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宠妃有泪

更新时间:2020-10-24 12:45:48

宠妃有泪 已完结

宠妃有泪

来源:落初 作者:蝶舞依雪 分类:言情 主角:白依雪林子 人气:

《宠妃有泪》作者:蝶舞依雪,言情类型小说,主角:白依雪林子,本小说主要讲述了:他不是皇帝时,他曾经信誓旦旦地对丑陋的容颜说:接受你的愿得一心人。他初登皇位时,他对她说:真正许你一心人。当她为他入宫后,他亲自逼她打掉了腹中骨肉,一朝成为帝王宠妃,若爱不得,她宁可全部舍弃!当她风华转身,走出高墙,那个失落的人又是谁?(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云,你不知道,你不知道啊,我和她说了,可是她拒绝了。”林子轩诉说着,楚云哈哈大笑“子轩,你到底是凡夫俗子啊,因为容貌而退缩,那你还郁闷什么,你自己都放弃了,你还为不在意他容貌的男人吃啥子醋!有人愿意接受她,给她幸福,比你勇气多了,你和我一样,就是个懦夫,爱情的逃兵”

“给她幸福,谁给?”林子轩猛然一惊。看着好友清醒了许多,打蛇随棍上的楚云添油加醋道:“当然是那个男人啊,也许人家已经下聘也说不定啊。”阴郁的,林子轩握起双拳,“我不允许!”头也不回的走出里屋。

看着好友的神情,楚云送了口气,暗忖着,希望现在争取还不晚吧,雾儿要是我早点清醒,你是不是现在就乖乖在我身边呢?

药谷。

白依雪兴奋地拉着申轻宇,“大师兄,你看,我终于可以飞那么一点点啦,哈哈,原来轻功真的有,你说我什么时候可以飞过来发过去啊?”空荡荡的山谷传来阵阵欢笑声,看着白依雪越来越多的笑容,申轻宇万分欣慰。

自冰露处了解了依雪的乔装打扮后,倒也由着她胡来。

“雪儿,你小心点。”申轻宇紧张到,“你的身体可不适合太过负重,不然的话”

全然不顾劝的白依雪不耐烦地接着话语:“不然就要容易因为负荷过重身体受损啦,大师兄,你老是说,我又不是小孩子,知道的啦,哈哈,还没有成亲就这么啰嗦,你要是成亲的话还得了啊”突然,白依雪感觉晕眩,申轻宇飞身而起的时候,白依雪已然落入一个熟悉的怀抱里,只见她惊魂未定的,拍拍胸口,还未在刚刚的惊吓中走出。

“多谢公子相救,请将我小师妹放下吧!”申轻宇礼貌道,语气中却带着不悦,看着眼前人抱着依雪的亲昵劲,就不由怒火中烧。

“雪儿,你还好吧?”林子轩无视地问着怀里的人,只见依雪兴奋地看着眼前的人,“子轩大哥,怎么是你?哈哈,我运气不错啊,每次有危险你都会救我。”兴奋中的白依雪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正在人家怀里搂着林子轩的脖子。

“雪儿!”申轻宇喊道。“呃”意识到自己与林子轩的举动,“子轩大哥你先放我下来”白依雪红着脸道。

跳下林子轩的怀抱,白依雪兴奋的拉着申轻宇“大师兄,这个就是我说的救过我的好人林子轩大哥,我给你们介绍下。”林子轩看着拉着申轻宇的手,脸色十分难看,倒是申轻宇显得落落大方,“原来是林公子,我听雪儿提起你,今日一见果然是风度翩翩啊。”

“雪儿,这个是你?”

“子轩大哥,这个是我大师兄申轻宇。”瞄着气氛不太对劲,依雪赶紧热场,“那个难得聚聚,子轩大哥,我大师兄的乐曲可是很厉害的哦,你不是喜欢乐曲吗,不如我给你弹奏一曲呗?”不容拒绝的,白依雪往倚雪亭走去,了然的申轻宇无奈的摇摇头,靠着石头坐下。悠悠的琴声传来,白依雪得意的弹起不久前依样画葫芦的抄袭的曲子,加上申轻宇的箫声,两人的配合默契十足,虽无歌词,但是豪情万里的胸襟倒是一览无遗,琴声与箫声的转换自然得体,而听着这琴瑟和鸣之作,林子轩的醋意翻滚得更加厉害。

当然,在下属的回禀中,他自然知道这倚雪亭是因为两人经常来此习武而命人建造的休息点,也自然知道数日来两人的形影不离,但是,这默契十足还是让他出乎意料。

暗处的冰露暗忖着如何给宫主制造独处,于是乎:“大师兄,夏荷有事禀告,还请你速回宫。”

“好吧,你照顾好雪儿。”说罢便与依雪交代后离开。

余下二人独处的白依雪不自觉的又附上面纱,这个小小举动却引得子轩怒火中烧,于是,林子轩气愤地抓起依雪的手臂,因怒气而没有注意的力道让依雪吃疼,“子轩大哥,你发什么疯啊,你抓疼我了。”“白依雪,我就那么不招你待见吗?”

甩开林子轩的手,白依雪边皱眉边揉着发疼的手臂:“什么不待见,你有够莫名其妙的。”

“那你倒是解释看看啊,为什么见到我就要覆上面纱,为什么你在我面前和别人眉来眼去的你侬我侬啊?”

“林子轩,你是我什么人啊,凭什么莫名其妙啊?”白依雪气到“大师兄不在意我容貌,我自然不需要自卑地覆起面纱。至于你说的眉来眼去,我爱怎么样你管得了吗你!莫名其妙!”

好吧,她承认她是气急了,这下子眼泪不受控制的一点一点滴落,越是安慰自己就越是委屈万分,不想掩饰的白依雪直接就趴在石桌上哭了起来,这下着林子轩倒是懵了,懊恼自己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

“雪儿,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什么意思,你走,不想看到你,我白依雪白交你这个朋友!”听到依雪的气话,林子轩气急败坏地拉起哭闹不休的依雪,急忙将她搂入怀中,深怕这小丫头马上就要消失。

“雪儿,我只是,只是发现自己不可救药的对你上瘾了,我没有办法假装无所谓的看你幸福,而这幸福不是我给的!我承认,我曾经肤浅的,因为你容貌的残缺而逃避,可是,在我听到你和你大师兄形影不离的时候,刚刚看你在这谷底对他笑得那么开心,我就忍不住的嫉妒,嫉妒你的笑容不只是对我展开”,见怀里的人不在挣扎,林子轩托起依雪的脸庞,拉下依雪的面纱,“就算你比现在还要丑陋千百倍,我也知道我仍旧无法自拔了,雪儿,你能不能,试着,接受我?”

白依雪暗自吃惊,听着林子轩掏心掏肺的一席话,泪掉的更凶了,手忙脚乱的林子轩不知道何故,只能不停的道歉,终于,依雪破涕为笑,“你才要丑千百倍的!”推开子轩,依雪背对着他不断平复自己的心情,她自以为容貌是可以作为她拒绝的好理由,如今,连这个理由都不在乎的林子轩,她该如何是好,何况,她不愿意沾染着异世界的情情爱爱。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