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冷皇的喋血宠妃

更新时间:2020-10-20 14:31:48

冷皇的喋血宠妃 已完结

冷皇的喋血宠妃

来源:落初 作者:芯云 分类:言情 主角:刘兵刘先生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芯云原创的言情小说《冷皇的喋血宠妃》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刘兵刘先生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八岁,全家被杀,进入皇宫当了皇上宣侍寝官,面对粗喘娇吟以及皇上的嗔怒无常,她冷笑以对。十一岁,她如同黑暗中的催命使者,面含冷笑的为师父报了仇。十二岁,在她的设计下,宫中妃子们的胎儿一个接一个的陨落,他杀了她全家,她也绝不会让他好过。十四岁被强行占有,她对他只有恨,难有爱,曲意承欢极尽妖媚只是为了有朝一日能够——报仇雪恨!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无邪姑娘请。”刚走到第一道纱幔前,守在那里的两个宫女撩开纱幔对着里面做了个请的姿势。

无邪的心里嘭嘭的跳个不停,心里暗自盘算着,如果陈安远要她侍寝,她该用个怎样的方式拒绝。

“无邪姑娘请。”转眼间到了第二道纱幔前,守在那里的宫女用同样的方式请她进去。

如此这般的经过了五道纱幔,最后来到了最里面,却一眼看见里面旎色一片,陈安远的身上空无一物,那小腹下随意的盖了一些东西,一只修长的腿曲起,仰身半躺在床上,慵懒的用手肘撑起身体。

周贵人的身上只穿了个肚兜,身上还罩了件如同没有的粉色薄纱,妩媚的用纤纤玉指拈起一个葡萄,剥开以后并不直接放进皇上的口中,而是放进自己的口中,然后俯身哺给皇上吃。

无邪几时见过这个场面,她的脸‘噌’的一下变得通红,迟钝而迅速的转过身,有些慌乱的说,“皇上,您找我?”

身后传来了陈安远满意的轻笑声,接着就听见周贵人不太高兴的娇软声音说,“皇上,这个时候,你怎么把邪儿叫来了,人家不依,你快点叫她出去啦。”

“谢娘娘恩典,无邪这就出去。”无邪有些乱了阵脚,背对着他们行了个礼,快步的就往外面走。

“站住。”皇上突然的冷喝一声,已经摸到了纱幔的无邪僵硬的站住了身体,她就知道他没有这么容易就放过她,她是喜欢看美男没有错,但是看两个大活人在自己的面前表演活Chun宫,她还从没有想过。

“皇上,要杀要剐随便你,你何必要这样对我?”无邪说着撩开纱幔,却只见‘噌’的一声响,两把雪亮的剑呈现在她的面前,把她逼进了内殿,原来,守在外面的宫女都是会功夫的。

“回过头来,我要你眼睁睁的看着我是怎么和女人亲热的,总有一天,你母亲欠我的,我要你来还,所以,你现在最好多学着点,免得将来像个木头一样。”陈安远那不带任何感情的声音冰冷的传进了无邪的耳中,无邪僵硬着身体,就是不想回头看那肮脏的场面。

曾经,她也看过H小说,也看过Cheng人电影,在她的心里,那是个美好的事情,刺激而新鲜,如今,她却感觉好脏。

“你最好乖乖的听话,不要让眹叫人押着你看,到那个时候,眹不敢肯定会不会对你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陈安远的声音越来越冷,无邪知道他不是说着玩那么简单的人,也知道她根本无法拒绝,轻声叹了口气,就当做是看了场***好了。

转身端了张椅子,放在内室的中间,往上面一坐,双手往胸前一抱,对一脸诧异的陈安远说,“不好意思,无邪的身子虚弱,所以还是坐着看好了,要不然我怕自己会晕过去。”

“皇上,你真的要把她放在房间里?”周贵人有些沉不住气了,做那样的事情,房间里放着个大活人看着,想起来都别扭。

“如果你不想侍寝,大可以出去。”皇上见无邪坐在了那里,神色也恢复了惯有的慵懒,只是说出话来的口气是毋庸置疑的。

周贵妃见事情无可挽回,立刻换上了一副娇美的神色,扑进皇上的怀里,用酥到骨子里的柔美的声音说,“只要皇上高兴,臣妾怎样都行。”

无邪只觉得身上的鸡皮疙瘩掉了一地,这个女人她有没有自尊心啊,这样都干,八辈子没见过男人了?

“那好,我要你想办法勾起我对你的兴趣,要不然,我是不会动你的。”皇上抬起修长的手指勾起周贵人的下巴,对她说着话,目光却不怀好意的看着无邪,好像那些话都是对无邪说的一样。

如此的Chun色一片,无邪自问不是个圣人,也无法面对皇上那烫人的目光无动于衷,羞红了脸的她立刻低下头,不敢往前面看。

“抬起你的头,如果没有力气,眹会叫个人帮你扶着她。”皇上的声音再次无情的响起,无邪知道,在劫难逃,今天晚上,自己这个活Chun宫算是看定了。

当下抬起头,无畏的往前面看,同时也用眼神告诉他,看就看,有什么大不了的。

见她抬起了头,皇上嘿嘿一笑,无视她的挑衅,而是轻咬着周贵人耳垂邪魅的说,“爱妃,你可以开始了。”

随着皇上的话音一落,周贵人吟咛一声,附上了皇上的唇,那双柔弱无骨的小手在他的身上游移,顺着他胸前的肌肉缓缓的往下滑,皇上的眼睛微微的眯了起来,是那样的享受。

可是,也是那样的邪恶,他的目光始终紧锁着无邪,一刻都没有从她的脸上移开,仿佛在他的身上亲吻缠绕的人不是周贵人,而是无邪。

皇上的目光是邪恶的,所以,无邪尽可能的不看他,而是以欣赏的目光看着周贵人如何挑起皇上的情。

无邪不得不承认周贵人确实是有些本事,那摸、那吻、那Tiao逗、那轻啄,无一不恰到好处,一声声的粗喘低吟从皇上或者是周贵人的口中溢出,皇上的口中似有似无的轻唤着一个女人的名字。

周贵人忙着索取,没有注意听,而坐在一边的无邪却敏感的听出那是在叫她娘亲的名字,内室里旖旎的景色一片,皇上的口中含糊不清的叫着莲心,目光灼热幽深的看着无邪,是那样的柔媚邪肆勾人心魄。

很快拼尽全力的周贵人就把皇上撩拨的粗喘着翻身把她压在了身下……

同时,让无邪更加心惊的声音也从皇上的口中用喊的叫了出来,“莲心,我爱你,你真的好狠心,怎么就这么离开我了。”

“皇上?”被他压在身下发泄的周贵人抬起头,不满的想要抗议,却失去了声音,那声抗议还没有说出口,就已经化变成了**的轻吟。

“莲心,莲心,莲心……”他都大声的嘶吼着这两个字,泪水在皇上的脸上肆意的流淌,他那又爱又恨又痛的目光始终锁定在无邪紧锁眉头的小脸上,仿佛要把他的思念都诉说出来,又仿佛要爆发出什么来。

“皇上,臣妾不要了,臣妾受不了,啊,啊……”周贵人开始在他的身下翻滚,一双小手无力的抗拒着身上狂乱的男人。

无邪眼中的泪水如决了堤般的洪水往下流,泪眼里闪着的确是愤怒到了极点的光芒,这是怎么样的爱恋,又是怎样的恨啊,爱情是杯毒酒,更是**的毒药,只要沾上了就没有办法戒掉,可是,他就算再怎么爱一个人,也不应该为了得到她而杀了她全家啊。

“莲心,我要你,我要你,我要你在我的身下娇吟,我要你,我要你我要宠你,我要爱你,但是你为什么都不给我机会,天下的女人无数,却没有人能满足我,我的身体只有你能慰籍,你怎么可以如此的狠心抛弃我……”皇上变得更加的狂乱,那双俊美的眸子里一片赤红,如怨、如痴、如醉、如迷、如狂。

看着无邪的目光也更加的歹毒,仿佛是个吃人的野兽,随时都有可能把她香进腹中。

周贵人不支的晕了过去,可就是这样,皇上的双手依旧紧紧的箍着她的细腰,没有了反应的周贵人的身体随着他不停的晃动,而他的口中自始至终都在喊着莲心。

这样不知道过了过久,终于在他的猛的叫了一声‘莲心’以后,颓然的趴在周贵人的身上喘着粗气。

随着他的停下,房间里也变得非常的寂静,无邪抬手在脸上擦了一下,脸上的泪水已经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变干,仿佛她根本就没有哭过一样。

“来人,把周贵人抬出去。”皇上的话音刚落,纱幔被人撩起,从外面进来两个小太监,用一个被子把昏迷过去的周贵人裹好了抬了出去。

“这也叫爱?”无邪淡笑几声,戏虐的看着皇上说,“皇上,事情已经结束了,无邪告退。”无邪冷漠的站了起来,转身准备往外面走,她知道这个俊美的帝王爱惨了她的娘亲,但是,如果因为这样就成了杀别人的全家理由,她还是没有办法原谅他,对于他的做法,她只觉得幼稚,而这一切,她都会想办法讨回来。

感觉到身后风动,无邪回过头,她的手已经被浑身赤着的皇上从身后抓着,闻着他身上的那股味道,无邪想也没有想的要抗拒,却被皇上随手扔在了地上。

摔得虽然很疼,但是无邪依然倔强的抬头淡然的看着他,皇上看着淡定的她,胸中的烈火烧得更加的旺,阴戾的声音有如地狱修罗,微微眯起的眼睛里满是危险的讯息,“今天的一切你都看见了,你娘欠我的,我要用你来还,所以,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奴,小的时候供我差遣,大了……”

皇上的话没有说完,但是那轻佻的眼神已经把姚说的都表示了出来,无邪的脸瞬间的发烫,接着从容的站了起来,输人不输气势,她是耿义民的女儿,就算有一天会被凌侮,她也不要在气势上输给眼前的这个男人,他刚才和周贵人在一起的那叫爱吗?简直就是发泄,和禽兽有什么两样。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