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流离间见琉璃

更新时间:2020-04-19 17:16:07

流离间见琉璃 连载中

流离间见琉璃

来源:落初 作者:菀南汐 分类:言情 主角:紫荆庄庄主 人气:

《流离间见琉璃》作者:菀南汐,言情类型小说,主角:紫荆庄庄主,本小说主要讲述了:什么是爱?爱是什么?她像一个初生的婴孩在学着这一切,却在学成之后面对着爱与使命的抉择。泪流成河后他们又该去往何方。她说:“不是不爱了,只是比起爱你,还有更重要的事需要我去做。”他说:“直到今天我才明白,你才是最重要的,你改变了我的信仰便在阎王处等我五年可好?”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四章:墨起辰现

从凤霞宫出来,我原路返回找到冷宫的密道出了皇城,戴上头纱,吹起哨声召唤来马匹,立刻翻身而上,前往300公里外的魔花亭。

接近巳时,我终于赶到了魔花亭。然而,魔花亭处空无一人,紫荆不在,我暗道一声不好,随即提高了警觉,翻身下马,向亭子边的树及两边的草丛望去,并放出内息,可怕的是我竟然感受不到任何人的气息,若是紫荆还在附近,那一定是有人把她的内息封锁了,且来者武功不在我之下。

我走进草丛,未曾在其中看到任何紫荆留下的印记,我猛然向魔花亭飞去,而此时一声笑声从亭檐内处传来,接着就是一道低沉悦耳的声音:“密局尊主果然名不虚传。”

我抬头向亭子上方望去,只见一个身穿墨色衣裳,俊美无双的男子侧身而坐,若说琉璃的美可令天地失色,那他的美便可令山河震惊。他的美不同于师兄的温润,而是一种宝剑将出的锋利和沉稳,淡然从容、似乎这天地间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动摇他的内心。

莫名的我想打破这副淡然,我猛然向他出手,可被他轻而易举的化解了,他从亭上飞下,看着我说道:“你刚刚奔波百里以上又释放内息探知我的存在,消耗了力气,此刻可不是我的对手。”

我很吃惊却未曾表现出来说道:“哦?不知龙庄主为何挟持本尊的侍女?又将她置于何处?”

对,此人不是别人,他是辰,龙庄庄主,对我来说神秘极了的男子。

待我话音落下,只听到他低沉爽朗的笑声,悦耳的声音却让我讨厌及了,总觉得他的出现是场变故,有些事情好像已经脱离了掌控。

待风吹去笑声听见他说道:“我可不是劫持你的侍女,是在帮你,至于人,亭檐上不就是嘛。”

顺着他的视线看去,紫荆正沉睡在檐边,该死的,我暗骂了一句,刚刚竟被扰乱了心神,连还有一人都没有发现,龙庄庄主果真不容小觑。

见到紫荆只是被封了内息点了睡穴,我收回了视线看着辰说:“哦?帮我?不知庄主是如何帮了本尊?封其内息吗?”

辰微笑着摇头叹息了一声,然后说道:“昨日遇到了一拨人追杀你的侍女,她一人不敌,半夜时又见火山老人下山,在魔花亭四周逛了一个时辰才离开。”

我猛然惊了一下,看向紫荆,辰顺着我的目光看了一眼又笑着说道:“放心。他未曾看见你的侍女,在他来之前,我便封存了她的内息。”

我故作淡定的道:“即使被火山老人看见又如何,我的侍女难道还见不得人了不成?”

他很平静的说道:“能不能见人就要看是什么情况了。”

我暗想看来这次是有人打定主意要知道我的身份了,只不过是谁呢?连火山老人都能使唤的动,我可不认为一个常年不出山的人会对我的身份感兴趣。

而辰的出现到底是巧合还是有预谋的呢?

我试探道:“哦?敢问辰庄主为何出现在魔花亭?”

他回道:“几日前与火山老人约好下一盘棋的。”

我说:“那巧了,今日本尊与火山老人也有约。”

他狡诈道:“是吗?那不知为何你的侍女会先你一步到,且被一群人追杀了?”

我微微一笑说:“本尊主有事耽搁了,便让紫荆先来一步。多谢庄主昨日出手相助,这个人情竹悠记下了。”

他轻笑道说:“能得到密局尊主的一个人情,也不枉本庄主出手了。看来这个侍女的命很值钱,怪不得会被一群人追杀。”

看来我的担心还是发生了,估计此时那个据点也已经被人发现,还好让紫荆交代下去撤退到下一个据点了。紫荆的武功我是知道的,即使不敌一群人,也可以摆脱掉,不至于带到魔花亭附近,这次来的人是下血本了吗?

我的思绪有些混乱,但及时收住了,毕竟现在这还有个狠角色需要我提起精神对付呢。

我笑道:“紫荆与本尊自幼一起长大,虽为侍女,也是不同的。”

只听见辰一副难以置信又带调侃的语气说:“哦?这可和江湖上评价密局尊主的传言不同呢,毕竟三年前,江湖第一美人,昔日与你交好的蓝悠姑娘是死于你手的。”

“人和人自是不同的。”我漠然的说。

“怎么个不同?本庄主洗耳恭听。”他讽刺的说道。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这个语气,我心里很不舒服,蓝歆的死自是有它的道理,但我凭什么给他解释呢,我冷笑道:“本尊主向来不屑与人解释的,不知庄主为何如此关心?莫非你对蓝悠有什么心思不成?”

“呵呵”他突然笑了,说:“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不是吗?就是不知道密局尊主的面具下是何姿色了,又是否因为容颜才不念昔日情分痛下杀手。”

我说:“中人之姿罢了,这些问题庄主想知道不如一起喝茶时再聊,这个时辰怕是火山老人该等急了。”

本来武林大会前就打算会会他了,要是师兄听到,估计该骂死我了。

他说:“好啊,竹悠尊主的茶估计不错,那咱们现在上山吧,别让火山老人误会了什么才好。”说完他便释放出功力解了紫荆的封印。

紫荆缓缓睁开眼来,看见我唤了声尊主立马跳了下来,但因为长时间一个姿势且功力尚未恢复,导致落地时跌了一下,我伸手扶了她一下,她勾了一下头,慢慢站起。

等了一会,辰见我没有要问紫荆,紫荆也没有要回禀的意思,深不可测的看了我们一眼说:“走吧。”

熟不知,在我扶起紫荆的时候我想知道的都已经知道了,紫荆要说的也已经说完了,这是我们二人多年来培养的默契,毕竟有些事是要关起家门说的。

随后,我们便一起上了山。越往上走花朵开的越多,热量也越逼人。

其实火山不是真正的火山,它之所以唤做这个名字是因为山上有一种花,一种会散发热量的花,这种花是红色的,当它开放时,整座山像是着火了一样,因此称为火山。而火山老人原本叫什么已经没有人记得了,正如没有人知道这朵花是什么时候长在这里一样。

一种花,一个人,这便是今日我要来的地方。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