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麒麟抵不过兔子

更新时间:2022-05-19 00:10:00

麒麟抵不过兔子 连载中

麒麟抵不过兔子

来源:落初 作者:穆西伊 分类:言情 主角:连漪墨云麒 人气:

《麒麟抵不过兔子》作者:穆西伊,言情类型小说,主角:连漪墨云麒,本小说主要讲述了:被一阵莫名其妙的飓风结束了高考暑假,连漪本以为这已经是非气的巅峰了,‘生活’莞尔一笑:“小姑娘就是太年轻,这不过只是个开始。”没有自带背景的穿越也就算了,一上来就是心口一剑,九死一生,还没缓口气,又来一个天下奇毒,虽然靠着一时的勇气,从阶下囚上升到了贵客的地位,却依然改变不了全世界就她最弱的事实。好在上天还有一丢丢的人性,给了墨云麒这个大腿给抱抱,虽然他也是让连漪如此凄惨的罪魁祸首就是了。小剧场连漪:“墨云麒,和苏小姐的约会怎么样,我可是为了你们特意支开了所有人,留你两独处,老实交待,有什么进展没,姬宫主可是让我在她回来之前一定要给你找个媳妇的。”墨云麒:“你要是如此闲的慌,我就让娅画来给你试药,母亲也交待了我一定要在她回来之前治好你的寒毒。”连漪:“试药就不必了吧,娅画那些药根本不是给人吃的,你说咱们都这么好的朋友,你不会这么做的,对吧。”墨云麒:“良药苦口,听娅画说已经准备了好几服药。”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如果连漪看到此刻屋内的情景,大概会感叹一句,这大概就是小时候看的童话故事里的睡美人了吧。

房间内,一位绝色美女静静的躺在床上,就像睡着了一般,女子肤白似雪,五官精致的仿佛是洋娃娃一般,那般景象,让人不忍心出一丝声音,怕惊扰了她。

然而,如此美景,此刻墨煜宸却无心观赏,他多想能打破这份安静,唤醒躺在床上的他此生最爱之人。

不过半柱香之前,墨煜宸还和姬离音正携手在府内散步,姬离音俏皮的声音还在嘲笑着自己的儿子,“你说,那孩子是怎么进入密室的呢,麒儿好像一点都没察觉到,真是没用呢。”

“你现在知道说他没用了,那我训练他的时候你就别时不时来捣乱啊,这就是偷懒的后果。”

“怎么能叫捣乱呢,我那是...”悦耳的声音突然消失了,没有一丝征兆的姬离音就晕倒在了墨煜宸的怀中。

此刻,娅画已经为姬离音诊脉已有一段时间,一直眉头紧皱。

“是属下才疏学浅,断不出宫主所中为何毒,还请主上恕罪。”

“医尊何时能到。”

“禀主上,已经给师傅传信,日前师傅已经到虚无近处,相信子时之前可到。”

“麒儿,毒谷的人都看好了。”方才墨云麒到的时候就向墨煜宸说了毒谷的事,墨煜宸只是说了句知道了。

“父亲放心,孩儿让寒知亲自带人守着。”

“不愧是虚无啊,这夜羽花就是比别的地方的长的好,回去的时候我顺点种子,咱们在毒谷也种上些。”虽然被人监视着,弈篱澈的声音听起来倒是特别的愉悦。

“嗯。”

“对了,那小姑娘怎么样了,回来的路上怎么又晕过去了,不会不行了吧。”弈篱澈随手拿起一颗葡萄往嘴里塞,嗯,挺甜的。

连漪在被带到住处的途中伤口裂开又晕了过去,此刻正脸色苍白如纸的躺在床上。

“她的身体很弱,虽然墨云麒的剑有意偏离了致命处,但她即使好生照顾,最多也就一年的时间,我刚已经给她用了莪淽丹,待会就会醒了。”语岚从到住处后就一直坐在床边守着连漪,看上去很是紧张连漪。

“一年。。。想不到这小姑娘身体这么弱。居然还能混进那虚无密室,等醒了可得好好问问。”弈篱澈若有所思的看着连漪,这次拿起了苹果来吃。

三天前,虚无遭到了一场声势浩大的袭击,当然,有墨煜宸和姬离音亲自上场,来人并没能讨到任何好处。只是都是些死侍,没能抓到活口。且来人似乎也并没有什么特别的目的,只是想来捣乱的样子。

弈篱澈当时趁乱想潜入密室,不过虚无的密室真是名不虚传,等弈篱澈找到密室时,混战已经接近尾声,此刻再进入密室恐怕就无法全身而退了,就在弈篱澈在密室入口处犹豫的时候。

突然看到墨云麒从密室中出来,神情严肃,泉泓抱着一个胸口带伤的小姑娘紧跟在后。弈篱澈看着受伤的连漪突然就想到了一个好办法,毫不犹豫的就撤离了。

时辰已经接近子时,墨煜宸和姬离音的住处虚翊内的气氛更加凝重。

“医尊还没到吗”墨煜宸说话还伴随着一些杀气“麒儿你,去把那游手好闲的拎回来。”

“拎回来,我说你就是这么对老友的,居然让个小辈来拎我,还有我哪里游手好闲了,我这是游历大好山河,增加实地考察,发现更多的药材,就像当年神农一样。”一个看上去不过三十出头的男子侃侃而谈的走了进来。

“没空听你这些废话,赶紧的。”墨煜宸站起来让出最靠近姬离音位置,给闫祁宇把脉。

“我这是废话吗,我可是一收到消息就马不停蹄的往你这赶来了,你居然还嫌弃我。”虽然嘴上这么说着,但闫祁宇还是乖乖的在墨煜宸让出的椅子上入座。

不知过了多久,把脉之后就一言不发眉头紧锁的闫祁宇终于说出了一个词“炎影。”

“何为炎影。”

“炎影,如其名是种火毒,毒性极强,中毒者表面却不会有任何症状,所以中毒者及即使中毒了,也不会被及时发现。此毒我也只在古籍中看到过寥寥几句,此毒无色无味,具体以何种形态存在也没有介绍,毒性具体如何并未详述。只写着毒发之时,中毒者的骨血会在顷刻间被燃烧殆尽。”

“解毒之法可有记载。”

“只写了一句,寒毒相克可解之。”闫祁宇叹了口气道。

“可是师傅,世上的寒毒少说也有上百种,要怎么能刚好抵消炎影的火毒,还不使中毒者又被寒毒侵蚀”娅画有些迷惑的问道。

“看来为师还是教的很好,徒儿说到了要点。能抵消炎影毒性的寒毒只有鸩寒花,但是如娅画所说,鸩寒花的毒性比炎影要强,解了火毒又会染上寒毒。”

“那这鸩寒花古籍也没有记载?”墨煜宸道。

“相反,记载的还算详尽,鸩寒花极其罕有,但鸩寒花的种子却并不是那么难得到。那么它之所以罕有除了对生长环境有很严的要求之外,最独特的一点就是无论在播种时,撒下多少种子,最终会开花的都只会有一株,且要七年的时间才会开花。鸩寒花是一朵六瓣花,花为黑色,花上只有一片叶,叶为白色。鸩寒花的花毒性极强,想要解鸩寒毒,就必须趁着食用鸩寒花后还有一口气的时候服下鸩寒叶,方可无碍。”

“你为何如此看着我。”在闫祁宇说了一大串鸩寒花的介绍后,墨煜宸没有再说话,只是看着他。

“我这不是等着你的但是么。你方才叹了口气,鸩寒叶只有一片,已经被人食用了是么。”

“你猜的不错,我听闻毒谷六年前种出过一株鸩寒花,毒谷的那位圣女语岚种出之后,立刻就吃了鸩寒花研究其毒性,自然为了她的性命,鸩寒叶也就被她服下了。”闫祁宇顿了顿。“娅画的信上有说道毒谷的谷主也来了,看来此次离音的中毒,目标是你。”

“说来听听”墨煜宸问道。

“鸩寒花虽不能直接用来解毒,但是若是有人服用了鸩寒花,以你的功力,拼死应该能撑上半柱香的时间,用活着的中毒者的极寒之血便可以抵消炎影的毒性,且不会让人中鸩寒毒。”闫祁宇说完房内突然安静了下来。

“的确是冲着本座来的,胆小之辈。”墨煜宸冷笑了一声。

“我丑话先说在前头,只要有我在,你就别想乱来,我是无论如何不会让你用这个方法的。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仗着自己功力深厚,想去和那鸩寒花一较高下。”闫祁宇看着墨煜宸那自信的眼神,呵斥道。“你知不知道鸩寒花的毒性是天下奇毒之首,从小便食各种毒药长大的毒谷圣女,听说也不过就撑了一会,我说半柱香的时间已经很是非常看的起你了。”

连漪醒来后看到的又是和第一次醒来看到的差不多的场景,一回生二回熟,已经都没了惊讶

“你在密室里都看到了什么,可曾闻到什么。”看到连漪醒了过来,语岚立马凑近眼前,声音有些激动的问道。

“语岚,小姑娘都还没清醒过来呢,你再等一下问。”

语岚默默的在心中数了十下“你闻到了什么?”

行吧,结果连漪还是被吓到了,被一个小萝莉。闻到什么,这就是他们救自己的原因吧。

“的确是有股香味,但是有些淡,哎呀,有些不好形容呢,这可怎么办呢?”连漪装出一副有些懊恼的样子。

“不好形容,那,那如果让你再闻到的话,你就能知道吗?”

“如果我身体没事了的话,一定可以的,只是现在。。。”连漪说着抬手摸了下胸口的伤口。

“我已经给你吃了莪淽丹,你的性命已经保住了,至于伤口我会帮你治好的,你只要好好记住那个香味,不要忘记了。万事都有我在。”语岚说着拍了拍自己的小胸脯。

“当真?”像是问的语岚,眼神却是看向的弈篱澈。

“咱们家语岚说的话自然是一诺千金,是吧。说起来,语岚,你是怎么知道这位姑娘的名字的。”弈篱澈把语岚带离了床边,换了个话题。

“她自己告诉我的。”语岚还想再和连漪说些什么,却抵不过弈篱澈的力气,硬是被带离了床边。

“是吗,那你跟我说说她是如何告诉你的,我怎么都没发现。”

白天在虚曳界处,弈篱澈在和墨云麒说连漪是毒谷的人的时候,连漪虽然很疑惑,但还是冷静的分析了下当时的情况,得出的结论就是比起墨云麒这边,在弈篱澈这里活下去的可能性更大,至少自己对于他应该是有利用价值的。本来连漪就是被扔坐在了地上,并没有多少人注意她的存在,所以在娅画问弈篱澈她的名字的时候,涟漪就很明目张胆的用口语很慢又清晰的回答着,幸运的被语岚看到了。

“原来如此,那小连连你身体不好,需要静养,我们这就不打扰了,一定要记住那个味道不要忘记了,那可是你的护身符哦”弈篱澈说着还特意对连漪笑了下。

“自然是不会忘记的。那我要休息了。”连漪也不在乎弈篱澈的威胁,回以微笑。说完也不在看弈篱澈,真的就闭目休息了。

“你以为你能拦住我。”对闫祁宇的气愤并不看在眼里,墨煜宸冷冷的说道。

“比武力我自然是比不过你,离音的毒三天内是还不会毒发的,你给我点时间,先让我会会毒谷的人,这总可以了吧。”

墨煜宸看了看闫祁宇,又转头看向正‘睡着’的姬离音,“好,我只给你一日的时间。”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