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庶女当家

更新时间:2022-03-24 00:05:39

庶女当家 已完结

庶女当家

来源:落初 作者:柳永昼 分类:言情 主角:李王行 人气:

完结小说《庶女当家》是柳永昼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李王行,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以前是她不争,才会让自己陷入危险。  如今她想争,把持家庭财政,夺取话语权,要嫡母也看她脸色做人。  然而,她外表是个庶子,里子是个庶女,能保住这个秘密就已经很不错了。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刚刚才从地上爬起来,远远便听见织夫人带着哭声的叫喊,不多时便冲到她跟前挨着一跪。

“王爷,求您别打他,您要打就打妾身吧,都是妾身的错。”

李元熙暗道了一声“糟糕”,抬头去看李敖的脸色,果见他一脸不快的盯着织夫人,一副要香人嗜骨的模样。

“果然都是你的错。就是你这个狠毒无耻的妇人,教得我儿成了如今这个模样!打你是吧,我就打你。”说罢上前就是一脚。

李元熙也顾不得身上疼痛,连忙冲到织夫人面前将拳脚全数拦下。李敖上回被刘氏提及那件事后本就还未解气,织夫人撞上前来讨打自然是下重了手。那一脚可是能踢破实木门板的啊,如今一脚踢在李元熙身上,犹是李敖临时刹住脚,那三成的力道也痛得她惨叫了一声,当下觉得肋间剧痛不已。

她这时只觉得眼前发黑几欲晕倒,可是现在却还不容她晕倒。俯身凑到织夫人耳边小声说:“娘,别说话了,什么也不要说。”织夫人一听,咬着唇眼泪泗流。

李敖对李元熙还是不错的,见她去拦自己,也就不再继续打织夫人了,冷哼了一声。

李元熙忍受着肋间的巨痛,勉强爬到李敖面前跪下。“爹息怒,我娘只是一时心切而已。”

李敖瞄了她一眼。“没有别的话要说了吗?”

“没有了。爹赏罚分明,自然是有计较的,不需孩儿多嘴。”

李敖被她这么一拍马屁,轻哼了一声,甩了甩袖子说:“算了,看在你娘为子心切的份上,还有你受了那一脚的份上,这回我就放过你娘了。都回去吧。”他也懒得再看跪着的二人,拉着李元俊去看刘氏了。

“娘,扶我一下。”李元熙抓着织夫人的手臂微微颤抖。

“你怎么样,伤着哪里了?”织夫人一面扶着她起来,一面上下打量察看,只见她两颊上两道红红的五指印,心痛的直流眼泪,有些怨怼的说:“他们都是一样的人,都这般的狠心。”

“回去再说吧,娘,你不是一直都在竹园吗?谁给你信儿告诉你这儿的事的?”

“我身边的翠红告诉我的啊,要不是她告诉我刘氏陷害你,让王爷把你抓回来责打,我的儿被打了都被蒙在鼓里呢。”织夫人恐防隔墙有耳,小声的对李元熙说了当时的情形。

等回到李元熙房间,李元熙关上门,才对织夫人说:“那个翠红她怎么知道是刘氏要陷害我?”

织夫人在找伤药,听见她的话手上一顿,“她,就只说了刘氏吃了你送回来的点心,然后就腹痛了。这肯定就是刘氏的Jian计,还亲耳听见刘氏唆摆王爷……”说到这里也察觉不对劲了,抬头看向李元熙。

李元熙冷笑一声,“娘发现了?翠红是你身边的人,她又怎么可能听见刘氏唆摆爹的话?就是不算这个,今天你也看见了,在爹暴怒的当口让不明状况的你过去,无异于火上浇油。”

织夫人面色发白,李元熙复又笑道:“娘别担心什么了,有元熙在呢。”便又撒娇似的小声嚷嚷,“娘,你帮我看看,我腰上痛。还有脸呢,得擦擦药,不然都要叫肿起来了,平白让人笑话。娘,还是你对我最好了。”

织夫人听着心头又痛又软,忙小心翼翼的帮她擦药。

李元熙端正地坐着任由织夫人为她上药,即使织夫人手上力道时有过重,也忍着不叫出声音来。她含着笑握着织夫人的手,轻声道:“娘,你真的不用替我担心,你只要保护好自己让孩儿无后顾之忧就可以了……那个翠红暂时不要动,这人或许还有些用处,你明白我的意思。”

织夫人手上顿了一顿,才缓缓点了点头。

上好了药,李元熙也呆不住了,站起来要往外走,织夫人把她叫住:“这么急要上哪里去?”

“爹让我去看看刘氏。我也正有些话想要跟她说一说。”李元熙眯了眯眼睛,嘴角噙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

织夫人担忧的看着她:“别跟她斗了,咱们斗不过她的,你爹帮着他们。平时还好些,可你若犯了一丁点儿的错被他们抓住把柄,他们便能让你不死也脱身皮,今儿……”

李元熙制止了她继续说下去,不敢苟同的摇摇头:“娘你错了。以前我就是抱着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想法,才险些让自己丧命。对于这些贪得无厌的人,这些是行不通的。要想让他们怕了你,不敢动你,你只有比他们更狠。”

李元熙冷冷的说着,慢慢走出了自己的房间。

她刚进刘氏所住的珍玉园,远远便看见丫鬟急步进屋报信。心下一片通明,便走上前去对刘氏房里的大丫鬟紫鹃笑道:

“紫鹃姐姐,麻烦向母亲通报一声,就说元熙得了爹的吩咐,特意过来看望母亲病情。”

“大少爷有礼了,我们夫人刚吃了药睡下了,不如你就在这里候一会儿,紫鹃先进去看看夫人醒了没有?”

李元熙也不含糊,当下一片难色,着痕迹的摸了摸腰间的伤。“在这里候着吗?那行,我就在这里等等好了。”声音说得有些大,一些园里的婆子媳妇听见,交头接耳对着紫鹃指指点点。

紫鹃脸上有些不好看,悻然地道:“大少爷您误会紫鹃的意思了,紫鹃是请您到里面去坐着等,哪里能让您在门外站着哪。”

李元熙得了便宜,口上还卖乖:“还是紫鹃姐体贴人,那劳烦你进去看看母亲醒了没有。”

有了这个小插曲,李元熙很快便见到了刘氏。

刘氏看着脸色红润,进门的时候见她正端正的坐在太师椅上用茶,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其实大家都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只要不是李敖疯子和李元俊傻子在场,彼此也都心知肚明无需再装了。

“怎么样,今儿个这顿打痛不痛?瞧这脸蛋儿红肿的,连我都替你心痛。”刘氏看着李元熙那张脸,心情很爽快。

“比起前些天险死还生,现在这些小伤小痛元熙还挨得,擦过药一会儿就消肿了。倒是见母亲脸色稍霁,元熙心下略感安慰。”李元熙不肯授人以柄,刘氏不发话,她也不落坐。

刘氏一笑,随意指了一指:“坐。”

李元熙恭敬谢过后落座于旁。“今早的事情,父亲已经亲自查清,并不是元熙叫人捎带的点心,还了元熙一个清白。这件事母亲应该从父亲那里听说了吧。”

刘氏点点头算是答了、写意的挨到软枕上,“人家好歹也是奉着你的口信捎带的点心,实在是立心不良。你日后可要多留心哦。”

李元熙自然知道刘氏的意思,她既肯这么一说,显然这上头再也做不出什么文章,便应道:“是,元熙回去一定将此事查问清楚,问出幕后主使。”

刘氏见瞄了座下李元熙一眼,见她目不斜视,对于今日吃了的亏似乎丝毫没有要反击的意思,仿佛自己成了跳梁小丑,在那里上串下跳,心下不禁微怒。

“没有事的话,你就回去吧,我累了。”

李元熙微微倾了倾身子似是要起来,没想却又见她挨回靠背上。

“元熙还有一事。”

刘氏见她神色幽深,竟是有些深藏不露的狠色,不禁心头一寒。忽然有所觉,知她要说些不能让旁人听去的话,便立刻挥手让旁侍的丫头退到门外。

“门开着,这样说可以吧?”李元熙看了一眼门外笑问。

“可以了!”刘氏梗声道。

李元熙施施然从座位上走开,“母亲的人做事未免有些不太稳当呢,居然在紧要关头让我听见了你的名字。”

刘氏微微一惊,“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

“哦,听不懂没关系。母亲只需知道,狐眼拿了三方的银子,哪一方出的银子比较多,自然哪一方比较安全,你说是吧?”

刘氏瞪圆了眼睛,李元熙说“三方”?那就是说除了她给的佣金和李敖交的赎金之外,还有另外一方也给了狐眼钱财。那么说,当初李元熙根本就没被绑架吗?狐眼居然有胆大吃三方?!

“母亲啊,元熙的命比较贱,不似弟弟矜贵,当初元熙的命只值三千两银子,弟弟起码要值个三千两黄金吧?”李元熙轻笑出声,“我想想,家里的钱从哪里来的?啊,我想起来了……”

李元熙一改笑容,阴森森的道:“母亲也想起来了吧?!”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