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凰睨天下:腹黑王爷狂妄妃

更新时间:2020-11-26 11:24:18

凰睨天下:腹黑王爷狂妄妃 已完结

凰睨天下:腹黑王爷狂妄妃

来源:落初 作者:逸悦 分类:言情 主角:母皇古老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逸悦原创的言情小说《凰睨天下:腹黑王爷狂妄妃》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母皇古老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摸够了”,一声冰冷的声音,让莫水月赶紧收回了正在某人大腿上的手。  她本是月族最珍贵的公主,但是却被自己的“好姐姐”送上了祭坛,魂飞九天。  她是Z国最年轻的考古教授,有一个宠她上天的土豪哥哥,人生信条就是“能动手就不要瞎BB”,过着有钱任性的恣意生活,可是,却在发掘一处古迹的时候,莫名其妙穿越到了满身仇恨的月族公主身上。“靠”,可是,报仇什么的,得让自己先不要饿肚子再说吧。于是,准备先抱个大腿再说。  他是沧澜国的五皇子,艺高人俊,是沧澜国十里八乡姑娘们的梦中夫君。12岁就跟随外公和舅舅上战场,13岁立下军功,14岁外公被敌军诛杀,自己孤身一人闯入敌军军营生擒了敌军首领,后来战场上无往不胜,被人称为“天神”。原以为,父皇母妃琴瑟和鸣,背后有舅舅支撑,自己就这样一帆风顺下去,想不到,一夕之间,母妃被赐死,舅舅整个家族全部被血洗,而自己差点成为了傻子。才看到繁花似锦下的阴暗诡谲。于是,终于懂得收敛锋芒。  他是瞿尧国的国君,世人只道他杀伐果断,冷酷无情,可有谁知道,他只是在等那个他等了半个世纪的女子。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南宫灏天和红衣男子两人站在一起,一个儒雅而克制,一个肆意和癫狂。如若不是此刻关系性命攸关,这倒是一副极美的画卷。

两人都没动,但是,从两人眼里的刀光剑影可以看出来,两人这是在拼内力。

他们像一座雕塑,一动不动,此刻似乎时间万物已经静止了一般,只看得见两人的眼眸里面的波涛汹涌。

莫水月似乎看见红衣男子眼睛里面那幽暗的光芒看向南宫灏天时候,一下子融入进了那无边的星辰当中,在广袤的宇宙里,两条交织的光线纠缠又推开,难舍难分。

莫水月警惕的看着四周,很担心红衣男子那边的人趁机偷袭,那自己只有死翘翘了。

但见其他黑衣人早早的退后三步,恭敬的单膝跪地,脑袋低垂,刚才还拿在手中的长剑不知何时已经放回了腰间。整齐的以最开始的翼行排列。

莫水月稍稍放心,他见识过南宫灏天的恢复能力,想来,武功应该也不弱吧,她自然而然的将自己归在了南宫灏天这边。

只见,红衣男子身子微动的同事南宫灏天身子也微微一动,胸口似有什么起伏,莫水月看到南宫灏天嘴角溢出了一丝血迹。红衣男子似乎也好不了多少。脚步微动的瞬间。一声巨响传来,炸开了大片的水花,莫水月只觉得自己身子一震,身体不由自主的被这声波震开几米。

因为莫水月站的位置正好的离瀑布不远的地方,被这声波一震,莫水月身体直直的飞到了瀑布边。南宫灏天看到掉下瀑布的莫水月,不由分说伸手抓过来。但是,只抓住了莫水月的裙角。

“莫水月”南宫灏天情急中叫了莫水月的名字。

“水月”红衣男子听到南宫灏天的叫声,赶紧飞奔过去抓住南宫灏天的腰。

南宫灏天一愣。

“还不趁机杀了我。”

“哼,落井下石的事情,非君子所为。”

“君子”,南宫灏天在心底冷笑。如果那些早已成了红衣男子刀下亡魂的人听到红衣男子的话,定会气的活过来的。你他妈杀了那么多人,手上沾满了鲜血,还好意思说君子。

只听见咔咔卡卡的声音。、

莫水月的衣裙应声而断。

“莫水月”南宫灏天惊叫,然后伴随着呼唤声,南宫灏天做了一个他自己都实在无法理解的举动,没有任何思索的一个用力直直的跳下悬崖想要抓住莫水月,然后跟着莫水月飞下了瀑布,

因为红衣男子之前是搂着南宫灏天得腰的,所以,也跟着坠下了瀑布。

南宫灏天想要飞身下去抓住莫水月,但是,几人下坠的速度太快,这个瀑布悬崖好似深不见底,坠了好长时间,都还没到底,在急速的下坠速度下,加上上面飞奔而下的水流不停的砸在几人身上,同时南宫灏天和红衣男子因为刚拼了内力,两人其实受伤不轻,所以,在坠入水底的时候,几人已经晕了过去。

莫水月悠悠醒来,发现自己躺在一块岩石上面,她还在疑惑,自己掉下来应该是在水潭啊,怎么会在岩石上,环伺了一下四周,似乎是在一个山洞,远远听到有流水的声音,看来应该是掉下来后,随着水流被冲到了下方的山洞。

莫水月抬头看着缝隙处,只见山洞上方有一线光芒,看着光芒越来越暗,莫水月觉得双脚凉凉的,赶紧缩了一下腿,然后看见刚才好似还干净的山洞,有水漫过来的迹象。

渐渐的,水好像越来越多,“糟了”,莫水月看此景象,想来这应该是一个潮汐的山洞,白天退潮时山洞干燥如斯,一旦晚上月亮出来,水定然会漫过山洞,她看了一下山洞的痕迹,发现山洞顶端也有常年被冲涮的痕迹,看来,一到晚上,这个地方定然会全部灌满水。

但是,奇怪的是没有洞口自己是怎么被冲进来的呢,头顶的一线天不到十厘米的宽度,根本不足以让自己下来啊,莫水月疑惑着,但看慢慢漫延起来的水,莫水月赶紧起身,想要寻找出口。

这个时候看到远处有一个黑影。

“南宫灏天”,怎么南宫灏天也一起下来了。

她赶紧走过去,看到在狭小的一个水道中,躺着的正是南宫灏天,而在南宫灏天的不远处,竟然是那个红衣男子。

莫水月睁大了眼睛,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怎么这两个男人同时掉了下来。

红衣男子脸部向下趴在水中,莫水月伸手想要去把这男子翻过来,但想了想,这男子不是要杀我们吗,救他干嘛,就这样溺死算了,然后走到南宫灏天身边,探了探鼻息,接着伸手扶起南宫灏天,将南宫灏天扶到了一处陡坡处,这里还没被水淹到。

莫水月想要冷静下来,想想怎么出去。眼睛仔细观察这个洞穴,想要找到出去的洞口,但是毫无所获。难道这里有机关。古人不是特别喜欢在这种自然奇特的地方设置一些机关吗。她仔细的摸着洞穴的各处,眼睛不经意的看到了仍然趴在地上的红衣男子。

算了,这种情况要让她见死不救似乎挺难的,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于是她走过去,吃力的把红衣男子翻了过来。看着血红色的面具,她抑制住想要揭开的冲动。用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把红衣男子移到了南宫灏天的旁边。

看着越来越深的水位,刚才还只是几处低矮的地方有水,现在水已经漫过了莫水月的脚背。

这样下去可不是办法。

刚才掐了这两个人的人中,但是没有任何反应,可是,如果带着这两个大男人,自己是断然出不去的,必须先弄醒这两人再说。

莫水月先来到南宫灏天的脚那头,脱掉南宫灏天的靴子,然后从足通穴到金门穴,使劲的按压,但是,尽然没有反应,刚开看了两人的脉搏,有点紊乱,但是应该没有性命之忧。

反复做了几次之后,见南宫灏天还是没有反应,但是摸了一下脉搏,似乎没有刚才那么急促和紊乱了,

然后轻轻的放下南宫灏天的双脚,来到红衣男子的身边,伸手脱掉红衣男子的鞋子。正准备用手伸向红衣男子的穴位,借着微弱的灯光,看到红衣男子的腿上竟然全是大大小小的伤痕,这些痕迹深浅不一,颜色不一,让人眼花缭乱,煞是骇人,看着这双脚,莫水月心底莫名有一阵怜悯,这个男人是怎样活到现在的。

于是,赶紧伸手准备去给这个男子按压穴位。

就听见身边一身幽幽又低沉的声音响起。

“把手收回来,玷污了我,还要去祸害别人吗?”

莫水月抬头看到已经起身的南宫灏天,心底一阵惊喜,这种情况能有个别的声音都是一种奢望,更何况有个说话的活人,真真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情了,所以,莫水月没有去分辨南宫灏天话语里面的温度和意味。问道:

“你醒了啊。”

“不醒难道看你又随便摸别的男人。”

“别扭,你不看看,如果不是随便摸了你,你能醒来。”

南宫灏天这才看到自己已经脱掉鞋袜的脚,赶紧穿好鞋子,

绷着一张脸“刚才你做了什么?”

“就想把你们救醒,我先在你身上试了一下,但是你没醒来,然后看到这个人也躺在这里,就顺便想给这个人也试试,看能不能救醒一个。”

南宫灏天听着莫水月的话,哦了一声,嘴角不自觉的上扬,如果仔细观察会看到他穿鞋的手有些发抖。

原来莫水月是先救的他,那个宫雪烨也只是顺便而已。

“过来。”

莫水月听话的起身走了过去,南宫灏天醒了,看来这个红衣男子他应该有办法。

南宫灏天走到宫雪烨的身边,扶了起来。坐在身后,双掌抵在宫雪烨的后背,至阳和灵台穴处,只见一股白色的蒸汽慢慢从宫雪烨的头顶升起。

莫水月看呆了,还真有这种操作,这,这,真是刷新了她的三观,看来武侠小说武侠电视诚不欺我也。自己考古这么些年,从来没有任何能证明古人有飞檐走壁的武功的史料,想不到,自己一来,就看到了这么多。不仅飞檐走壁,竟然还真有内力真气什么的说。

半响,只听见红衣男子一阵大咳,从嘴里吐出一大口黑血。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