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农女王妃非等闲

更新时间:2020-11-21 11:52:22

农女王妃非等闲 已完结

农女王妃非等闲

来源:落初 作者:季如瑾 分类:言情 主角:宋文宗 人气:

完结小说《农女王妃非等闲》是季如瑾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宋文宗,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什么!这年代睡个觉都能玩穿越?穿就穿了,还非得穿在受了伤的小丫头身上,吃不饱穿不暖的是要玩我吗?  爹娘是受气包,一家人干得比牛多吃得还比鸡少,就这样还免不了被刻薄的阿奶和大伯母嫌弃?  碰巧爹爹摔断腿,分家被提上日程,想要不顾一家人的死活,那就看走到最后谁后悔!  好歹她也是二十一世纪的铁腕白领一枚,不说学富五车,但学以致用是不在话下,  且看她如何带领小家发家致富,送哥哥上学官场平步青云,带领广大农民奔温饱……  从一开始的不习惯到玩得如鱼得水,哪知正玩得不亦乐乎的时候,一不小心就被大龄“剩男”勾走一颗少女心。  从最初的想要退婚到半推半就,到最后的彻底被收服……  末了本想上演一出老牛吃嫩草的戏码,好歹咱也是现代三十岁的大龄剩女一枚,自诩老牛,不反过来吃一回嫩草岂不白活一场。  奈何老牛不好当,这具身体的年龄和个子着实是弱点,谁是老牛,谁才是嫩草就不得而知了……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一夜好眠,第二天一早叶柳就醒来了,和三姐收拾洗漱一番,边自发自觉地拿着一家人的衣服去洗。

河边有很多大石板,是专门为清洗东西提供方便的,每日早晨就密密麻麻的人过来洗衣服,有时候还要排队。

叶柳两个去的时候,那些低着头的妇人们正议论着什么:“也真是缺德哟,这种东西哪里能偷工减料的,这不是害人吗?”

“夫妻俩都一个德行,都是抠门拔毛的主,这样的事情做得还少吗?只是以前都没出过大错,人家也就睁只眼闭只眼过去算了,这次可把人的腿弄残了,哪里会轻易放过他家!”

“就是,事儿不是这么办的,不过官司是吃定了的……咳!嗯嗯!”

听着其中一位妇女暗示性的咳嗽声,其他人的声音也戛然而止,抬头一看,原来是那家人来洗衣服了。

不过发现只是老二家的两个小丫头,倒也没怎么放心上,只是压低了声音继续交谈。

叶柳很奇怪,为什么大家见了她们就不大声说话了,叶兰给她解释了下,说是估计她们在谈论的是镇上的姑姑一家,看到她们俩来了,不好意思太大声。

叶柳哦了一声,从她们嘴里说出来的话中听出来大概的信息,就是自家嫁到镇上的姑姑家貌似惹祸了,姑父做的木工不够结实,导致有户人家买回去之后不小心被压断了一条腿,那家人正要告姑父呢。

姐妹俩也不说话,相互看了一眼,默默地洗衣服。洗完之后便回家了,还没到家,就听到家里传来一个陌生女人的声音。

叶兰知道她“失忆”了,便告诉她,说话的那个正是她们嫁到镇上的姑姑叶婷婷!

看叶兰这神情,貌似不喜这个姑姑,估计这便宜姑姑也不是个好相与的。

“娘,您难道眼睁睁看着木财去吃牢饭吗?那个地方是人待的吗?”

还没进屋,就听到叶婷婷的声音,似乎在劝叶罗氏,姐妹俩也没进去凑这个热闹,只在院子里晾洗好的衣服。

只是她们虽然不是故意偷听,却也还是能听到从主屋传来的声音,“若是木财去了牢里,谁来照顾我们母女三人哟!肚子里的这个来得真不是时候!”

听到她这样埋汰小外甥,叶罗氏忍不住了:“老大、老二、老四,你们都想想办法吧,毕竟只有这一个妹妹,你们不帮她可就没人能帮得了了!”

三兄弟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只有叶文宗硬着头皮说了句,“我让孩子他娘回去看看”就没多语了,叶罗氏听了倒也没对他再说什么,他知道他既然说了这句话就一定会去做的。

转身看向其他两个儿子,尤其是大儿子,“老大,老四,你们怎么说?”

老四叶思明也说让张氏回娘家筹筹,毕竟三十两不是小数目,即使兄弟三人一人十两都是个天文数字,奈何叶罗氏非找他们要,也没办法,谁让自己只有这个阿姐呢,偏偏还是娘的心头肉。

叶思明表态了,叶罗氏又将目光移向老大叶武田,别看这叶武田人长得人高马大的,却十足十是个妻管严,刚要说什么,便被自个婆娘刘氏暗中捏了一把,于是又低头不语了。

倒是刘氏,是个敢反抗的:“娘,您看,咱家的钱不都在您老手里吗?咱自个儿是一个子儿也没有的,怎么拿得出来呀?您也知道,媳妇儿娘家穷得跟什么似的,别说十两了,就是一两,都匀不出来的,去了也是白去不是,被人闲话,没得还丢了您老的面子不是,……”

还别说,叶罗氏这人就是抠了还要面子的那种,之所以喊兄弟几个一起商量,就是想着既能从各个媳妇的娘家挤出三十两,又不想失了面子。老二老四和他们媳妇都不是多嘴的,唯独这个老大媳妇,是个不肯让人占丁点便宜的。

这回被老大媳妇拿话堵住了,也不好再从她娘家扒拉出来一分一毫,但也不能让她得意了去。

于是训道:“别以为我人老了,眼睛也瞎了,见天儿的刺绣,就你和你那闺女,存了多少还瞒得过我的眼睛?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一个个儿的都只顾着自己,也不看看往常人婷婷一家是怎么帮助你们的,现如今良心都被狗吃了吗?”

其实掌家多年,明面上各房的收入都是入了她的掌心的,三十两她并不是拿不出,只不过性子使然,能从媳妇手中抠到,就绝不会从自个儿钱兜里往外拽。这点大家也都知道,只不过碍于她是长辈,才当不知道,睁只眼闭只眼。

然而刘氏却不是个吃素的,好容易才和闺女卖刺绣整了那么点私房钱,要她掏出来,不异于要她的命。偏偏叶老大是个惧内的,刘氏说什么便是什么。叶罗氏也知道自己撬不动老大一家的嘴巴了。

于是转头对着剩余两家施压,让他们媳妇赶紧回娘家一趟,务必当天赶回来,毕竟过了今天,李木材就真要被告官了,她女儿的生活岂不是全毁了,要知道,大夫可是说了,闺女这胎是个货真价实的男娃,生下来,闺女就能坐稳女主人的位置了。

叶婷婷看着自家老娘一出场,就将两家拿下了,心里也定了些,其实她自个儿也清楚,自家老娘的底细哪能瞒着自己,说得不好听点,家里有几根针她都一清二楚,那番作态也是逼着那三房出钱而已,真要凑不够,娘不会看着她遭殃的。

眼看事情已经定下来了,叶婷婷也和叶罗氏回房间私聊。

叶柳拍了拍衣裳,将一些小灰尘拍走,然后抬脚往自家娘的房子走去。进去果然看到那便宜爹娘正愁眉苦脸地坐在床沿,于是走过去,装作不知情问:“爹、娘,你们怎么了,愁眉苦脸地?”

叶文宗将叶婷婷的事情大概说了下,大意就是李木财给人做的柜子没做牢固,脚下钉子有两个没有装好,导致砸伤了买主的脚,如今断了,大夫说未必能接回去,即便接好了,也会有点跛。那家人要将李木财告到官府去,李家人好说歹说,说好要赔人家四十两银子,就可免去牢狱之灾,可是叶婷婷的解释是李木财家也压了很多家具,钱不是很凑手,只能匀出十两来,剩下三十两是无论如何也筹不到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