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为谁作嫁

更新时间:2022-05-18 18:53:55

为谁作嫁 已完结

为谁作嫁

来源:落初 作者:甜丝媚儿 分类:言情 主角:玉儿王爷 人气:

《为谁作嫁》作者:甜丝媚儿,言情类型小说,主角:玉儿王爷,本小说主要讲述了:执子之手,只愿与君白头,看锦绣河山,究竟谁主沉浮,为人棋子,作他人嫁衣。  ===========================================================  一纸诏书将他与她联系在了一起,  是荣誉?是羞辱?  是爱情?是报复?  都言是金玉良缘,却不知是轨迹阴谋。  谁的欲望?谁的战场?  我们都在为谁作嫁?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已入盛夏天是极热,五月二十三是太后的寿辰,还余十天,该是准备些礼品了,但又不知太后喜欢什么,宫里的物品皆是极好,这礼若想备的有些诚意,还是有些费心。

蕊然穿过花园,走至书房却立在门外,犹豫着要不要进去,手抬起复又放下,来来回回已是不知走了多少个来回。

玉儿见她这般犹豫,理当认为她是拉不下来脸,于是自作主张的上前敲了敲房门,不等蕊然反映过来,便把自己手中端着的宵夜塞到蕊然的手里一把就把人推入了书房。

陌仟来的人是蕊然,心下一惊,有些不可思议,急忙把手中的书卷放置案上,起身静静地打量着蕊然,见她手中还端着燕窝粥更是欣喜。

“你怎么来了。”陌仟笑盈盈的接过蕊然手里的燕窝粥,放在案边。

“母后的生辰快到了,我想和你商量下该备什么礼。”

“随便送点什么就好了,没人会挑的。”陌仟扯过她的袖子在手中把玩着。

蕊然见他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气不打一处来,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甩开了被他握在手里的袖子。

“我是新妇,也是第一次进宫为太后祝寿,怎么能敷衍了事?”

“哟!这还较上真儿了,我也没说什么啊,不过就是不想你太辛苦罢了。”

“我不怕辛苦,你要是不肯帮忙就算了。”蕊然闷闷地说完,而后转身就走为给陌仟留有一丝余地。

陌仟看着离去的身影不禁讪然,每次离开的身影都是这般决然,从不给人解释的机会。

蕊然从书房走了出来,暗吁一口气,不由笑着自己的狼狈,就连这般平静的跟他说话,心都抑制不住的狂跳,还说要嫉恨一辈子,却早就败下阵来,幸好黑夜可以掩饰慌乱的脚步,要不还真是丢人。

陌仟这里是不敢再指望了,明天还是去翠玉斋看看有什么好的物件吧!这礼自是不能薄了。

翌日

蕊然早早就起来准备出去看看,却不想被珣儿缠了起来,说什么都要跟自己出去,要不就不让自己走,这年岁的孩子正是缠人的时候,蕊然无奈之下只好带着珣儿一起出去,一路上珣儿倒是乖巧,只是下了马车就有些不太安分了,大眼睛转啊转得,好奇的打量着周围的一切。一会拽着蕊然去这里,一会又拽着蕊然去那里,嘴上还咿呀咿呀的说个不停,Nai娘说着孩子话说的早,又聪明,现在已经能念出几句诗来,只是口齿不是很清晰,看着这小家伙的因高兴而泛红的脸颊,心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宁静,总有一种满足与骄傲充盈在心间。

虽是这样但也不能由着他一直疯闹,正事还是要办的,蕊然蹲下来捏捏他的小脸蛋,笑着说道:“珣儿不是答应过娘亲不打扰娘亲办正事的吗?”说罢便领着珣儿进入翠玉斋,珣儿小嘴撅的老高不过在也没有拉着我看着看那,只是静静地趴在玉儿的怀里。

翠玉斋的老板看见这仗势自是知道定是哪家达官贵族的小姐夫人来了,擦了擦手便笑呵呵的迎了出来。

蕊然见这家玉不论成色样式都很不错,看的出都是**,但是再好的玉宫中都是有的,之所以来这里就是想看看有没有些特殊的样式,最好别处寻不到的。

将我的想法说给店家听的时候,店家明显的露出为难的神情,这只有要最上等最值钱的玉,还没人要什么特殊样式的。

“夫人,小店的物件全都在这了,您看是否有相中的?”店家深施一礼,便把蕊然引到柜前,蕊然左看右看就是没有挑中一件顺心的,但是珣儿看上了个玉坠子,拿在手中摆弄着不肯放下,蕊然无奈只好付钱离开。

蕊然在各个玉饰店都转了一圈始终没有找到适合送给太后的,本想在去银庄转转,但看见珣儿已经开始打盹才想起自己已是逛了一天,也开始有些乏了,只好先回府,明天在出来看看银庄的物件。

蕊然刚刚走到主屋便见香儿急匆匆的走了出来,心里有些不悦。

“这是怎么了这般的慌张?”

香儿看到蕊然问她吓了一个激灵,急忙跪倒在地。

“刚刚侧王妃来过,说是…说……”

见香儿唯唯诺诺的样子定是没什么好事。

“到底说了什么把你吓成这个样子。”

“侧王妃说她掉了一玉坠子在正屋,要是找不到便要将我们赶出王府。”说罢又是哭了起来。

“什么样的玉坠子?”蕊然倍感奇怪,傅芸芸上次来主屋时已是过了些时日,怎么这时候才想起来找这个玉坠子呢。

“侧王妃说是一个雕饰成螭兽形状的玉坠子,前些日子来丢的,怕是落到了正院,所以叫奴婢们找,要是找不到就统统撵出去,这不都都找了一天了吗。”香儿越说眼泪掉的越是厉害。蕊然看了不免有些心烦。

“你下去吧!这院子里的事还轮不到她做主。”

蕊然心中有些疑惑,这雕饰成螭兽的坠子不就是二哥送给自己的那块吗?什么时候成了她的?正在蕊然疑惑时傅芸芸走了过来,对着蕊然欠了欠身。

“真不好意思姐姐,我这般折腾怕是扰了姐姐的清净,真是对不住。”

蕊然见她张口便是道歉更为奇怪,自己什么时候与她这般亲近了?

“妹妹要找螭兽的玉坠子?

“是啊!那可是特意为太后准备的贺礼呢!只是不知掉到哪里了。”傅芸芸神色淡定并不像说谎,但蕊然仍然觉得不对劲。

“我倒是有一个螭兽的坠子不过是我二哥给我的,不知妹妹找的是否就是这个呢?”

听到这番话傅芸芸的眼底分明有什么明灭了一下,虽只有瞬间,却依旧被蕊然捕捉到。

“怎么会呢,即使二少爷给的自然于我掉的不一样,左右是找不到了也是我与那坠子无缘。”说罢便离开了主院。

看来有些人是怕我抢了她的风头呢!既然坠子是二哥送的自然不会在转给太后做寿礼。

“王妃,这是王爷给您的。”蕊然并未注意到阿轩的到来,闻听此声着实吓了一跳,回过神接过阿轩递过来的信函,真不知陌仟玩的是什么花样人都在王府还传递什么书信,有什么事叫人转告一声不久好了,但当蕊然看完信后,就不得不佩服陌仟的细心,信中写道:

“送礼不在贵,而在精,更该投其所好,母后精通琴棋书画,但最喜爱的便是琴,特别喜欢收集古琴,我见你房里的那把绿倚琴甚好,定要好好收藏,待母后生辰时在送出,以防小人之心。”

看过信后蕊然淡淡的笑了,原来他把一切都看在眼里,他也知道今天傅芸芸这出戏不过是想毁掉送给太后的贺礼以致让自己难堪,但她没想到的是若是拿不出寿礼她亦要随着遭殃。

“玉儿,把我那把绿倚琴包起来。”蕊然用烛火烧尽了信函,转身对玉儿嘱咐道。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