哎,要不是那岑于德念在夫人的面上,保下这丫头,怕是就要沉塘了。可就是这样还是被家中妾室灌下了打胎药,真是可怜哟……”

“砰!”司徒衍听到这里,愤怒的将酒杯放下,房中的气息也陡然降至最低:“她们敢!”

“衍,这么说,那丫头果然就是那日救你之人?”景琛也没想到,他的猜测竟然成真了。

司徒衍没有应答,他缓缓起身,对身后之人道:“修罗,血洗岑府!”

“等等,衍,是,那丫头确实被灌下了打胎药,可是孩子却没有被打下来,不信你去打听打听。那丫头还活着好好的呢!”景琛一看,乖乖,不得了,没想到好友竟然真对那丫头上心了。

身为永安侯家的小侯爷,他当然明白流言蜚语不可全信,那丫头也定不是丑颜。

好友也从不会以貌取人,就算那丫头真的很丑的话,就看在她以身相救的份上,想必他这好友也会将之娶回的。

见好友真的怒了,便知道不能再逗他了,不然那人与他的党羽更有拿捏好友的把柄了。

“你说,她被退婚?”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