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无良妖后,夫君莫轻狂

更新时间:2020-11-28 11:14:41

无良妖后,夫君莫轻狂 已完结

无良妖后,夫君莫轻狂

来源:落初 作者:夜雪烟霞 分类:言情 主角:闻言张狂 人气:

《无良妖后,夫君莫轻狂》是夜雪烟霞写的一本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无良妖后,夫君莫轻狂》精彩章节节选:她不过就是一不小心调戏了他么?哪知自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啊……她气他如地狱,他却宠她上天堂,糊里糊涂的嫁了就嫁了,竟然还不清不楚的把自己交代了,真是上了贼船。夫君不是人啊,不是人!人间,妖界,变换若梦。她抛却一切,只为寻他。哪知……当他再次出现在她眼前却和别人耳鬓厮磨……玫瑰花海中,她静谧的躺在一片火红,脸色已苍白。他却说:“要儿子!”再次重生,他害她父兄相残,母亲疯癫。她发誓,这辈子一定不会放过他!好巧,恰当天他也要成亲,却不是那个和他爱的死去活来的女人,更巧的是,他的新婚妻子和她丈夫一样,竟然也掌管一界!好,很好!你娶凤妻,我嫁魔尊!【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偌大的神月湖此时就像是无边的大海,夜雪璃几乎是拼上了吃Nai的劲儿,奋力的挥动着长袖,累的几乎快要脱力,终于在游了好长的时间后游到了湖岸。

“衰神附体啊,衰神附体!”夜雪璃一下子瘫软在湖边,累的气喘吁吁,胸口剧烈的起伏着。一双大眼呆滞的盯着天上的明月,身上的衣服紧紧的贴在身子,将她玲珑有致的身体完美的刻画出来,墨发早已在水中和湖水做殊死挣扎时逃脱了发带的束缚,自然而然的散落在肩头,三五成束的搭在消瘦的肩头。

稍作休息,夜雪璃惊喜的一抬头四处的张望,惊喜骤然的填满整个瞳孔。

“哎?那个妖孽男没有跟来啊!”轻轻的将脑袋放回原地,“虚惊一场啊!”

忽然夜雪璃感觉腰间有股凉意,那凉意就像是一条绳子围绕在她的腰上般,那凉意好似冬天那彻骨冷寒的冰块,只这么一会儿,夜雪璃就感觉已经不堪忍受。

下意识的伸手摸向腰间,此刻的她已然累的懒得低头去看腰间的冰冷。

“嘶!”不料当夜雪璃当触碰到腰间的冰冷时就猛的抽回。

那腰间的冷意却是更加的围绕着她。

夜雪璃感觉到事情是不对,立马低头一看。

这?这是那条一尾巴将自己甩的毁容的那条死蛇,而也就是因为它的那一甩,她夜雪璃就被华丽丽的掉落下了万丈悬崖,接着就是吓得晕了过去,接着就是莫名其妙的来到了这个没有网络,没有电话,没有电视的能无聊死人的古代!

这条变态的死蛇她夜雪璃是坚决不会认错的,就算她化成灰她也能认得出来,那蛇通体都是白色,虽然粗细犹如绳索,长度也就是一米,但是它的力气真的不是盖的,可是它身上确是没有一丝的妖气,最关键的不是这个,而是这条蛇竟然长有八条小小的脚,脑袋上还有两个小小的犄角,虽然是显然的没有长开,但它的长相,真的不像是一个正常的蛇该有的特征。

真的不难让人不去想,它到底是蛇和什么东东的杂交,竟然能生成这个样子,倒也是一朵奇葩。

夜雪璃想到这里就忍不住的发怒,还真是冤家路窄啊,真没想到还有一天能够再次的遇到这个将自己推入万丈悬崖然后从此便万劫不复的家伙。

咬着牙,夜雪璃再次的伸手去将白蛇扯下来,准备拿回去烤了这厮来报仇。

“娘亲,小白冷冷!”

“嘎?娘亲?是谁在说话!”夜雪璃突然闻听一个稚嫩的声音在她的耳畔响起,顿时觉得一个脑袋突然变得两个大。

“是小白!”稚嫩的声音再次的响起。

“啊?”夜雪璃这次可是听到真切,惊讶的一个激灵便站起身。

惊悚的看着缠在自己腰间的白蛇,嘴唇不知道是冷的还是怕的颤抖的问道:“你在说话?”

腰间的冷意骤然的更加紧密的缠着她,白蛇的脑袋自夜雪璃的腰间不舍的探起来,小嘴整合:“娘亲!”

“我不是你娘亲,在大街上随便抓一个女人就是你娘?你,你,你,你快快给我下来!”夜雪璃真的有一种想要泪奔的冲动,娘啊,谁来告诉她,这个怪胎究竟是怎么回事啊,他真的是个妖啊,要不怎么会开口说话,还那么得力大无比,可是他真的没有一丝的妖气啊,自己在现代可是做了十几年的驱魔师的啊,怎么会辨认不清有妖气与否呢?

现在倒好了,这厮竟然还喊自己娘亲!

想到这里夜雪璃就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小白蛇闻言极是不情愿的自夜雪璃的身上蜿蜒而下。

一双充满泪珠的金色瞳仁很是受伤的盯着一脸愤怒的夜雪璃,小嘴张合:“龟爷爷说了,那个可以让小白的身体感到暖和的女人就是娘亲!”

说罢,幽怨的看了一眼鼻梁上疤痕明显的夜雪璃,立刻将前一对爪抬在胸前来回的不停的搓着,样子萌到了极点,羞愧的低下头。心里却是忍不住的好奇,怎么娘亲脸上的疤痕那么熟悉啊,忽然一个画面闪过白蛇的脑中,记得那时他做了一个奇怪的梦,那是一个奇怪的地方,地面上到处都是奇怪快速奔跑的的铁盒子,空气呛人的难闻至极,那里的房子盖得老高样子还啦怪,自己当时被一个不知道什么做的黑箱子给带到了一个漂亮的大房子旁,接着就有一个长相粗暴的女人指着自己大喊妖精,然后,然后自己害怕的就一尾巴朝她脸上甩了过去,大约也就是鼻梁上的那个位置,可是。可是自己怎么也没有想到,她的身后竟然是一个悬崖,接着,她就那样掉下了悬崖。

见小白蛇可怜兮兮的低下头,小小的两只前爪在胸前不停的搓动了,那个样子简直可爱到了极点,夜雪璃一时间突然觉得自己真的错了,自己莫名的死了然后穿越在一个相同部位有跳大疤痕的八岁小女娃身上,可是那个妖蛇也不至于跟着自己也一起跳下悬崖,然后穿越吧。

夜雪璃樱唇轻抿,嗯,对,这个小白蛇一定不是那个可恶的蛇妖,他的眼神这么的纯净,样子这么的可怜,又怎么会是那个变态蛇呢,想必他只是一个流落在外,找不到娘亲的小蛇罢了。

“小家伙是不是找不到娘亲了,姐姐可以帮你找的哦!”夜雪璃露出一抹可爱的笑,尽量维持和蔼的笑,伸手在白蛇的眼前轻轻的摇晃道,“不过,以后可不许喊我娘亲了啊!见到我这么年轻美貌的女子记得要喊姐姐的,而且姐姐可还是个处。女呢,怎么会有什么儿子呢,还有就是,幸好姐姐的心地好,要是别人,嘿嘿,估计啊,不是被你的一句娘亲给吓到,就是被你的张开说话给吓得半死,说不定来个脾气暴躁的,你可就”

忽然瞧见小白蛇泪意氤氲的双眼,夜雪璃忽然停住,心里忍不住的对小白蛇有了一丝的同情,立即停止像唐曾般的唠叨。

他只是个没了娘亲的娃啊,还是个单纯的孩子啊,虽然自己是驱魔师,也杀害了数以难计的妖精,但是自己杀妖可是很有原则的,只要不祸害人类,不做伤天害理的事,一律不会杀害的。

其实,在自己的心里,妖和人一样,不过就是形态不同,能力不同而已,人和妖都要善恶之分,所以,妖有时也是很可爱很善良的,就好比跟着自己一起衰货的传来而来的小人参精。

“你说你不是娘亲?”小白的小嘴委屈的翘起,一双闪闪发亮的大眼睛水滴滴的映衬着天上的月光,澄澈而明亮,就好似一汪不曾被污染的纯净的湖水般纯洁,干净,头顶的两个像花苞般含苞欲放的两个小犄角将它整个样子晕染的那样的可爱,让人忍不住想要伸手去捏一把。

“不是啊!那个,你的家在哪里啊,姐姐送你回去啊”夜雪璃僵硬的笑道,这个小家伙那表情真的让人受不了啊,再这样下去,怕自己真的会把它带回去领养,可是一想到小人参精,还是算了吧。

“家?”小白可爱的搓动着小抓,极是纠结的问道。

看着又开始在卖萌,卖可怜的小白,夜雪璃的笑道更加的狗腿,甚至,她自己都觉得自己就像是那个大灰狼,而这个小白蛇,就是那个小红帽。

“对啊,你的家在哪里啊?又或者说,你家的蛇洞在哪里!”夜雪璃弯折身子看着地上一双水灵的蛇眼,讪讪的笑道。

“我不知道啊,姐姐!”

“啊?不知道?不知道,那你是哪里跑出来的!”夜雪璃闻言脸上的笑容一下子敛了去,心直口快直接脱口而出。

“姐姐,姐姐凶我!”小白的小蛇身忽然一个瑟缩,伸手一只前爪指着眼前的夜雪璃,极是委屈的道。

“嘎?”夜雪璃直有种想要暴走的冲动,尼玛啊,搞半天自己倒是那个坏人了!

“姐姐”小白的蛇身缓缓的向前移动至夜雪璃的脚下,轻轻的蹭蹭夜雪璃的湿啦啦的裙摆,抬头仰望着夜雪璃金色的瞳孔充满关心与担忧的道,“姐姐的衣服还是湿的,姐姐冷吗?”

“额”夜雪璃忽然感觉很是不好意思,没想到这个小白蛇心地还那么的好,这个时候脸颊都没有了还惦记着自己,真的是,不好意思啊,“没事的,嘿嘿。”

夜雪璃讪讪的一笑,其实她心里最想说的就是:再冷哪里有抱着你这冷血动物冷啊!

“这样还冷吗?”突然小白伸出一个前爪在空中回环成一个圆,哗的一下,一个金色的光自那小巧的爪子闪现。

夜雪璃明显的感觉自身下往上渐渐的开始暖和起来,暖暖的感觉甚是美好,就像是晴天的阳光照耀在身上那么的温暖。

“额,你还会”夜雪璃忽然用手捂住自己的快嘴,本来她想说一句:你还会妖术啊?

可是她马上就感觉这个问题真的很弱智,明显的他就不是人吗,那么,不是人,那自然是妖咯,那他用的自然是妖术咯。

“姐姐。以后不要晚上在湖中,会冷的。”小白闪烁着亮晶晶的水珠,单纯而看着夜雪璃道。

“额,呵呵。”夜雪璃不好意思的挠挠头,什么啊,我有怪癖啊我,大半夜的没事在湖里炮着玩?

“姐姐有家吧,小白要跟姐姐回家!”小白撒娇般的伸出小爪扯扯夜雪璃的白色裙摆。

“额,呵呵,好啊!”夜雪璃讪讪的一笑,这句话几乎就不过脑子的说了出来,尽管之后马上就开始有些恨自己的思考不过大脑了。

“姐姐真好!”小白兴奋的一下子绕上夜雪璃的纤腰。

咦?怎么不冷了,奇怪?刚刚不是彻骨的冷吗?怎么这会儿?

“小白去了姐姐的家可要保证一切服从姐姐的指挥啊,告诉你,姐姐的家里可是有个怪胎,专门的欺负你这样的小东西。”夜雪璃无奈的摇头看着腰间的那抹白。

“好!”

“姐姐要你上东,你就不许上西!”

“好!”

“姐姐要你挖墙你就不可以砌土!”

“好!”

夜雪璃满意的点点头,微微笑着抬步向前走去。

月光泻下,树林上,湖面上,以及夜雪璃的身上皆是染上一股淡淡的好看的光晕。

清风微微的袭过,夜雪璃心情极好的唱起:“咱们老百姓啊,今儿个真啊真高兴!”

忽然感觉腰上的那种束缚感突然消失,肩头的却有了稍稍负重。

“干嘛换地方,给我回去!”夜雪璃的余光已经瞥见小白成团的盘在她的右肩,小小的白脑袋就快要挨上她的脸蛋,隐约的还能看到他那圆圆的水灵灵的金色的瞳仁,顿时感觉身上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好吧,她夜雪璃承认这个小白蛇是很萌,很可爱,很有心,可是蛇这种动物的的却不是什么可爱的动物啊!幸好自己前世什么怪胎什么恶心的妖怪都见过,可是看到他们不恶心,就代表可以和他们这么近距离的接触啊。

“姐姐是不是遇到小白才这么高兴啊!”小白哪里理会夜雪璃的命令,很是没心没肺的道。

“额”夜雪璃被他这样问的一时间有些语塞,自己真是是因为遇到这个小妖蛇而开心,还是因为逃离了那个妖孽男?还是成功的逃单?

“你给我回去,听见没有,要不现在姐姐就把你扔下去!”夜雪璃威胁道,这个家伙,现在就不听指挥了。

“姐姐不是说在姐姐的家里才要听姐姐的话的吗?”好听而稚嫩的声音自肩处传来。

“额”夜雪璃又一次被无语了,“总之,这里我最大!你下来不,不下来我就把你拧成绳子绑在树上!”夜雪璃忽然驻足,扭头目光甚至不善的盯着小白。

小白见状,撇撇嘴,用小到如蚊虫的声音道:“这娘子也太霸道了!”

“你说什么,大声的说出来!是不是在偷偷的骂我没有人Xing?”夜雪璃的那三寸不烂之蛇又开始不停的唠叨起来。

小白幽怨的看向前方,看来娘子不仅霸道,而且还十分的爱唠叨呢,这点真的像极了龟爷爷。身后挖挖自己的耳朵,小白用力的将身子缠在夜雪璃的身上。

龟爷爷说了,这个世上可以温暖自己冰冷身体的人只有两个,而这两个人是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女人,其中一个是自己那从未见过的娘亲,另一个就是自己未来的娘子,虽然不知道娘子是个什么概念,但是龟爷爷说了,娘子是将会陪自己走过下半辈子的人,由此可见,娘子真的很重要吧。

小白想到这里,抬头看看还在唠叨不停的夜雪璃。

“知道不!背后骂人可是不道德的,不过你要是说出你到底说了什么,姐姐倒是可以不追究的!”夜雪璃的一阵唠叨终于才算是告一段落。故作凌厉的盯着在她腰间已经魂游太空的小白。

“是说姐姐好漂亮!”小白开口敷衍道。

“啪!”的一声,小白的脑袋上立马就鼓起黄豆般大小的包。

“胡说!看不见姐姐我鼻梁上的这个疤痕吗?啊?你还这么小怎么就能说谎话,姐姐这样好看么?好看么!”夜雪璃气势足足的伸手指着他脸上那道毁坏了她一脸美感的疤痕愤愤的道。

小白被夜雪璃的赏的一个暴戾给领悟了,原来娘子不仅爱唠叨,而且还很暴力!

“那就是姐姐很丑!”

“啪!”又是一声巨响。

“姐姐有那么丑吗?啊?你瞧你小小年纪怎么说话就不知道留下分寸呢!”夜雪璃瞧见小白那委屈的就要掉泪的眼神,心里暗暗的叫不爽,为毛啊为毛,他为毛总是那个眼神,可怜楚楚,额,受不了啊。自己不过就是无聊,拿他玩一下啊。

“小白不说话了!”小白伸出他短短的前爪,捂在他那悲剧的小嘴上道。

“额,好吧。”夜雪璃见状心里的负罪感骤然的填满心胸。自己这是在干吗啊,人家小白这么的善良,哪里是那个人参妖那样无厘头,自己竟然就这样公然的把她活活给欺负了。

但是我夜雪璃做事是从来不屑于解释什么的,既然这样,那自己以后就对他好些,来补偿吧,哎!

夜雪璃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小白在夜雪璃的腰间,嘟着小嘴开始神游,可不可以告诉爷爷,小白不要娘子了好不好?龟爷爷说的对啊,女人果然是世界上最不可理喻的动物。也幸好自己刚才没有将她是自己娘子的事情告诉她,要不现在,自己真的不知道会被怎样。

月下的一人一妖各自的若有所思的向前行进着。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