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红楼梦之黛玉重生

更新时间:2022-05-12 05:48:22

红楼梦之黛玉重生 已完结

红楼梦之黛玉重生

来源:落初 作者:不染烟火 分类:言情 主角:黛玉紫鹃 人气:

新书《红楼梦之黛玉重生》全文在线阅读,作者不染烟火,主角黛玉紫鹃,是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重活一世,黛玉再不想回到贾府。  没有金钱,没有靠山,所以上一世死的凄苦。这一世,她一定要将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  林府没有男丁,她继承不了家业,没有关系,她自己找一个可以为她所用的人。  宝玉仍旧爱她,上一世你负了我,这一世正眼也不瞧你一眼。  一切的虚情假意她看在眼里,还想利用她博取荣华富贵?  她已不在是当初那个寄人篱下的小孤女。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一路倒也没发生什么差池,林如海得知黛玉几人又没去甄府,批评了她们几句,都是自己的女儿,舍不得认真责骂,少不得休书一封甄府,赔礼道歉。

回到林府过了些时日,黛玉以为这事就这样过去了,便将这事搁置在了一边。这一日她们正在房里刺绣,管家来报,说是那冯公子求见。

香菱不小心被针刺到了手,黛玉笑道:“姐姐这么不小心。”

紫鹃却不似黛玉这般,早已笑出了声。香菱臊的满脸通红,欲要说些什么,又不知该说些什么,似乎说什么都是错的。

黛玉道:“姐姐莫要欺负她,只是我们都是女子,请冯公子入府于理不合。”

管家在门外等了一会,冯渊前些时候日日都来请安,姑娘们的意思他大概也知道一些,遂道:“姑娘年纪尚幼,既是林公子的朋友,特特从金陵带了好些特产,不请冯公子入府吃杯茶,倒显得我林府礼数不周。”

黛玉笑道:“既是这样,你将那冯公子请入荣喜堂吃茶,我随后便来。”

紫鹃道:“我和妹妹若出去,恐要落人话柄。”

黛玉道:“我独自去便罢了,你们且等着。”

紫鹃知黛玉心中已有主意,拍了拍香菱的手。黛玉独自前往荣喜堂,那冯渊正在吃茶,见她来了,急忙起身行礼。礼毕之后,眼巴巴的看向门口。

黛玉撑不住笑了,心想这人倒是个直肠子,这样藏不住事。

冯渊知他失礼,忙道:“这次前来,金陵那边还有些房产没有变卖,在下实在等不及,便叫管家一边守住宅子,有合适的价格就卖,伤好之后立马就来了。前几日已将宅子置办好,昨儿已住了进去。今日得闲,特来给姑娘请安。”

黛玉点头,难为他这么有心。

冯渊指了指放在一边的茶叶等物,道:“这些都是清明节前的茶叶,我知道姑娘素爱喝茶,便带了些来。”

黛玉笑道:“难为你有心了。”

冯渊默了半响,此刻并无旁人不好久待,遂道:“既是如此,在下便告辞了,改日在登门拜访。”

黛玉笑道:“五日之后我和姐姐们要去游湖。”

冯渊喜上眉梢,作揖道:“在下这就告退,谢姑娘成全。”

目送他离去,黛玉便回到院子。紫鹃表现的比香菱还要积极,见她回来,忙问:“可怎样说来?”

黛玉故意要吊她们胃口,笑道:“左不过是说了些无关紧要的话。”

香菱欲言又止,紫鹃将黛玉摁在凳子上,做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

黛玉笑道:“姐姐都未曾说什么,你急什么。”眼见紫鹃伸手要掐她,忙道:“却是没有说什么来着,只是说,”故作玄虚了好一会,才慢悠悠道:“五日之后要去游湖。”

紫鹃撑不住笑了,道:“你这个没说什么,比人家说了一天一夜还厉害,还重要,这是不是所谓的言简意赅?”

黛玉也笑道:“你不知当时我说了三五句话就将他打发了,冯渊当时告辞,那一脸的心不甘情不愿,又听说五日之后要去游湖,那表情当真是绝了。”

紫鹃笑道:“真真是妹妹这张嘴,我算是服了。”

香菱假作听不懂她们的调侃,只埋头刺绣。紫鹃最不喜香菱这副样子,朝黛玉努嘴儿,二人对着香菱的脖子和胳肢窝挠痒痒,挠的香菱笑的上气不接下气。

闹了一会,三人又互相讥讽一会。

日子过的颇快,三天眨眼就过去了。三人正在用膳,林如海忽然从衙门回来了。

往常林如海去衙门,从来不在午时回府。黛玉道:“爹怎么这时候回来了?”

林如海坐在香菱旁边,将手里的信拿了出来,道:“今日爹收到金陵薛家的来信。”

黛玉顿感不妙,他们家和薛家并无往来,若真是薛家来信,只怕是上次在金陵和薛蟠那次匆匆会面,薛蟠果真看中香菱了。

紫鹃疑道:“信中写了什么?”

林如海将信拿出来,紫鹃接过一看,又将信递给黛玉。黛玉看过之后,只觉双眼一阵发黑。这薛蟠真是厚颜无耻,竟然叫薛姨妈写信,说他近几日要来扬州收账,恐他年幼生事,要来林府叨扰几日,还望林老爷照拂些着。

黛玉一口气哽在喉咙,什么来扬州收账,分明是相中了香菱,以此当借口入住林府,寻个由头求亲罢了。况信中提到都中的王夫人和老太君,倒不好回绝。

又有一遭,这薛蟠真若来了林府,冯渊前些时候才被薛蟠打了个半死,万一二人不巧碰上,被薛蟠知道冯渊亦心系香菱,那冯渊可会如上一世那般被薛蟠打死?缓了半日,黛玉才道:“爹,这薛家实在无理,写这样的信实在欠缺妥当。他家即在扬州有产物,何不住自家自在些?”

林如海并不知黛玉的心思,笑道:“薛家亦系书香世家,薛姨妈膝下唯有那一个独子,为人父母,紧张些亦在情理之中。”

黛玉无法,且得说道:“理是这个理,只是家里只有女儿和几位姨娘,他一个男子来了,让谁作陪?”

林如海道:“爹也正为这事烦恼,近来爹公务繁忙,抽身不开。你两位姐姐年纪稍大,和他又无什么亲戚干系,恐不好出面接见。只是这薛姨妈和你外祖母家的王夫人系亲姐妹,他来玩耍几日,原是该当贵客招待。我儿年纪尚小,少不得你劳烦几日。”

招待之事无甚紧要,她心中已有主意,她只怕薛蟠另存心思,倒不好预防。罢了,待他来了在做打算。沉吟半响,黛玉道:“爹无需担忧,前些时候我与哥哥书信,得知伯母身子大好。哥哥又请了仆妇照顾,不妨将哥哥接来小住几日。”

林如海道:“甚好,爹这就去书信一封着你哥哥即刻前来。”

待林如海走了,紫鹃才道:“我瞧妹妹脸色不佳,可曾和那薛公子有甚过节?”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