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榻上欢:妖王惑妃

更新时间:2022-05-12 05:38:33

榻上欢:妖王惑妃 已完结

榻上欢:妖王惑妃

来源:落初 作者:火七七 分类:言情 主角:府王爷 人气:

《榻上欢:妖王惑妃》作者:火七七,言情类型小说,主角:府王爷,本小说主要讲述了:【男强女强,爽文互宠!欢迎入坑!】  她,是富可敌国的世家女,盗财、盗物、盗古墓;护短、心黑、狠如蛇蝎,人间极品。  他,是战神转世的皇家男,抢人、抢心、抢婚姻;宠溺、腹黑、颜如妖孽,所向披靡。  一蛇蝎,一妖孽,绝配!  身为女子,她智斗小妾、心机婊,前去青楼听墙角;翻墙入户去寻宝,洗劫一空御书房;治病救人看心情,女扮男装入军营;狠辣手段来护短,睚眦必报不手软。  身为男子,他智躲暗算、老皇帝,用毒毒烂太子鸟;国库宝物搬干净,宠溺无度真汗颜;心机谋略一顶亿,教唆太子杀皇帝;纯金面具半遮颜,尽显善恶一念间。  另类初相见,全身赤裸,看完、摸完、夜未归!  不舍再相见,衣不蔽体,白眼、嫌弃、转身飞!  双强联手共谋略,宠溺无度榻上欢,虐人渣、破诡计,保财富、扩势力,欢迎大家来入坑!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深夜,从生理上来说应该是深度睡眠的时间。

宽大的床榻上,一身火红色清凉小睡裙的火翎在夜深人静时却睡得极为不踏实,她蹙着眉头、呓语绵绵。梦中的她看上去朦朦胧胧好似罩着一层薄沙并不那么清晰,而那一身黑衣墨发的绝美少年却与自己恰恰相反,他的声音、面容、身姿清晰无比的出现在梦境之中,让她陷在这似梦非梦、虚虚实实的怪圈之中难以醒来…

这梦的开始,要从她和九儿多年前拿着从无极老头卧室中偷来的一张地图说起。

那还是九儿第一次诱拐她偷逃下山,她们按照地图上的路线一路寻宝,最后竟然到了北漠境内。苍茫天穹之下是无边无际的黄沙,这一望无边的沙漠可以于缥缈间产生一种震慑人心的奇异力量,而这黄沙中有一座繁华的古都——北漠国。她在前一世曾见过真正的塔克拉玛干沙漠,那流动的沙漠在她心中已是最美无二的存在。不曾想,她与九儿看到这一片沙漠却比上一世的塔克拉玛干更加让人震撼惊心。

两人欣喜若狂时完全忽略了这大漠有着最魔鬼的一面,在一次强烈的风暴中,她们不小心走散了。火翎找不到小九,独自在这荒漠之中走不知多久,快要坚持不下去的时候,她发现了一处隐秘的水源。在这水源的附近,她无意之中看到了一个让她倾尽一生都难忘记的少年。

那黑衣少年的容姿人神共愤,他面容惨白、唇甲乌黑,身上还插着两支倒钩的箭羽。而他就孤零零的躺在茫茫无边的大漠之中,静静等着死神将他拖走。火翎终是心生不忍,她做了一件直到现在依然觉得不可思议的的事情——救了他!

自这之后,同样的梦、同样的面容、同样的场景,这么多年以来几乎每天都会不停的重现,她曾怀疑过无极老头那地图一定是邪物,害她梦魇缠身!

可无极老头就像个神棍一样,永远只用一句话打发了她,“非也非也,天机不可泄露…”

双眸如星,尽是一片清明…

这梦又扰了她的美容觉,一声长长的叹息后,她坐起身开始慢慢的穿着衣裙。在无极深山中生活这么久,除了学到了一大堆的本事之外,她还把自己养出了一大堆的毛病,比如:不喜人近身就是其中之一。

火翎夜行,依然一身火红。以她的轻功水准来说,想要被发现简直是天方夜谭、难如登天,当然也会有逆天的神人存在,只是迄今为止她还没遇到。炫身飘到甘露的屋顶上,随手掀开一块瓦片正好对着床榻,看到刚刚结束“运动”的一男一女可是把她的眼睛虐坏了。

“这次可是把你伺候的舒坦了?”

甘露坐起上半身,胸前白花花的两大团随着起身的动作一颤一颤的,那叫一个壮观,她做作的嗲道:“死鬼,你可找到小贱蹄要的婢女了?”

“放心,明天一早就到!”

“你可真厉害。”

“在你身边既做侍婢又做情人还夜夜让你欢愉,不厉害怎么能行?”

男子说着就在那大白团上狠狠一捏,捏出两道红印子。

“哎呦,江湖中鼎鼎大名的”百面兽“当然厉害了。”

“换你好好伺候伺候让我也舒服舒服?”

话落,屋内又传来了淫靡之音。

人家行房听着让人面红耳赤,他俩行房听着是在杀猪。

“百面兽”,他俩倒不如成立一个组合叫“百面禽兽”,鸡为禽、猪为兽,鸡与猪的交合还能够如此合拍,这可并不多见。

担心久看长针眼,火翎决定先离开这里,出府去看看皇城内的深夜中都有什么春光绮事。

飞出府院,她身轻如燕、身姿洒脱的穿梭在皇城中,把有头有脸的大家大户和四大世家的房顶瓦片掀了个遍,听得她的心情那叫一个愉悦,这一晚上的辛苦没白费,没用的情报搜罗了一大筐:谁家的老婆红杏出墙了、谁家的老爷留宿青楼了、谁家的少爷欺男霸女了、谁家的闺女爱慕王爷了、谁家的美人爱慕王爷了、谁家的郡主爱慕王爷了、谁家的公主爱慕王爷了…

这王爷也太可怜了,天天晚上被这么多人念叨着,还怎么安眠入睡?她也实在懒得再听,这个时代的女人永远离不开男人,永远就是那么点事儿,真够没劲的!

于是,她选择继续得意的飘来飘去,一边飘心中一边夸赞自己是个上房揭瓦的熟练工!

“谁?”

火翎足还未点地就被这声音吓了一跳,只这一个字就让她从骨子里发寒,她还没落足就被发现了?不会这么悲催吧?真有这样逆天神人的存在?还恰巧让她遇到?

与声音发出的同一时间,四道黑影出现眼前。

火翎心中暗叫不好,自己没蒙面!

更为恼火的是,没想到有这种不是人的存在。

她以袖遮颜转身就逃,瞎子也知道出来这四人的武力值绝对秒爆自己,现在不逃更待何时。她将轻功发挥到极致,气喘吁吁的回到自己屋中一屁股坐在榻上,紧接着又以一个伸展的大字使劲向后倒去。

而另一边的情况可就没她这么舒坦了…

“主子,人放跑了!”

被唤作主子的男子没有一丝声息,若不是月光下隐隐显出跪在地上的人,这屋中竟感受不到一丝人气儿。

“主子,属下甘愿受罚。”

“解释”好听的声音蕴含着冻结万物的冰冷,不带一丝情绪。

“属下见过那红衣女子,漏了神。”

“红衣女子?”

“回主子,密林中救活幼童,将国师扒皮抽筋就是她所为。”

“继续。”

跪在地上的男子没想到主子竟会对这个感兴趣,于是就把自己在密林中的所见所闻,和刚才看见的一并说完。时间就这样过去了不知多久,冰冷的声音再次响起。

“红衣?”

“是。”

“容若仙子?”

“是。”

“医术称奇?”

“是。”

“轻功了得?”

“是。”

“去查!事无巨细。”

“属下领命。”

黑衣男子闪身出屋心如鼓奏,他纳闷着:主子今日竟没处罚他!

其实,他不知道的还有很多!

比如,他的主子为何突然对这女子感兴趣;

比如,他的主子为何突然命他去查这女子;

比如,他的主子为何突然还要事无巨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