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逼婚99天:大叔我们不约

更新时间:2020-09-14 22:48:04

逼婚99天:大叔我们不约 已完结

逼婚99天:大叔我们不约

来源:落初 作者:24k金元宝 分类:言情 主角:慕容秋白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逼婚99天:大叔我们不约》的小说,是作者24k金元宝创作的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绝色女贼错上冷血总裁床,好不容易逃出来又乖乖爬回去。为毛?九十九天之内,必须嫁给f国第一权少!安了了咬牙切齿,为了心中的男神,暗恋六年的——她姐夫,拼了!承欢嗜血冷枭,手撕情敌无数,终于领回九块钱的红本本!婚礼当天,她小手一挥:“大叔,你穿白婚纱,我穿小西装,不然这婚我不结了!”英俊无匹的男人邪邪一笑,一双璀璨的异色瞳勾魂摄魄:“天真的小东西,这会儿还由得你?”一抱抱起,二话不说,就地正法……当腹黑萝莉遇见冷血傲娇男,说好的金主和情妇渐渐变了味儿。你的心里没有我,不是问题,有一辈子的时间,容我慢慢调教!慢热宠文,狗血无节操,期待妞妞们的临幸哦!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蹑手蹑脚的才想跑,便看到安明泉转过身来,皱了皱眉头,好像才想起这客厅里还站着一个她。

“了了,明天在自己的房间好好呆着,不叫你别出来。”

“好的!”没等安明泉说完,安了了立即满口答应,一阵风一样跑走了。

对于安明泉来说,安了了不过是他众多私生女中的一个,如果不是六年前出了一点意外,她连进门的资格都没有。

即便风流如安明泉,也知道私生女是上不了台面的,所以眼见有贵客到来,安了了适时的消失,就显得很有必要。

……

一阵悠扬婉转的钢琴声响起,端庄秀美的身影熟练的弹奏着世界名曲。

精致的绣花地毯上,一道如蝴蝶般轻盈的身影翻飞闪回,安菲一身薄如蝉翼的舞裙,时不时向慕容秋白的方向抛出一个媚眼,又在快要接近他的时候适时的收回脚步。

欲拒还迎,把男人的心理摸透了十足十。

而一旁似乎在专心弹奏钢琴的安月如,更是高高的昂起颈项,如一只高雅的天鹅般,在慕容秋白面前展现着自己的美好。

室内弥漫着薰衣草的香甜,一动一静的两个美人,如梦似幻。

美色当前,但凡是男人,恐怕没有几个不动心。

身为过来人的安明泉对自己的两个女儿极有自信,然而在看到慕容秋白的时候,却不禁有些担心。

慕容秋白高高的坐在欧式躺椅之上,只穿着最简单的白衬衫,一条款式经典的意大利休闲裤,英俊冷漠的脸上毫无表情。

眼底没有一丝涟漪,连嘴角也不曾扯动一下。

这不由得让安明泉眉间紧锁,难道,慕容先生不是为了自己的女儿来的?

流畅舒缓的音乐声中,安菲脚下的舞步越发急促起来,不行,必须给慕容先生留下深刻的印象!

这样好的机会,绝不能白白浪费!

想到这里,安菲越舞越急,脸上媚意大盛,嘴角含笑的对着慕容秋白的方向扑了过去,脚下略微一错,好像快要绊倒的样子。

她眼中的光芒越来越亮,快了,眼见就要扑进慕容秋白的怀里,看着那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男人,安菲仿佛看到了自己从此以后被环在他的怀里,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样子……

“噗通”。

在最后的那一瞬间,慕容秋白轻轻一欠身,避开了扑过来的安菲,让后者结结实实的摔了个狗啃泥。

安明泉老脸一红,即便他想仗着女儿巴结慕容秋白的想法是这样的昭然若揭,这一下,却也大大的丢人了。

米良尽量不去看安菲那撇着嘴马上要哭出来的脸,在慕容秋白目光的示意下,清了清嗓子问道:“安先生家里就只有这两个女儿了吗?”

话音刚落,正在弹奏钢琴的安月如脸色一冷,重重的把手摔在钢琴键子上,眼里窝着一泡眼泪,羞愤的转身跑下楼去。

安明泉略有些尴尬的扶起一脸挫败的安菲,摇了摇头:“只有这两个女儿了。”

“是吗?”音乐声骤停,慕容秋白眯了眯那双犀利而魅惑的异色瞳,冷冷的问道。

声音不大,却带着说不出的威仪。

安明泉浑身哆嗦了一下,有些慌乱的在脑海里搜寻着什么,另外的女儿……既然能找到安家来,那显然对自己的家庭环境无比了解……

慕容秋白想找的,一定就在自己的家里……莫非……

略微迟疑了一下,安明泉试探着说道:“倒是还有一个……但是笨手笨脚,粗蠢的很,应该不是慕容先生要找的人……”

“爹地!你疯了吗?怎么可能是那个小杂种!慕容先生怎么可能看上那种女人!”刚刚爬起来的安菲不等安明泉说完,立即叽叽喳喳的叫了起来。

笑话,慕容先生连她都看不上,能看上那个还没发育完全的小杂种?

“闭嘴。”安明泉刚要出声喝止,就看到慕容秋白动了动薄唇,不紧不慢的吐出这两个字。

安明泉的冷汗刷的一下从额角落了下来。

当安明泉好说歹说,最后不得不踢开安了了的门,把她从卧室里拽出来的时候,整个人都惊呆了。

安了了浑身上下没有一块干净的地方,头发被自己扯的鸡窝一般乱,脸上涂满了黑乎乎的染料一样的东西。

穿着一套旧的脱了毛的睡衣,手里还抓着一把味道难闻的烂泥。

虽然知道安明泉有意藏着自己这个“家丑”,但安了了做贼心虚,生怕被慕容秋白抓住吊打至死,只求他不管出于什么目的来到安家,都不要认出自己来好。

这才荤腥不忌的逮着一把烂泥就往自己脸上糊,要不是安明泉为了迎接贵客不让她出门乱跑,这会儿她早在千里之外画圈圈诅咒姓慕容的了。

“你……”安明泉气的脸色发绿,这个本不该存在的女儿,简直无时无刻不在给自己添堵。

伸出两根手指想要夹起安了了的衣服把她拎出去,终究是忍不了这个泥球一样的女儿,安明泉转过脸去不耐烦的挥了挥手:“快出去,让客人看一眼!”

本来想把安了了好好梳洗一番再送出去的,但这样子让他实在下不去手,索Xing直接让她走出去,也好向慕容先生证明自己并没有说谎。

安明泉现在心里涌起了一股不祥的预感,难道,他是来找安知意的?

那张喜怒不行于色,总是挂着虚伪笑容的脸,顿时有些阴沉了起来。

“哦。”安了了吸溜了一下大鼻涕,大摇大摆的在佣人们的簇拥下向客厅走去。

她就不信了,现在这副掉泥堆里都扒拉不出来的糗样子,慕容秋白还能认出她来?

真当他自带美瞳就火眼金睛了?

“噗!”正端起桌上的红酒杯,浅浅的抿了一口的慕容秋白,在看到安了了的第一眼时,忍不住,喷了。

米良忙拿出一方洁白的帕子,替主人擦拭着喷溅到名贵衣物上的水渍,眼角余光瞥到安了了,眼角也忍不住抽搐了一下。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