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天师宝宝

更新时间:2020-10-17 13:56:31

天师宝宝 已完结

天师宝宝

来源:落初 作者:微淡 分类:言情 主角:天玄耀祖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微淡原创的言情小说《天师宝宝》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天玄耀祖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天师小名叫宝宝。  有成熟稳重的叔叔。  有潇洒不羁的哥哥。  有妖媚邪气的保镖。  有喜欢吃辣椒的宠物小妖。  没事看动漫吃蛋糕。  有事出门抓小妖。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天亦祈没多久就醒了过来,想起昏倒前发生的事,他愤怒地一拳击在枕头上。他竟然这样轻易地就被打倒!!!

“醒了?”房间门口传来熟悉的声音,天亦祈抬头望向房门口,看到天玄耀推门进来。不情愿地应了一声,天亦祈倒回床上。“什么事这么生气?”进门就看到他怒气冲冲的样子,天玄耀好笑地问。他这个侄子是全家上下的宝,从来没有人敢惹他不快,这还是第一次看到他生这么大的气。

天亦祈撇撇嘴,“还能是谁。”被他孩子气的摸样逗笑,天玄耀无奈地摇头,“亦祈,作为下一任的家主,这么心浮气躁可不好,那些小人物根本不值得你如此在意。”言下之意天师只是个无足轻重的存在。

“耀,那小孩真是我的弟弟?”天亦祈不确定地问,私下里他都是直接称呼这个比他没大多少的叔叔的名字。天玄耀扬扬眉,表示事实的确如此。

“啊~~~真讨厌!!!”他对小时候的事没什么记忆,所以这个弟弟对他来说是多余的。可是。。。。一想到那双浅浅的琥珀色眸子,他就莫名地烦躁起来。

“呵呵,讨厌也没关系,反正也只是个工具而已。”天玄耀勾起唇,淡漠的语气让人惊讶。然而世事无常,在以后的时光里,每当想起这句自己说过的话他就觉得无比可笑。看着他深沉的眸子,天亦祈突然明白他话里的意思,的确,那样强大的能力,对天师世家的天家来说有极大的好处。想到这里,天亦祈缓缓勾起唇角。

晚上的时候,有下人来通知可以离开了,天师和两个小妖怪道别后,跟着下人出了祠堂。被带到大厅里,在灯光的照耀下,华丽的厅堂更显辉煌华贵。天师始终低着头,没有往周围看一眼。在大厅中央停下,他知道接下来是例行的批评,以前也是这样,不管是不是自己犯的错,先是面壁,然后就是批评。

“知道自己犯了什么错吗?”淡漠的,不带丝毫感情的问话,带着久违的冷漠和不屑。天师敛下眼,乖乖地点头,尽管他知道自己没有错。接下来还有人说了什么,天师没有去听,只是不管对方说什么他都不停地点头,他在想什么时候去看望今天先认识的两个小朋友。

“好了,知道错就行,回房去吧。”终于,座位上的人挥挥手,天师乖乖地应了,转身往自己的房间走。望着那个渐行渐远的小身影,天玄耀沉吟片刻,对身后的人吩咐道:“准备工具,明天祭祖。”手下恭敬地应了,下去准备。

天家的祭祖只有两种情况,一是祭日,而是与归服天家的妖魔订立主仆契约。虽然不知道这样做会不会太早,不过。。。就算失败对天家也没什么损害,只能说明那个孩子的能力还不足以利用。灯光下,天玄耀邪魅地勾起唇角。

天家虽是灵术界的佼佼者,然后在现代科技日新月异的现在,能力已大不如前,要奠定天家在灵术界的地位,力量是必不可少的,现在正是个机会。只要好好地运用那个孩子的力量,他相信天家在灵术界的地位一定会牢不可破。

晚上没有吃东西就睡下,第二天一大早又就被叫醒,来人只简单地交代了几句,天师只大概知道是要祭祖什么的。迷迷糊糊穿好衣服,在下人的带领下来到昨天待过的祠堂,与昨天的暗沉阴森不同,祠堂此刻明亮整洁,抬头能看到从窗柩漏下的阳光,暖暖的,一束束。

天师低头浅浅地笑了,为那暖黄色的阳光。殊不知那抹清浅的笑完全落入另一人的眼中。目睹此景的天玄耀不禁皱起眉,他不懂他为何而笑,而且是那样柔和的笑。

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那两个小家伙的影子,在司仪的提醒下,天师只好乖乖到属于自己的位置站好。祭祖开始,先是家主上香,然后其他人按照辈分等级依次上前磕头上香祭拜。祭拜过后,所有人依次坐到祠堂两旁的座位上,然后是惯例的司仪祷告。司仪在上面念了一大通,神游中的天师都没有去听,对这些事他从来不关心。直到被叫到名字,他才回过神,不确定地望着面容严肃的老司仪。

“天亦宝,上前。”老司仪冷着脸又重复了一次,确定是自己后,天师起身走到大堂中央的蒲团旁跪下。天亦宝,好久没听到了呢,自己的这个名字。

司仪又开始念那些听不懂的古老语言,天师发着呆,突然发现膝盖下的是昨天自己跪过的蒲团,他忍不住笑着在心里打了声招呼,又见面了呢。

有时候,莫名地为一些突然发现的常见小事觉得欣喜,会不自觉就笑出来。

司仪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下来,只听他大喝一声,天师突然觉得眼前亮光一闪,不知从哪刮来的风让他无法看清眼前的景象,等到风停下来的时候,面前多了一个高大的身影。

银色的发,红色的眼眸,白玉般俊邪的脸庞,白衣翩翩,天师一时看呆了。

银夜只是不屑地瞥了一眼跪在地上的小鬼一眼,继而转向坐在主位上的天玄耀,“把我叫来有什么事。”虽是问句却没有丝毫敬意。

“订立契约。”天玄耀对他的不敬也不在意,简洁地回答。男子挑起眉,邪邪地笑了:“哦~~~亦祈已经有足够的力量了吗?”银夜是妖界数一数二的存在,只因千年前欠天家创始人一个恩情,所以答应做天家的式神。当然,并不是每任天家家主都能得到他的承认,成为他的契主。而这一代,他唯一承认的契主是天亦祈。

“不是,要和你订立契约的是他。”天玄耀指向跪着的天师。银夜顺着他的手指看过去,看到了那个小不点的孩子,不悦地皱起眉,“你是在开玩笑吗?”那个孩子身上没有半点灵术师的气质,看上去弱小无比。

“不是玩笑,你试试就知道了。”天玄耀好整以暇。银夜摸不透他的想法,半信半疑地伸出手,手指轻点天师的额际,顿时感觉一股澄净不含任何杂质的纯粹灵力涌向四肢百骸,他惊讶地收回手,这个孩子的灵力是他见过的最纯粹强大的灵力。

“如何?”天玄耀没有漏过他脸上一闪而逝的震惊,戏谑地问。银夜深深望天师一眼,面向天玄耀道:“这个孩子的灵力是很强大,但是我说过,这一代我只会认天亦祈为契主。”这是他的坚持,在他看到天亦祈第一眼时就已经决定,没有理由。

“银夜。”天玄耀起身,对银夜道:“不管现在和你订立契约的是谁,你要保护的都只有亦祈一人,与其浪费时间等待亦祈成长,不如现在就守在他的身边见证他的成长,到时候再订立契约也是一样的。”淡淡的语气,仿佛说的只是天气真好之类的话。

“你的意思是。。。。”银夜皱起眉,那个孩子是天家的血脉没有错,那为什么天玄耀可以这样毫不在乎地当面说出利用的话。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