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销售人生

更新时间:2022-05-10 01:38:30

销售人生 已完结

销售人生

来源:落初 作者:三毛A 分类:言情 主角:王浩阿静 人气:

完结小说《销售人生》是三毛A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王浩阿静,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每一个人年少时都梦想有一天能当一个走南闯北的业务员。业务员传奇的人生,闯荡商海的智慧,周旋在形形色色阶层人群中的胆略,能说会道,潇洒自信,甚至风流倜傥,成为众人眼中的佼佼者。你想知道一个业务员的传奇人生吗?如果想,那请跟随作者的叙述,去探看小说主人公王浩在业务员这个岗位上是怎样施展才华,历尽人生坎坷,尝遍世间人情冷暖,有事业上成功的喜悦,也有情感上所遭受的创痛,家庭破裂,妻离子散。在这个看似高尚的岗位,实则污秽不堪,鱼龙混杂,良莠不一的环境里,主人公如何洁身自好,虽有过迷失,最终还是出污泥而一尘不染,正大光明,笑看众生!小说有跑业务的许多门道,也有红男绿女的风流韵事,有美丽动人的情感描绘,让人欲罢不能.......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二天早上,王浩七点半就出门,准备去找几家大型纸箱厂。天空阴沉,看似要下雨。王浩推销心切,也不管天气如何。去汽车站乘坐城乡公交车,在车上询问售票员中伟纸品厂在哪下车?半路上售票员叫司机停车,告诉王浩中伟纸品厂到了。

王浩下车,看到一个大门紧闭的工厂。大门前很干净,通过栅栏铁门朝里看,工厂里一片宁静,整洁明了,看不到半个人影。王浩心想:这纸箱厂怎么这么静?还看不到人影?是不是停了?

王浩走到大门口旁的门卫室,见一个穿着制服的中年男人。王浩向门卫说明来意,只见门卫说:”我们是台湾厂家,不与国内造纸厂来往。”

王浩说:”台湾厂不用纸吗?”

门卫说:”全部都用进口纸,产品也全部出口。”

王浩问:”厂里工人不会也是台湾人吧。”

门卫说:”除了老板和几个管理人外,都是大陆人。”

王浩又问:”你是台湾人吗?”

门卫说:”不是。”

王浩问:”请问师傅是哪里人?”

门卫说:”广西人。”

王浩说:我也是广西人,请问老哥老家在广西那个地方?”

门卫说:”田东人。”

王浩有点高兴,他本来就想从门卫口中知道中伟纸品厂以及东莞哪些纸箱厂比较大,这下有机会了:”原来我们还是半个老乡,我在右江煤矿工作过三年。”

门卫对王浩马上变得和气:“我家就在离煤矿不远的祥周镇。”

王浩说:”那是个好地方,右江盆地,土地肥沃,是个大粮仓。”门卫说:”是的。不过,种粮食没有奔头,还是出来打工好。”

王浩从门卫老乡那里了解到中伟纸品厂在台湾包装行业里也是属大企业,在台湾,东莞,深圳,上海等地都有分厂。东莞这家厂,是大老板儿子在亲自管理,这几天刚好回台湾。门卫老乡告诉王浩,所有台湾包装行业用纸,都是进口美国牛卡纸,而用的瓦楞纸是本地造纸厂生产的。劝王浩到高埗镇隆旺纸品厂去推销,隆旺厂是台湾与当地人合资开的,听说是套用政策,合资企业可以退税,实际上都是本地人开的,他在那里做过半年。那里用纸不局限进口的,国内也用一半以上。王浩恳求门卫老乡:”大哥,能不能帮我从你们厂里拿几张进口美国牛卡纸和国产瓦楞纸给我?我想看看。

门卫老乡迟疑了一下说:”好吧,看你是老乡份上,你等一下,我去拿几张。”一会,门卫老乡拿来几张美卡和国产瓦楞纸,王浩感激不尽,谢过门卫老乡。

天空下起了小雨,王浩没带雨伞,他出门最不喜欢带雨伞,偶尔带一两次出门,雨晴后雨伞拿着就是个累赘,常常就丢掉了。王浩心情此时有点像这阴雨天阴沉沉的,一共跑了三家厂,一个订单都没,甚至连台湾厂大门都不给进,不知道后面的推销会不会被吃”闭门羹”。

一辆城乡大巴车来了,王浩招招手,大巴停下,等王浩上了车后继续朝莞城开去。车上快坐满了人,王浩走到最后座位刚坐下,就听到车厢里传来:”公仔得钱,公仔得钱,快来赢钱。”王浩朝前一看,只看到车厢中部有几个人聚集在一起,有个二十多岁的青年男子,坐在中间走道上,大腿上放着一张不大的长方形木板,两只手不停地在左右交叉变换着三张牌。并不停地唠叨那一句话:”公仔得钱,快来赢钱。”有四个人围观着,其中有个三十多岁的女人,一个六十左右的老头,还有两个三十多的男人。那个老头和女人每人押了二三百块,好像都赢了,又押又赢了,只是那两个三十来岁男人有一个押输了。老头和女人赢钱不赌了,跑回座位,高兴地对同座数着赢来的钞票,并说:”一眼就看出来那张是公仔,很慢的。”他们这么一说,左右邻座都很羡慕,恨不得也去押它几下。

这时候,老头又站起来说:“再去赢几百块,谁想赢钱跟我押,保准能赢。”老头一起来,跟着就有三四个人一起站起来,蠢蠢欲动。

只听老头说:”快发牌。”

那庄家小青年不紧不慢交叉变换着三张**牌,并说:”快看清楚了,”然后停下。

老头用手压住中间那张牌说:”肯定是这张公仔,大家快把钱押了,肯定赢钱。”老头看看没人押钱,就将压住的那张牌偷偷地翻开一个角,这时候大家都看的一清二楚,正是能赢钱的那张公仔,立刻大家就将手中的钱押上去。

可这时候,庄家小青年不高兴了,骂老头:”你打开牌看过不算,重新来过。”大家也知道是看过了,知道理亏,那就重新来吧。只看庄家又不紧不慢地交叉变换三张**牌,大家都看的一清二楚那张公仔在哪里。所以,庄家一停下,大家就恨不得将口袋里面的钱全押上,等大家都押好了,庄家又问:”还有谁想赢钱,快来,别错过机会啊!"

话音刚落,只听那个赢了钱的女人说:“慢点开,我也来押。”并叫身旁几个女乘客也去赢一把,这下子真的又有五六个女人掏钱押上。

庄家说:”还有吗?”

只见另外两个男人说:”我也押。”其中一个拿出一叠百元钞票也押在大伙押的那张**牌上,并用手压着那张牌。

另一个将一叠钱押在另一张**牌上,并说:“你们都押那张牌,我看一准是这张。”

庄家看大家都押好了,就说:”开牌了,赢钱就拿去。”

庄家先翻开没人押的那张牌,是一张十点,大家松口气。这时候,庄家将手慢慢翻开大家都看准的那张**牌,众人瞪着大眼,盼望庄家快点打开好赢钱。可庄家好像有点害怕似的,终于他下了决心,说:”公仔!”那张**牌被庄家打开了,是十点,大家都傻眼了,明明看到是公仔,怎么就变了呢?大家不相信,催庄家打开另外一张牌,那张牌只有一个男人押了上千元,庄家这下为了让大家释疑,马上打开这最后一张牌,是张红桃老K,即是公仔。这时大家”啊”地叫了出来,只见那个男人兴高彩烈地将庄家赔给他的一千元收了起来。这一下,庄家赢了不少,估计有四五千元。庄家叫身旁一个同伙将赢来的钱收好,将牌收拾,看样子不打算来了。

这下子那些一把就输七八百元的男女不肯了,吵着一定要庄家重新开始。庄家看看很无奈,只好重新开牌。王浩看着感到好奇,也走到旁观看。那老头以为王浩要来押,便想让位子,王浩说只是看看。

庄家又交叉变换着三张牌,然后叫大家押。这次大家不跟老头放了,大家跟着前面赢了一千元那个男人押,因为大家也明明看到那张牌好像是公仔。

这时候,那老头看别人都往那张牌押,他嘀咕一声:”没人跟我押,你们别后悔。”

”我跟你押。”前面赢钱的那个女人说。

王浩注意盯着三张牌,人多的那张被那个押钱最多的男人用手压住,另一张被老头压着。这时,庄家先打开没人押的那张牌是十点,然后打开老头和女人押的那张牌,是公仔,大家又大失所望,但又不死心,叫庄家打开大家押的那张牌。庄家很从容地把那张牌翻开,是十点。庄家说:”看清楚了吧,是十点。”然后,庄家叫身旁的同伙将押在那的几千元收走。

这时庄家说:”还有人要押吗?”

这下子没人做声了,大家口袋里的钱全输光,但又不服气,不肯走。

这时,一个四十来岁的女人说:”我把手表押上。”一下子好几个人都要将手表押上,甚至有个女人连金戒指都拿来押。

庄家说:”东西不行,要现金。”

大家没话了,纷纷走回座位上,王浩也回到自己位子上沉思不语。这时庄家叫停大巴车,带着同伙下了车,而最早围观押钱的老头,女人,以及两个三十多岁的男人也一起下了车。

王浩看到他们全下了车,他蓦然想通了。只听王浩跟大家说:”你们上当了,下车的那些人是一伙的,包括那个老头和女人在内。”

这时有个男人说:”我明明看到那张牌是公仔,怎么押钱下去就变了?”

王浩说:”他们是故意让大家看到那张牌的,这样大家都往那张牌押钱,然后,他们一伙的有一个人也押在这张牌上,在押钱的同时,把原来大家看到的那张公仔牌换成十点。然后另外一个人押另外一张牌,在押钱时也做了手脚,把一张公仔放了下去,把十点抽了出来。只不过这个动作大家都没注意到罢了。所以,大家以后千万别参加这种赌博,十有九是做假的,有多少钱都不够输。”

王浩的话刚说完,只见一个输钱的女人哭了起来。王浩摇摇头,心想:谁叫你们要想赢别人的钱呢,都是贪念惹的祸!

王浩下午又去了高埗镇,经过寻找问询,好不容易才找到隆旺纸品厂。这家厂门卫听说王浩来意,便打内部电话,然后说:”张厂长在办公室等你。王浩走进厂里,看看厂区很大,比先前去过的两家规模大很多,有好几个厂房,甚至看到堆放着美国牛卡低的仓库,那一卷卷堆放整齐的卷筒纸,直径大小与国内产的差不多,不过,纸筒的切面平整,筒纸直径大小相近。比国产纸看去美观多了!王浩心里想:美国货就是不一样。

王浩来到厂长办公室,张长厂坐在一张很别致的黑色办公桌前,王浩走上前递上名片,张厂长也回了一张名片。然后打电话叫来一位年轻漂亮的女孩,给王浩泡上一杯茶,并很有礼物地对王浩说:”先生请用茶!”然后退了出去。

张厂长也走过来与王浩坐在对面沙发上,彼此聊了起来。王浩将厂里的规模以及从芬兰进口的一台先进纸机介绍了一番,张厂长对新纸机特别感兴趣,他说:”目前国内生产牛皮挂面纸的厂家都是小纸厂,设备落后,产量少,而生产全木浆牛卡纸还没有,国内还是空白,都需要从美国加拿大进口。贵厂既然有欧洲进口纸机,还是大型的,希望贵厂能开发国产一系列克重的全木浆牛卡纸,填补国内空白。”然后张厂长亲自陪王浩参观厂里生产车间,交谈中知道,张厂长是莞城人,纸品厂属合资企业,有台湾背景,但经营管理都是本地人,厂的经营和管理模式采用台商的模式,很规范。王浩在这里看到更先进的五层纸板线,该厂有两条纸板线:一条三层线和一条五层线。生产的纸板也供包装出口用品的纸箱。

王浩从隆旺纸品厂出来,心里的压力更大。通过这两天的所见所闻,王浩大致清楚,广西洛清江造纸厂所生产的纸基本上在东莞没什么市场。只有等那台进口设备投产才有希望,也不知道这一两个月内是否就能投产?另外,厂领导的经营理念也不一样,都是要生产高克重纸,追求产量,追求产值,这就是国营模式的最大弊端。王浩心里想:我能去说服厂长改变规念吗?厂长会听进我的意见,采纳我的建议吗?其实,王浩真的别无选择。但是,提建议也是以后的事,目前最关键的是三个月内必须打开局面,否则,一切都是徒劳的。王浩自言自语说:没有捷径可走,还得一家一家地跑,我就不相信整个东莞深圳,几百个纸箱厂,就没有几家用我们广西纸,跑吧,努力地跑吧,为了自己的前程。

回到招待所,王浩继续像往常一样做好当天的工作日记,还想给厂长写个报告,将东莞的见闻以及厂家的提议和自己的见解写上,想想才刚刚跑了两天,所接触的纸箱厂太少,还是等把东莞深圳都跑遍了再写,否则,说不定还被厂长臭骂一顿。

一个人出门在外,王浩感到有点孤单,工作没展开,心情不好,更感到寂寞无聊。吃过晚饭,夜幕慢慢降落,王浩就想到外面走走。他沿着运河旁人行道漫无目的地溜达,东莞的运河是不是也会涨潮退潮?王浩去年在佛山时就知道,佛山那一带的水系全部都有潮期,厂里的纸都通过铁船从柳州经珠江运到佛山,在进入珠江三角洲水网时,如果不懂得潮水规律,就有可能铁船搁浅。帮厂里运输筒纸的铁船就曾经发生过两次搁浅,后来等了三天,海里来了大潮,搁浅的船才能行走。按说东莞这里是下游,离海更近,潮期一定有。王浩仔细看看运河,水朝下游流的很急,估计现在是退潮之时。这潮水每天一次,但每天潮期都不同,很有规律的。

王浩看到大街对面有一个街心小三角公园。这时,华灯初上。小三角公园里种植着许多枝繁叶茂的榕树,榕树底下布置着不少长櫈,上面大多坐着年纪有点大的老人。王浩朝三角公园里细看了几眼,看到不少三两成群的女人,或站或走,每个女人手里都拿着一把大钩雨伞。王洁有点感到奇怪,这不下雨她们拿着一把大钩雨伞干嘛呢?王浩正想走过大街到三角公园,这时候,运河旁护栏站着的两个女孩,有一个叫了一下:”老板。”

王浩以为是叫别人,没停下。

那女孩又说:”叫你呢。”

王浩停下脚步问:”有事吗?”

那个女孩走到王浩身旁,用她丰满的胸部紧贴着王浩的肘子,温柔地说道:”没事,就想叫叫你。”

王浩赶紧避开那令人心惊肉跳的酥胸,说:”没事我走了。”

那个女孩说:”大哥别走,你一个人不寂寞吗?让小妹陪陪你吧。”

王浩这时候有点明白了,这两个女孩就是常听人说起的那些女人吧。王洁还是头一次遇见,他好奇心起,就站着不动,仔细地打量着这两个女孩:刚才叫他的这个女孩看上去有二十来岁,中等个头,昏暗的灯光之下,看到她的脸还算漂亮,那火爆的身材特别勾人心魂。另外一个女孩靠在栏杆上,低着头,好像是怕人看清她似的。王浩见她低首无语,就特别地仔细看着她,看样子她不到二十岁,白皙娇嫩的小圆脸蛋,红润生香,娇小的身躯,又有点显肌肤丰腴,似胖又非胖,前凸后翘,凸的地方饱满,翘的地方圆滑,真是个人见人爱的尤物,但看她那如水的肌肤和忧郁的眼神,又令人不敢触碰。

王浩在仔细看那女孩时,刚才叫他的那个女孩说:”原来大哥看上我的小妹,大哥好眼力,我小妹还是第一次出来呢,大哥快把我小妹带走吧,只要一百块。”

这时王浩问那个小女孩:”你今年多大?”

小女孩说:“十八岁。”

王浩问:”哪里人?”

小女孩:”四川重庆。”

王浩有点纳闷,这么漂亮的小女孩,什么不好做,偏要从这么远来东莞出卖自己美丽的身体,多可惜啊!王浩说:”干嘛不去找工作?”

小女孩说:”我是刚从老家过来的,工作一时找不到,身上的钱又在广州转车时给丟了,我只好来这里站。由于是第一次,我都不敢站在公园里,我想等凑够回家钱就马上回去。”

王浩听小女孩细声诉说,心生可怜。虽然王浩知道江湖险恶,人言不可信,但王浩宁愿信这是真的。王浩从身上掏出两百元,递给那看过去让人怜香惜玉的小女孩,并说:”回去吧,向老乡借点回家路费,别在这里站了,让家里父母知道不心疼死才怪呢!”

王浩目送那两个女孩远去,心里感慨万千。然后朝对面小公园走去,他要看个究竟。刚走进小公园,迎面走来一个三十来岁的女人,手里拿着一把大钩伞,盯着王浩问:”要人陪吗?”

王浩看看对方,很普通的一个农家媳妇样子,不漂亮但也不难看,王浩问她:”你是哪里人?”

女人说:”湖南。”

王浩”啊”的一声,那女人就催王浩:”快点去吧。”

王浩说:”到哪里去?”

女人说:”你跟我去就可以,不远。”

王浩说:”那边有人来了,你快去找他们吧,我看看。”

那女人走后,王浩继续往公园里走,途中也遇到几个女人询问,王浩都谢绝了。一路上王浩见到两三个看去有七十多岁的老头也在与那些女人谈价,说好后就跟在那女人后面走,王浩心里感到十分震惊,这么大年纪了,看他走路还柱着一根拐杖,步履蹒跚,他还能动吗?那种情景,看着就令人感到滑稽可笑:女人拿着一把大钩雨伞悠哉悠哉走在前面,老头柱着拐杖颤巍巍地跟在后面,两眼从后面瞟着女人丰满的大屁股,心里在幻想着一会那勾魂大战,呵呵,一付魂不守舍的样子,王浩差点想笑出声来。

王浩走出小公园,看到街对面就是电影院,好久没看过电影,王浩感到无聊,干脆就看场电影吧。走到售票窗前,刚想买票,这时候,从旁走过来一位将近三十岁的女人,对王浩笑笑说:”要不要陪看电影?”

王浩一看那女人手上也拿着一把大钩伞,想必也是那种女人,当下便问:”看电影还要人陪,干什么呢?”

只听那女人说:”可以边看电影边打”波”啊。”

王浩这才明白过来,这也是提供特别服务,当下婉转拒绝了。

那女人还不肯死心,她说:”才十块线,这么便宜陪你看电影也不舍得吗?”

王浩没多说话,买了一张票就朝电影院里走去。那是一个小影院,至多能坐百来个人,里面有点黑暗,王浩找到座位坐了下来。刚看电影不久,旁边座位来了一男一女,那女人还就是刚才要陪王浩看电影的那个。这下好了,这女人故意与那男人大肆做大胆动作。王浩看看前面座位,大多是一男一女在做坏事的。王浩实在看不下去了,马上逃了出来,心想:这是什么影院啊,简直就是个耍流氓的场所。

王浩不愿溜达了,沿着来路走回招待所。还是躺床上看电视吧,但心里很乱,也感到很孤独。王浩心想,此刻在家该有多好,可以抱着老婆一起睡。想到老婆,王浩心里更是难过。王浩的老婆是前年底才从河南沁阳跟随他来到广西的,她叫小霞,原来是宾馆里总台服务员,来时才二十一岁。长的可是漂亮,肌肤雪白,细嫩,圆圆的脸,大大的眼睛,身材高挑,臀部丰满,真的很美丽。由于她家里大哥反对,小霞当初可以说是与王浩私奔来到广西的。王浩一直都感到对不起小霞,由于出差,常常把她一个人留在厂里。去年九月生下儿子,当时王浩正在四川出差。

此时,王浩真的好想家中的娇妻和还在吃Nai的儿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