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清宫佞妃

更新时间:2020-09-14 22:44:05

清宫佞妃 已完结

清宫佞妃

来源:落初 作者:月下燕归 分类:言情 主角:索尔卿 人气:

火爆新书《清宫佞妃》是月下燕归所创作的一本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索尔卿,书中主要讲述了:再次回归只为复仇,一路顺风顺水,却招惹了一个难缠货!想做点隐秘的事儿吧,他尾随!想进宫参加选秀吧!什么?被他要去了?还要让她养肥了给他添丁抬妃位?李棠卿觉得她的复仇之路自从遇到了大阿哥之后,呲溜一下滑到没了边际!大阿哥满脸不情愿:你死而复生,我知晓未来咋俩天生是一对!这是天意明白不?天命不可违,就算你邋遢的把大拉翅睡成了翻毛鸡,杵在那里像一个满身锯末子的雕像我也不能嫌弃你!李棠卿满嘴银牙几乎磨成了银瓜子……——————————————————欢迎加入《清宫佞妃》书友群,群聊号码:653847897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李棠卿说罢转身往门外走去。

索尔和看着敞开着的门和门外的身影,无力的跌坐在身后的椅子上。

他任由冰冷的寒风,吹着房中的每一个角落,吹着桌上的宣纸“哗哗”作响。任由李棠卿的话语和着风在耳边环绕……

李棠卿在与索尔和发生了争执后,就回了房中休息,就连浣枫也被她赶了出来。

人就是如此,有些伤口,在心底,虽然没有愈合,但是只要你不去触碰,虽然知道它在那个角落,却感觉不到它带来的痛苦。

一旦开闸,就如同洪水猛兽般将你吞噬,李棠卿便是如此。

她躺在床上,眼眸涣散的看着房顶。

索尔和当年为了安抚娘亲,她出生后,入籍是府上的小姐。但她过的却是丫鬟的日子,甚至比丫鬟还不如。从她记事以来,从不知道,自己是府中的小姐。

每天晨起,就会有做不完的活,所以她的身子打小就孱弱。

那时嫡福晋还掌管府中事物,所以她的日子,还不算太难过,但是,自从嫡福晋礼佛后。家里的大权就落入了侧福晋手中,她和娘亲就如同掉进了炼狱。

那个把她们收留在府中的男人总是那么的高高在上,让人生惧。他将名声,脸面看的比任何事都重要,生怕府中传出丑事,影响惠妃娘娘在宫中的地位。对于她和娘亲在府中受辱,他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李棠卿想到这里,似是不愿再回忆过去的种种,满脸困乏的睡了过去。

这一觉,直睡到第二天清晨。

天刚大亮,浣枫便从外面推门而入,匆忙的往内室走去。

“何事?”李棠卿被推门声吵醒。

浣枫见李棠卿已经醒来,将挂在旁边衣架上的衣衫拿下,走到李棠卿面前。有些焦急的道,“侧福晋说府中有妖邪,一大清早,就找了道士进府,姐姐还是早些起身,以防她再生事端。”

李棠卿蹙了蹙眉,从床上起身,浣枫手脚麻利的上前,为她更衣。

红色的亵衣,外面依旧是红色的外衣,腰间束身,更凸显了不盈一握的腰身。

在用热水净过面后,李棠卿坐在梳妆台边,看着镜中素面的女子。

忽然就想起了,那人的那句“虽然浓妆淡抹总相宜,但是,女子还是净面来的舒适。”

她嗤笑了一声,拿起桌上的眉笔,开始细细描摹。

纯净的素颜,被覆盖,如同一张面具,遮盖了她的音容笑貌,更似一个上战场的人,周身的霸气就是她的盔甲。

李棠卿抿了抿红唇,从椅子上起身,浣枫为她披上了披风,“走吧,看看她出什么幺蛾子…”

二人来到前院,院子中间早已摆好了案台,上面蜡烛符纸狗血一应俱全。

一名身着道服手握桃木剑,瘦弱的道士,正在案台旁边施法。

侧福晋脸色苍白,由丫鬟扶着站在一旁,紧张的看着道士施法。

李棠卿走到侧福晋身旁,轻施一礼故作惊讶道,“侧福晋今日气色怎的如此差?被道士吓的?”

侧福晋用眼珠子无力的剜了一眼李棠卿,转开头紧盯着道士的一举一动。

“你少在这胡言乱语,我昨晚,从后院回卧房之时,定是撞了邪了,今日我就要看看,到底府中是何妖邪作乱!”

李棠卿闻言,面色一变,侧福晋这是将矛头指向了她过世的娘亲!

娘亲当年丧命的那口井就在后院,娘亲的尸骸至今还在井中。

当年李夏出事,无人敢上前打捞她的尸身,只将井口封了了事。侧福晋说她在后院撞邪,分明是在暗指李棠卿早已逝去的娘亲。

李棠卿双手握拳,正准备开口,就见远处索尔和往这边大步走来。

待索尔和来到面前,看着这幅场景时,神色一凛。他拧眉看着一旁虚弱的侧福晋,沉声道,“胡闹!你这是在做什么?”

侧福晋转身看向索尔和,如同看到了救星,哭诉道,“老爷,你看看妾身,妾身昨晚一夜未眠!”她指着眼下的乌青。

“妾身也想睡啊,可是妾身睡不着!妾身总是感觉身边有人,她就站在我的床边,看着我!”侧福晋回忆起来,仍旧面露惊恐。

“妾身害怕,这宅子是老宅子了老爷,府中未免有些不干不净的东西啊!”扫了一眼索尔和的面色,斗着胆子道,“老爷,我知道你向来家丑不外扬,可是你想想,你是不是也经常会休息不好?”侧福晋紧盯索尔和眼下比她还甚的乌青。

“夫人!妖邪确实在后院方向!”道士忽然大喝一声,打破了二人的交谈。

索尔和抬头看向后院,最近几年,他确实是会睡不好,回忆起以前来,也是经常心下难安。

“走吧,去看看吧…”索尔和喟叹一声。

李棠卿看着索尔和带着一大群人往后院走去,嘲讽的笑了笑。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浣枫,你说,我是不是还是太嫩了?”枉她以为索尔和良心发现了,却没成想。

他明知侧福晋的目标就是她那沉在井底多年的娘亲,却还是依了她。

李棠卿见浣枫为难的抿起嘴唇,拍了拍她的肩道,“走吧,我们也去瞧瞧热闹,毕竟那可是我娘亲的妖邪呀!呵呵……”

浣枫看着李棠卿,心疼不已,却不知改如何安慰她。心中越是在乎的,越是会表现出一种不屑,这其实是对那份在乎的保护。

一大群人,由道士手中的罗盘指引着,往后院走去。

李棠卿与浣枫跟在后面。

穿过后院,一行人直奔客房后的竹林而去。

此时道士在竹林边停下了脚步,他看了看身前的石板。道士抬头,浑浊的双眼,看向侧福晋道,“敢问夫人,这里曾是何地您可知晓?”

侧福晋依旧由丫鬟扶着,她扫了一眼索尔和的面色。

“这里,曾经是府上用水的一口古井,但府上有人曾跳井自杀,所以才用石板盖住。”她有些无力的解释。

道士闻言松了一口气,“那就没错了,府上妖邪总在夜间出没,就是此人鬼魂被石板压住,无法投胎…”道士沉吟一刻,“必须将此人的尸骸捞出,加以暴晒,让其魂飞魄散,再将此井填上,即可让府上重获安宁!”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