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邪王盛宠小狂妃

更新时间:2020-10-20 14:35:49

邪王盛宠小狂妃 连载中

邪王盛宠小狂妃

来源:落初 作者:映雪公子 分类:言情 主角:凤倾颜凤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邪王盛宠小狂妃》的小说,是作者映雪公子创作的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她是集三千宠爱的少女天才,楚京城最尊贵的丹郡主。倾尽所有助他登上皇位,换来却是毒酒白绫,胎死腹中。 她所做的一切,在女主眼里不过是一场天大笑话。 凤凰泣血,欲火重生。炮灰女配睁开眼,风华毕露,艳惊天下。 女主想成为天下第一美人?成就天下第一富商?打造天下第一帝国? 她抢她小弟,毁掉机缘,灭她神兽,斩断她的成神之路。 刘丹丹说:就算作者给你开十个八个金手指,那又怎样!我会一根一根的剁掉,将你从天上狠狠掀下,踩在脚底。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刘丹丹的表情没能躲过玄胤犀利双眼,那是什么眼神,痛心疾首,惋惜?

刘丹丹走到玄胤面前,空灵俊秀美目注视着他,嫣红朱唇阴阴勾起,兰花指夹起一方清香绣着白玉兰花的金边锦帕,蜻蜓点水,丝丝暧昧,划过他如璞玉般的脸庞,轻挑起他俊美的下巴。

“丹郡主,四哥让您不痛快,不若今夜小王陪你?”说着,玄胤适当给刘丹丹抛了个**媚眼。

刘丹丹笑意更深,混世小****未穿前,二十一世纪的她岂会因他三言两语脸红羞涩。

敢轻薄她?

她会让他知道,到底谁轻薄谁,谁又调戏了谁!

手指夹住白兰锦帕,慢慢沿着他白皙颈脖向下,肌肤如雪,纹理清透,手胸前停住,另外一只把他胸前衣襟大敞开,露出胸前两朵梅花。

玄胤脸色一变,被钳制的他努力动腾。

岂料,被四名隐卫死死按住。

刘丹丹眼含秋水,笑中带媚,白兰锦帕就在他的胸前画着圈圈点点,有意无意挠向他胸前梅花,触碰,勾引,煽风点火。

另只玉手更是把他腰间玉带扯下来。哗啦,长袍散开。

玄胤被她撩拨难耐,喉结滑动,一串火舌直击腹部。下身僵硬炽热。

他脸色微变,额头细细汗珠,沙哑深沉的道:“丹郡主,您在引火自~焚。”

白兰锦帕丝毫没有停下的迹象,一直往下滑,滑到腹部,亵裤头前停下。

只要她把亵裤头解开,他的小鸟呈现在众人眼帘,展翅高飞形态。

玄胤心提到嗓子眼,细汗淋淋,心跳骤然加快。怕丹郡主拉开他的亵裤头,朗朗青天,光天化日下。混世小***头一次被女子调戏,强Jian不成反被襙,他脸色阴暗难晦。

奋力冲破禁锢,却丝毫不动,四名隐卫早已点了他的Xue道。

“怎么?怕了?”刘丹丹含笑道。

玄胤眼眸嗜血妖娆,玉颜绯红,不知是忍得还是被气的。

刘丹丹眼眉含笑:“你们退下把。”

四名隐卫面面相觑:“这,胤王还对您动手?”

刘丹丹话语透着不可抗拒的威仪:“退下,把他外袍和腰带抽走。”

四名隐卫掩住嘴角笑意,照做后消失在小巷四周。

隐卫退下,剩下的两人目光一触碰,火光电石,刀光剑影。

刘丹丹后退一步,白兰锦帕嫌弃的甩在他胸口上,白帕落地,她讥讽笑道:“六皇子,滋味不过而而。”

玄胤从未受过奇耻大辱,咬牙切齿:“你……刘丹丹,你别犯在本王手里。否者……”

“否者如何?”刘丹丹看着他气急萧红的眼眸,掐指一算,轻蔑道:“胤王省省把,印堂发黑,死气环绕,你大限不过几日,敢口出狂言威胁本郡主。”

玄胤一愣,红眸孤凝,不明就里。

“三天内你有牢狱之灾,本君主没算错的话,你将会死在牢里,如果我是你,现在一定先准备后事。”说完转身,大笑而去。

玄胤歇斯底里的咆哮:“刘丹丹,你说清楚,竟敢诅咒本王。”

刘丹丹停脚,回眸一笑,透入一丝讯息:“岭北封地,有人栽赃与你。”

岭北封地是他的,位置与齐国相邻。常年与齐国发生战乱,岭北那块封地极其贫乏,千里渺无人烟。他不受帝王宠爱,连封地也是最偏远的。

齐国矿藏丰富,人口稀少。四国铁制器具几乎都是从齐国流到各国。

玄胤不笨,难道有人私运器具走岭北山脉,栽赃陷害他。

手抓裤衩子,转身走了几步后停下,把地上孤寂的白兰锦帕捡起,鼻下一闻,锦帕还带淡淡馨香,嘴角清浅淡笑,收入怀中扬长而去。

…………

奢华马车上,一清逸俊秀的男子看着棋盘上的棋局,白多黑少,进一步满盘皆输,退一步万丈深渊。

这是一盘死局,根本无解。

玄胤进入马车,慕寒目光依旧放在棋盘上。冷清的问道:“气息不稳,步伐凌乱。谁把风流俊逸的六皇子气成这样?”

玄胤默不作声,思绪飘远。

幕寒把白子放下,抬头见他略微狼狈:“腰带呢?”他依旧不做声,转口问道:“凤女转世,你可曾见到?不要让玄睿捷足先登。”

昨夜,两人夜观星象,却见星芒来临,那冉冉光华东升,堪比日月。凤星归位,七星连珠。

凤星光华盖过天上星月,炫耀九州,天地失色!

推算方向,凤星东方升起,定是凤王府无疑。

只是,他漏算了楚京东城,刘王府仅隔凤王府两条街。

幕寒掐指一算,严肃道:“你三日内有一浩劫,能躲过前途无量,躲不过将会陨落,庇佑你的只有凤女,你居然没有见到她?”

玄胤眼眸深沉,朝外面喊道:“墨离!”

“主子,属下在!”

“迅速飞鸽传书,彻查岭北的封地,最近到底是何人从齐国运器具进岭北。”

此话一出,幕寒墨离身子一怔,脸上血色褪尽。齐国矿业发达,四国皆从齐国私运兵器入境。

在古代,私运兵器乃株连九族的大罪。楚齐向来频繁战乱发生。

这……

真有人栽赃陷害,对胤王来说当真是无法翻身的浩劫。

墨离:“属下这就去。”

幕寒声音带着惨白,喊道:“回府。”

江山如画,残阳似血。

夕阳染红天空,胤王府笼罩在血色之中。

胤王府书房内,玄胤不停徘徊,幕寒心焦难安。

阴离来报:“启禀主子,王府外发现四名玄师青阶武士,距离不远不近,似在监视王府。”

幕寒道:“是谁的人?”

“这,属下没看错的话,应是刘王府丹郡主隐卫。主子晌午和他们交手过。”

“丹郡主的隐卫监视王府作甚?难道是刘王府做的?”很快幕寒否认:“刘王府与你并无任何瓜葛冲突,不会这么做。”

“不是刘王府,注意岭北封地还是她告诉我的。”

“刘丹丹?丹郡主?楚京城出了名的嚣张跋扈……”

门外,阴离冲冲来报:“主子,不好了,大把官兵把王府围住,张大人携带圣旨要把您收押入天牢。”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