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花嫁新妻

更新时间:2020-04-18 18:00:44

花嫁新妻 已完结

花嫁新妻

来源:落初 作者:女兆小姐 分类:言情 主角:秦笙顾易川 人气:

女兆小姐新书《花嫁新妻》由女兆小姐所编写的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秦笙顾易川,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前五年,秦笙是顾三少弃之如履的蚊子血;后五年,秦笙是顾三少思之欲狂的白月光。十年时光,她终于从他的一朵红玫瑰,变成了他心间一颗抹不去的朱砂痣。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他无奈地叹一口气,对着坐下来的林丽华讪讪地说道:“之前顾家人想拿下学校那块地的时候,我在里面出了不少力,今晚庆功宴,也邀请我了。”

“这么好的事,不叫上你儿子,叫一个外人干什么?有这么好攀关系的机会,第一个想着你儿子,知道吗?”林丽华瞪秦能一眼,吧唧一下嘴,道:“还是说你们男人吃饭,后面都得带上一两个年轻小姑娘?”

“看你这话说到哪儿去了,越扯越远了。”秦能赶忙将话头扯开。

林丽华端起小米粥喝了一大口,抿了嘴,不依不饶说道:“跟她妈一个德行,早晚死在男人枕头边儿!”

“不要说了,咱们怎么也是长辈,在孩子面前说这些话,不太合适吧?”

“谁是她的长辈?我姓林,她姓秦,你倒是跟我说说,我怎么就成她长辈了?”林丽华尖酸刻薄的脸上溢出一抹不屑掩饰的厌烦。

“怎么也是我妹妹的女儿,真放着她在外面不管,不是让人戳我脊梁骨吗?这对你的名声,也不好啊......”

“我要是你妹妹,早就一头撞死了!生出一个没人要的野种,还敢带回家,真不嫌害臊!做女人做到这份上,也是够不要脸的了!”林丽华气势汹汹扯过一边的秦笙,意有所指地嚷道。

骂骂咧咧的话语犹如挥之不去的蚊蝇在秦笙耳边嗡嗡作响,记不清自己究竟说了多少个“对不起”,林丽华才骂舒坦了,换了鞋出去上班。

那个被秦能叮嘱要好好表现的饭局还是没有逃掉。

秦笙紧紧瞪大了双眼,努力不让眼泪掉下来。脸上实在太疼了,泪水是咸的,一旦氤氲在红肿的伤口上,又是火辣辣的疼。此刻呆若木鸡坐在金碧辉煌的宴客厅里面,耳边是那些成功人士推杯换盏的交谈声,除了舅舅之外,没有人跟她搭话,也没有人在乎这么热的天,为什么一个女孩子要戴着大大的口罩。

“看来今天晚上来的人不少,也不知道能不能让你跟顾三少搭上话?小笙,你这么漂亮,今晚却戴了一个大口罩,真是可惜了......”

后面的话没有点明,但是秦能相信,这个外甥女不是傻瓜,自然听得懂自己在说些什么。美貌是一个女人最有力的武器,这个外甥女要是稍微化一下妆,比桃色新闻里面顾三少身边搂着的网红们强百十倍不止。一旦攀上了顾家这棵大树,以后就再也不用担心看人脸色了,起码不用挤在自己家里,隔三差五被那一母一子找麻烦。这样的话,他这个舅舅,才算是给她找了个好出路。

“舅舅,我想去洗手间。”秦笙有些疲于应对,紧紧揪着秦能的西服袖子,在觥筹交错的人群里面被来回推搡。

秦能像是没有听见她的话,仍在专心致志搜寻今晚那个焦点人物—顾三少的身影。

秦笙愈发坐立难安,无助地转过头,就看见不远处的吊灯下,一个年轻男人在看着自己,目光中带着毫不掩饰的轻佻放纵,像是狩猎的猎人在看志在必得的猎物一般。

灯光照在那个人的头顶,自上而下倾泻而下,就像给那个人全身镀上了一层金黄的光晕。虽然斜倚在沙发上,但是从修长匀称的手指比例可以看出,这个人个子很高。头发是规规矩矩的深黑色,跟身边那些喜欢染成鹦鹉色的富二代不一样,让他显得气质更加出众。一双桃花眼微微眯起,鼻梁高挺,刀削过般的侧面,似乎只在画报里面才见过。

秦笙还注意到,这个人的小拇指上戴着一枚款式简单的戒指。她听人说过,这代表正在单身中,不想有人追求的意思。

陆以忱微微眯起迷离的双眼,朝着顾易川注目的方向看了一眼,低头抿了一口香槟,唇边露出笑容调侃道:“这些女人博出位的手段是越来越精彩了,口罩都戴上了,生怕你顾三少注意不到。”

顾易川收回注视秦笙的目光,摇摇手里的酒杯,慵懒至极地开口:“你脑子out了,她明显是被人打了,大概脸肿了吧,不好意思见人,才戴了口罩。”

听他这样说,陆以忱又抬起头,冲那明显不属于这里的小身影看了一眼,唇角微微翘起,“你到底偷偷关注人家多久了,连她被人打都看出来了?”

“她一直捂着脸,看起来不太舒服,我才注意到的。”顾易川嗤笑一声,惊觉今晚的确为这个不知名的女人分散去了太多注意力,心头不由也是诧异,嘴上却还是不肯承认。

陆以忱放下空了的香槟杯,开口说道:“唉,你就不想知道,口罩下面,究竟藏着怎样一张出尘绝世的脸吗?”

顾易川大大给了一个白眼,“你拍电视剧呢,整这么个酸不拉几的词。”

他话说到一半,一抬眼便看到按耐不住的陆以忱已经走上前去拦住正欲离场的那个女人,眉头不知不觉皱了一下。这个陆大少越来越无法无天了,今晚可是顾家主办的庆功宴,他倒好,客场变主场了,还真是脸皮厚啊。

秦能忽然被一个肥头大耳的男人叫走,秦笙手足无措站在光鲜亮丽的人群中,觉得自己像极了马戏团里面的小丑,一颗心不安地跳动。她用力攥紧了双手,从几乎摩肩接踵的人群里面好不容易找到一道缝隙,想要去洗手间的时候,一个高大的身影罩在自己上方。

陆以忱看她有几分呆呆的眼神,不由笑了笑,唇角的笑意更深,慢慢靠近她,“小姐,一个人吗?”

“我......我等我舅舅......”秦笙涩涩地开口,已经有些结巴了,“我想去......洗手间,请让一让......”

“这里的洗手间很难找哦,我带你去好不好?”陆以忱望着眼前这个口罩遮住了一大半脸的女人,虽然看不清全貌,但是这双流光溢彩的眼睛就能让他断定,这绝对是个美人胚子。更何况,身材这么前凸后翘,更加是他喜欢的类型了。

秦笙挤出一个疏离的笑容,“谢谢你,先生,我认识路,可以自己找,不用麻烦您了。”

陆以忱生平第一次尝到众目睽睽之下献殷勤被人拒绝的滋味,面子上难免挂不住,但公开场合不得不保持应有的风度,脸上并没有显露出恼怒的神情,亦步亦趋跟在秦笙后面,待出了宴客厅,在空无一人的走廊,他才发作出来,上前跨了一大步,大喇喇拦在秦笙的面前,“十万一晚,够吗?”

她看他一眼,明亮清澈的眼眸之中透出一抹不屑,“先生,如果你要找坐台小姐的话,应该去另一个地方,而不是这里。”

看到他眼底一闪而过的窘迫,秦笙忽然有了一种报复的快感,她越过他,高昂着头,像离开一坨垃圾一样从陆以忱身边离开。

“喂!”陆以忱追上她,大力反剪住她的手臂,发狠将她推在一边的墙壁上,扯下她的口罩,随即俯身,薄唇已经笼罩下来,就要贴上她的唇。

“你这个混蛋,放开我!”脸上是火辣辣的痛,手腕处也是剧烈的痛,秦笙眼眶里面酸酸的,这一刻,她深恨女人的渺小和懦弱,连推开一个图谋不轨男人的力量都没有。

“陆以忱,放手!”

一声厉喝,薄唇擦着她的鼻梁移开,反剪着她手臂的力量跟着消失,秦笙一下子瘫软在冰冷的大理石地面上,双手紧紧捂住脸呜咽起来。

顾易川看着她衣衫不整的狼狈模样,提高了音量对一脸惊疑不定的陆以忱说:“这次真过分了啊。”

秦笙抬起头来,双目对视的刹那,那双格外深邃的桃花眼里居然生出了惊诧。这丝惊诧一闪而过,但是秦笙可以确定,自己绝对没有看错。

他朝秦笙伸出了手,弯下腰把外套披在她瑟瑟发抖的肩膀上,“这种地方不是你该来的,既然不愿意应酬,就不要勉为其难,否则,最后受苦的人还是你自己。”

秦笙扶着他的手,努力撑着发颤的腿站起来,许是外面的动静惊动了宴会厅里面的人,不时有几个不认识的人探出头来好奇地张望。看见一个丑小鸭“周旋”在两个翩翩公子中间,且又衣衫不整的模样,任谁心里面都不会生出什么美好的猜测吧?她似乎已经看到,有几个人探究的目光之中还隐藏了一抹嘲讽,她慌忙又戴上宽大的厚口罩,只恨不得立刻找一条地缝钻进去,再也不用见人。

她蹙了一下眉,想起刚才被人肆意轻薄的场面,鼻尖涌出一阵酸楚,几乎就要落下泪来,却还是再三忍住,抬起手背使劲擦拭着眼角,不能哭,越是这样越不能哭,她绝对不要在陌生人面前哭。

“你没事了吧?”那个救了她的男人已经完全掩饰了初见自己全貌时的惊诧,温柔着声音问道。他似乎是疾跑过来的,深黑的头发有些微的凌乱,却更给整个人增添了一份说不出的潇洒随意,比另外一个人模狗样想要侵犯自己的男人好多了。

秦笙平定心绪,笑了一下开口说道:“我没事,只是被狗咬了一口而已,没什么大不了,谢谢你。”

她脸上虽然在笑着,但是红肿的脸颊上已经落下豆大的泪珠,偏又故作若无其事,这样看起来更加楚楚可怜的美丽。

顾易川生平第一次见到这么倔强的女人,嘴唇已经咬的要破了,还是不肯在人前露出怯弱之态。

往这边聚拢的目光越来越多,秦笙自认从此以后不会跟这两个天之骄子有什么交集,简单向顾易川道谢,匆匆往洗手间走去。

“这个女人......长得很像宋薇......”看清秦笙在口罩下面的面庞之后,陆以忱似乎换了一个人,酒意醒了大半。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